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38章 没想到竟是她……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听到声音,哲布转过头去,看了白马扶舟一眼,轻哼一声,抱拳拱手说道:“想必阁下就是鼎鼎大名的东厂大太监白马楫了。失敬,失敬!”

    白马扶舟阴凉凉眯起眼,漫不经心地还礼。

    “不敢。哲布亲王威震漠北,战无不胜,颇有乃父之风。亲王大名,也是如雷贯耳。”

    哲布脸色倏地一变。

    白马扶舟的话,句句中听,可字字都是讥讽。

    哲布的父亲哈萨尔,曾是漠北战神,与南晏的赵樽一南一北,被世人合称为“南北战神”,北有哈萨尔,南有赵樽。哈萨尔虽已故去,但与赵樽是南晏军的信仰一样,哈萨尔也是北狄的一座丰碑。

    可是,哲布就没有其父那么幸运了,数年前,北狄曾与更北端的一个小国发生战争,当年只有十六岁的哲布自请领兵出战,带着五万先锋杀将上去,不料情报出错,误入对方陷阱,差一点被敌人生擒……

    有人说,哈萨尔原本更属意这个小儿子继承汗位,因为哲布长得更像他,行事为人也深得他的心意。可这一战,改变了哈萨尔的想法,也改变了北狄的局势。此战后,哈萨尔立了大儿子乌尔格为太子。数年后,哈萨尔因病离世,乌尔格顺理成章继承汗位。

    哲布这辈子就只打了一场仗,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白马扶舟轻言笑语地戳到了哲布的软肋,将挖苦讽刺用到极致。而这本就是一桩难堪事,哲布还不好回骂,只得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厂督真会夸人。”

    哲布说完,不再与白马扶舟做口舌之争,转而叫下属将褚道子和巴图都带回去。巴图早已昏厥过去,身上又有伤,兵丁们很是小心。

    他们将巴图的身子抬到门板上放好,撑着伞正要往里走,褚道子却突然大吼一声。

    “不好。”声音未落,他已挣脱兵丁的手,抢步过去,一把掐住巴图的“人中穴”,厉色地高喊:“快去请明光郡主!”

    四周喧哗起来,哲布面色一变,拿着火把靠近,发现巴图嘴唇乌紫,满脸青黑,整个人仿佛已经没有声息。

    “死了?”

    褚道子抬头看了一眼这位亲王。

    “他中毒了。”

    中毒?哲布有些意外,看了看褚道子的眼睛,对这位身着黑袍的神秘人,很是好奇,“好端端的怎会中毒?”

    褚道子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在他迷昏侍卫去地牢里营救巴图的时候,巴图虽有外伤,但那些伤他都看过了,不足以致命。而眼前的巴图,脸色乌紫牙关紧咬的模样,分明不是外伤所致。

    就这短短的时间,只有他一个人接触过巴图,怎会中毒?

    褚道子望了望四周,没有看到白马扶舟和那几个东厂番役的影子。

    他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此毒发作甚快,须得明光郡主立即施针,封住他身上经脉,阻止毒性蔓延,或许能有一线希望……”

    一线希望?

    哲布脸色微变,点点头,招呼下属。

    “快!把人抬到屋里,去请明光郡主没有?”

    明光郡主方才就在东跨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收拾他的侄女。哲布想了一下,回头看看随身侍从,递了个眼神,低低道:“你去。”

    侍从沉默一下,“是。”

    话音未落,就听到前面传来一串叫声。

    “明光郡主来了,明光郡主来了!”

    不仅时雍来了,赵胤也来了。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去注意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更没有发现赵胤冷气森森的面孔上,并不见半分意外。

    “师父。”时雍跟着褚道子走进去,低低问:“知不知道是什么毒?”

