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31章 恨之入骨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天刚见亮,浓墨似的乌云黑沉沉压在天空,如一口倒扣的烧焦锅盖,低沉得仿佛随时都会坠落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冷风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驿站外,几个兀良汗士兵围着一个大高个子的男人。他们手握钢刀,畏手畏脚,有些不敢上前,而大高个蓬头垢面,衣衫脏污而破败,使用的武器不是刀枪,不是棍棒,而是一条长而粗的铁链。

    铁链十分沉重,可在那人手中,却如同一条敏捷的水蛇,在他掌心游动不停,每一次抖动,暴喝而起,便有惊叫声传来。

    他脸上的污垢和乱发,遮住了他的面容,众人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只凭这野兽般满是逼人杀戮的气势,便不是一般人。

    士兵们节节败退,而这人在凛冽的风声里越逼越近。

    驿站大门一开,更多的士兵手持长矛迅速围拢,将他团团围住。

    督官负手立在阶前,大声呵斥。

    “大胆匪寇,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本官或可饶你一命。”

    呼——砰——

    铁链疾风一般甩过来,像一条黑色的长蛇,将围在身边的两个士兵击退,那人也跟着转身,直面着驿站门口的几个人,一双眼睛如同锐利的鹰隼,在众人面前扫视一遍,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是你们?”

    这个你们,不知指的是谁。

    可是这种久居上位的熟悉腔调,却让时雍脊背一寒,想到一个人。

    时雍望向赵胤,却见他巍然而立,不发一言,于是压住内心膨胀的情绪,默不出声。

    冷风从阴山潮水般漫过来,那人一动不动,打量众人片刻,不待督官拿人,竟然再次沉声发问,“你在北狄所任何职,官居几品?”

    嘿?

    倒问起他来?

    督官听罢,脸色一变,驿站却不屑地笑了起来,指着他痛斥。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在我们大人面前放肆!还不快快道上名来,求个好死。”

    这家伙原本是想在上官面前讨个好卖个乖,无非狐假虎威罢了。不曾想,话音未落,只见那人突然扬起手臂,一个瞧不清是什么东西的“暗器”便直扑他面门而来,又狠又快,直到站在左侧的赵胤突然拔出绣春刀,一把将那铁片击弹而起,从他头顶飞过去,这家伙才惊叫出声,连连后退。

    那是一块烂铁片,深深没入了他背后的门楣。

    驿丞惊出一身冷汗。

    方才若不是有赵胤在,他小命就没了。

    他身子一闪,站到赵胤的背后,舌头打结一般结巴起来。

    “大,大人。此贼武艺了得,依下官看,别跟他墨迹了,直接打杀了,了事。”

    督官看他没出息的模样,冷冷一哼,盯着那人喝道:

    “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在本督官面前行凶,当真不怕死吗?”

    “原来是个督官,也好。”那人阴沉着一张脸,慢慢提着铁链朝他们走了过来,围拢的士兵不停往后退,他却浑然不惧,越逼越近——

    时雍也是这时才看清楚,那铁链不是他的武器,而是原本就锁在他两只手腕上头,如同两条粗丨硕的铁手镯一般牢固,根本就挣脱不开。

    那人终于停下脚步,气势凛冽地站在众人面前。

    “我是兀良汗王巴图,我要与你单独说话。”

    巴图?

    督官和驿丞等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巴图其人,只是大抵知道兀良汗政变,额尔古事件后,巴图便不知所踪。

    只是,他为何会在阴山出现?

    时雍微微握紧拳心,看着巴图狼狈却不失勇猛的模样,脊背莫名升起一股幽幽的凉意。

    督官呆了呆,突然哼声,“胡说八道!巴图已经故去,岂会来我北狄?我看你就是个诓蒙拐骗的匪类!”

    巴图道:“乌日苏弑母囚父,谋逆篡位……阿如娜死于他手,来桑想必也已经被他迫害,若非出于无奈,我也不敢登门求助……”

    督官此刻心里不停地敲鼓,迟疑片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眉头皱了皱,吃惊地低呼。

    “你当真是巴图?兀良汗王…巴图?”

