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84章 遗书威胁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好个鬼啊!

    真是个傻孩子,哪有人这么玩命的?

    时雍瞪他一眼,“我还真想不到,你这么怂。竟然会用最笨的招数对付你爹。”

    来桑抿了抿干涩的嘴,朝她眨了眨眼。

    “我有分寸……再说……有你,有褚老……我知道……我死不了。”

    分寸就是不让钢刀直刺要害么?真是天真。

    就时下的医疗环境来说,一个小伤都有可能致命,怎么能轻易去赌?

    “此处不是南晏,没有良医堂,也没有术房。你可真是大胆!”

    时雍想到兀良汗的治疗环境,也有些焦躁起来。

    “师父,你想办法为他止血,护住他的小命,我去准备器物……”

    褚道子点点头,又看了来桑一眼。

    “一时半会死不了。”

    这话说得,人家好歹是个皇子呢。

    时雍瞄了来桑一眼,没有反驳,领着塔娜下去了。

    没有缝合线,只能用丝线,消毒措施也得尽最大的努力做好。时雍整个人忙碌起来,一直待在来桑的寝殿里,直到为他处理好伤口,又看着他吃完褚道子的“臭药”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这才走出殿来,看到星罗台那边冲天而起的火光。

    “怎么回事?”

    一个侍卫匆匆过来,想要闯入殿中,被褚道子拦了下来。

    “二皇子刚刚睡过去,不要打扰。”

    侍卫脚步停下,满脸惊惶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时雍,结结巴巴地道:“可是,可是大妃……”

    褚道子问:“大妃如何了?”

    星罗台的火光大家都看到了,但是具体发生什么事情,目前他们却是不知。侍卫脸色灰败,抹了抹脸,哭丧一般说道:

    “大妃……去了。”

    死了?时雍心脏骤然一紧。

    来桑拼尽一死想要保住他母亲的性命,最终还是没能保住么?

    这一刻,时雍的内心七上八下,很是复杂。

    阿如娜为了儿子争权夺势,组建狼头刺,四处为非作歹,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可以说,她死得其所。可是,从来桑的角度去看,也是一段悲剧。

    不敢想象来桑醒来会是何种疯狂,她双手合十,长长一叹。

    “可怜天下父母心。”

    褚道子一动不动,语气平淡,“疯子。”

    “???”

    时雍不解地仰脸,尚未出口询问,门口传来恩和焦急的声音。

    “公主!伊特尔公主!”

    恩和气喘吁吁,跑进来捂着心窝,大口喘气。

    “大汗叫你速速前去。”

    时雍看了褚道子一眼,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匆匆叫她,想必是与半山先生和大妃阿如娜有关了。在牢中验出半山不是本人的是她,如今难不成是让她去核准,或是重新勘验?

    褚道子抬了抬下巴,“无妨。老夫同你一道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人好像真的就成了她的师父了。

    在这个陌生的异域,有这么一个长者提点和帮助,时雍心里忽而一暖。

    “多谢师父。”

    这声师父叫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真诚。

    褚道子深深看她一眼,大步走在前面,黑袍森冷,看不出半分情绪。

    ……

    星罗台时雍没有来过,但是比想象的更为宽敞华贵。

    兀良汗大妃之尊,名副其实。

    她同褚道子进去的时候,兵丁们正在提着木桶取水救火。吆喝声、喊叫声,此起彼伏。幸好星罗台的建筑排列与南晏不同,并不是全然一体,只有主殿燃烧,其余没有受到影响。

    巴图此刻正带人在副殿里,殿中的地板上放着一具尸体,身上盖着的不是白布,而是大红的床单,那女子露出来的脑袋上,戴着一朵大红的绒花,脸色刷白,嘴唇也涂成了鲜红的颜色,画面看上去很是诡异。

    “参见父汗。”时雍上前行礼,看了一眼那大红床单,“不知父汗叫我前来,所为何时?”

    巴图皱紧眉头,声音略略喑哑。

    “大妃喝下了毒酒,你且看看,还有没有救。”

    时雍吓了一跳。

    那不是一具尸体吗?

