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97章 高能预警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堂上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的目光都巴巴地落在时雍的脸上,尤其是南迪的父母,他们期待从时雍的嘴里听到真相和玄机,能让他们的孩子不用再去祭神。

    时雍却没有看任何人,微微眯起眼,端祥着手上的赤鼓,那神兮兮的模样很像个走街串户的神婆。

    “她告诉我的。”

    她,是谁?

    时雍侧过脸,目光扫过赵胤冷峻的面孔,神色更为神秘了几分,嘴皮一张一合间,发出来的音节,幽然凄冷,一字一顿。

    “人皮的主人。”

    四周一片寂静。

    时雍幽幽道:“她的魂魄就困在鼓中,方才她告诉我说,她死得好冤啦……”

    凉凉的声音落入耳朵,令人头皮发麻,顿时觉得微风更冷,一股无端的寒气仿佛从脚底升起,逐渐蔓延,如同瘟疫一般传染,封住了所有人的嘴巴。

    信神之人,必定也信鬼魂。

    堂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多人的眼睛里都出现了惊恐。

    莫格玛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率先打破沉寂。

    “你在胡说八道。鼓怎么会拘人魂魄?怎么就你能听见,我们都听不见?”

    时雍勾了勾唇,懒洋洋看着她,“因为我会法术,你不会。”

    莫格玛哼声,“什么法术,还不是空口胡绉……这鼓是伊干德家祖传之物,伊干德的阿爹亲口说过是蛇皮制成,怎生到你嘴里就变成了人皮,还住进魂魄了?你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由着你三两句话就能糊弄过去?”

    众人议论纷纷。

    嘈杂声里,也有对时雍的不信任。

    “我这便施法,让赤鼓自鸣。”

    时雍说罢,不再理会他们,只是侧目与赵胤对视一眼,然后突然袖袍一拂,拿着赤鼓背转过身,嘴里念了几句旁人听不懂的话,双手执鼓摆动几下,再将鼓放置到供桌上。

    她一动不动。

    人群的嘈杂声也停了下来。

    众人与她一样,同时盯着赤鼓,眼皮都不舍得眨动,生怕错过了什么。

    气氛压沉而逼仄。

    就在大家都有些沉不住气的时候,只听那面破鼓突然“咚——咚——咚”有节奏地敲击起来。

    “响了响了。”

    “鼓响了。”

    “赤鼓真的自鸣了!”

    众人抽气声声,吃惊地看着时雍,仿佛看到了神灵。

    “仙姑当真会法术?”

    就在众人的疑惑与质疑声里,南迪的父母率先跪拜下去,对着时雍就重重磕头,大声喊叫道:

    “求仙姑施法救救小女,救救吉达村民。”

    “求仙姑施法!让我等不再受赤鼓之祸……”

    有人带头,其他人唯恐拜得晚了,不能得到仙姑的照拂,纷纷效法南迪的父母,朝时雍齐齐跪拜。

    “求仙姑施法!度我苦厄……”

    “求仙姑施法!降妖除魔。”

    “求仙姑施法!解救众生。”

    时雍看着匍匐的众人,目光又与巍然站立的赵胤堪堪对上,这才慢慢抬头,微笑道:“各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我既然插手管了这桩闲事,就自然会帮你们……”

    她正在说话,众人的注意力也全被她牵引了过来。

    岂料,就在这时,一个紧挨着供桌的村人突然探手,将赤鼓捞在手里便往伊干德家的后院冲了出去。

    不好。

    时雍心里一凛。

    “快!追——”

    房子里挤的人太多了,侍卫们都顾着保护时雍和赵胤的安危,并没有料到会有人突然拿走赤鼓。而那人拿了鼓也不往外跑,风一般冲入后院,纵身一跃,就跳入那口古井。

    谢放速度最快,也只抓到他一片衣角。

    哗啦一人,衣袖撕毁,人已经坠落下去。

    明日是七月十五,祭神的时辰是今夜子时三刻,因此古井已然打开,竟让这人抢了先机跳下去,谢放看了看手上破碎的衣料,愣了愣,收刀便要扑上前查看究竟,被赵胤沉声阻止。

    “回来!”

    古井的秘密尚未揭开,贸然闯入恐有危险。

    赵胤不让谢放轻易涉险,谢放却有些惭愧。

    “爷,属下疏忽。”

    赵胤眉尖微蹙,脸上却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转身望向众人。

    “此人是谁?”

