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96章 不敲自鸣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确实是一个省时省力的好办法。

    时雍看着来桑被谢放和朱九像拖尸体一样抬出来,放到马车上,有些哭笑不得。

    “侯爷好本事。”

    搞掂了来桑,接下去的事情就好办了。在塔娜和恩和的帮忙下,几个人很快收拾好了东西,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东西就留下。不到一个时辰,众人便装好了车。

    然而,就在车队准备离开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他们被村民包围了。

    在今日之前,吉达村人给时雍的印象是淳朴憨厚,和善可亲,因此她才会每次过来都给孩子们带上糖果,送他们一些南晏才有的小东西。

    也因此,她收获了许多善意的微笑,根本就没有想过,当村民们拿着马刀和斧头围上来时,也会有如此凶狠残暴的一面。

    众人围在四周,气势汹汹。

    赵胤面无表情地端坐,不发一言。

    谢放见状打马上前,厉声质问。

    “各位,这是要做什么?”

    村民中间走出一个壮硕的汉子,约莫二十来岁,他提着一柄马刀,穿了一件露出胸膛的马襟,模样很是凶横。

    “七月十五前,不许离开吉达。”

    谢放淡淡问:“为何?”

    壮硕汉子恶狠狠地道:“不许就是不许!”

    他话音未落,人群里另一个包着花布头巾的妇女走了出来,她是额里亚的母亲,她比这个壮汉要友善许多,说话也客气。

    “你们此时离开,是会为吉达带来灾难的呀。天神会认为你们想要逃离,便要责罚我们不肯祭祀了……”

    谢放道:“我们不是吉达人。”

    那妇人重重叹息,壮硕汉子却指着褚道子。

    “在吉达居住的人,就是吉达人。”

    哼!

    谢放望了望这些手握武器的村民,掌心缓慢地握住刀柄,目光厉色地扫过去,不冷不热地问:“我们若执意要走呢?”

    人群里传来喧哗声。

    壮硕汉子更是直接扬起了马刀。

    “那就别怪我们留客了!”

    赵胤此行带了四个侍卫,谢放、朱九、许煜、秦烙,都是高手,加上杨斐和褚道子,他们若是要走,这些村民留不住。若是非要强留,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看着这一双双或愤怒或无辜或慌乱的眼睛,谁能下得去手?

    说到底,他们只是被“魔鬼”蛊惑了心灵的普通百姓而已。

    钢刀出鞘的声音,铮铮作响。

    赵胤却在这时阻止。

    “住手。”

    他冷冷出声,“我们不走。”

    ……

    赤鼓依旧存放在伊干德的家里,伊干德的妻子莫格玛特地为它做了个祭台,将赤鼓供了起来。

    在得到赵胤不会离开,并为他们想办法的承诺后,在南迪父母的撺掇下,时雍和赵胤等人得以去到伊干德的家里,见到了这一面传说中的神秘赤鼓。

    鼓已经很旧了,颜色有些褪败,但模样精致,工艺奇妙,看着确实配得上“传家之宝”四个字。

    时雍看着有些面熟,突然想到昨日在贡康街上遇到的几个卖艺人。

    她发现,这鼓与他们带的双面鼓有些类似。

    人群围满在伊干德家的堂屋。

    他们家是青砖砌的屋子,一眼就能看出比别的牧民家富裕。

    时雍看着面前的老妇人——伊干德的妻子莫格玛,问了一个问题。

    “这鼓平常也会不敲自鸣吗?”

    莫格玛对于村人将破解“赤鼓之祸”的希望寄托在几个外乡人的身上,很是不悦。刚开始是不愿意他们进来的,只是迫于多数人的要求,不得不从。

    因此,听了时雍的话,莫格玛神色很不友好。

    “赤鼓自鸣,就要活祭了。要是平常也会鸣叫,吉达村哪里还有人在?”

    “哦。”时雍也不生气,点点头,“一年一次。”

    莫格玛垂着眼皮,转着手上的檀木珠子。

    时雍道:“那你为何不把它丢掉?丢得远远的,再也见不到,不论它怎么自鸣,也没有人听到,那不就行了?”