    褚道子摇头,大概把方才的情形和她说了一遍。

    “你且以金针封穴,护住他的心脉,抢回一命再说。”

    时雍深深看他一眼,“明白。”

    她听出了褚道子的意思,这个毒有可能是白马扶舟干的。事出紧急,先想法子保住巴图的命,再想办法找白马扶舟拿解药。

    时不我待。时雍来不及多想,从随身携带的护腕里抽出银针,取人中、中冲、内关、足三里、太冲,快速入针,捻转,随即连刺通关、通山、通天穴,再刺激其神阙、关元、天枢等处。

    时雍手脚麻利,可是巴图身上到处都有伤,认穴和针灸较平常更为艰难。

    众人屏气凝神。

    屋子里寂静无声。

    床上的巴图脸色更是难看,时雍探其脉息,游丝一般几不可察。

    这个人已经在生死边缘,或说,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随时可能去阎王殿报道。金针护脉,听上去很是了得的样子,有时也确有奇效。可是,下毒的人是白马扶舟,这就让时雍救回巴图的信心大打折扣了。

    以白马扶舟的手段,既然下毒,大概率不会让巴图有生存的可能。

    时雍额头上冒出一层虚汗,行针的手都有些僵硬。

    这个男人是宋阿拾的生父,马上就要死在她的面前了。

    时雍有一种预感,她救不了巴图。

    他就快要死了。

    这种想法,让她额上的汗水越发密集。

    一只手轻轻伸过来,捏着一张带着幽香的绢子在她的额头上摁了摁,拭去浮汗。

    “尽人事,听天命。”

    赵胤会当众为她拭汗,时雍有些意外。

    她没有抬头,低低应了一声,继续专注地行针。

    屋子里的紧张,将空气也感染得低压起来。

    时雍全神贯注,没有听到脚步声,也没有注意到旁边多了一个人,直到她低低出声。

    “膝后太阳区,小腿阳明区放血。”

    时雍一怔,回头看去,错愕地出声:“娘!”

    没有人想到,陈岚会来。

    时雍也是大为意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陈岚头上仍然戴着一顶帷帽,看不到脸上是什么表情,听声音冷得没有半分情绪,“愣着干什么?你是大夫。”

    是大夫,怎可在救人性命时走神?

    时雍吸了口气,稍一琢磨,不再多话,照着陈岚的话来做。

    陈岚身子僵硬不动,声音低哑。

    “膈俞、胆俞,点刺放血。”

    “委中上穴,委中下穴,找青筋点刺放血。”

    “把人翻过来。”

    “背部,第四至六椎间放血。”

    “再针刺地宗穴,心灵穴。”

    一字一句,陈岚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入时雍的耳朵,冷冷淡淡的语气。与其说他是在救治巴图,不如说她是在传授女儿针灸之法。

    时间过得极为漫长。

    画面如同定格了一般,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时雍的手上。

    等行针结束,时雍手麻了,人也有些麻了。

    “娘,我尽力了……”

    她话音刚落,只听得“噗”地一声,原本死人一般软软躺在床上的巴图,突然喷出一口黑血,双眼鼓胀一般睁开,四肢抽搐似的动了几下。

    屏息的众人见状,齐齐惊呼。

    “他醒了?”

    “醒了!”

    “神医啊!”

    他们话未落下,巴图身子又软软瘫下去,再一次昏迷过去。

    陈岚面无表情地看着,在众人佩服的目光里,从袖中掏出一个荷包,递到时雍的手上,“药丸压在舌下。”

    没头没尾地说完这句话,她转身便离开了,留下怔愣的众人。

    时雍嘘一口气,将药丸交到褚道子手上,低低说了一句,“我出去一趟,师父,我一会儿来找你,有事相问。”

    她声音不高,说得却异常冷漠,不是平常与褚道子说话的语气。褚道子微微怔忡,看过去,但见时雍双眼微眯,眸底仿佛有一层早已洞悉一切的光芒。

    褚道子喉头一梗,嗯了一声。

    “公主的药,或有奇效,但……厂督那里,还得你和东定侯想办法。”

    时雍低哼,“找白马扶舟没有用,还得找我姨母。”

    褚道子闭上嘴,没有再多话,低下头专心地料理巴图。

    这时,屋里的人已经陆续退了出去,士兵们也只是守在门口。

    时雍走到赵胤的身边,默默跟着他一道出了屋子,这才小声道:“侯爷。阿拾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侯爷能答应我。”

    赵胤目光一闪,“何事?”

    时雍仰脸望着他,迟疑片刻,狡黠地眨了眨眼。

    “你先答应我,我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