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21章 丈母娘看女婿(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娘说的什么话?”时雍甜甜一笑,放下汤碗,坐在陈岚的身侧,大概觉得不够近,又将椅子挪了挪,这才笑盈盈地道:“女儿给娘请安,怎么会累呢?”

    她看陈岚不说话,又眨了眨眼睛,小声道:“都说女儿是娘的小棉袄,难道娘不喜欢我吗?”

    陈岚嘴皮动了动,摇头一叹,“世上哪有不喜欢女儿的娘?”

    她会说出这话,时雍心里放心了许多。

    很明显,陈岚只是尚未找准最好的相处定位,没能从往事中彻底走出来。

    “那太好了。我也很喜欢娘。”时雍不吝夸奖和表达,她看出陈岚是一个安静而内敛的女子,绝计不会主动对她热情起来的。

    如果她也同陈岚一样,那她二人永远亲近不了,陈岚也永远放不下心结。

    时雍其实也不习惯对人主动示好。在这世上,能让她这么做的人,至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

    陈岚算一个。

    一顿饭吃下来,她又是哄又是笑又是讲故事又是讨论针灸和医术,但绝口不提巴图和兀良汗的事情。

    陈岚的脸色渐渐放松下来。

    她上下打量时雍,“你如今都已大好了吗?可还有哪里不适?”

    当初时雍从三生崖坠下,每个人都猜测她已遇难,陈岚也不例外。如今看到她还能生龙活虎地出现在眼前,陈岚除了欣慰,还有些惊讶。

    时雍看出她眼底的疑惑,轻轻一笑,“女儿幸运,遇到一个高人相救,他为我疗伤接骨,又教我医理医道,如今女儿早已大好。不信你看——”

    她说着站起来,在陈岚面前耍了一套拳法,打得虎虎生风,英姿焕发,扭头一个凌厉的眼神,微抬下巴,那叫一个飒。

    “如何?”

    陈岚笑了起来,“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说着,她双手合十,默默念了几句。

    时雍看一眼她放在案上的《心经》,还有一些没有抄写完毕的手稿,笑着道:“我那个师父医术很是了得,娘要是愿意,倒可以同他切磋一番,交流心得。”

    陈岚失笑摇头,脸上写满了拒绝。

    “娘这点雕虫小技,怎敢班门弄斧?就不要献丑了。”

    时雍知道她不愿与外人接触,哼笑一声,嗔怨道:“娘这么说,懿初皇太后她老人家怕是气得要从坟墓里爬出来了,您可是她的亲传弟子……”

    从坟里爬出来?

    陈岚先是一怔,再又好笑。

    “不得胡言,这种话教人听了去,是大不敬……”

    时雍发现陈岚贵为公主,受整个皇室敬重,便是当今皇帝赵炔和宝音长公主都要敬她几分,可是她自己却好像从来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始终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

    “娘。”时雍挽住陈岚的胳膊,将脑袋贴上去,又侧眸望着她满是皱纹的双眼,抿了抿嘴巴,小声道:“您活得太辛苦了,要试着放松一些。您是个公主呀,何须苦苦压抑自己?”

    陈岚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扭过头去,手指捻着一串佛珠,淡淡地道:“我生来享皇家富禄,锦衣玉食,未曾回报一分,已是有愧。阿拾,勿贪、勿嗔,无憾。”

    “娘呀。”时雍看着她的眼睛,“外祖一生为国征战,为的不就是您能过上好日子吗?您若这么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过活,他泉下有知,只怕也是伤感。”

    说起陈景,时雍语气自带了几分钦佩,顺便也想激起几分陈岚的热血和豪情来。

    “想我外祖,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他的女儿,怎能是懦弱胆小之辈?”

    这声懦弱胆小,说到了陈岚的心坎里。

    她看着时雍的眼睛,仿佛知道她想说什么似的,苦笑一声。

    “我愧对父母。”

    时雍要的不是她的自责,而是要她勇于面对未来的生活。

    “娘。你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只是对不起自己。”

    她探手过去扳正陈岚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也不容许她逃避自己的眼神,“以前你如何我不管,如今我是你的女儿了,我就得管你,不允许你自报自弃地过活。”

    陈岚张了张嘴,好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只是一笑。

    “你这孩子!性子怎生这么拧巴?”

