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4章 为什么要抗拒我呢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怀孕了?

    众人面面相觑。

    玉姬侧着身子,娇小的身子蜷缩在那里,很是单薄的模样,几个男人哪里会注意到这个细节?但是时雍观察仔细,见她数次拿手捂住小腹,神态很像一个孕妇,小腹也分明有了隆起之态。

    虽然她对黄泉谷底的事情,所知不多,更不认识玉姬是谁,但她是一个医者,对孕妇有着天生的怜悯,生怕朱九和白执两个糙爷们儿一不小心就伤了好。

    不出所料,朱九和白执的靠近引来了玉姬强烈的反抗。

    她不像南晏的大家闺秀那般忸怩挣扎,嘤嘤哭啼,而是像母兽一般嘶吼、咆哮,实在挣扎不了就手足并用地攻击朱九。

    在不伤害她的前提下,等朱九和白执终于把她控制住时,已是累出了一身的热汗,而玉姬两条腿还在拼命地往前蹬动,倔得像驴一样,不肯服从。

    “呼!累得我。”朱九性子急,看她这样就忍不住了,“我们是你的敌人吗?你狄人族那般对我们,杀伤我们多少士兵?我们都没有追究,放你们回黄泉谷,让你们继续过舒舒服服的日子。你倒好,跑到漠北来捣什么乱?”

    玉姬急急地喘气,冷笑一声,“是敌人,你们是敌人。”

    朱九看了看沉默的赵胤,用绳子将女子反剪绑好,退开两步。

    “郡主,这女子油盐不进,你小心她咬你。”

    时雍正好走到玉姬的身侧,刚想蹲身,听到朱九的话,略略迟疑一下,淡淡地道:“没事。她要敢咬我,大黑会咬断她的脖子。”

    时雍语气平静,但玉姬听了身子不免一僵。

    站在时雍身侧的大黑,吐着舌头盯住她,威猛剽悍,看着就凶狠异常,这样的狗很是令人恐惧,也完全有力气扑上来咬断人的脖子。

    时雍斜眼观察她,见她身子瑟缩而僵硬,唇角微微一抿。

    “侯爷,你们暂且回避一下。”

    玉姬伤在腿部,在这么多男人的面前,时雍不便撩开她的裙摆看伤情。

    这一点,众人亦是明白,不待赵胤吩咐,便已齐齐背转身,往前走了约莫三十来步这才停下,仍然将他们圈在中间,注视着四周,小心警戒。

    “别怕。他们都走开了,不会回头,这个光线,也看不到什么。”

    时雍语气平静地安抚着躲在草丛中的女子,目光在她身上打量起来。

    她脚上穿了一双草编的鞋子,堪堪遮住脚底板,但那厚厚的茧子和豁口却藏不住,她身上的衣服和头上的辫子也很是怪异。

    时雍松了松绳子,拉高她的裙子,更清楚地看到了她隆起的肚子和插丨在大腿上那支断箭,眉头微微一蹙。

    “孩子几个月了?”

    玉姬瞪视着她,不作声。

    “我是大夫。”时雍朝她微微一笑,“我是来帮你的。”

    玉姬咬牙,“你是跟他们一伙的,你不是好人……”

    “是吗?”时雍微笑看她。

    “啊!”

    一道痛呼从玉姬嘴里传出来,不加掩饰,瘆人的很,几乎同一时间,时雍一把拔出了她腿上的断箭,鲜血猛地涌出来,时雍迅速用帕子捂上去,再将她的裙摆撕下一条,三两下将伤口扎好,从护腕中拿出银针……

    “你又要做什么?”玉姬看着她手上的寒光,脸上露出惊恐,“不要伤害孩子!我不要落胎……”

    落胎?

    时雍看她紧张的模样,发现她把自己掏针想象成了是要为她落胎,不免有些好笑。

    这女子的脑回路与旁人真是不同。

    “我是为你止血,不是落胎。”时雍安抚着她,怕她紧张,又随口与她闲聊起了,“你是酋长?”

    玉姬看她把针扎在腿部,并没有碰自己别的地方,仿佛放松了些。

    她抬头看了时雍一眼,没有回答。

    时雍也不在意她的反应,又问:“你很爱这个孩子?”

    玉姬神色一变,嘴唇咬了起来,“不关你的事。”

    时雍哦一声,为免她对自己产生敌意,也不继续追问,又换了个话题,“你一个人大晚上在这荒山野岭,不害怕吗?怀着孩子,怎能这么不爱惜自己呢?你的夫君呢,他放心你出来?”

