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39章 看把她给急得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对时雍心里那点花花肠子,赵胤不说了解十分,八分是有的。有这样过分的要求,那这个“不情之请”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了

    看着难得乖巧的女子,赵胤淡淡剜她一眼,“你跟我来。”

    噫!时雍望着男人脸上深幽难辨的情绪,心下沉了沉,便有了些不太好的猜测,但看他已经转头离去,低低说一声“好吧”,便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深夜的庭院里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回廊几道拐,转得时雍心里跟着七上八下,不是个滋味儿,但见前面的赵胤,身高体长,负手而行,步伐快而稳健,一副高冷无情的模样,她眉梢不由扬了扬,低哼一声,又压下嗓子卖乖。

    “侯爷,慢些。我跟不上。”

    她比赵胤矮了许多,要跟上他的脚步,得用小跑才行。

    赵胤闻声,脚步微微一顿,侧头看了她一眼,不过稍待片刻,又大步走到了前面,仿佛故意与她拉开距离似的,一直走到斜廊的一头,步入寂静的东跨院的厢房,他才停了下来,等时雍赶到,一起推门进屋。

    屋里的灯火很暗。

    赵胤示意谢放挑亮灯芯,退下去,这才端坐下来,端茶慢饮。

    “你想为褚道子求情。”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变了脸。

    她注视着赵胤,却瞧不出他的情绪,心里那一颗大石头突然高高悬起——她能看出来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赵胤?

    时雍咬了咬下唇,挣扎一下,试探地笑问:“侯爷怎么知道?”

    赵胤沉默片刻,朝她招了招手。

    时雍走过去,不坐他指的椅子,却一本正经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说吧。你怎么知道我为褚道子的事情而来?”

    赵胤抬起的头不知往哪里放,看了看意态闲闲地坐在腿上,把他当椅子的女子,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

    “你这颗脑袋装了些什么,我岂会不知?”

    明明是一句责备的话,听上去竟有些怪异的甜蜜。

    时雍稍稍松口气,继续保持乖顺的模样,知道赵胤吃她这一套,便索性放开了心思,轻轻拉一下他的袖子,假装进入十八九岁小姑娘的灵魂世界,可怜巴巴地吁一口气,小声道:“早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侯爷,我就不玩心机了,直接说岂不更好。”

    赵胤微微眯起眼,审视着面前的女子。

    恰好时雍抬起脸,二人视线就这般撞个正着。

    这是一张赵胤无比熟悉的脸庞,脸上的疤痕尚未完全褪尽,但这些日子以来,她眉目间渐添女儿娇,眼泛晴波,娇髻无力,那容貌与气韵相得益彰,乍然看去确是一个兰心惠性的郡主千金无疑。

    可赵胤十分清楚,坐在腿上这个细腰削肩,看着玉软香清的女子,脑子里其实装了无数别人看不透彻的弯弯绕绕——就好像,她独有一个世界,外人无法触及。

    连他,也不能。

    一直被隔在这个世界之外,而且,无从查找。

    赵胤摸摸她的脸,自嘲般苦笑。

    “阿拾,你这不是玩心机,是吃定我。”

    时雍似笑非笑地剜她一眼,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侯爷说的什么胡话?什么叫吃定呀。”

    一次都没吃过,也叫吃定么?时雍心里这么想着,秀脸微涩,看赵胤眼波不动,脑子里已是转了无数个心思。

    “我要是吃得住侯爷,还用担心这些么?你看把我给急得……”

    赵胤眼睛一挑,“还装。”

    时雍撇了撇嘴角,望着他笑,“好嘛,侯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我师父的事儿,侯爷是怎么考虑的?”