    那个人方才就在村民中间,并无异常,也没有人想到他会有此举动。而且,此人看着个头不高,身手却十分敏捷,奔跑速度极快,不像寻常人。

    南迪的母亲瞄了莫格玛一眼。

    “他叫雅各布。是莫格玛的侄子。”

    莫格玛的儿女和丈夫在三年前先后出事,只剩她一人,便将娘家的侄子接了过来,照顾她起居,今后也能继承家业。

    “这孩子平常老实敦厚,怎么突然就发了疯?”

    “他拿赤鼓做什么?”

    “为何跳入古井?”

    有人唏嘘,有人叹息,有人大惑不解。

    紧接着,就有人大惊失色地猜测。

    “莫不是天神降罪?带走赤鼓,带走雅各布,用活人生祭?”

    说着说着,就成了神鬼操弄之事了。

    方才时雍为了取信于人,也曾装神弄鬼,自然不便当场反驳。

    既然是“仙姑”,就得有仙姑的样子。

    她一言不发,在众人的注意中,走向那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阿拾。”

    赵胤担心,上前扼住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不可冲动。”

    “放心,我不会下去。”时雍朝他眨了眨眼睛,慢慢拂开他的手,一步步走到古井边上,视线投向井口。只见里头黑漆漆一片,能见度不足一丈,再往下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一股腥味冲鼻而来,极是难闻,令人呼吸不畅。

    “火把!”

    时雍吩咐一声。

    很快,朱九便默默递上一个点燃的火把。

    “多谢。”时雍说着,将火把伸入井中。

    天气已近晌午,阳光正烈。

    但是井底的温度却十分幽凉,手伸进去,便觉得手背泛寒,皮肤冷涔涔的,很不舒服。

    时雍观察片刻,发现井壁打凿的很是齐整,一看便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与那面赤鼓一样,堪称精巧。

    可惜,火把的光线照不透井底。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

    莫格玛拄着拐杖抖抖索索地走了出来,双眼恶狠狠地盯住时雍。

    方才她一直是坐着的,时雍并没有注意到她腿脚不便,这么站在阳光下,她比在屋中更显苍老,头发花白,脸上褶皱如同沟壑,爬满了面颊,目光里的愤恨仿佛刀子一般扎过来……

    “你要了雅各布的命!你还他命来!”

    她的质问声,句句沙哑,听得人浑身止不住的鸡皮疙瘩。

    时雍目光微动,丝毫不惧地回视他,“他抢夺赤鼓跃入古井,自作自受,与我何干?谁又知道,他抢鼓自尽是不是为了毁灭证据?故意阻止我揭穿这一场人命骗局?”

    “你还敢反咬一口,不是你擅自拔动赤鼓,会触怒神灵,要去我雅各布的性命吗?”

    莫格玛言辞激动,厉声质问着时雍,拐杖突然一杵,环视着四周的人群,目光凄厉地问。

    “诸位!此女触怒神灵,妄夺人命。你们还信她的鬼话吗?”

    “太婆,你这是不讲道理啊?”时雍挑了挑眉梢,“鼓是他自己抢的,井是他自己跳的。众目睽睽之下,你就要给我按头认罪,到底是心虚,还是有什么不敢示人的内幕?”

    她的反问戳到了人群。

    看得出来,莫格玛这个老族长的遗孀在吉达人的面前很有威信,可是,有了时雍方才让赤鼓自鸣的行为,这些人对她也有几分信奉。她这么一说,便有人听入了耳朵。

    “鼓是伊干德家的。”

    “祸是从伊干德家而起的。”

    “人是从他家死的。”

    “事情是由他家引发的。”

    听着众人的义论,时雍在关键时候拔高嗓子撺掇了一句。

    “说得对,什么都是他家的事,凭什么要全村人一起承担责任?就算你家要祭神,你该由你家的童男童女去,凭什么要全村人都来抽签?又与南迪何干?要让这么小的孩子代替你们家的人去受过?”

    这一说,更是引发了共鸣。

    昨年,前年祭神的人家,更是悲恸得哭了起来。

    “仙姑所言有理。”

    众人纷纷认同时雍的话。

    可是,问题又来了。

    “子时三刻就要到了,若无童男童女祭神,一旦惹来神怒,大开杀戒……整个村子就毁了呀。”

    “仙姑,眼下当如何是好?”

    正午的太阳照在人脸上,明晃晃的刺眼。可是说到晚上的祭神仪式,人群还是惶惶不安,一个个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时雍。

    时雍看了看赵胤,把心一横。

    “你们大可放心,子时三刻之前,我定会让古井和赤鼓的秘密大白于人前,不让任何人再受伤害。”

    众人一怔。

    离子时只剩五个时辰,她要如何揪出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