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22章 女野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元驰自从接到赵胤传回的消息,行囊都没有来得及收拾,便带着侍卫打马直奔贡康。来之前,诚国公特地给了他一番交代。

    “不把我孙子带回来,你就死在外面好了。”

    元驰自然不想死。就这么毫无准备地当爹了,他心里的复杂远多于激动。黄泉谷底与玉姬的露水姻缘,一夕风流,现在想来竟是如梦一场。若不是这个孩子的到来,他本以为同玉姬此生应是不会再有瓜葛了。

    毕竟,玉姬那么痛恨他。

    玉姬起得早,正在院子里逗狗。

    这些天,她不理人,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一样,冷冷淡淡,暗藏厌恶,但她不排斥大黑。在玉姬受困的日子里,大黑是唯一能接近她,并且得到她笑脸的人……哦不,狗。

    “世子爷。”

    素玉是宝音长公主派来侍候玉姬的丫头,听到元驰的脚步,她侧过去福了福身。

    元驰摆了摆手,示意她免礼,目光却已看向了正在围墙边仰头看花的女子。

    那里有一株爬墙而生的矮牵牛花,粉紫的颜色,朵朵绽放在晨曦的薄薄雾气中。玉姬没有回头,正在与大黑说话,背影仿佛凝固一般,可是这一片淡紫色的花海竟让元驰想到了黄泉谷底的紫藤树。

    那一块徜徉在紫藤花树下的光洁岩石,皎洁的月亮,又圆又大,漫天的星光,如梦一般再次浮现脑海,只是那个纤瘦的酋长女儿,变得有些不敢相认。

    玉姬没有绾髻,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落在她丰腴的腰间,整个人胖了一圈。元驰从不觉得她是十分美丽的女子,可入眼的这个身影,却仿佛散发着某种迷人的气质,让他情不自禁地走近,呼吸渐窒,心脏怦怦乱跳……

    这么紧张,这么恐慌,此生,他从未有过。

    “玉姬……”

    他靠得更近,玉姬听到轻唤,脊背一僵,默默转头看着他,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那双又大又亮的漆黑眼眸里,盛满了元驰看不懂的情绪,如烟雨江南的小巷,望不到尽头,不知是何景致。

    “玉姬。”元驰想了许多说辞,到了她的面前,却都显得拙劣而羞耻,说不出口。

    略一犹豫,他也只能寻常地询问:“你还好吗?”

    玉姬抬高下巴,眼睛里终于有了元驰看得懂的情绪。

    不屑、厌恶。

    “你来做什么?”

    元驰瞧着眼前这个女子,这个怀着他子嗣的女子,那张说惯了花言巧语的嘴,竟是笨得怎么都说不利索。

    “我来接你。我爹娘让我来接你……和孩子。”

    玉姬冷笑一声,眸底冷光更甚。

    “呵。南晏人。”

    元驰被她盯着,仿佛身上爬满了蚂蚁,极不自在。来之前,他想过,玉姬若是骂他打他,他就认了,由着她,或是她像旁的女子那般哭闹一场,他也能哄着她,争取个好感。可是玉姬的表现,不是任何一种。

    她仿佛已经忘记了二人过去的纠缠,甚至她都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恨,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般,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我的孩子,与你无关。”

    玉姬仿佛知道他的来意一般,没有埋怨也没有愤怒。

    “我已经想好,生下来若是女儿,便带回谷中,好好养着,若是儿子……”

    她说到此处,挑高眉梢,冷冷地望着元驰笑。

    元驰心底一凉,“是儿子如何?”

    玉姬轻飘飘地道:“掐死。”

    她说得从容而淡定,就像只是掐死一只鸡鸭似的。元驰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惊喜之余,看着这个仍然高高在上的女酋长,上前两步,震惊地问:“为什么?”