    赵胤淡淡道:“褚道子这人心思深沉难辨,但讲道义。他会救巴图,我并不意外。”

    时雍哼声,“所以,这就是侯爷偷偷把哲布亲王和成格公主接到嘎查的原因吗?侯爷说我吃定你,我看你才是。私底下做的这些事情,哪一桩我事先知情了?侯爷全然就没有想过要告诉我。”

    赵胤意外地看着她。

    或说,是在审视。

    时雍说得坦然自若,却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话有多么的“出格”。当今之世,有哪个女子敢提出这么“不合规矩”的无理要求?

    男尊女卑的世道,男人是女人的天。女人一言一行需要谨小慎微,而男人行事根本无需获得女人的同意,更别说事无巨细地向她告知了。因此,在时雍看来合理的事情,在赵胤看来却是不解。

    这女子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时雍等了许久,不仅没有等到赵胤的回答,还发现他脸色冷漠,就好像她说错了什么话似的,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自己许久都没有动弹。

    “侯爷干嘛这么瞧我?”时雍眼角微微一斜,“难不成,你要接的不是哲布亲王,而是成格公主?怕我知道心里不自在,这才不肯告诉我的?”

    好端端说事,莫名就酸了起来。

    这不是胡搅蛮缠又是什么?

    赵胤哭笑不得,心里那一瞬间的情绪,又被她的话说得散了开去,微阖的眼,带了一些笑意。

    “敢情倒成了我的不是?”

    没有听到他否认,时雍抿了抿嘴唇,不高兴地昂起下巴看着他,“没有。我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哪敢指责侯爷?我只是怕侯爷觉得师父背叛,对他会有什么想法……”

    背叛?

    她说得似是而非,双眼不停地瞄着赵胤。

    赵胤收住表情,淡淡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时雍越发琢磨不透他的心思,更不知道他看出了些什么,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如今看来,侯爷对师父的人品很是认同,想来是不会为难他了,那我就没有什么要同你说的了。告辞,我有些困了,一整夜没有睡好,我回去补觉,成格公主应当还在房里等你,侯爷找她去吧。我看这小姑娘对侯爷很是崇拜,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这叫什么话?

    赵胤听得脸都绿了。

    时雍却不管不顾,一口气说完,不待赵胤有所反应,突然收回双手和娇臀,自他身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站住。”赵胤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往自己身边一带,声音沉下,“我何时说过,不会为难褚道子了?”

    “侯爷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说他很讲道义,那不就是认可他的人品么。”

    时雍挣扎两下,想同他说道理,可那点力气根本不是赵胤的对手,她张开嘴就想咬他,可赵胤吃过亏了,她这一招用了多次,早已失效,生生被男人扼住手腕,身子也情不自禁地往他怀里栽,就好像投怀送抱似的,推拒不开也就罢了,鼻子还不小心撞在了他的肩膀上,痛得她鼻腔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赵胤!”

    一生气就直呼其名。

    赵胤挑眉,揽住她的腰,“说!”

    “你欺人太甚!”时雍磨着牙齿,恶狠狠地盯住他,双眼满是娇态,“我都没有因为成格公主的事情,找你麻烦,你倒好,反过来找我的麻烦!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是不是得了成格公主的温柔小意,如今看我就怎么都不是了?”

    温柔小意?

    赵胤差点笑出来。

    他就没有同成格对视一眼,说过一句话。

    “温柔小意的人,不该是阿拾吗?方才那个乖顺的可怜哪里去了?”赵胤说着,看她又要龇牙咧嘴地来咬人,身子微微闪开,一把将她的腰勒转过来,紧紧束在怀里。

    “老实点!好好说话。”

    时雍眼圈都红了。

    今儿个肯定是一个“黑道凶日”,什么事都撞到一起,令人心烦。

    这么一想,她突然委屈起来。

    “还说我不老实,那侯爷可曾老实过?从来没有。我看你就是看上那个成格公主了,这才瞒着我偷偷将人带到你的屋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按你们的规矩,你是不是就该对她负责了?我看我昨晚就不该来找你!哼,原本以为能得几分安慰,倒教我看见侯爷跟人亲亲热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