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11章 乔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人活一世,无外乎穿衣吃饭。

    衣可暖,能御寒;饭能饱,不饥荒;身侧有个情人,常相伴。这便是幸运。

    这是离吉达村很远的一座边陲小城,名叫冁北,与贡康在截然相反的方向。

    赵胤侍从众多,平常前呼后拥,难得有机会二人独处,时雍内心安定,肚子咕咕直叫,对即将到来的美食期待不已。

    “侯爷,这地方有什么好吃的么?值得咱们这么大老远跑来?”

    赵胤看她一眼目光淡淡带一丝笑。

    “山珍海味。”

    放眼一望,一片低房矮屋,能有什么山珍海味?

    时雍疑惑地斜他一眼,发现他突然策马转弯,不仅没有顺着官道进城,还专挑偏僻的小道走,不由吃了一惊。

    “这是做什么?咱们不是要找地方吃大鱼大肉么?”

    “是。”赵胤语气淡淡的,带点笑,“不过,不能这么去吃。”

    时雍大为奇怪:“为什么?”

    赵胤低头,轻声道:“会被人打出来。”

    “……”

    时雍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到乌骓马把他们带到冁北城外一户农户家,时雍才知道赵胤要干什么。

    “老人家,买你两套衣服。”

    看着掌心里那一锭雪白的银子,再看看他们身上的衣服,老者震惊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大,大官人,贫家小户没有新衣可卖。”

    赵胤道:“不要新衣,两身旧裳便可。”

    老者更为紧张了几分,混浊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两身破旧衣裳,不值这些银钱……”

    “无妨。”赵胤硬是把钱塞过去,惹得老夫妇两个眼泪花花都下来了,赶紧叫了老太婆从房里翻出两身洗得发白但叠得整整齐齐,过年过节走亲戚才舍得穿的衣裳。

    赵胤和时雍谢过,借了他们的房间,将衣服换上。

    时雍同子柔相处日久,出于好奇,学得三分易容巧术,同这对老夫妻要了面粉、炭条等物,在二人脸上涂涂抹抹,捏捏画画,一番折腾下来,容貌已是改得爹娘不识。

    要易容成别人,时雍没那本事,不过,要改变现在的模样,借着衣服等道具,她完全做得到。

    赵胤将乌骓马寄养在农户家,牵了他们家的小毛驴离开。

    出了村再往冁北城去时,时雍斜坐在小毛驴上,像个回娘家的太婆,而赵胤牵着毛驴走在前面。彼时,清风拂面,日光微暖,竟让时雍感觉出一点相濡以沫的感觉。

    “喂……”

    她一唤,赵胤就回头。

    “老头子。”时雍清了清嗓子,将声音压低,做出一副上了年纪的样子,“回娘家也不抓上两只鸡,一会爹娘责怪起来,别怪我不护着你。”

    赵胤淡淡看她一眼,身上虽着一身老大爷的衣服,但眼神没有收住光芒,仍是锐利。

    “娘子说笑了。岳父岳母怎生舍得责怪女婿?哪家姑娘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一直养在家里?定是要女婿快些领走才好。”

    噗!

    时雍差点破防。

    这男人一本正经说笑,实在逗人。

    “侯爷。”时雍定了定神,端详他片刻,突然皱起眉头,摇头失笑,“我俩就这么去吃霸王餐么?”

    霸王餐?

    赵胤蹙眉一想,点头,“霸王二字用得极妙。”

    “???”

    妙什么妙?

    冁北这座城,地方小,街道窄,看上去有些破落,同繁华沾不上边,城里连一家像样的酒楼都没有,自然也做不出时雍想要的南晏美食,但是今儿冁北却有一桩宴请。

    驻守此城的督官为老娘做大寿,广宴四方宾客,还特地从南晏请来了几个厨子。

    时雍对赵胤数十里开外都能得知这样的消息,佩服得五体投体。

    “侯爷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赵胤道:“谢放今日说的。这两日寻人,四处找遍,方圆百里内的大事,无所不知。”

    怪不得。

    时雍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当真要混进去吃白食么?”

    赵胤淡淡看她,“非亲非故,不混如何吃?”

    时雍道:“说得极是。乔装易容而去,便是被发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只是,你我虽改了相貌,但声音难变,举止也不似老人,怕是会露出破绽,到时不会被打出来,怕是会被拉去见官……”

    赵胤神色一收,微微佝背,轻咳两声,再说话,声音已经变化,“这声音,这举止,可像了?”

