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2章 夜探古井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一惊,侧目看去,只见辛二挠了挠头,脸上微微有些涩意。

    “我曾听师父说,他祖上便是元昭皇后的传人,这手艺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但我猜测,他老人家这么说,可能有吹嘘的成分在里头……”

    时雍差点忍不住笑。

    哪有徒弟这么编排师父的?

    这个时代,不论什么行当都不会有系统性地教育,父传子,师传徒,便是技艺传承的主要途径。

    辛二是因为精通奇门遁甲奇巧之术才被招揽到“十天干”任职的,不论他的话是不是空穴来风,至少证明这世上确有这种奇人存在。

    “可惜,赤鼓被雅各布带走,不然可以让辛二哥看看,说不定就能看出头绪了。”

    听时雍这么说,辛二有些惭愧,“郡主过奖了。属下就学得一些皮毛,只怕还不如郡主的见识。”

    在得知赤鼓里的机关是时雍看破的之后,辛二对时雍便添了几分佩服。

    可是,时雍心里很清楚,她能看出来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懂得机关巧术,而是因为她来自后世,知道一点钟表的原理,见过钟表的构造。也因此,她更加好奇,在更为古老的狄朝,元昭皇后是如何制造这些东西的……

    “侯爷!”

    时雍看赵胤沉默,低低问了一声。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哈森的部众去了哪里?辛二说的那个尚未突破的第二道出口,以及那个第一道出口所在的峻岭密林里,又有什么玄机?

    她的好奇心都写在脸上,赵胤又怎会看不出来?

    赵胤目光掠过时雍,望向辛二和褚道子。

    “今夜子时三刻,行动。”

    子时三刻?

    时雍微微一怔,便明白过来。

    子时三刻,是原本准备“活人祭祀”的日子,除非对方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要不然怎么也得给吉达人一点颜色瞧瞧,以彰显他“天神”之力的。

    时雍振奋不已,朝赵胤点头。

    “得令。”

    赵胤眉梢微微一沉。

    他原本想叫时雍留下来,可是看到她的神情,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轻轻嗯一声。

    “一起行动。”

    ……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

    来桑是在晚膳时分醒来的,睁开眼就叫饿,等回想起“昏睡”前的事情,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之后,他又砸了饭碗,赌气不吃。

    还美其名曰:有志者不吃嗟来之食。

    时雍听到他暴怒的吼声,又好气又好笑,想让塔娜再给他端去一份,但被赵胤阻止了。

    “不吃便不吃,让他饿着。”

    时雍错愕一下,“会不会不太好?饿死怎么办?”

    赵胤道:“本座从未见过把自己饿死的人。”

    这倒也是。

    时雍叹了口气,便由着他去了。毕竟来桑那个狗脾气,一般人当真应付不来,反而是赵胤有些心得,来桑往往会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饭后,哈森过来了。

    他告诉赵胤,他派人将莫格玛看押了起来,吉达村也被他的人马里里外外地搜查了一番,不见异状。另外,他吭哧吭哧地又说了一件事——他下午派了一队士兵下古井去搜查,士兵至今未归。

    哈森说到这个,脸上流露出几分尬态。

    “不知侯爷可有办法下井寻人?”

    他记得很清楚,白日里辛二和白执曾说,在井底发现了秘道,证明他们下去过,又平安返回了。

    赵胤看了哈森一眼,眼底意味不明。

    “将军真是立功心切。”

    哈森一听这话,更是尴尬万分。

    “末将,末将也是好奇。”

    古井的秘密,不仅他们想知道,哈森自然也想一探究竟,以便在乌日苏面前搏个嘉奖,来日也好有个升迁的希望。

    人之常情。

    赵胤道:“将军不必心急,明日就是七月十五,自会见分晓。”

    哈森看着赵胤那张冷气森森的俊脸,再一听七月十五这个日子,脊背上凉幽幽的,像有冷风透入衣襟,整个人酥麻一片。

    “是。侯爷若还有别的吩咐,但讲无妨。”

