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87章 一月后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个月后。

    漠北草原迎来了它最美的季节。

    从蜿蜒的长河到明镜一般清晰的湖泊,从奔驰的野马到绵羊鹿子,从河岸上的芦苇到仿佛蔓延到天边的绿草,还有刚刚吐出苞的花朵儿在恣意绽放,美丽又多情,氤氲而梦幻。这是一方造化神奇的净土,又如坠入人间的天堂。

    几辆马车嘎吱嘎吱地走在原野里的古道上,随行的骏马扬蹄飞奔,马上的人披甲执锐,头戴红缨盔,看上去好不威风。

    牧民们赶着羊,看着这一行人闯入牧民的聚居地,也好似没有看见一般,该干什么干什么。倒是有些年岁较小的皮孩子围上来,笑嘻嘻地奔跑、打闹,然后从车中姑娘的纤纤玉指里得了些糖果瓜子,又笑着一哄而散,惹得坐在车前的大黑狗龇着牙,“汪呜”一声跳下车,飞快地追上去,想同这些孩子玩耍。

    然后,便是孩子恐惧的大叫声。

    “快跑……大黑追来了……”

    “呜……阿母……大黑来了……呜……大黑要吃我……”

    “哈哈哈哈,大黑又不吃人。额里亚,你胆子真小。”

    “……”

    孩童们的笑声越去越远,时雍撩开帘子一角,看了看还在草地上撒欢奔跑的狗子,嘴角微微一提。

    “大黑回来。”

    听到她的召唤,大黑吐着舌头,在地上坐了片刻,撒开蹄子便跑回来,一纵上马,钻入帘子里,脑袋在时雍的裙摆上蹭来蹭去,舌头更是毫不客气地舔上她的手背。

    它的热情引起了男主人的不满。

    “大黑。”赵胤低声制止,“不可伸舌头。说你多少次了?”

    大黑耳朵动了动,转过头来看着赵胤,又匍匐着从时雍的脚边趴到他的脚边,舌头是没伸了,但不停地拿嘴筒子去拱他,不知是对他不满,还是在向他撒娇。

    时雍看得好笑,“大人居然和狗子计较。”

    赵胤淡淡瞥过来,“国之疆土、我的女人,一寸不让,人畜不分。”

    噗!

    时雍快被他笑死了,摸了摸大黑的脑袋,她看马车已经进了村,脸上的笑容又敛了起来,眉尖甚至微微一蹙。

    “我竟有些紧张。”

    赵胤扫过她紧绷的小脸,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安抚地捏了捏。

    “别怕。你没有做错什么。”

    时雍抿了抿嘴角,想了一下,只剩一声叹息。

    这个牧民聚居村名叫吉达,距离兀良汗的国都额尔古城有百里之遥,距离南晏却很近。村里牧民淳朴善良,对额尔古城发生的变故所知不多,也丝毫没有感受到百里之外的硝烟。

    这一个多月来,褚道子和来桑就住在这里。

    不得不说,褚道子是个极有远见又有医德的人。当初在霄南山上,他救时雍、放赵胤,后来在额尔古,又从半山手里将时雍解救出来,交到巴图手上。这些行为,让他有了在赵胤面前提条件的资格。

    行善积德,每一善都有回报。

    因此,他要带走来桑,哪怕乌日苏万般不情愿,仍是不得不首肯。因为如今的乌日苏根基未稳,还得倚仗大晏、倚杖赵胤。

    当日,巴图将主力大军布局在猎场演武,得知嘉南关告急,便将围猎的大军派走,再把剩下的精锐武力全部交到了乌日苏手上。这一批精锐,是先可汗阿木古郎亲自操练的精良之师,执令符就可调集。

    不过,只要是人就逃不开人情,“认符不认人”只是一种好听的说法而已。

    实际上,乌日苏为这一日已是准备许久。

    乌日苏最有力的支持者是太师阿伯里,这个阿伯里不仅位高权重,还是先可汗阿木古郎的谋士、心腹、老师。阿木古郎活着的时候就十分信任他,乌日苏更是对其尊之重之,偏偏来桑年纪小不懂事,这些年又被阿如娜惯得恣意妄为,上次大青山之战,甚至让人将阿伯里关押起来,让阿伯里对他失望透顶。

