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5章 至清至纯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双生鼓?

    时雍眉心一跳,下意识想到了吉达村那一面需要活人死祭的人皮赤鼓。

    看着玉姬坦然清澈的双眼,时雍怀疑自己多想了。

    “双生鼓是何物?”

    玉姬别开脸去,看着时雍扎针的手,把话题岔了开去。

    “你还要扎我多久?”

    很明显,她不愿意和时雍说双生鼓的事情,回避之意十分明显。时雍淡淡瞄她,轻声应道:“快了。”

    玉姬沉默等待,比起方才顺从了许多,仿佛褪去了野性。

    时雍眼皮微微一抬,“你不信任我,防备我,疏远我,却又想我帮你治伤,救你腹中孩儿。你做人啦,可真贪心。”

    这话说得平静,却直戳玉姬的心。

    在黄泉谷被老酋长宠爱着长大的玉姬,虽说眼下受了些磨难,可相对山外的人而言,她的性子仍是单纯而朴实的。在她看来,时雍帮她救她已是天大的恩德,自己属实不该对她冷漠。

    “双生鼓是一面鼓。”

    玉姬说罢,看时雍抿嘴无语,大抵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很没有诚意,又低下头去,小声解释一句。

    “双生鼓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大巫告诉我,已经遗失多年。”

    又一个“祖上传下来的”?

    巧了!

    时雍惯会找出别人的话题漏洞,一听心里便有数了。

    “遗失多年,为何这个时候才来找它?可是鼓中藏有什么秘密?天大的秘密?”

    玉姬微微一愕。

    她在谷中面对的人,没有一个像时雍这么能说会道的。而且,她发现这个郡主太能猜了,什么想法好像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玉姬不敢再与她对视,眼皮一垂,忙不迭地否认。

    “没,没有秘密。”

    时雍莞尔:“哦,那你紧张什么?一面鼓而已,很贵重么?”

    “祖上传下东西,自是贵重。”

    “倒也是这么个理。”时雍淡淡地道:“你找到了吗?”

    玉姬想了想,含糊地轻应一声,“有下落了。”

    时雍看她目光闪烁,嘴角微微一勾,状若无意地说道:“我之前在吉达村也遗失了一个双面鼓。鼓身赤红,蛇皮制成……不知道是不是像不像你要找的双生鼓?”

    玉姬心里一窒,连呼吸都紧了起来,表面明显不自在,“应当不是。我要找的鼓,已经找到。”

    时雍慢慢收回银针,示意她不要动弹,再轻轻扎下最后一针,然后若有似无地一笑。

    “那你都得偿所愿了,为何还要躲在林子里偷袭我们?”

    玉姬一听这话就恼了。

    “哪里是偷袭,是你们闯入我的地盘,鬼鬼祟祟……”再加上旧仇在心,偷袭也就理所当然了。

    玉姬没有把话说完,时雍也没有在意那些细节。

    她不解地轻笑:“这里是你的地盘?怎会是你的地盘?”看玉姬不回答,她又回头望一眼,“那个山中的秘道,也是你的地盘?”

    没有想到,这次玉姬痛快地应了。

    “是。”

    这么肯定地回答,让时雍始料不及。

    她定了定神,讶异地问:“我说的是通往吉达村的那个秘道,你知道它?”

    玉姬眉尖蹙了起来,似乎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是面对时雍的目光,她又很难拒绝。

    “没错。我们从黄泉谷过来,便一直在附近活动,那个秘道大巫不肯带我进去,说是怕有危险,但我知道它在何处。”

    “……”

    见玉姬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时雍都震惊了。

    “你没骗我?”

    玉姬不高兴被人质疑,她最是重情守诺,一听这话便有点急切,“我为何要骗你?我要么不说,说了就一定是真话。”

    看她脸上并无半分不适,时雍压下心底浮躁的猜测,慢慢眯起了眼睛,审视般看着玉姬,问道:“那你可知,吉达村用童男童女祭神之事?”

