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10章 谋杀亲夫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话里满是醋味儿,竹筒倒豆子似的,劈头盖脸骂完,转身就走。只可怜赵胤听得一头雾水,看那人儿只剩个背影,猛地起身,将手上的东西全塞到谢放的怀里。

    “回来!”

    时雍紧紧咬着下唇,走得极快,看方向是往马厩而去。

    赵胤眉头一沉,大步追过去,抢在她面前跃上马匹,朝她伸出手。

    “想去哪里?带你去。”

    时雍想去抓马扑了个空,愤愤地看着他。

    “谁要你带?你这个混蛋,做出这种事情,你对得起我么?”

    赵胤看着她愤怒的模样,眉梢微扬,突然哼声一叹,“好了。这里没有旁人,别装了。”

    “???”时雍眯起眼睛,冷飕飕地看着他。

    “哼,你想什么,我会不知?”赵胤突然从马下弓身,在她脸颊上捏了捏,一下“海底捞月”的飘然姿势,将时雍捞起来,放在自己的马前,“坐好!”

    说完,他一只手圈住时雍的腰身,一只手执起马绳,双腿猛地一夹马背,“驾”的一声,策马疾驰而去。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又快又狠又霸道,时雍始料不及,在飞驰地骏马上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捏住他的胳膊。

    “讨厌,谁说我在装了?我很生气,我本来就在生气,你知不知道?”

    赵胤低笑,没有回答。

    乌骓马闪电一般奔出吉达村,速度比方才更快。

    时雍在马上颠来颠去,牙关咬了又咬。

    “赵胤!你慢点……”

    赵胤不说话,只是搂住她的胳膊再次一收,把她束得更紧,仿佛要嵌成一个人般。

    “喂~”

    时雍声带嗔怒,明明在生气,语气听上去却是娇羞。她紧紧抓住男人的胳膊,稳住心神,再狠狠捏他一把。

    “侯爷,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在做什么?”

    赵胤低头,“让阿拾消气。”

    时雍歪头看去,恶狠狠地道:“你把我得罪大了,这气消不了。拿万两黄金来换,也消不了。”

    赵胤道:“你不会相信那孩子是我的。”

    好气。

    这么自信!

    这么笃定!

    时雍听到这平静的语气,更气了。

    “谁说我不会信的?我已经信了。”

    “你没信。”赵胤的声音被呼呼的风吹散,落入时雍耳朵里,痒痒的,心里却是恨恨的。

    “赵胤!”她又抓住他的胳膊,使劲地扯,“你停下来,我有话要问你。”

    “元疾行的。”赵胤不等她问,便主动答了,马速却没有减慢半分,“我已去信给疾行,想必不久就会来人。这些日子,还得劳烦阿拾费心看着她。”

    旷野无人,他的声音也大了几分。

    时雍听得清清楚楚,稍感意外,再一细想,又觉得情理之中。

    “玉姬也是奇怪,痛恨元驰,又一心想生下这个孩子,真是矛盾的女子。”

    听她语气比方才软了许多,赵胤的马速也慢了下来。

    他一只手执绳,一只手圈住时雍的腰,侧过脸去看她,“不气了,嗯?”

    脸颊被他的呼吸吹得痒痒,时雍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关,愤愤不平地冷哼。

    “气,快要气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害得我胡思乱想,还以为你也在黄泉谷底做了狄人的选郎,配了个妻子,嫁给了别人呢。”

    一个嫁字道尽了酸意。

    呵!

    赵胤的笑声难得,时雍耳朵一动,感觉血压都升高了。

    “你笑什么?”

    “你。”赵胤轻声道:“我是有妇之夫,家有母狮,岂敢乱来?”

    母狮?

    她是母狮?

    时雍在他胳膊狠狠一掐,水灵灵的双眼满是嗔怨。

    “赵胤,你死定了。”

    “谋杀亲夫,罪加一等。”

    “侯爷准备如何罚我?”

    “哼!”

