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88章 废物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褚道子面色微沉,摇了摇头,重重一叹。

    “我纵有回春之术,也救不了一心求死之人。”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眉头蹙了起来,“他还是不肯配合师父治疗吗?”

    褚道子无声点头。

    时雍问:“他这会睡着的吗?”

    褚道子道:“刚醒。”

    时雍想了想,说道:“我去瞧瞧他吧。”

    褚道子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塔娜也大着胆子接了一句嘴,“是啊,二皇子那个脾气,要是看到公主……恐怕又要疯起来了。”

    来桑确实是个狗脾气。

    额尔古城事发那天,他吃了褚道子的药昏迷不醒,等他醒转过来,已经是在离开额尔古城的马车上了。

    天翻地覆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他一生一世,沿途的兵马和议论,也逃不过他的耳朵。

    一个人要在短时间内接受这样的命运转折,确实很难。来桑当时便撕心裂肺的吼叫、咆哮,将身上包扎伤口的纱布全部撕毁,一心想要夺下马匹返回额尔古去找乌日苏拼命,最后,被无为和褚道子生生拦了下来。

    在经过一天一夜的怒骂、喊叫后,来桑终于平静下来,仿佛是接受了事实。

    他不再吼,不再叫,但也不肯再理任何人。

    他赶无为,骂褚道子,时雍来看他,他也只问了一句话。

    “为什么不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每一次喝药、吃饭都需要费尽褚道子和无为的力气。

    不得已,褚道子只能使用了当初对付时雍的办法,喂他吃药。

    如此一来,他每日里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昏沉沉中睡着、醒来,再睡着,如梦如幻,不知今夕何夕,既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受不到生命的存在……

    “唉!”

    时雍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内心复杂。

    “那师父先帮我配药吧,我等会儿再去……”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赵胤的声音,“我去。”

    他去?来桑看到他,还不失心疯啊?

    褚道子一脸地不赞同,时雍更是直接阻止,“大人,他现在情绪不稳,你还是不要去见得好。”

    “你怕他撕了我?”

    “……我怕你一生气,就撕了他。”

    赵胤扫她一眼,侧脸吩咐谢放:“拿棋。”

    谢放垂下眸,应一声“是”,转身去了马车。

    赵胤只带了谢放一人过去,没有由时雍陪同,撩开帐门时,来桑正在发脾气,将无为刚刚递到他手上的水盅掷到地上,骂得气喘吁吁。

    “你为什么还不滚?”

    “我已经不是皇子,对你们没有任何价值,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无为默不作声,从地上捡起碎裂的瓷片,一抬头就看到了赵胤,再一转眼,看到了谢放。

    他眼睛一低,上前朝赵胤行礼,手臂有些僵硬地张开,有阻拦之意。

    “大都督,二皇子伤势未愈,您还是请回吧。”

    赵胤道:“无妨。我看他一时半会死不了。”

    无为默默侧到一旁,与谢放站在一起。

    谢放看他一眼,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安静地上前将棋盘摆好,这才退开,再次站到了无为的右侧。

    两个人一动不动,雕塑般站着,没有眼神交互。

    而来桑看着前来的赵胤,苍白的脸上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竟是怪异地笑了两声,又躺回去闭上了眼睛。

    赵胤看着这张年轻而苍白的脸庞,安静了片刻,淡淡道:“来桑。”

    来桑没有睁眼,也没有理他。

    但是赵胤看到他的睫毛在不停地眨动,胸膛更是起伏不定。

    “下棋吗?”赵胤优雅地抬手,执起棋子放在棋盘上,那一副悠然自得的轻松模样,仿佛是来探望多日不见的友人,并无半分疏远的样子。

    来桑鼻子一酸,突然就想到了在南晏时,整天厚着脸皮去无乩馆找赵胤下棋的那些时光。

    如今想来,竟如同隔世一般。

    来桑到底只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不论是仇恨还是怒火,都很难完全压抑在心底。在赵胤平淡得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邀棋声里,来桑被彻底激怒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双目赤红地看着他。

    “你还敢来看我?还想跟我下棋?”

    他指着棋盘和棋盅,怒声质问。

    “赵胤,羞辱我,你就如此快慰么?”

