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0章 老妇的招认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看座?

    堂上传来一阵抽气。

    这老妇人都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还给她看座?

    众人都猜不到赵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谢放和朱九却十分清楚,他二人对视一眼,从莫格玛的家里找出一条木制的椅子,端到堂中突然倒立过来,压上两块青砖,绳子一捆,便成了最简单的刑具。

    “啊!”

    “杀人啦!”

    “救命……救命……”

    莫格玛凄厉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想到赵胤真的会对她动刑,连莫格玛自己都没有想到。

    最初,她还惊叫着逞能,质问赵胤有什么资格来审问她。渐渐的,在众人畏惧的目光里,她气焰全无,气若游丝般呻吟。

    “……我说!”

    “放开我,我说。”

    那一群听审的吉达人松了口气。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已是心惊肉跳,头皮发麻,不停地劝莫格玛,快些说出来,少受些罪。

    然后,赵胤却面无表情地拒绝。

    “本座不想再听。”

    他抬眼示意谢放继续,一张英俊的面容如罩寒霜,让人毛骨悚然,自动闭了嘴,怔怔不语。

    这张椅子要不了莫格玛的命,可是所谓刑具的厉害之处,就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场之人,大多没有见过锦衣卫的手段,见状早已吓得心胆俱裂,无人再敢求情。

    莫格玛更是一心求死,喉头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呜咽。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赵胤面无表情。

    这小小手段,不及锦衣卫诏狱十分之一。

    但这杀猪般的嚎叫,足以震摄众人。

    就连哈森都变了脸色,几次三番想要张嘴,又呐呐地闭上。

    时间缓慢地过去。

    众人以为赵胤说“不想听”,只是为了给莫格玛施压,让她为求活命,不敢撒谎,哪料,他是真的不问不听,也不再说话。

    他一言不发。

    莫格玛的叫声便尤其显得凄厉恐怖。

    哈森看不下去了,硬着头皮上前,问道:“侯爷,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听听这贱妇有何话可说?”

    赵胤冷冷抬头,“将军要为她担保?”

    哈森一愣,“担保什么?”

    赵胤道:“担保她所言属实。”

    “……”

    哈森哪里敢承这个口?

    他讪讪一笑,“本将是想,管她真假,听听也没有坏处……”

    赵胤道:“本座没工夫听故事。”

    哈森完全被他的气势给压住,抿了抿嘴唇,无力地应了一句。

    “是,侯爷说得极是。”

    他话音未落,门口进来两个男子。

    “爷……”

    时雍抬头一看,是白执。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衣着普通,戴着一顶帷帽,瞧上去不太起眼的高个男子。

    她不明所以地看了赵胤一眼,就听白执道:“有眉目了。”

    众人纷纷诧异,疑惑地看着他们。

    赵胤道:“说说。”

    白执皱了下眉头,侧目望身边的男人。

    “辛二哥,你来说。”

    来人正是十天干辛字卫的辛二,白执尊称他一声哥,可见心底对他很是佩服了。

    辛二抱手拱手,环视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莫格玛的脸上。

    “古井下有秘道,这老妇应是长期与外界互通有无,吉达村的血案,她脱不了干系。”

    众人惊诧。

    就连吉达村的村民都无法理解。

    “莫格玛为何这么做?”

    “是啊!赤鼓杀人,最早死去的便是她的儿子,亲儿子……”

    “还有他的丈夫伊干德和女儿,全都没了……”

    难不成这个妇人竟然残忍得杀掉儿女和丈夫?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辛二道:“我们在井底没有找到尸体。他的丈夫和儿女以及‘投井祭神’的童男童女,也许还活着。”

    人群顿时传来惊呼。

    连呼吸声都重了。

    “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

    辛二和白执对了个眼神,似乎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多谈井底之事,而是慢吞吞地转头,看着莫格玛。

    “我们在古井底的暗道里,看到了她攀爬的手脚印痕,这做不得假。诸位若是还有疑问,且来问她,还有何话可说?”

    莫格玛已是呼吸无力,恨不得马上认罪去死,哪里还会狡辩?

