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90章 可否相见?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像个孩子似的朝陈岚扑过去,模样极是亲昵。

    赵胤看她一眼,垂下眼帘,上前向宝音行礼,“下官参见长公主殿下。”

    宝音摆摆手免礼,微笑着看时雍和陈岚,打趣道:“瞧这母女俩亲热得,阿拾都忘了姨母了……”

    这是陈岚康复后,母女俩第一次见面,时雍很照顾她的心情,做了“自来熟”,但陈岚明显有一丝局促,看着同她亲昵的女儿,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手足该如何摆放,竟是不如失忆那会儿迷迷糊糊的状态自在。

    “乖,快些给长公主请安……”

    时雍能体谅她现在的心情,扭头朝宝音甜甜一笑。

    “外甥女给姨母请安。娘,姨母对我可好了,她才不会怪罪我呢。”

    陈岚笑了笑,歉意地看着宝音,“姐姐不要见怪,这丫头……都怪我没在身边,好好教导她礼数。”

    宝音眉头微微一蹙,心里不免叹息。

    不论她和炔儿如何把陈岚视若亲姊妹,但陈岚永远守着本分和礼数,从来都不肯越雷池半步……如今想来,她这辈子唯一放下这些礼节的时候,竟是失忆那段日子。

    “阿拾说得对。”宝音叹道:“我们是一家人,我是阿拾的亲姨母,礼数都是做给外人看的,无关紧要。”

    “还是要的,不能失了规矩。”陈岚抿了抿嘴巴,拉着时雍的手,示意她坐在身边,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目光慈爱,许久不说话。

    这样的眼神对时雍而言,其实是陌生的。

    当初的陈岚,眼神无辜而澄净,与现在截然不同,她微微垂了眸,抚着脸颊,“娘,你别这么看我,我这脸……一时半会好不了的,小心吓到你。”

    “怎会?”陈岚轻轻一笑,腼腆地道:“在娘眼里,你怎么都是好看的。”

    说着,她抬手想要抚触时雍的疤痕,又似乎怕弄痛了她似的,手指停在面前,低低地问:“还会痛吗?”

    时雍摇摇头,莞尔道:“早就不痛了。我师父说,只要耐心用他的药,内服外敷,终有一日会好起来,说不定比以前还要好看呢。”

    陈岚对她多了个师父,似乎有些意外。不过,有宝音和赵胤在旁边,她不好一直抓着时雍说体己话,总得顾及一下场合,于是,她只淡淡点头,拍了拍她的手,便闭上了嘴巴。

    宝音看她母女俩寒暄完了,抬头看一眼何姑姑。

    “你和素玉先退下,本宫和郡主侯爷拉拉家常。”

    何姑姑没有抬头,叫上丫头素玉,徐徐退下,便将房门掩上。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宝音看着安静不语的赵胤,好久才问道:“兀良汗局势如何?”

    一个月前,赵胤便已将消息传回大晏,因此,宝音不是不知道兀良汗发生了什么。她问的,是乌日苏,这个极有可能是陈岚另一个孩子的新任大汗。

    当然,也有巴图。

    那个让她恨不能亲自扒皮抽筋的王八蛋。

    赵胤看她一眼,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一脸严肃地说道:

    “乌日苏才干过人,又与阿伯里交善,长期而言,平衡政局不是问题。但是,巴图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人钻了空子,想必不会善罢甘休。兀良汗朝中,有不少巴图的心腹,只是眼下按兵不动而已。”

    宝音微微眯眼,冷冰冰地问:“巴图如今在何处?”

    赵胤看了一眼低垂眼眸的陈岚,淡淡道:“额尔古城兵变那日,巴图便落入了乌日苏之手。父子倾轧,是乌日苏家务,下官不便插手,不知情。”

    宝音对他所说“不知情”似乎并不满意,眉梢不经意地抬了抬,微微一笑。

    “阿胤始终拿我当外人?”

