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08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天晚上,一行人带着大黑在密林里转悠到天明方回。

    结果很是遗憾。没有找到人,也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那个大巫和双生鼓,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众人无功而返,脑子里都带了无数的疑问。

    凶手是不是狄人族的大巫?

    他杀人夺鼓的动机,又是什么?

    一个个问题如谜团一般缠绕心头,引发了众人强烈的好奇心。

    回去的路上,疲惫的众人仍然在讨论。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回到吉达却发生了一桩更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来桑失踪了。

    又或许是,来桑偷偷离开了吉达。

    没有人说得清楚,他是自己离开的,还是被人劫走的。

    杨斐、塔娜、恩和还有几个来桑身边的侍卫,齐刷刷跪倒在地上。

    “婢子甘愿领罚。”

    “婢子错了,没有看住二皇子。”

    赵胤没有管两个小丫头,冷冽的目光望向了杨斐。

    “你来说。”

    杨斐头都没有抬起,肩膀绷得紧紧,闷声闷气地道:“属下看顾不力,爷,你罚我吧。”

    哼!

    这岂是一个“罚”字能解决的?

    赵胤拂袖入内,往帐中一坐。

    “阿拾去休息,其余人,都过来。”

    昨夜一宿不曾合眼,时雍其实很疲惫了,方才在外面就已经呵欠连天,急需睡觉,但冷不丁得闻出事,整个人便精神了,睡意全无。

    “我没事。”时雍端坐到赵胤的身侧,“我陪侯爷。”

    赵胤深深看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再次投向了杨斐。

    “说。”

    杨斐的表情有些沮丧,脑袋快要钻到肚腹里去了。

    每次他想要诚心做好一桩事情,总会出一些预料不到的差错,这让他自信心大受打击,脸色发青,好像瞬间就被人夺走了神魂一般。

    “二皇子不肯侍者近前伺候,尤其是我。他见到我就发狂骂人,砸东西,塔那和恩和没少受我连累。为免激怒他,我便不再入帐,侍卫们也都只能守在帐外。昨夜,我亲眼见到二皇子睡下,然后便一直守在门口,不曾离去。哪料到,今儿天亮,塔娜起床做早膳,竟发现二皇子不在帐中……”

    杨斐是个谨慎的人,不可能察觉不到有人进出毡帐。

    更何况,吉达村还有哈森的大军驻守,深更半夜,来桑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恩和也哭丧着脸,轻声道:“夜间,我和塔娜姐姐是轮班值守的,塔娜姐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我也听到二皇子脱衣入睡,我才睡过去的,这人怎么就不见了?”

    “哼!他还能遁地不成?”

    赵胤审视着杨斐,“我再问你一遍,确实亲眼看到来桑入睡?”

    杨斐沉吟片刻,“属下在帐外……”

    那就不是亲眼看到了。

    赵胤冷冷转过脸,问恩和:“你亲眼可见?”

    恩和被赵胤这么盯着,顿时涨红了脸,语气结巴起来,“婢子不敢。二皇子向来不喜婢子们靠近睡榻,婢子在外间,只听得动静……”

    三个人的回答如出一辙,都只是听到动静,从熟悉的声音来判断来桑在做什么。

    赵胤问:“昨夜我们走后,可有人来过?”

    杨斐想了想,“哈森将军派了两个士兵过来,给二皇子送了些吃穿用度之物……”

    哈森?

    赵胤眯眼,“什么时候走的?”

    杨斐道:“不足半刻钟,把东西抬进去,被二皇子痛骂一顿,就又抬了出来,走了。”

    嘭!赵胤手上的杯子突地被他大力捏碎,吓得杨斐话音中断,恐惧地抬头看他。

    “爷……”

    赵胤注视着他面具下的脸,好半晌,突然起身去了来桑的内帐。

    来桑常装的衣衫尚在,而放衣服的架子却倒在地上,还有一个类似风车模样的东西挂在小窗边,已经不会转动了,但风车里有叶片,明显就是它吹出来的衣服窸窣声。

    “爷!”

    杨斐扑嗵跪到,歉声道:“属下大意了,没有想到二皇子会心生离意……”

    赵胤不等他说完,脚步已然迈了出去,分明是不想再听他解释。

    众人纷纷沉默。

    时雍跟上去,在经过杨斐的身边时,顿了顿步。

    “你自求多福吧。”

    杨斐平静地抬头,“你们怀疑我?”