    时雍听着他苍老混浊的声音,看着他形若老者的动作,差点震惊得掉下巴,“像,太像了。侯爷扮相,举世无双。”

    赵胤要是生在后世,绝对是个影帝。

    可是,时雍自己学了好几次,除了能把声音放平放粗,怎么听都是别扭。

    “我学不会。”时雍皱着鼻子,苦巴巴地看着赵胤。

    赵胤道:“由我应付便是,你只管装傻。”

    装傻?哈哈哈,装傻吃东西,想来应该不错。

    时雍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她鼻子灵敏,刚靠近督官家宅,就闻到一股子饭菜香味,虽不及王氏的小灶,但好歹有了南晏那种精致的烟火气。

    “不错,不错。”

    时雍其实不知赵胤要用什么办法混进人家府邸,因此,当走到大门处,看着他递上信物和书信,说是督官太太的娘家亲戚时,再次被吓住。

    原以为这么拙劣的谎言,很快就会被拆穿。哪料,那人进去通传不过片刻,督官太太便迎了出来。

    “小舅舅,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叫我们一顿好找……”

    老太太的生辰,甥舅相见的场面喜多于悲,督官太太询问了近况和“小舅舅”当年走失的前因后果,用帕子拭了拭眼睛,便笑着迎了他们进去。

    “恰好婆母生辰,我还得去张罗,小舅舅和小舅娘请入座,等我招待好宾客,散席再来同你们唠家常。”

    赵胤和时雍无不应允。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小舅妈,时雍轻飘飘瞄了赵胤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到了这时,若她还相信赵胤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带她来混吃混喝,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只是,她心有疑惑,在人前,却不便相问。

    二人入了席。

    时雍接过筷子便吃起来,惹得同桌的人侧目来望,看他二人这衣着打扮,纷纷流露出惊疑之色,甚至面有薄怒。

    这是觉得他们吃不起督官大人家的宴席?

    哼!他们不吃正好。

    时雍吃得香甜,嘴里含糊有词,“好吃,好吃。”

    桌上众人再次露出不满和鄙夷之色。

    赵胤瞥时雍一眼,淡淡道:“内子傻了多年,让诸位见笑了。”

    傻了很多年……

    时雍喉咙一鲠,怔了怔,重重咳嗽起来,呛得脸红脖子粗。赵胤却从容地伸手过来,顺着她的后背,低叹一声:“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到了外甥女家,何愁吃不饱肚子?”

    时雍模仿不来太婆的话,除了用力咳嗽什么都没说。

    赵胤体贴地顺了顺她的后背,又亲自为她夹菜。

    既然是一个“傻了多年”的人,时雍也就不怕人家看笑话了,索性放宽了心,专心致志地吃起来。

    再穷的小城也穷不到父母官,督官是当地驻军最大的头儿,家里宾客盈门,宅子也十分宽敞,几乎占据了半条街道。

    赵胤一直在照顾时雍吃喝,低着头,很少与旁人交谈。

    看他们如此,同桌几人也渐渐放松下来,不再理会他们,只是自己侃侃。

    “来了,来了!快瞧瞧……”

    “督官家的贵客来了。”

    听到众人窃窃,时雍眼风也顺着瞄了过去。

    几个男女从大门处走了过来,由督官接待着,对他们点头哈腰,很是恭敬。

    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魁梧英挺,长得仪表堂堂,虎目灼灼,一看便知是高门大户出来的贵人,一言不发却气势凌人。跟在男人身侧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的模样,体态娇小,身姿娇柔,虽身着男装,可时雍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女子乔装。

    这个时代,男扮女装的女子不常见。

    当乔装遇上乔装,时雍兴趣大增。

    “二位爷,这边请……”

    督主亲自接待着这一行人,往里面走去,那“二位爷”身边的侍从频频张望打量堂上宾客,目光里满是戒备,这一副警惕的模样就像在护送皇子出行。

    一行人从中间走过去,堂上鸦雀无声。

    时雍个子小,坐在赵胤的里侧,几乎被他身躯挡住。

    但是,听着从旁经过的脚步声,莫名一阵心紧,脊背冷不丁就僵硬起来,嘴里的食物也突然没了滋味。一种很古怪的第六感,让她紧张起来,竖着耳朵倾听,等待那一行人离开……

    恰在这时,桌子猛地一抖,一只碗突然滑落下去,砰地一声碎裂开来。

    瓷片四分五裂!

    好巧不巧,一块溅起的瓷片刚好砸在那个小少爷的脚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