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12章 亲自相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啊!”少年夸张地惊叫一声。

    打破了寂静,也引来了注意。

    那高个男人突然侧目,虎眼幽凉地望向时雍和赵胤,若有所思。

    那只碗是从赵胤的桌上落下去的。

    众人的目光也集中于他们“老夫妻二人”,复杂莫名。

    赵胤没有讲话,那小少爷又吼叫起来,“好大的胆子,你是想死么?”

    时雍目光一凉。

    对“两个老人”这么大呼小叫,也实在刁蛮任性,不知谁家女子,如此凶悍霸道,当真该受点教训……

    赵胤按住她的手背,轻轻捏了捏,借势弯腰捡起筷子,朝刚刚冲上来撞到桌子的熊孩子笑了一下。

    “孩子,有没有撞疼?”

    这饱经沧桑的声音,很难听出来自赵胤。

    时雍发现侯爷确实天生的“声优”胚子,学什么像什么。

    督官看到那一砸,吓得心胆俱裂,差点没背过气去,看男子没有发作,这才回过神来,频频朝那“二位爷”致歉,然后恶狠狠地瞪向他的夫人。

    “什么丢人现眼的东西都敢往府里带,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冷哼一声,顺便给了两个夫人娘家的穷亲戚一个冷眼。

    督官太太嘴皮动了动,仿佛想要反驳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满脸凄苦。

    这时,随从早已蹲下身来为少爷擦干净了本就没有弄脏的爹面,可是那位小少爷不知什么心火发作,仍然不依不饶。而且,他不去找撞桌子的熊孩子麻烦,就挑着穿着朴素的赵胤和时雍二人过来,叉着腰站在桌前,气焰熏天的大声斥责。

    “你们还不快给本……本少爷跪下磕头!自扇嘴巴,学点规矩。”

    时雍一听这话,肺都快气炸了,手心暗自攥紧。

    若不是赵胤叮嘱过她不要轻举妄动,她能马上扇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两个嘴巴……

    “不得无礼。”高个男子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身侧的少年,英挺的眉头微微一扬,目光扫过赵胤和时雍,瞪向少年,“走了。”

    “三叔--”少年跺了一下脚,生气地撅起了嘴巴,“这是我新做的鞋,刚上脚呢。”

    高大男子眉头一蹙,警告地看她一眼,“三叔回头给你做两双。”

    “不行。”少年仿佛气炸了,小脸涨得通红,“这是从苏州来的面料,找的苏州绣娘……”

    “成格!”高大男子低低一喝,似乎已经压不住火气了,“你跟我进来。”

    他率先抬步往里走,督官敢情赔笑跟上,这位叫成格的少年很是生气,又恶狠狠瞪了赵胤和时雍一眼,哼地一声,扭头走了。

    气氛凝滞片刻,桌上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

    “小孩子不晓事,差点闯出大祸。”

    “姑奶奶,吓死个人了呢。”

    赵胤默不作声,自始至终没有给那群人一个正眼。

    时雍趁着吃东西的工夫,嘴里含糊地问了一句,“那二位爷不似常人啦,也不知是谁家公子生得如此俊俏威风。”

    赵胤眉头若有似无的翕动,随即无言地“嗯”了一声。

    不料,这话倒教旁侧的另一个宾客听了去。

    似乎为了彰显自己的见识,他放下筷子,就着喝了二两酒的破锣嗓子,嘿嘿地笑了两声,撸着胡须道:“太婆有眼力劲。普通人家可养不出这么贵气的公子。”

    时雍傻笑两声,不回答。

    赵胤道:“不是普通人家,那又是何家?”

    那人怔了下,突然敛住笑,伏过头来,压着嗓子小声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要告诉旁人。”

    时雍频频点头,赵胤沉默不答。

    看他二人一副“没见识”的模样,那人提了提唇角,声音再次低了几分,“这是从北狄来的皇子,当今北狄皇帝的亲弟弟,北狄李太后最喜欢的小儿子,哲布亲王。那小少爷么,大抵是北狄皇帝最宠爱的成格公主了。”

    北狄皇室的人?时雍有些吃惊。

    因为这是兀良汗的地盘,这是兀良汗的地方官家里,他们怎会明目张胆地结交?