    时雍眯起眼,颔首看他,“哈林是乌日苏的人,侯爷在时,他都不曾前来拜见二皇子,一直假意不知,怎会等候爷走后再派人来送东西?行,就算他突然想明白了,偷偷摸摸来送东西示好,想要脚踏两只船,你怎能不检查箱子,任由他们抬进抬出?”

    杨斐一怔,“我以为……”

    “不要以为了。好好想想,侯爷那里你怎么交代吧。”时雍无奈地一叹,“实际上,不止侯爷怀疑你,任何人都会怀疑是你。杨斐,当真不是你助来桑离开的?”

    杨斐缓缓垂下头去,“我说不是,郡主信吗?”

    时雍看他一眼,沉默不语地叹口气,离开。

    人皆散了,只有杨斐还跪在地上。

    他呐呐地望着毡帐,突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论他做出什么改变,不论他付出多少努力,终究,他还是个无用之人——

    “我信。”背后传来脚步声,一双黑靴慢慢停到他的脚边。

    杨斐抬头,看着谢放平静无波的脸,微微一愕。

    “你信我?”

    “信。”谢放静静立于他身侧。

    “为什么?”杨斐又问。

    谢放安静不答。过了好久好久,嘴角慢慢抿了起来。

    “我们是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杨斐吸了吸鼻子,隐约吐出一口浊气,声音带了些惭愧。

    “放哥,我当初不该借你钱不还。”

    谢放与他对视片刻,高挺的鼻梁微微一皱,瞳仁深邃了几分。

    “走吧,爷的军棍你许久没吃过,怕是想得很了。”

    杨斐情绪原本还算平静,一听军棍便想起往事,眼圈便是一红,声音也沙哑起来。

    “想,是想得紧。走!”

    ……

    半个时辰后,赵胤见到了哈森。

    哈森的回答就更绝了,他矢口否认曾经派人送东西给来桑,甚至表示根本就不知道二皇子在吉达,还说若是早知此事,一定会派重兵把守,保护二皇子的安危。

    说罢,哈森又是唉声叹气:“这偌大的草原,人走出去了,上哪里去找啊?”

    “草原很大,吉达村却小。”赵胤看他一眼,语气隐约带了嘲意,“有将军的大军在此,竟也有人敢从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将军,恐怕要清查一下营房了。”

    哈森听了这话,忙不迭地应答。

    “查。本将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哈森回去清查昨夜的事情了,但他们是南晏人,不方便在兀良汗境内大张旗鼓地寻找兀良汗二皇子。

    只能密查。

    赵胤派人在吉达村的周围翻找了个遍,就连古井秘道也差点被他们颠了个儿。古井里面的每一间密室,每一个机关都由辛二亲自确认,大黑也数次进入搜索,不见半点踪迹。

    来桑消失了。

    又平白无故飞走一个?

    时雍看赵胤神色不悦,清了清嗓子,小声道:“侯爷先去睡上一觉,等醒来再说吧,找人之事,急不来的。”

    赵胤忽而转头,“此事,阿拾怎么看?”

    时雍干脆利落地回答:“很明显,里应外合,扮成兀良汗士兵,蒙混出去了。”

    赵胤嗯一声,“里是谁,外又是谁?”

    时雍一怔,觉得他是在考自己,似嗔非嗔地瞥了他一眼,“里,自然是来桑自己。如果没有他配合,别人带不走他。外么,自然是来桑信任的人。因而,哈森的嫌疑倒可以排除。来桑视乌日苏为死敌,不可能与哈森合盟。同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兀良汗,能让来桑信任,又敢于得罪乌日苏的人,我只能想到一个……”

    二人对视,眼中都浮起了然之意。

    赵胤道:“半山。令我头痛的,正是此人。”

    头痛?

    赵胤很少有特别看重的对手。

    听他这么说,时雍眯起眼睛想了片刻,目光微微一闪。

    “这个半山先生,除了是狼头刺的首领,还有什么过人之处,能令侯爷如此头痛?”

    赵胤眼中隐隐有一抹厉色闪过。

    “刚得到线报。半山,极有可能是清虚观大火中假死逃生的清虚道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