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27章 一入阴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阴山山脉是一个特殊的所在,它位于晏、兀、狄三国交界处,很长一段山脉线将三国在此隔开。有人说阴山是龙脉所在,有人说是风水劫处,有人说,阴山皇陵有前朝太祖皇帝的皇陵墓葬,还有一批北狄皇帝仓促逃往漠北的金银财宝,悉数埋葬在此。数十年来,围绕阴山的话题争议不断,是非不断,将阴山的诡谲神秘演绎到了极致。

    赵胤下车随白马扶舟去后,时雍便打着帘子,观察着远近的风景。

    “阿拾。”元驰过来的时候,时雍正瞧得入神,看他满脸焦急,当即敛住表情,严肃地问:“怎么了?”

    元驰道:“你来帮我瞧一瞧玉姬。”

    玉姬怀着身孕,本是不该这么长途跋涉,但是她执意如此,谁都拗不过她,也管不了这个女野人,便只能任由她同行。于是,这么折腾一番下来,玉姬的肚子便不舒服了。

    元驰心急,对着一个怀孕的妇人却束手无策,只能来求助于时雍。

    时雍过去时,玉姬正脸色惨白地躺在马车的靠垫上,身子歪斜,有气无力。

    为免颠簸,让她舒服一些,马车里铺了很厚的垫子,但这么一来,就难免闷热,时雍进入玉姬的马车,明显感觉比自家那一辆的温度高了许多。

    她皱眉,示意身后的元驰,“把窗帷拉开吧,这么闷,玉姬怎么受得了?”

    元驰依言照办,在玉姬面前很是小意。玉姬对时雍的到来却是不痛不痒,面无表情地抚着小腹,一句话都不说。

    这些天来,时雍同她一共都没讲几句话,也没有什么情分,只是出于医者本分来照看她的身子。玉姬不开口,时雍也不多说,坐在小杌子上,便示意玉姬将手放在小几上,然后将手指搭到她的腕上。

    “如何?”元驰比玉姬着急。

    时雍沉默片刻,慢慢收回手看着元驰。

    “她不能再走了。”

    元驰啊一声,“这是何意?”

    时雍道:“她这一胎原本就是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如今胎象不稳,再折腾,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元驰脸色微变,扭头看着玉姬。

    尚未说话,便见玉姬咬了咬下唇,带着一股恶狠狠的意味,冷冷地道:“就算保不住孩子,我也不能放弃寻找双生鼓。”

    因了那个刺客的光顾,前往北狄寻找双生鼓的事情,玉姬更是势在必得了。

    时雍看她表情,再看看元驰的无奈,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她,元驰也不能,只是淡淡一笑,便告辞退出来。

    赵胤同白马扶舟在离车队不远处的草地上,并肩而立,背对着她,时雍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刚想走过去,说一下玉姬的事情,看能不能把她强行留下,或是送回城镇休养,一颗狗头便从腿弯处挤了过来。

    “大黑?”

    时雍方才走下马车时,大黑还趴在那里打瞌睡,一转眼便摇头摆尾地凑近亲热,时雍心里一阵舒坦,笑出了声来。

    “怎么了?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

    她以为大黑在她身上磨蹭是撒娇和亲热,可是,大黑竟是不满地“呜”了一声,抬起头来,在她面前咬着尾巴团团转。

    时雍眼神一沉,“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大黑放开嘴里的尾巴,抬头朝她摇尾,神色间略显焦灼。

    在时雍眼里,大黑什么都懂,只是说不了人话而已。

    大黑不会莫名其妙这么做,它一定是在提示什么。

    时雍警觉起来,蹲身抚摸它的背毛,“是不是发现了那个凶手?是的话,你就叫一声。不是,你就叫两声。”

    大黑:“汪汪汪。”

    叫三声是闹哪样?

    时雍无语:“……”

    大黑再次焦燥地拿脑袋在她腿上蹭,长长的嘴筒子拱她两下,力气大得把时雍推得踉跄两步,差点摔倒。时雍哭笑不得,猛地抱紧它,“到底怎么回事?你发现了什么,就带我去,好不好?”

