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19章 被剪烂的荷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到吉达没几日,并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只是塔娜和恩和,还有褚道子和来桑的一些东西。

    来桑人溜了,东西都在。塔娜在收拾的时候,突然让恩和来叫时雍进去。

    时雍看她神神秘秘的模样,不由失笑,“难不成发现二皇子留下的金银财宝了么?”

    “公主,你看……”塔娜仍这么唤她,就好像她仍是兀良汗的伊特尔公主一样,扫她一眼,眉尖蹙起几分愁绪,却不说什么,而是将从来桑枕头下找出来的东西交给时雍。

    时雍一怔。

    那是一个制作简陋的荷包,包上绣着“福”字,里面放着几枚铜钱,还有一张黄历纸。这就是南晏寻常百姓家过年时会给孩子打发的玩意儿,里面的铜钱便是压岁钱,只是王氏比较别出心裁,会在荷包里放两瓣干大蒜、花椒等辛辣食材,用以驱邪避祸,以保子女福禄绵延……

    没错,这个荷包正是来桑在南晏为质时,时雍邀他去家里过年,王氏打发给他的。

    兀良汗大抵没有这个习俗,来桑的家里也没有王氏这种热情的长辈,来桑一直很稀罕这个荷包,随身带了许久。可时雍此刻拿在手上的荷包,已经被剪烂,里面的东西都露了出来,暴露出它主人的心绪。

    “公主。这个……还要吗?”

    来桑没有把它带走,想必是不想要的了。

    时雍轻笑一声,想了想,放在床上,“先帮他收起来。”

    塔娜应了一声,依言照做,将它同来桑留下的其他东西放在一起。

    时雍从毡帐走出来,看到谢放和朱九在外面,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兀良汗的士兵。

    “侯爷呢?”时雍走过去。

    谢放道:“哈森将军来了。”

    时雍唔一声,看了看紧闭的帐门,没有再过去,而是转过身准备去找陈岚。方才她同宝音说话,宝音一直暗示她,陈岚的心情不好,让她多加开导陪伴。时雍嘴上应着,心里却没有应对之策。

    自古心病难医。陈岚治不好自己的病,她也很难帮陈岚打开心结。

    除非,她有勇气去面对……

    一阵凉风吹来,时雍打个喷嚏,笑着问:“何姑姑,我娘在里面吧?”

    何姑姑道:“长公主带通宁公主往那边去了。说是去走一走,消消食儿。”

    时雍回头看一眼昏暗的远方,牧民家挂着的马灯发出幽幽的光芒,距离这边有些远,看不清楚。

    她不解地道:“我娘怎么又肯去了?”

    何姑姑笑着道:“陪长公主消食,她自是肯的。”

    唉,时雍莞尔一笑。

    说到底,历劫归来的陈岚仍是当初那个愿意委屈自己去将就别人的温柔女子,从来没有改变过。无论她遭遇了什么,她都只会默默压在心头,宝音待她好,她又何尝不是一样?她愿意为了宝音做任何事情,何况是散散步,走走路?

    时雍道:“就她们二人吗?我去看看。”

    何姑姑知道她是担忧他们的安危,轻声笑道:“厂督派人看着,郡主放心吧。”

    时雍点了点头。

    她不想去听赵胤应酬哈森,百无聊赖,便顺着何姑姑指的路走了过去。

    那边有食物的香味,时雍还没有走到地方,便嗅了一鼻子,还听到了宝音的笑声。

    时雍听人说过,宝音甫一出生就被阿木古郎带到兀良汗,小时候在草原生活了很多年,就连“宝音”这个名字,也是阿木古郎为她取的,出自兀良汗的语言。

    一个人童年时期的经历对人的性格影响很大,甚至会伴随终生。

    时雍想:宝音对兀良汗一定充满了感情,今日一走,又不知何年何月还能再来草原。所以,她这不是为了去牧民家里吃喝,而是想在临别前,抓住脑海深处的一些回忆吧?

