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7章 杀人仪式?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侍卫们在岩洞周围搜索,除了陪同玉姬前来的族人尸体,还发现两三只死亡的野兽,最后,辛二带人从岩洞处的关口进入秘道,在里面的一间密室里找到了哈森的士兵。

    这些士兵已经死了,他们全部聚集在秘道的一个角落里,身体蜷缩一团,互相拥抱着,地上有半尺厚的积水,尸体就坐卧在积水上面,身上没有伤痕,若不是那一张张脸上写满的恐惧和绝望,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有时雍在这里,就是现成的仵作,她检查尸体后初步确认,这些人死于窒息。

    疑点在于,密室有通风设计,一群人进来,怎么就窒息死亡了?

    后来,白执在密室门外发现了一堆残留的炭火,时雍这才想通个中关键。

    “烧炭中毒,窒息死亡。”

    这堆炭火是放置在狄人居住的岩洞方向,很明显不是兀良汗士兵自己点燃的,而是在他们被困其中之后,被迫接受的死亡过程。

    “是你们杀了这些兀良汗士兵?”

    面对时雍的询问,玉姬频频摇头。

    “我没有,我们是信奉神灵的人,不会轻易杀人的……”

    “不是你们的人,那就是杀你们的人。”

    时雍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出去,夜色里,还有一排狄人的尸体在等着她。

    玉姬拖着瘸腿,双手匍匐在地,想要跟上来,“你告诉我,是谁杀了他们,他们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

    时雍回头看她一眼,淡淡道:“被人打死的。”

    时间紧迫,时雍只来得及做一个体表检验。她发现几个死者如出一辙的伤在头部,因失血过多而亡,也因为此,地上留下了大量的血迹。

    玉姬这次出行,带了十个族人,其中一个便是在族中地位仅次于她的巫师,她嘴里的“大巫”。可是,清点尸体后发现,九个族人死亡,而大巫失踪了。

    谢放带人仔细搜查了岩洞附近,没有发现有凶手的踪迹,也没有发现除了狄人以外的其他人活动。

    朱九看了看趴在地上吐舌头喘气的大黑,抿了抿嘴巴,小声建议:“爷,要不然,我们再让大黑去找找?”

    赵胤冷冷扫他一眼,走到时雍的身边,蹲了下来。

    “有什么发现?”

    在他们搜索的时候,时雍一直蹲在地上研究那些尸体,闻言仰起脸来,目光略有疑惑。

    “奇怪!为什么尸体身上全是撞击伤,而不是刀伤?”

    依常理而言,若是要伏击别人,肯定是刀箭的杀伤力大,杀人速度也更快,可以取得最好的效果。可是,凶手没有使用刀枪等利器,而是用棍棒一类的东西撞击狄人头部,使其死亡,这就古怪了……

    朱九问:“难道他们手上没有武器?”

    时雍默默看他一眼。

    然后,朱九顺着她的眼神就看到了遗落在地上的马刀。

    朱九摸了摸鼻子,又提出新的疑问:“又或许是他们的一种杀人仪式?”

    这个不无可能。时雍看一眼玉姬,没有说话,而是将摆放面前的几具尸体一个个翻开来,再细心翻动他们的伤口,顿时,血腥味充鼻而来,那血淋淋的画面男人看了都不免悚然,玉姬更是当场呕吐,而时雍竟是平静如常。

    “侯爷,你来看。”

    她指着头部的伤口,说道:“死者的伤口位置基本一致,受力和创腔大小相同,仿佛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种如同“复制粘贴”一样的行凶手法,很难说是不同人所为。

    “另外,死者的手腕处,有同样的撞击伤,淤肿明显,从受力方向来看,除非是这些人自愿摊开手来任由对方捶打,不然,行凶者很难办到,一个人杀九个人,还带走一个人。并且,现场不见任何搏斗痕迹。”

    也就是说,凶手没有受到半点还击,这些人就乖乖地等着,任由凶手击了肘,爆了头。

    听着她分析,朱九找到了突破口。

    “熟人作案。”

    时雍摇头,“不仅仅是熟人。”

    “怎么讲?”