    大黑围着她转,叫声吸引了赵胤的注意。

    他回过头来,“大黑。”

    大黑听到他的声音,突然撒开蹄子朝他奔了过去,再次在赵胤面前像对时雍那般又是蹭又是拱。时雍看得差点泪了。

    大黑不是她一个人的大黑了。

    这狗!这男人!

    居然背着她有了私情!

    时雍跟着大黑冲了过去,白马扶舟也适时回头,看着她似笑非笑地勾唇,却没发一言。

    “侯爷,大黑可能有所发现。”时雍也不理会白马扶舟,眼风扫过他,便将专注给了赵胤,神色也有些急切,“大黑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

    “我明白。”赵胤不等她说完,淡淡道:“它想吃羊肉了。”

    时雍:“???”

    她一脸问号地看着赵胤。

    但见赵胤弯腰,拍了拍大黑结实的脊背,哼声道:“你这狗鼻子,真是灵敏。”

    说罢,他看着一脸困惑的时雍道:“厂督提议,在前方的村子里停留两日。”

    时雍睨了白马扶舟一眼,“为什么?”

    白马扶舟抿唇而笑,并不开口。

    赵胤道:“一则连日急行,不免劳顿。二则……”

    迟疑一下,时雍发现他与白马扶舟对视一眼,才突然道:“长公主想去阴山祭拜。”

    时雍心里突然一憷。

    她相信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阴山有个皇陵,那是前朝太祖的皇陵,今朝的长公主为何要去祭拜?即便是出于敬仰或别的什么感情要去祭拜,那直接下令就是了,为何白马扶舟还要神神秘秘地同赵胤商量?

    呵!

    赵胤不仅和她的狗之间有了秘密,还和白马扶舟有了秘密。

    她不冷不热地斜他一眼。

    “我也刚想来找侯爷说这个事情。玉姬胎象不稳,不宜再一路颠簸前行,能在此停留两日,那再好不过了,元世子也不必再忧心。”

    赵胤回头与白马扶舟交换个眼神。

    “那就依厂督之言罢。”

    白马扶舟莞尔轻笑,“我去安排。”

    ……

    这个村子叫嘎查,是离阴山皇陵最近的一个牧民村,属北狄管辖。来往于南晏、北狄、兀良汗的行商旅客都会从此处经过。渐渐的,村子里的人便越来越多了,地方也越来越大,发展成了一个小镇的模样,有衣食住行等一应生活物资互市,方便游商往来。后来,北狄索性在嘎查建了一个驿站,三国常在此互通有无。

    此次出行,一直是白马扶舟在安排,他派去的人,知会了嘎查驿站的驿丞,算是官方照面。驿丞赶紧整衣出迎,因此,长公主车驾尚未进村,便看到道路两边站着齐齐整整的驿站士兵和村民。

    村民们对南晏的公主极是好奇,双眼巴巴地盯着马车,一路尾随到驿站,直到看不见了,这才小声议论着散去。

    一行人刚刚安顿下来,时雍就去向二位公主请安。

    她是带着大黑去的。这家伙从进入阴山就开始焦躁不安,到了驿站,赵胤就派了朱九去向牧民买羊给大黑打牙祭,但是,吃完了羊肉的大黑,只是稍稍安静了片刻,又开始神经质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雍猜不到它究竟为何如此,只能时时刻刻把它带在身边。

    陈岚对大黑过于庞大的体型有些畏惧,但宝音极为喜欢,看到狗子过来,她便笑烂了一张脸,赶紧让何姑姑给狗子拿吃的。

    时雍坐下来,发现大黑已经被安排上了水果,而自己面前的茶都还没有泡上。

    水果对于出行在外的队伍来说,那就是稀罕物,是白马扶舟孝敬宝音的好东西,谁知道会让大黑先享用上了?

    人不如狗。

    时雍暗叹一声,看大黑叼着水果趴在椅子底下慢慢地啃,安静了下来,稍稍松口气,开始与二位公主寒暄,并旁敲侧击阴山皇陵祭祀的事情。

    对于皇朝的秘闻,时雍曾经听过一些,但真真假假,无从考证。

    宝音在她面前并不隐瞒什么,听她问起,突然幽叹一声。

    “舟儿所说不假。到了阴山,我便想去看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