    “是我。是我……”

    她呻吟般呜咽点头,喉头突然一梗,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

    “只有一点,你们错了……伊干德和他的儿女,死了。哈哈哈。都死了。”

    时雍注意到她用的“伊干德和他的儿女”这样的词,眼皮一跳,与赵胤交换个眼神。

    果然,不等追问,莫格玛便招认了。

    一个秘密在心底埋藏得久了,突然得以倾诉,总归是一桩痛快事。

    莫格玛毫不掩瞒,她对伊干德和两个儿女的痛恨,也不再掩瞒这个连村里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她不能生育,便买了一个女人回来为丈夫生儿育女。那个女人不愿意,她和伊干德便把她囚禁在后院的古井里……

    “后来,那个女人生下两个儿女,渐渐屈服了,也变坏了……她竟然试图勾引我的丈夫……想得到他的宠爱……她求伊干德把她放出井来,她甚至……还想取代我的位置。”

    听她描述了那个场景,时雍脊背生寒,觉得恐怖至极。

    她轻轻捏了捏冰冷的手指,忽而凉声一笑。

    “你杀了她?”

    莫格玛的目光转向她来,微微诧异,脸上又浮上一丝笑。

    “杀了。她变坏了。她不肯安分守己,差一点,她差一点就说服了伊干德……她还教唆她的孩子,不认我做母……她本来可以多活些时日的,是她太贪心了,想得到我的一切!”

    她说话时,肩膀不停地横动,仿佛用尽了力气,愤恨全在气息之间。

    时雍却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

    “侯爷,我想问她几句话。”

    赵胤手指在膝盖微敲,淡淡开口,“准。”

    时雍走到莫格玛的面前,低下眼睛看着她,冷声问:“古井是早就有的。伊干德也知情。里面的密道,自然也不是你事后找人打造。”

    莫格玛脸色微变。

    时雍轻哼,“那一年的黄花菜突然开花,引来村民瞩目,伊干德的儿子再带人回来查控古井,得出向天神祭献童男童女的结论,是伊干德,或是你们一起设计的。只是伊干德没有想到,你会将计就计,把他连同儿女一起杀害了。”

    莫格玛仰起脸,再看她,脸色有了奇异的色彩。

    “是又如何?他为了取信于人,亲自将儿子绑了丢到井里,想要送出去的……我只是帮他一把而已。”

    这就是伊干德的儿子失踪的秘密。

    时雍皱了皱眉,“然后你是怎么杀害伊干德父女的?”

    莫格玛说:“喂毒。伊干德发现我杀了他的儿子,暴跳如雷……我要不是先下手为强,死的人就是我。”

    时雍想了想,说道:“你可真狠得下心。但你不是因为他发现了你杀害他的儿子才下毒,而是你,早就想杀死他了。”

    莫格玛吃惊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时雍道:“他先知道,你又如何先下手为强。”

    莫格玛抿了抿嘴,冷笑,“是又如何?他难道不该死吗?他辜负了我。说好的,那个女人生下儿女,便归我养,算作我的儿女,他不会怜惜那个女人半分,更不会与她生出情分,可他背叛了我……难道不该死吗?”

    “该死。”时雍沉眉,又补充一句,“你们都该死。”

    莫格玛有些恼怒,不过,很快又蔫了下去。

    “你问完了吗?”

    时雍轻轻一哼,“这才刚开始。接下去你要交代的事情,还有很多。你做好准备了吗?要不要喝一口水?”

    方才赵胤让看座,是受罪。

    这次她问要不要喝水,莫格玛脸色都变了。

    “不必假好心了……你想问什么,说出来便是!”

    时雍坐了下去,笑容可掬地看着她,“童男童女去了哪里?赤鼓的秘密,伊干德的计划,背后是什么人?你是为何在他死后,代替他继续行使这个计划的?”

    莫格玛有些犹豫,目光低垂下去,“我按伊干德死前的计划行事,只是为了活命……我那个侄儿,雅各布,不是我的娘家侄儿,他才是与他们联系的人。井底的人怎么来,怎么走。又去了哪里,我不知情……”

    时雍眯了眯眼,淡淡抬眉,“是吗?赤鼓呢,你也不知情?”

    莫格玛迟疑了许久,突然将头垂得更深。

    “伊干德说,赤鼓是祖上传下来的……好像是来自……皇室之物。”

    皇室?

    哪个皇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