    巴图缓缓转过眼去,视线落在时雍的脸上,寒气森森地盯着她,发出一串低哑的笑声。

    “我是不是巴图,你只需问这位伊特尔公主便可。你问问她,我是不是她的亲爹!”

    伊特尔公主这个称呼,在嘎查无人提及,冷不丁听来,不说旁人,便是时雍自己都竖起了汗毛,几乎有些不敢与巴图冷锐的双眼对视。

    “郡主……”督官侧目过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巴图?”

    时雍眯起眼,审视着巴图,内心如同敲鼓一般,跳得怦怦作响,脸上却不得不佯装平静。

    她心里很知道,乌日苏囚禁巴图,其实也是不得已。

    自古篡位者,无不斩草除根。可巴图这个人,乌日苏杀也杀不得,放也不敢放。

    一旦巴图获得自由,振臂一呼,不仅能得到北狄的帮助,便是南晏也不好出手。巴图原本就是兀良汗王,朝中尚有余势存在,他活着一天,乌日苏便是谋逆篡位,汗位来路不正,如何能坐得稳……

    看巴图手上的铁锁链,很明显,他是逃出来的。

    时雍左右为难,瞥赵胤一眼,淡淡道:“侯爷,你看……此人像吗?”

    一边是巴图,一边是乌日苏,时雍此刻很难下决定。一旦巴图的身份被确认,卓格督官必定要接纳他,进而上报朝廷。北狄既然能带走来桑,显然已有扶植的打算。那么,一个来桑的力度,又如何赶得上巴图?

    只要巴图回来,除去乌日苏,那汗位早晚是来桑的,北狄定会掂量轻重。

    时雍深知一个决定,将会影响全盘,便将此事抛给了赵胤。

    岂料,赵胤尚未开口,背后便传来一道冷笑。

    “一派胡言!匪类竟敢冒充兀良汗王?好大的胆子!”

    宝音长公主好像刚刚梳洗完结,头挽高髻,斜插步摇,双手置于身前,一只翡翠玉镯绿而艳丽,色彩透亮,如她凝雪一般冷漠的双眼,高贵疏冷,令人不敢置疑。

    “督官大人,你竟让一个杀人越货的贼人在驿站前撒野,侮辱我南晏明光郡主,不怕我禀明李太后,杀了你脑袋么!”

    “下官不敢!”督官脖子都僵硬了。

    说来他也是一方大员,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其实不该怕他国权贵。可是,这宝音长公主确实与别个不同。晏、兀、狄三国最尊贵的公主非他莫属。从小,南晏皇帝宠她,兀良汗王阿木古郎待她如同己出,便是连北狄也因她的表姨李太后的关系,也尊她敬她。因此,也养成了宝音说一不二,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

    别说督官不敢确定眼前这人是不是巴图,就算他当真是巴图,眼下,宝音长公主说他不是,那他就只能不是。

    毕竟三国皇室皆有姻亲,而他只是一个外人,说不定就被人祭了刀。

    督官转头,色厉内荏地瞪着巴图,“好个大胆匪徒,杀我将士,冲撞驿站,侮辱郡主,罪该万死!”

    说罢,他抬臂下令。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将歹人拿下!”

    此时的驿站门口,已是被士兵们围得水泄不通,巴图的身边,里三层外三层的士兵全都架着长枪,且还有闻讯赶来的东厂番役和锦衣卫。

    巴图四顾一眼,冷冷地道:“许久不见,长姊的心更狠了。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是忘了我父汗对你的养育之恩了吗?竟为了一个狼子野心的小崽子,要害我性命?”

    听他说“父汗”,宝音便是一声冷笑。

    她一步一步走下台阶,锐气逼人地走向巴图,没有丝毫畏惧地模样。

    “阿木古郎对我有养育之恩,没错。可是,阿木尔此人,我却恨之入骨……”

    看巴图脸色一变,宝音又勾起唇角,寒气森森地笑。

    “别说你不是巴图,就算你是巴图……一个贱人所生的杂种,生父是谁都不知道,又凭什么要我心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