    ……

    在贡康的别院住了三日,白马扶舟准备前往哈拉和林为李太后祝寿了,时雍没有等到赵胤开拔回京的指令,却等来了二位公主要同去哈拉和林的消息。

    她大为诧异。

    宝音想去看看表姨,可以理解。但陈岚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时雍感觉很不可思议,正准备去问个究竟,就被春秀叫住。

    “郡主,侯爷请您过去一趟。”

    前来传信的人是朱九。

    他倚在门边,一本正经地等着时雍。

    时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慢步过去,低低问道:“侯爷召见,是有什么急事吗?”

    朱九挠头:“属下只负责传话。”

    时雍抬头扫他一眼,“侯爷今日几时起身的?”

    昨晚回来已晚,两人都回屋各自睡了,至今还没见上面。

    时雍随口问,朱九却很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约摸卯时……”

    卯时就起?那岂不是代表,赵胤根本就没有怎么睡觉?

    时雍不满地哼声,拉着脸走进去,看到赵胤坐在床边手握书卷看得入神,脸色就更是难看了几分。

    “侯爷是成仙了么?”

    赵胤抬眼,似乎没听懂她的意思,放下手上的书。

    “阿拾来了。来,过来坐。”

    他看着时雍,拍了拍身侧的床。

    可是,时雍只是没有看见一般,蹙着眉问他。

    “侯爷还没有回答我。”

    赵胤一怔,哼笑,“又说的什么怪话?我若成仙,你怎么办?”

    说罢,眉梢一扬,第二次轻轻拍床,拿眼剜她,“过来!”

    谢放和朱九都在外面,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二人。

    时雍看着赵胤神清气爽的模样,丝毫不像缺觉的人,暗自感慨一下,默默走近,站在他面前。

    “侯爷有何吩咐?”

    这气鼓鼓的语气,逗笑了赵胤。

    他捏了捏时雍的脸颊,一把拉她坐在身侧,又执起她的手,低声一叹:“告诉爷,你生的是什么气?”

    时雍白他一眼,“气你不懂得照顾自己。我可不想早早守寡。”

    赵胤一愕,实在想不到时雍会说出这话来,不由哭笑不得,“我不困。”

    时雍观察着他的面色,眼睛微眯起来,“你是铁打的人吗?我睡了那么久都还犯困呢,你却一点不困?”

    “我是男人,怎能跟你一样?小猪似的。”

    “得。还损我一句。”时雍说着就又打个呵欠,索性爬上床去,盘腿坐着,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好了,可以说了,叫我来做什么?”

    赵胤知道她的性子,不再转弯抹角。

    “元驰明日就到贡康,你可要同他一道回京?”

    同他回京?时雍捕捉到他话里的意味,挑了挑眉梢,“我同他回京做什么?侯爷不在,我嫁给鬼么?”

    赵胤目光微沉,“我眼下还走不了。”

    时雍听他语气凝重,思忖一下,问道:“侯爷还有什么事?晏兀两国,这一仗是打不成了。侯爷巧施妙计,扳倒巴图,扶持乌日苏。如今乌日苏无所倚仗,只能依靠南晏。可以说,侯爷此行大获全胜。眼下,双生鼓你不急着找,而半山又带着来桑去了北狄。纵是侯爷有心想揪出半山,也是不易……”

    若是如赵胤所说,半山就是清虚观的清虚道长,那他就与邪君犯下的几个案子有关,以赵胤的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说到这里,时雍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惊讶地抬眼。

    “难不成侯爷想去哈拉和林?”

    哈拉和林是北狄的国都。

    半山肯定会被哲布安置在此。

    为李太后祝寿,倒是一个好机会。

    赵胤没有否认这个想法,深深看时雍一眼,眸底有些黯然。

    “只是你我婚期,又得往后拖了。”

    时雍对这个其实并不介意,她毕竟来自后世,不会有自己已经是老姑娘的感觉,但是,看着赵胤眼里的内疚,她并不解释,而是黯然地瞄他一眼。

    “国事要紧,阿拾受些委屈,不打紧。”

    赵胤一听这话,突然展臂将她搂紧,下巴贴在她的发间。

    “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我已传信回京,让父亲挑个好日子,等我办好手头的事,马上回去。”

    时雍挑了挑眉梢,哦一声,又推他肩膀。

    “侯爷是想丢下我,一人独去?”

    赵胤皱眉,“不是一人……”

    “反正没我。”

    “阿拾……”赵胤望着时雍不满的小脸,唇角紧紧抿起,露出一个冰凉的弧度:“此行凶险。我尚不知会面临何种境地,怎能让你跟去涉险?”