    莫格玛似乎被她愚蠢的想法触怒,几个村民也隐隐有了恼意。

    “若是因此激怒天神,降下大祸可如何是好?”

    在他们看来,这面鼓是天神向世人传达信息的工具,是神物,是法器,别说丢弃了它,碰也是不能碰的。

    然而,时雍不仅看了,还当真想去碰一碰。

    “这鼓是什么材质的?”

    看她走近,莫格玛有些不高兴。

    “停步!”

    她一吼,众人也大声吼叫阻止起来。

    时雍不得不停步,远远地看着那面鼓,又问莫格玛,“我不摸。你告诉我好了。既然是你家的传家宝,你自是最清楚不过。”

    莫格玛不高兴地看着她,“蛇皮。”

    时雍点了点头。

    鼓面粗糙似有鳞屑,乍一看上去确实像是蛇皮的纹路。

    “明白了,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听她这么说,村人脸上便有了失望的情绪,“你们不是说有办法吗?”

    时雍摊手,“不让触碰赤鼓,我如何能知道个中玄机?靠猜,还是靠骗?好歹你们也得让我看看鼓,再看一看那口古井吧?”

    村民们纷纷望着莫格玛。

    莫格玛道:“大家不要听一个女子胡说八道。官府的大人们瞧过了都束手无策。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事实上,兀良汗人游牧为主,大多牧民居无定所,吉达这个地方偏僻,更是天高皇帝远,所谓的官府根本也懒得多管。

    眼看莫格玛坚持,村民们也不再多说,谁也不敢出这个头,担这个责。

    时雍突然重重咳嗽一声,“不给看便不看吧。我们走。”

    就在这时,堂上突然闪过一抹黑影。

    众人惊诧地看到,那个可以与天神通灵的、无人可以触碰的赤鼓,被大黑飞跃而起的身子扑倒,从祭台上滚了下来,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再然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看到那条凶狠的大黑狗,用尖牙咬往赤鼓的边沿,拼命地摆动脑袋,不过几下撕扯,赤鼓便……破了。

    “啊!”

    莫格玛失声惊叫。

    众人也跟着大声吼叫起来。

    “快,打狗。”

    时雍吹个唿哨,大黑便丢掉了赤鼓,忽啦一下钻入人群,冲了出去,黑漆漆的影子没入了无边无际的草原。

    “赤鼓破了。”

    “破了!”

    “要出大祸了……”

    在村民愤怒地、惊恐的斥责声里。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走上去,抢在莫格玛之前,将赤鼓拿了起来。

    “阿拾……”

    时雍听到赵胤的声音,走过去,从他手上接过鼓来。而谢放和朱九等人也迅速地抢步上前,将他们围在中间,不让愤怒地村民靠近。

    “放下赤鼓!”

    “你们要做什么?”

    “快!放下赤鼓,不可触怒神灵!”

    时雍拿着赤鼓端详着,头也不回地道:“你们不必激动,若当真有神灵,我脑袋已经被劈中了。就算神灵要罚,也是罚我,怕什么?”

    村民们还在愤愤不平,可是在几个侍卫的保护下,他们只能叫骂,却近不得身。

    时雍不再理会,看了看赤鼓,仰脸望着赵胤。

    “可曾看出玄机?”

    赵胤沉声,“不是蛇皮。”

    这男人就是话少心细!时雍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看着赤鼓,眉头又皱了起来。

    “若不是蛇皮,又是什么皮呢?”

    话音未落,她拿起来凑到鼻端,嗅了嗅,又对着光线仔细观看鼓面的皮革纹路,再伸出手指,从被大黑咬破的断裂处,轻轻抚摸片刻,面色突然一变。

    “是人皮。”

    她声音不高,却恰好落入众人耳中。

    四周突然寂静下来。

    鸦雀无声。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时雍的脸上,紧张、惊恐,不可思议,还有更多的怀疑和不解。

    “你为何断定是人皮?”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冷冷抿唇。

    “我不仅知道它是人皮,我还知道它为什么不敲自鸣。”

    众人又是一阵抽气。

    安静的四周突然传来窃窃私语。

    最为激动的人,还是南迪的父母,他们带头呐喊。

    “你快说,这是何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