    “你闭嘴!”玉姬狂躁起来,双眼怨愤地过来,若不是双手被缚,时雍猜她肯定会想也不想地给自己一刀。

    这女子满身都是野性。

    “你为什么要抗拒我呢?”时雍沉下眉头,加重了语气,“我若不救你,你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玉姬似乎有些意外,“为何?”

    时雍眯了眯眼,看着她凶狠的脸和单纯的眼,眉梢扬了扬,“你感觉不到腹中疼痛?”

    玉姬听她这么一说,仿佛当真疼痛一般,眉头皱了起来,咬住嘴唇也没能忍住那一声呻吟。

    “哼!”时雍看她不说话,叹口气,“看来你是当真不懂。你见红了,有流产先兆,再不保胎,不需要旁人动手,孩子就没了。”

    听她这么说,玉姬的脸上明显动容,眸光闪动着慌乱。

    “怎么办?”

    时雍勾唇,“不知该说你倒霉,还是该说你好运……一个人出来寻仇,被仇家逮住了,着实倒霉。可是呢,又碰上了我,恰好是能够保住你孩子的人,又算是幸运了。”

    听她一顿吹,玉姬心里七七八八一想,对她少了警惕。

    “你当真能救我的孩子?”

    时雍瞄她一眼,“你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玉姬沉默。

    她说得没错,如今自己本就走投无路,腿又受了伤,腹痛如绞,若不信任她,又能信任谁呢?

    “你是好人,和他们不一样。”玉姬改了语气,不知是诚心还是讨好,看时雍的眼神里多了几次柔和,“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

    时雍笑了起来,“那当然。我同你一样,都是女子。”

    玉姬唇角动了动,笑不出来,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安静地看了一会时雍为她扎针,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声问:“你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什么要找的人?

    时雍纳闷,“什么?”

    玉姬道:“是他们到黄泉谷来找的那个郡主。”

    也是间接导致她母亲赴死,族人伤亡的那个女人。

    时雍唔了一声,点头,“大概是吧。”

    玉姬目光闪了闪,视线看向远处,“那个姓赵的大人是你的丈夫?”

    她记得在黄泉谷底的时候,赵胤是这么告诉大家的。

    时雍却不知道这一段,随口说道:“没错。”

    玉姬沉默片刻,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时雍手指一哆嗦,银针差点扎错了位置。

    “你说什么?”她不可思议地盯住眼前这个清丽却野物一样满是戾气的女子,忽而一笑,“你说赵胤?你肚子里孩子的爹?”

    玉姬点点头,“是他。”

    时雍眉头一跳,“你确定?”

    玉姬迎上时雍不解的目光,将她和元驰的事情移花接木到赵胤的身上,说得痛恨万分。

    “他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得了我的人,还伤了我的母族……”

    一支银针突然扎下来,用了十足的力量,痛得玉姬嘶了一声,怒目看着时雍。

    “你做什么?”

    时雍斜她一眼,“编故事我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你这人好毒的心肠,我夫君饶你一命,我也诚心救你和腹中孩儿,你还给我们上眼药,挑拨我们的感情……”

    玉姬听她说得平静又淡定,不由诧异。

    “你不信?”

    时雍继续施针,语气不冷不热,“你若说她杀了你的族人,甚至说他抄家灭族,坏事做尽,我都能信,但你说他…………竟然被一个女子给睡了,还做出那等猪狗不如的事,我就不信了。”

    玉姬沉默。

    好半晌,看时雍表情专注,不仅没有相信自己的话,还把自己当成傻子或是疯子一般看待,嘴皮动了动。

    “为什么你不信?”

    时雍轻笑一声,“因为他是赵胤啊。”

    玉姬道:“有何不同?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

    “不一样。”时雍语气带了一丝笑,清清淡淡,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在里面,“他是君子。不会这么对女人。”

    “哼!”玉姬不满,“你太傻了。不要相信男人,天下男人全是薄情寡义之徒,尤其,是你们南晏的男人。”

    时雍一愕,噗地笑出声来。

    谁能够想到,她治个伤还能治出个女子同盟来?

    “你是谁被骗了?那个害你大肚子,又不在你身边的男人,是南晏人?”时雍挑了挑眉,看着玉姬脸上的不安和厌弃,莞尔一笑。

    “你不想说就算了。那你总得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玉姬盯着她,一言不发。

    就在时雍以为她不会告诉自己的时候,玉姬突然开口。

    “我来寻找双生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