    在这次逼宫之战中,乌日苏除了得到大晏王朝的帮忙,最重要的助益便是来自阿伯里。因为阿伯里手上有一封阿木古郎临终时的亲笔手函。

    巴图处心积虑要起兵南下,问鼎大晏,他的勃勃野心,精明的阿木古郎不可能一点都看不出来。为了遏制巴图,他在遗旨中写明,若是有朝一日,巴图野心膨胀,一意孤行要问鼎天下,导致兵燹再起,生灵涂炭,那么可褫夺其位,在皇子中择一仁厚之人继位,若是巴图不遵遗旨,可代为讨伐。

    这一份遗旨的存在,之前无人知晓。究竟是不是阿木古郎的意思,也已经无人能够考证,但是,阿伯里把它拿了出来,笔迹清晰,用晏兀两种语言写成,与阿木古郎的字迹一般无二。

    乌日苏凭着遗旨和手符,带领精锐杀回额尔古城,一举拉巴图下马。而这个时候,南征的大军尚未到达嘉南关。这些人里,自然有巴图的亲兵和心腹将领,是赵胤巧妙地为乌日苏设计了这样一个时间差,等这些人得知额尔古出事,即便再想回援也已经来不及了。

    乌日苏旨令他们原地驻守,不可南下,也不必返回额尔古。

    如此一来,这些人就成为了隐患。乌日苏虽然手握重兵,但在汗位不稳时,不得不有所忌惮,也就更是需要借助大晏的力量,用以威慑。

    北地狼烟,天不太平。

    青史所书无非成王败寇,是褒是贬,自由后人评说。

    就眼下而言,赵胤暂时滞留北境是为这乱世之局的风起云涌,也是为了时雍。

    褚道子许她一种“驻颜之术”,说是可为她除去脸上疤痕,时雍便跃跃欲试。她倒无意强留赵胤,只是赵胤一面为公,一面为私,也就同她一道留了下来。这一个多月,他们住在离此处不远的南晏大营,每十天来一次吉达村,找褚道子问诊拿药。

    褚道子同来桑的居所在村西,是几个背靠山峦的毡帐。

    帐外圈养了一些羊儿,咩咩地叫唤着,隐隐还有马头琴的乐声。

    “公主……”

    马车停下,正在羊圈里打扫的恩和就直起身来,发出了欢快的声音。

    “塔娜,快出来。公主来了。”

    帐门一开,露出塔娜惊喜的面容。

    她搓了搓手,“我去告诉褚老。”

    两个侍女那时被巴图派去伺候并监视时雍,但整个过程没有使坏,与时雍保持了较好的关系,因此,在额尔古那一场宫乱里,她们得以活命,又被时雍带了出来,照顾二皇子来桑。

    时雍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们了,见面也有几分欢喜。

    她带着大黑跃下马车,走近看了看恩和红扑扑的小脸。

    “怎么样?可还习惯?”

    恩和点点头,笑容开朗乐观,“很开心。比在额尔古还要开心。”

    “为什么?”时雍追问。

    恩和一怔,说不出来了。歪着脑袋想了片刻,这才羞涩地道:“很放松,吃得好,也睡得好觉。公主,我说得对不对?”

    呵!时雍笑得眼儿弯弯,“说得很对。还有什么比吃得好,睡得好更开心的呢?”

    “咳!”

    褚道子的清咳声,打断了两个姑娘的谈话。

    时雍扭过头去,看到了仍然穿着那身衣裳的黑袍人,连忙上前行礼。

    “师父好。”

    褚道子回了一礼,看向正踩着杌子下车的赵胤,还有随行的谢放和朱九几个侍卫,不冷不热地道。

    “大都督莅临寒舍,老朽可没什么可招待的。”

    时雍前两次来,都是朱九和白执陪同,赵胤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

    听到褚道子这么说,赵胤脸色淡淡,礼数周到地问了好,又道:“褚老是阿拾的师父,同我不必客气。”

    时雍看着两人严肃的样子,叹了口气,四下里望望,放低了声音。

    “师父,二皇子的伤势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