    赵胤面无表情地看着豹子般盛怒的来桑,觉得褚道子和阿拾言过其实了。这家伙能吼能骂,哪里是一言不发一心求死的样子。

    “来桑。本座不会羞辱你。”赵胤平静地看着他,说道:“羞辱一个无能、无用又翻不起风浪的将死之人,更不会让我快慰。”

    无能、无用、翻不起风浪……字字如刀,扎得来桑心头鲜血淋漓。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双眼瞪得像铜铃一般,一眨不眨地看着赵胤,好一会儿,他才咬牙切齿地道:“那你留我何用?遏制乌日苏吗?”

    赵胤沉眉,双眼淡淡扫他,“你没这本事。”

    啊!来桑气得胸膛震动,仿佛随时都要背过气去。

    “我既如此不堪,为何不杀了我?你们南晏人不是有句话叫斩草除根吗?”

    赵胤想了想,很诚恳地点头。

    “没错。只有惧怕的人才会斩草除根。你于我而言,构不成威胁,没有杀害的必要。”

    他竟这样看轻他?

    他竟这样侮辱他?

    来桑气得浑身发抖,牙齿磨得咕咕作响,磅礴的怒气直冲脑门,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炸裂。

    “赵胤,枉自我从前……尊你敬你,不曾想,你竟是一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人,一直将我玩于股掌……”

    赵胤淡淡看他,“世间法则便是如此,强者生,弱者亡。来桑,你不该怪任何人。怪只怪你自己,投错了胎,人又愚不可及。”

    他森冷的目光里,看不到半分怜惜。这与无为、褚道子、时雍和塔娜恩和这些侍女都不一样。他们每一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有同情与悲悯,好像他就是世间最可怜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想劝他忘掉仇恨,好好地活下去。

    可是,杀母辱母,囚父夺位……

    这般痛彻心扉的深仇大恨是能够忘掉的吗?

    他忘不掉,更痛恨每一个让他忘掉的人。

    而赵胤是第一个不停激起他仇恨与反抗心的人。

    来桑能感觉到,赵胤在激怒他,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赵胤的话让他那些沉睡的仇恨再次被唤醒。

    “赵胤。”

    来桑的脸消瘦了很多,眼睛看着大得惊人,语气也褪去了几分天真。

    “你还记得你告诉我的话吗?”

    赵胤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说。

    “河清海晏,时和岁丰。”来桑深深吸一口气,声音低哑地说道:“你告诉我,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便是时雍之意。时雍者,时世太平也。你说,男子生天地,便要顶天立地,应以守护太平为己任。你告诉我北狄王当年走马中原,死伤百万,尸横遍野的惨境。你告诉我,指点江山,不如坐卧平安。你都忘了吗?”

    赵胤眯起眼,直视着他,“没忘。”

    “那你是在做什么?”来桑气得喉头都哑了,怒声咆哮,“这便是你要守护的太平吗?”

    “是。”赵胤道:“兵者,止杀。”

    “呵,呵呵呵呵呵……”来桑冷笑着看他,“我说不过你,横竖你都有理,我如今总算明白了父汗的话……这便是你们南晏人的狡猾,你们全都是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的恶徒。乌日苏身上不愧流着南晏人的血,他有样学样,把你们的阴险学了个十足,你们满意极了吧?”

    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来桑有些喘不过气来,手捂着胸口,双眼直勾勾地盯住赵胤,冷笑着掀起唇角。

    “我后悔受你蛊惑,听信了你的鬼话……那日在猎场,我就应当揭发你,任由父汗宰杀了你这个心腹大患,那便再无今日了!”

    赵胤面无表情地听着他吼完,骂完,手上执棋,徐徐而动。等他再没有声音了,这才又慢吞吞将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

    “恨我,就好好活下去吧。”

    来桑愤怒地低喝,“我以前杀不过你,也玩不过乌日苏。现在就算苟且偷生地活下去,你觉得我还能有报仇的希望吗?”

    赵胤双眼盯在他身上,过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

    “留一条命,至少可以……下棋。”

    说罢,他撩袍起身,单手负于身后,大步而出,只留下愤怒的来桑,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气得浑身颤抖不已。

    脚步声渐远,帐中安静下来。

    来桑怒火中烧地直起上身,抬起手便要去拂棋,竟发现棋子被赵胤摆成了两个字。

    “废物。”

    来桑愣了愣,嘶声发狂。

    “老贼,你回来。你有种现在就杀了我……”

    无为看着他,怕他伤害自己,快步上前控制住他。

    “二皇子息怒。”

    来桑疯狂地呐喊,“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