    她微微低头,“领命。”

    时雍知道,巴图之所以叫她而不是叫褚道子,是因为大妃的性别。因此,她心里是有些悲切的,不是为大妃这个人,而是为这个时代的女性。

    哪怕要死了,也有贞洁一说。

    时雍翻了翻阿如娜的眼皮,探了探鼻息和颈动脉,心里黯然一下,又慢慢掀开那一条大红的床单——

    眼前突然一刺,她猛地怔住。

    阿如娜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红裙。

    鲜艳的红色充斥着她的眼睛,再往下看,脚上也是大红的鞋子。

    一身红,这分明就是女子大婚时才会有的装扮。

    以此赴死,又充满了诅咒之意。

    也许在她的一生里,与巴图成婚,便是最风光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吧?

    然而,她最终没有死在仇人的手里,却是死在她丈夫的手上。

    时雍再检查了一遍。

    瞳孔散大,脉搏消失,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已经没救了……

    她闭了闭眼,默默将床单盖回去。

    “人已经走了。父汗,节哀!”

    这声节哀,时雍说得缓慢,并不知巴图哀是不哀。巴图听了,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个人站在原地安静了许久,这才慢慢走上前去,看着那一片红得刺眼的颜色。

    “我没想让你死,你为何如此绝决?”

    四周鸦雀无声。

    阿如娜不会回答他,旁人更是不能。

    一群人静静而立,殿中气压低仄。

    时雍不知道巴图和阿如娜这对从年少一道走来的夫妻,究竟有多少真情存在,更不知道两个人没有没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只是觉得这画面刺眼,很刺眼。

    因为她的身份。

    关系到另外一个女子的人生。

    这个看着阿如娜黯然神伤的男人,对待陈岚又是何种心思,何种情感?

    “大汗。”

    这时,一个内侍走上来,将一封书信递到巴图手上。

    “大妃留下的书信。”

    巴图看一眼身边的时雍。

    时雍懂事地退后一步,巴图低头拆开了信件。

    “夫君,去母留子,你可满意?”

    抬头第一句看完,巴图眼睛便眯了起来。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你怨恨了我这么多年,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亲眼看到我死在你面前,这一刻,想必你已是快慰之极。没错,狼头刺是我所有,吉尔泰是我的人,那个贱人也是我下的手。半山更是得我所救。但是,你不必妄想找到他了,他和狼头刺是我儿后半生的倚仗,你若好生待来桑,许他汗位,我保证你往后余生再也听不到半山和狼头刺的名字。你若不肯顾念父子之情,为了抬举你那个杂种上位而慢怠我儿,我变成厉鬼也饶不了你,狼头刺也会每时每刻、想方设法取你项上人头。”

    巴图看了许久,然后慢慢将书信合拢在掌心。

    “伊特尔……”

    时雍微微一愣,不知道巴图此时唤她是什么意思。

    她皱眉望去,抿唇不语。

    巴图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表情难辨。

    “父汗这一生,只对不起一个女子,那就是你娘。”

    不知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为了坚定这种信念,他没有去看阿如娜的尸体,端详着时雍,徐徐问:“你恨我吗?”

    时雍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她还来不及回答,便见巴图自嘲一笑。

    “乌日苏恨我,来桑恨我,你也恨我。你们都恨我。”

    说着,他半垂着头,徐徐走出大殿,没有回头,只是那个高大的身影再没有来时那么气势凌人,乍一看去,仿佛老了十余岁,连身子都佝偻了起来。

    茫茫草原,雾霭迷空。

    这一天的额尔古城大风呼啸,暴雨如期而至,雨点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熄灭了星罗台的大火,也打湿了众人的衣衫。

    战争的号角便是在这时吹响的。

    巴图站在雨雾里,看到匆匆赶回的斥候,跪在瓢泼大雨中朝他大声呐喊。

    “大汗,嘉南关告急!南晏皇帝御驾亲征,率数十万大军,多路并进,正朝兀良汗直扑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