    赵胤眼波微动,“下官不敢……”

    宝音审视他片刻,轻轻一笑,“你的能力我还是略知一二的。你与乌日苏合作,但你不可能完全地信任于他,更不可能对他的动向一无所知。”

    这笃定地说法,让赵胤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下官只知,事发后,乌日苏将大妃阿如娜鞭尸再暴晒荒野,然后,派了一队亲兵前往阴山地域,不知是何用意。”

    他没有说清楚,但宝音何其聪明的人,这几乎就是意指乌日苏派人将巴图押去阴山。

    而这个地方,旁人不知究竟,宝音和陈岚却十分清楚。

    ……正是陈岚当初出事的地方。

    宝音同陈岚交换个眼神,再望向赵胤时,眼里便添了几分幽冷,“阿胤,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赵胤拱手,说道:“任凭殿下吩咐。”

    宝音皱了皱眉,迟疑一下,突然咬牙,“我想见一见乌日苏。”

    赵胤抬眼,“下官这便派人照会……”

    “不。”宝音摆手阻止,眼神深深地望过来,“不是大晏长公主要见兀良汗王。是宝音要见乌日苏。”

    赵胤面无表情,点头,“明白了。下官这就安排。”

    关于陈岚与巴图那些恩怨,宝音不便同赵胤细说,哪怕心里知道这些事可能瞒不住他,但这层窗户纸,就是不能捅破。可是,既然她们不远千里地过来了,无论如何,也得让陈岚和乌日苏见上一面。

    有些事情,必须要做个了结。

    是不是陈岚的孩子,也得有一个结果。

    宝音这么做,完全是为陈岚考虑,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不想见自己的孩子,从陈岚对阿拾的态度来看,她也是极喜欢孩子的人。

    然而,陈岚虽然没有当场表态,却在赵胤离去后,一个人去了宝音的房间,直接拒绝。

    “姐姐,我不想见他,也不想再见任何人。”

    宝音一怔,似乎有些不明白。

    “乌日苏你都不见吗?他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孩子,你的孩子。”

    陈岚低垂下头,“我知道。”

    知道是她的孩子,却不想见?

    宝音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子,一头雾水地想了许久,越发弄不明白她的心思了。

    “囡囡,为什么?你不是也喜欢阿拾的吗?我以为你执意要来,除了亲自看到阿拾安好,也是想见一见乌日苏的?”

    “没有理由,我就是不想见人。”陈岚脸色苍白,眼睫垂下去,双脚往后退了两步,“既然阿拾无碍,始作俑者也都已经受到了惩罚,事情便该到此结束了。”

    宝音震惊不已。

    陈岚会有这样决定,太出乎她的意料。可是,她纵有满心疑惑,这到底陈岚的私事,这个孩子认是不认,得由她自己来决定。

    “好。那我们便不见。”

    …………

    宝音和陈岚私底下说的那些话,还有陈岚那些遭遇,时雍并不完全知情,也没有人会去主动告诉她。但是她能明显感觉到气氛很不寻常,而康复后的陈岚,也不像往常那么容易交心了。

    她们有事瞒着她。

    占了宋阿拾的身子,时雍认为有义务关心她的娘,为此,她有些焦心,一方面继续看顾陈岚的身子,一方面想找赵胤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情况。

    奈何,赵胤更是个锯嘴葫芦,一问三不知,实在把他逼急了,也只是告诉她,有些事情不应该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那该从谁的嘴里说出来呢?”

    时雍思忖片刻,突然眯眼掉头,拿一双不太友好的眼睛在赵胤脸上扫来扫去,哼声道:“我晓得了。我们家东定侯如今飞黄腾达了,莫非是准备换一个新娘子?”

    “说的什么傻话?”赵胤哭笑不得,在她脑袋上摸了摸,又是一声叹息,“阿拾不要胡思乱想,多陪你娘四处走走,散散心。”

    时雍不高兴地扫他一眼,“谁让你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害得我整日里心神不宁………那我就不明白了,除了侯爷要换妻,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侯爷,说吧,你再不说我就要去你营里搜查了,看是不是藏了貌美娇娘……”

    “……”

    赵胤一个头两个大。

    “你这女子,当真是胡搅蛮缠……”

    他话还没有说完,房门被谢放敲响。

    “爷!”

    一看他的模样便有事禀报。

    赵胤看了时雍一眼,抬抬下巴,示意他说。

    “阿拾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谢放道:“乌日苏微服来见,在城门口被王参将拦了下来。”

    哦?时雍抬了抬眼,“这就是你们不能说的事?”

    赵胤没有回答,对谢放道:“你先把人安置好。我这便去见长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