    时雍圈住他的腰,固执地反问:“敢问侯爷,阿拾可曾给你添过麻烦?”

    她理直气壮,自动忽略了那些“可能有过的麻烦”,两只漆黑的眼睛盯住赵胤,一眨不眨。

    赵胤皱眉,“不曾。”

    “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带我同去?”时雍眯起眼看他,“我还能帮你的忙,不是吗?”

    赵胤沉默不语。

    他自是知道阿拾的能耐。

    可她是女子,他怎么舍得她同自己一般,长期在外颠沛流离?

    时雍看他不回答,便知有戏,立马直起身来,拉过他的手来,勾了勾。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赵胤:……

    他低头看着被女人紧紧握住的手,微微一叹。

    “你啊,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时雍拉过他的手,圈在自己腰上,大言不惭地道:“宠着。宠着就好。”

    赵胤哭笑不得,“不害臊。”

    时雍笑着挑了挑眉,“有这么老奸巨猾的夫君,我若害臊,就只能被拿捏得死死的了。我才不上当呢。”

    赵胤看着她了然的眼神,抿嘴不语。时雍却不准备放过他,突然揪着他的衣服,带着一股坏坏的气势逼过去,目光阴恻恻地盯住他。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二位公主突然决定去哈拉和林贺寿,有侯爷的功劳吧?”

    赵胤一叹:“瞒不过阿拾的眼睛。”

    时雍不以为意地笑,“知道就好,往后看你还敢不敢骗我。”

    其实,这个不难推测。

    光启帝派去贺寿的使臣是白马扶舟。

    若非二位公主突然改了行程,赵胤自然要护送公主回京,又哪来的理由,堂而皇之地前往哈拉和林呢?

    ……

    因有二位公主随行,还要准备一些吃穿用度之物,前往哈拉和林的日子定在了三日后。

    白马扶舟负责带人采买,而赵胤则在当天下午去了行营,安排营中差务。

    当天晚上,赵胤没有回来,但差了白执给时雍送来一盒琅琊酥糖和一只闷炉烤鸭,时雍喜上眉梢,将东西拎到陈岚屋里,母女俩边吃边聊,又是好一番说道。

    陈岚没有告诉她为什么突然改变心意,要去哈拉和林,但是对赵胤这个女婿倒是赞不绝口,再三叮嘱时雍要懂得珍惜,不可恃宠生骄,然后便是一些女训女诫女德的教导。

    丈母娘看女婿,果然是越看越爱,都开始胳膊肘往外弯了。

    时雍忍住笑,正色道:“娘,万万不可。我若那般,侯爷就该不喜欢我了。”

    陈岚大为困惑,“为何?”

    时雍凑到她的耳朵,笑着低咕了几句,吓得陈岚惨白了脸。

    “当真?”

    “当真。”时雍挤挤眼,“侯爷爱好如此,就喜我虐他。”

    陈岚看着她,半晌合不拢嘴。

    她是怎么也想不通,赵胤那般英姿过人的铁血男儿,一副冷漠酷烈的外表下,竟会有一个想要臣服于女子的爱好。

    “当真是……匪夷所思。”

    时雍一本正经,“不奇怪,若非如此,无乩馆早已有了女主人,哪里轮得到我来?”

    陈岚想想赵胤的过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也是。可惜了,好好一个儿郎。”

    时雍差点笑喷。

    她扫了陈岚一眼,撕下一只鸭腿,放在她的碗中。

    “吃吧,娘。女儿我自有分寸。”

    “唉!”

    ……

    次日一大早,天刚见亮,别院便被一阵马蹄声吵醒。

    元驰带了几个随从,自京师风尘仆仆而来。

    进了院子,没来得及拜见二位公主,便往玉姬居住的院子去了。

    这个别院只有这么大,没有单独的院子给玉姬,而且,也不方便差人看守。因此,玉姬和时雍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两个厢房紧挨在一起,元驰匆忙的脚步声,将时雍从睡梦里吵醒。

    她昨夜睡得沉,睁开眼,还有点发懵。

    “谁啊?这么吵?”

    春秀出去看了一眼,回来小声道:“是诚国公府世子爷到了,来看玉姬姑娘呢。”

    喔!还挺快。

    时雍揉了揉脸颊,有些惫懒的道:“传水洗漱,我要瞧瞧热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