    玉姬道:“我狄人族现在仰人鼻息,要与你们这些王公贵族抗衡自是不能。若是生了儿子,你们必定不会允许他流落在外,肯定会千方百计来抢,那我和族人还如何能得安生?但是女儿不同,你们这些男尊女卑的劣等人,不会看重一个女儿的。你们的皇帝想做仁君,想必不会为了一个女儿便派兵灭族……”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元驰却仿佛被人泼了一瓢冷水。

    “你自己的孩子,也下得手?”

    “为何下不得?”玉姬抬头冷冷道:“与其被你们带回去,养成如你一般不知廉耻的混蛋,不如我亲手掐死他。”

    元驰打了个寒战,摇摇头,慢慢走近。

    “不,玉姬。你听我说,我们有更好的法子来解决这个事情……”

    “没有。”玉姬冷冷看着他,那双眼没有一丝温情,“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要妄想了,我不会同意的。”

    元驰握着马鞭的手,紧了又紧,突然低头苦笑一声。再抬起眼时,眸底尽显疲惫与无奈。

    “没有回旋余地?”

    “有。”玉姬将手上的淡紫色花朵掷在地上,用脚缓缓碾压,声音低凉:“杀了我。”

    火红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将飘荡着薄雾的晨曦小院铺陈得金光点点,照得玉姬的脸也添了几分颜色,细碎的光斑落在她黝黑的眼里,冷漠而野性,又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与以前的她相比,如今的玉姬内敛了许多,少了那种不同于世的纯粹。

    元驰心里突然一阵抽痛。

    他并不愿意看到玉姬这样的改变,情不自禁地收紧手指,放松,又收紧,马鞭跟着他的动作不停抖动。

    “玉姬……”

    他哑声一唤,看着玉姬隆起的肚子,咽下喉头那些话,勉强一笑。

    “好。我送你回去。等回了京,你要怎么做,我都依着你。”

    玉姬又是一声冷笑。

    “我不会跟你走。你去,让他们放了我。”

    元驰一惊,语气有些急了,“你怀着身子,一个人怎么走?”

    玉姬道:“那你管不着。”

    “不行。”元驰也强硬起来,“你必须跟我走。”

    玉姬扯了扯嘴角,“你在命令我?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何要听你的话?”

    元驰怔了怔,压下火气,低声宽慰,“从贡康返京,跋山涉水,路途遥远,你眼下怀着身子,身边不能没有人侍候……”

    玉姬扫他一眼,直言不讳,“我不会回去的。”

    顿了顿,她沉声道:“我要留下来,寻找大巫和双生鼓。”

    看她固执的模样,元驰恨不得直接把人绑了,押回京去锁起来,再不让她在外面乱跑。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做,连反驳都没有,只是那么看着高傲而野蛮的玉姬,像个傻子——

    时雍出来就看到这画面。

    风流倜傥的世子爷,英俊潇洒,那一身的贵气和威仪是富贵窝里长年累月娇养出来的,早已刻在了他的骨子里。然而,面对玉姬无遮无掩的冷漠,世子爷似乎毫无办法。

    “大黑。”

    时雍站了片刻,没有得到二位主人公的“关注”,低低出口。

    大黑坐在台阶上,闻声抬头,吐着舌头看她。

    时雍道:“走了,我们去吃肉。”

    小院就这么大,有她在,元驰大抵也没处发挥,时雍索性把地方让给他们。

    可是,元驰看她要走,目光里却流露出几分恳求。

    “阿拾……”

    他不停朝时雍递眼色,“玉姬不肯回去,你帮我劝劝。”

    时雍摊了摊手,微微一笑,叫上大黑走了。

    感情的事,旁人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只会越帮越乱。

    ……

    时雍一走,院子便安静下来。

    元驰看玉姬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认命地垂下头,“行,你要找什么都行。我留下来,我帮你找。”

    玉姬微怔,表情略有变化。

    她很想让这个男人滚,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们肯优待她,派人来照顾她,给她好吃的,全是因为有眼前这个男人,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锦衣卫对她看守森严,若是她赶走了元驰,凭一己之力,别说去找双生鼓和大巫,就连这座小院她都走不出去。

    一念至此,玉姬抬起眉梢,“你当真想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