    赵胤看了他片刻,眼睛眯了眯,“本座今夜要探古井,烦请将军守好吉达。”

    哈森怔了怔,整个人便精神了起来。

    “侯爷大可放心,有本将在此,决不让一只苍蝇飞进来。”

    赵胤点点头。

    ……

    光启二十三年七月十五,子时一刻。

    一群人安静地行走在古井下的秘道里,手上的火光闪闪烁烁,却照不透幽深的甬道。

    古井底的甬道狭窄细长,间或会有一个略微宽敞的密室,弯弯绕绕,空气稀薄而浑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人行其间,呼吸不畅,心跳加快,很是难受。

    若不是有辛二带路,时雍觉得自己很难不在里面迷路,也难怪哈森派来的士兵没有办法回去了。

    “你们说,这些人花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凿出这么大的一个地底工程,就让它空闲下来,不会觉得可惜么?暴殄天物。”

    时雍的话打破了寂静,辛二闻言回头。

    “郡主有所不知,这里的秘室原本不是空闲的。”

    “是么?那是做什么用的?”时雍问。

    辛二举高手上的灯火,照着石壁,“郡主你看,石壁上方凿有孔洞,两端持平对称,原先本应是置物所用。还有方才走过的那一间,上面有生锈的铁链,看上去很像一个囚室,只是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废弃不用了。”

    囚室?

    时雍想到莫格玛嘴里,被囚禁在井底生孩子的女人,汗毛竖了起来,点点头,不再言语。

    “到了。”

    辛二突然加快了几步,指着一个石壁。

    众人停下脚步,都静默不语。

    在时雍看来,那就是一块寻常的石壁,平整光滑,看不出半分不同,也没有门的模样。

    “出口在哪里?”

    “这里。”辛二笑着看她一眼,突然举起掌心,在光滑的石壁上轻轻抚摸,又不单纯只是抚摸,他的手指好像在写字,又仿佛是遵循着某种规律在游动……

    嚓!

    嗒!

    一道沉闷的机刮转动声突然传入耳膜,像时雍在前前世听过的大型机械链条转动一般,嚓嚓闷响了好一阵,石门便在辛二的推动下,一点一点推开了。

    来自旷野的冷风突然扑面而来,洞开的大门外面是漆黑的世界,站了好一会儿,才能隐隐看清远处高矮不平的山石和密林起伏的轮廓——

    “出来了?”

    时雍惊叹一声。

    辛二点头,看向赵胤,“这便是属下在秘道里发现的第一个出口,外面是一个密林。”

    白执接着道:“为免打草惊蛇,属下在周围打探了一番,便没有深入密林,就赶紧回来禀报。”

    赵胤观望片刻,安排两人守在这个出口,再招待众人。

    “看看去。”

    黑暗的山林里,气温很低,时雍抱了抱双臂,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便默默地跟了上去。赵胤却在这时停下脚步,看她一眼,握住她的手,发现她掌心汗湿而冰冷,眉头一皱,就要解下身上的披风。

    “不用。”时雍小声拒绝,“我不冷……”

    “手这么凉。”

    “我天生体寒。”

    这个说法让赵胤斜了她一眼,见她固执地拒绝,也就没有再坚持。但是,他也没有再放开时雍的手,就那么一直握住她,一言不发地大步行走。

    侍从看了看他们,都只当未见。

    就这么在山林里走了片刻,最前面的辛二突然停下脚步,低低“咦”了一声。

    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谢放问:“怎么了?”

    辛二弯下腰,在地上拾起一个东西。

    “侯爷,你看这是什么?”

    时雍闻声,同赵胤一齐看过去。

    辛二的手上,拿着一条垂落的布绳,有点类似于腰带的模样,可是又与寻常的腰带不同,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和花纹。

    她低声问:“这是什么?”

    辛二没有回答她,而是将自己的怀疑说与赵胤和谢放等人。

    “像不像黄泉谷底,那个狄人族的织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