    “大……”时雍想叫大爷,想了想自己的装扮,又不合适,于是叫了个“大兄弟”,故作疑惑地问:“你怎会知道天家的事情?”

    那家伙多喝了两杯,憋得脸都红了,还是忍不住鄙夷地瞥他们一眼,开始吹嘘。

    “真是乡下人,没见识!哼,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督官的亲堂弟,你们怕是不晓得,我们家和北狄皇室有姻亲关系……亲着呢。”

    一再强调亲着呢,那肯定就是不亲。

    若真是铁关系,何至小心翼翼?

    时雍故作不知情,眯眯眼,恍然大悟一般,“怪不得,怪不得这么俊俏呢,就是脾气嘛……”

    那人哼声,“算你们运气好,哲布亲王不同你们计较,不然,你们再多长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时雍似是而非地应了一声,看那人又在往碗里倒酒,刚想说话,碗里便多了一块肉。

    “吃吧,多吃点。”

    时雍喔声,咬着肉抬眼看了看赵胤,不再吭声。

    赵胤冷冷地抿着嘴,半丝表情都没有。

    喧闹的宴席上,他们不是主角,也没有人再注意这边,最多不过说他们是两个幸运儿。

    哪成想,督官突然去而复还,脚步极快地朝这一桌走过来。

    众人屏紧了呼吸,觉得事情大了,想是那位小少爷尚未消气,要捉了这对老夫妇去问罪了。

    大家都替他俩捏了把汗,时雍甚至已经做好了搏斗的准备,那个督官却换上了一张笑脸。

    “小舅舅,小舅妈,还烦请二老里面坐……”

    二老?

    时雍眯起眼睛,赵胤亦是不动声色。

    督官看他们如此,虽说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哲布亲王会如此较真,但还是不得不维持着面子。

    “少爷说方才冲撞了二位,想请你们进去,当面致歉。”

    这是疯了吧?当面致歉?

    二位贵人,竟要当面向这对老夫妻致歉?

    就算他们是督官夫人的小舅舅,也不合常理。

    众人几人议论,时雍默不作声地瞄向赵胤,看他如何行事。

    “不用了。”赵胤道:“心意已领。”

    话说得恭谦,但这语气已和方才不同,宴会众人纷纷侧目,议论声停,督官也愣住了,他没有料到两个下民还敢拒绝这样的邀请,大抵觉得他们不识抬举,哼了声,转身走了。

    四周传来一声叹息,眼神在他俩身上流转,隐隐有猜测之意。

    赵胤只当未知,又为时雍添了一口菜,温和地问:“吃好了吗?”

    时雍漫不经心地打个饱嗝,放下筷子,转头看他,“吃好了,老伴儿,我们走吧。”

    赵胤嗯声,从怀里掏出一张干净手绢子,轻轻为她试了试嘴巴,然后牵了她的手站起来。

    这小小举动,于他而言已是自然,可是却震惊旁人。

    男子为尊的时代,一个其貌不扬的老妇人,居然能得到丈夫这般疼爱,哪能不惹人眼?

    看着他二人相携离去,各种复杂目光仍在他二人身上流连。

    一时间,如芒在背。时雍叹息一声,看了赵胤一眼,低低道:“老伴儿,你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赵胤眼帘微低,语气淡淡地道:“等人来留。”

    时雍轻笑,抬头就看到伫立在前方道路那个身着锦袍的高大男子,不由一笑。

    “侯爷,当真是算无遗策。”

    赵胤面无表情站在当场,目若深海,幽暗难测。哲布与他对视片刻,见他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眉头一皱,慢慢抬步上前。

    “二位,可否借一步说话?”

    赵胤眉梢微动,慢条斯理地道:“哲布亲王亲自来请,岂敢不从?”

    “哈哈!”

    哲布听了他的话,突然朗声大笑,一解方才紧张的气氛,然后微微撩袍,抬手相邀。

    “请!里面谈。”

    督官的私宴设在梅林里。

    一个地方小督官,家里布置得富丽堂皇,梅林里假山花丛回廊小桥处处是景。

    兀良汗地方官员的腐丨败,可见一斑。

    赵胤同哲布走在前面,时雍看得心惊,不知不觉落后他几步,刚要绕过回廊跟上去,身侧突然蹿出一个纤细的身影,二话不说,直接撞上来往时雍身上一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