    赵胤斜她一眼,不回答她,却是执起马僵,怀抱娇妻,加快了马速……

    “找个地方,好好办你。”

    “……”

    什么?她是不是耳朵听错了?

    时雍侧目望去,男人的脸冷峻严肃,毫无半分玩笑的意思,一下将她旖旎的心思碾得粉碎。

    这个人嘴里……哪里有风月?分明就是认真的呀。

    悠然的风在耳边吹拂,凉爽舒适。

    这个季节的草原很是美丽,旷野里开着不知名的野花,马蹄落下嘚嘚有声,仿若踏香而行,惬意而美好。

    整件事下来,神经都太紧崩了,难得这样的悠闲时刻。

    时雍不知道赵胤把她带出来是要做什么,只是陶醉在这一片微风和花香里,默默眯上眼,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享受得难得的时光。

    渐渐的,心坎里的压抑被风吹散了,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声音软糯似糖。

    “侯爷~”

    时雍后背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懒洋洋地唤了一声。

    “嗯。”

    时雍听着他慵懒的声音,唇角一勾,突然有种谈恋爱的感觉,语气情不自禁腻软了几分。

    “草原虽美,到底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赵胤道:“明日。”

    “我不是说贡康,是说何时回京。”时雍幽幽地道,声音小得如自言自语一般,“吉达村的事情告一段落,南迪不用祭神了,但赤鼓不见,来桑也没找着……侯爷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这里是兀良汗,便是有人命大案,也该是兀良汗的事情,该乌日苏来操心。而来桑,若他执意离开,天下之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在兀良汗的地盘,南晏人行事多有不便。

    时雍这么说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其实有另一层身份——兀良汗的伊特尔公主,乌日苏的亲妹妹。

    赵胤看她许久,低下头,在她鬓边轻轻一贴。

    “阿拾对乌日苏,并不亲近?”

    时雍愣了愣。

    原则上说,她同乌日苏是兄妹,可她是时雍啊,不是宋阿拾,灵魂不纯粹,心思也就复杂许多,对于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很难像见到亲兄长一般。因此,在整件事里,时雍都如旁观者那么冷静,比陈岚甚至比宝音都更为冷静。

    她的态度对于赵胤而言,应该是不正常的吧?

    时雍看着他的眼睛,轻轻一笑,“我这个人性子冷,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我很难认哥哥。”

    赵胤嗯声,没有反驳她,也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而是接着问:

    “阿拾想回去了?”

    “想啊。想我娘做的清粥小菜,虎皮大肉、麻油果子,闷炉烤鸭、柿饼香酥,腌菜小卤、仔姜兔丝……”

    时雍下意识说了一串菜名,成功让自己分泌了唾沫,又情不自禁地往咽了咽,喉咙里仿佛要生出舌头来。

    “不行了,侯爷,我要馋死了,啊——我想回京。”

    看她眸子着火般炽热,因为馋而生出的渴望,赵胤静寂片刻,突然收紧胳膊,轻夹马腹。

    “走!”

    如茵草原上绿波荡漾,一男一女行走其间,衣襟飘飘,飞一般急掠而过。

    时雍在惯性里一倒身子不停倾斜,索性乖乖地窝在赵胤的怀里,后背紧紧贴着他火热的胸膛,唉叹一声,慢慢地眯起眼,任由凉爽的风将她头发高高扬起。

    “侯爷,是要找个风水宝地才要办……了我么?”

    她把办字拉得很长,意味幽远,听得人心里痒痒,像有猫爪子挠动一般。

    赵胤眼睛一眯,低低道:“那是自然。”

    “……”

    时雍狐疑地望过去,男人唇角噙笑,看着不像是什么坏事,她也就懒得再问了,轻哼一声。

    “不说便不说,稀罕!”

    她眯起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赵胤低头一看,将披风拉过来,将她整个人盖住,声音低浅,“休息一下,到了叫你。”

    听他这么说,时雍的好奇更重了几分。

    可是,任凭她想了无数种可能,也万万没有想到赵胤会抛开所有的事情,带她去胡吃海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