    牧民家毡帐外只有一盏马灯,不是太亮。

    时雍驻足看了片刻,剪影晃动,牧民的笑声粗犷而豪迈,帐中很热闹。

    旷野上的风吹来,有一丝丝地凉,时雍抱了抱双臂,不想去破坏或打扰这一片欢声笑语。

    她默默转过身,那一阵风突然消失。

    时雍抬头,一个颀长的影子挡在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也挡住了风。

    白马扶舟一袭锦绣白袍,淡雅精致,一显高贵气质。

    四目相对,他表情略略凝滞,眼窝深邃难明,嘴角带一丝不友好的笑,古古怪怪地看着时雍,目光一直不曾离开。

    时雍记得在冁北的督官家,他还能说能笑,至少是个正常人的模样,不明白怎么短短几个时辰,这人就变成了一副讨债鬼的模样。

    “有事?”

    她声音浅淡,毫无好感,白马扶舟扬了扬眉,双臂缓缓环起,低头睨着她不说话。

    当然,也不让路。

    时雍看他一副挑衅的模样,目光微凉,克制住让他滚开的冲动,轻哼一声,侧开身子便要绕着他走,哪成想,这人会突然上手,猛地抢步上前,一把从背后抱住时雍,将她双手一并箍紧,教她动弹不得。

    “你做什么?”时雍心底大骇,见他没有更过分的举动,这才松了口气,低骂一声回头,狐疑而警惕地看着他,“你疯了?松手。”

    白马扶舟不以为然地勾了勾唇角,甚至偏过头来,似乎想要看清她盛怒的模样。

    “不松又如何?”

    时雍双臂动弹不了,腿又踢不到他,不由大怒。

    “你再不松手,我叫人了。”

    “你不会的。”白马扶舟看一眼她的表情,好整以暇地眯起眼,勾出一抹欠揍的笑容。

    “若是让二位公主瞧见,或是让锦衣卫瞧见,说不得会影响你和赵胤的情感,万一公主看我二人真心相待,一个转念把你许给我了,那可如何是好?”

    “你有病?”时雍冷笑,“想什么好事呢?”

    白马扶舟欣赏一般看着她的愤怒,带着笑意的眼神里,满是危险的味道。

    “那你为何不叫呢?东定侯之妻,锦衣卫大都督夫人与我在此偷丨情缠绵,传出去怕是不好听,你猜赵胤会不会抬不起头来?”

    呵!

    时雍知道这个时代充满了对女性的恶意,本来没什么事,如果咋咋呼呼的传出去,反而会被人添油加醋,说些难听的话来。可是,这不代表她会被白马扶舟要挟。

    “厂督小看我了。”时雍冷冷地道:“我再是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对一个大太监感兴趣。更何况,太监嘛,没根之人,在人们的眼中,本就算不得男儿之身,谁又会说什么闲话呢?要是和太监都能传出闲话来,那宫里的太监早被陛下杀尽了,哪里还能让他们在娘娘身边伺候?”

    时雍见白马扶舟的脸以看得见的速度寸寸变色,抬了抬下巴,懒洋洋地补了一句。

    “当然,在我眼中,亦是如此。我从没把厂督当正常男子,并不觉得会有失格。”

    白马扶舟低头,声音清雅喑沉,“我是不是正常男子,姑姑心里不是很清楚?若是姑姑不清楚,我不介意让姑姑再仔细瞧上一瞧,瞧到满意为止……”

    “留着你自己慢慢瞧吧!”

    时雍冷声说完,突然抬脚,重重踩在白马扶舟的脚背上。

    这一下,她又狠又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算不能让白马扶舟放手,至少也能让他感受一下痛楚。

    哪料,白马扶舟只是在剧痛袭来的瞬间皱了皱眉,一没有惊叫,二没有露出半分不适,而是脸色怪异地冷笑一声,大力将她扳转过身,指尖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凝视着她,凉凉地道:

    “你知道羞辱本督,会付出什么代价么?”

    时雍抬着下巴,眼神斜视着他,冷漠勾唇。

    “厂督如此不遗余力地勾引有夫之妇,我以为这便是你的喜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