    时雍看他一眼,“白执要杀你,你甘愿吗?熟人作案不可能激不起半点反抗。”

    赵胤道:“凶手是地位比他们高的人。”

    时雍仰脸看过去,朝他郑重点头,“侯爷说得极是。只有地位比他们高的人,或许说是他们尊奉的人,才会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受死。”

    “不对!”朱九提出疑问,指了指他们最开始发现的第一具尸体。

    “若是心甘情愿,这个人为什么会跑出去,还有那个栽倒在溪水里的人,分明就不情愿……”

    时雍赞许地看他一眼,“九哥说得极对。所以,这得分为两个部分来理解。击肘是自愿,等这些人失去反抗之力,再来爆头,纵然有人不情愿,也没有办法了。”

    白执低叹,“这是什么古怪的行凶手段,匪夷所思!”

    时雍轻轻一哼,“不奇怪,若不这么装神弄鬼,又怎么取得族人信任,让人臣服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玉姬的身上。

    她说过,在狄人族里,除她之外,大巫便是地位最高的人。

    而今,大巫不见了,而其他人都死了。说明什么?

    时雍眉头紧紧皱着,缓缓走到玉姬面前。

    “你好些了吗?”

    方才,她翻看尸体的时候,玉姬一直不停地呕吐,怀孕加重了她的恶心,这会儿她整个人虚软无力,吐得双眼饱含泪水……

    闻言,她抬起头来看着时雍,面色有些凉。

    “你想问什么?难道你怀疑是大巫杀了我的族人?不,不可能的,大巫是我们族中的神职者,他爱护族人,怜悯生命,连一只鸡都舍不得杀死……”

    天真!

    谁说满嘴仁义道德的人,肚子里就没有坏水?

    时雍勾了勾嘴角,并不戳破玉姬话里的漏洞,只淡淡道:“我没有怀疑谁。我只是想问你,若是大巫让他们去死,他们会不会去死?”

    玉姬愣了愣,紧紧地咬住了下唇。

    在狄人族里,地位、尊卑边界分明。

    大巫若是让他们赴死,他们很有可能不会反抗。

    “我从你的脸上得出答案了。”时雍不再询问玉姬,抬步走到赵胤的面前,沉声道:“侯爷,这个大巫嫌疑最大。玉姬从黄泉谷来此寻找双生鼓,是受了大巫的撺掇,他也是了解双生鼓和吉达村事件的人。整件事情,都有可能是此人的安排。”

    她说到这里,回头看玉姬一眼,“她若不是悄悄出来找你寻仇,躲过一劫,说不定此刻也没了。”

    赵胤面无表情,嗯一声,“阿拾言之有理。”

    嗯!?时雍愕然。今天晚上她已经得到了赵胤太多的表扬,不论她说什么,做什么,赵胤一律依从,同时赞扬她几句,再这么下去,她是会膨胀的呀。

    时雍怀疑这男人不安好心,目光在他身上打了几个转,眉梢微微一挑。

    “我认为,找到大巫和双生鼓,便是破案的关键。”

    果然,赵胤慢条斯理地抬手拂去她肩膀上的尘土,依旧用那种低缓平静的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便依言去办。”

    时雍愣了愣,盯他半晌,轻咳一下。

    “侯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赵胤淡淡勾唇,掌心轻轻拍了拍时雍的发顶,声音平添了几分暖意,“我很好。累了吗?”

    时雍抿唇,摇了摇头。

    “我觉得你有病。要是没病,怎么一句话都不反驳,什么都听我的?”

    “……”

    赵胤对上她的眼神,无奈喟叹。

    “阿拾,言之有理。”

    众人:……

    其实不仅赵胤没有反驳,就连他们也是一样。整个过程,阿拾都做得很完美,勘验尸体,分析案情,查找凶手,干练又聪慧,哪里有他们的挑刺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