    玉姬迟疑一下,“知道。”

    什么?

    时雍再次惊讶得合不拢嘴。

    她紧紧盯着玉姬这双无辜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更不敢相信他们寻找的答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从玉姬嘴里得到。

    “这些童男童女去了哪里?你们要来何用?”

    玉姬看着她的脸色,声音弱了几分,“七月十五受天神洗礼的童男童女,最是洁净无垢,至清至纯,可令修炼者得道成仙。”

    修炼者?

    事隔这么久再一次听到“修炼者”这个词,时雍明知玉姬嘴里说的修炼者与邪君那些的修炼者可能并非同样的意思,还是免不了心底泛寒。

    “你们把孩子杀了?”

    “没有!”这句话不知为什么触怒了玉姬,她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我不曾见过童男童女,也不是我要修炼。”

    “那是谁?”

    玉姬摇头,回避时雍的视线。

    “大巫说,这是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与双生鼓有关吗?”

    “……”既然是秘密,如何能说?

    玉姬看着她不吭声。

    时雍莞尔,“那你能不能给我看一眼,你找到的双生鼓是什么模样?我想知道,是不是我在吉达村遗失的那面鼓。”

    “不!”

    玉姬怒视她,眼底再次露出那种防备的,野兽护食般的光芒。

    “我的鼓是我的鼓,你的鼓是你的鼓。我为何要给你看?”

    “……”

    时雍看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轻喔一声,慢吞吞地收拾银针,唤了大黑过来,摸摸大黑的狗头,懒洋洋地道:“你不肯告诉我们双生鼓在哪里,其实也没有关系,我们自己就能找到它。”

    玉姬一怔。

    满脸不信任地看着时雍。

    时雍勾勾唇,抚摸大黑的头,“我这狗,有千里追踪的能力。别说是一面鼓,便是人,也能轻而易举地找出来。”

    玉姬道:“我不信。”

    时雍轻轻一笑,“那我们打个赌吧。”

    “赌?”玉姬皱眉,“赌什么?”

    “赌我能不能找到。”时雍淡淡地笑,“我若找到了,你就把双生鼓的秘密告诉我。我若是找不到,就说服侯爷放你走,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说罢,不待玉姬回答,时雍掉头轻唤一声。

    “侯爷。”

    时雍为女子处理伤势,赵胤离得有些远,听到她的呼唤,转过身又开口确定了一次,这才带着人又慢慢地走回去。

    “如何?”

    时雍看他一眼,想到玉姬方才的挑拨,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箭伤不深,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最紧要的是,她有滑胎之象,需要小心看护,不然这孩子保不住的。”

    赵胤微微眯眼,默默点了点头。

    时雍发现听到孩子的情况时,赵胤的神色有些不同寻常,但是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她没有多问,而是将方才她同玉姬的对话同他简要复述一下,然后微笑着扭头,看着玉姬。

    “赌约开始了哦?大黑,我们出发。”

    玉姬腿上有伤,身子不便,在场的人除了时雍以外,又都是男人。无奈之下,时雍只能充当她的临时看护,亲自搀扶着她走。

    玉姬不是很愿意陌生人亲近,但此番境况下,也不得不接受时雍的好意。

    一行人再次往密林深处出发。

    照常由大黑带路,时雍扶着玉姬走在后面,赵胤和众侍卫分散前进。

    夜灯闪烁,渐渐的,耳侧有潺潺的水声。

    时雍看着玉姬脸上不停变幻的表情,猜到大黑走的方向没有错,不由又笃定了几分。

    “玉姬,你要输了。”

    玉姬面有薄怒,“你这是什么狗?”

    其实,大黑只是寻着玉姬的味道往回走而已。毕竟是在密林里,时雍原本不是很确定,玉姬这个回答,反而坐实了她的猜想。

    时雍轻声一笑,“神犬。”

    话音未落,大黑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打着转,徘徊不前,嘴里发出“嗷嗷”地叫唤声,背毛都竖了起来,看那模样很是焦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