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42章 阴山祭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是一个黄道吉日,宜出行祭祀,修坟祈福。

    宝音早早吩咐下来,寅时即起,三刻出发。

    祭礼讲究很多,误时辰、衣冠不整、不懂礼数是尤其要不得的大事。因此,不论时雍有多么不情愿,还是要打着呵欠穿衣洗漱。宝音怕她年岁小,不晓事,特地派了何姑姑过来关照。

    塔娜是四个丫头里最稳重的一个,何姑姑瞧着她机灵,把明光郡主的事务便都交代给了她,塔娜无不应是。时雍听得昏昏欲睡,等何姑姑离去,她们收拾出来,发现众人早已准备好了。

    同来参与祭祀的人很多,几乎倾巢出动。

    宝音、陈岚二位公主,东厂厂督白马扶舟、东定侯赵胤,诚国公世子元驰……除了留下来看守巴图和褚道子的人,其余人等一个不落地都到齐了。

    令人意外的是,不仅哲布亲王带了督官、驿丞等随从陪同前往,就连怀着身子的玉姬也要同行。

    这姑娘是个不肯听劝的人,又野又蛮。如今她怀着身子,肚子里的孩子便是王牌,不仅元驰拗不过她,就连宝音拿她都有些无奈,单独指派了一辆马车给她,让元驰自己贴身护着。

    玉姬在驿站没有存在感,宝音和元驰也没有向北狄人介绍过她的身份,因此哲布一行与她并无交集,只知道这位是元世子的世子妃,旁的似乎并不知情。

    时雍环视一眼,看着这盛大的祭祀队伍,心里隐隐有些发虚。

    这么多人凑在一块,不会出事吗?

    他们都走了,留下巴图和褚道子在驿站,没有问题吗?

    赵胤一身飞鱼服外罩黑色披风,腰系绣春刀,跨下乌骓雄姿勃勃,衬得他容色绝艳,一副王侯贵族的清俊朗朗,风姿冰冷,气宇轩昂,傲然无双。

    相反,与赵胤同站一处的白马扶舟今儿脸色就不太好看了。明明长了一张好脸,又着蟒袍玉带,本是姿容秀美,惹人喜欢的模样,但他整个人黑气沉沉,双眼阴鸷,令人不敢靠近。

    啧啧!

    看把他给气得。

    时雍看到白马扶舟这模样,心情无端好了一些,觉得昨夜救巴图救得值了。

    她挺胸抬首,双手轻扣身前,慢慢走上前,往宝音和陈岚所在的马车走过去,目不斜视,比任何时候都要端庄严肃。却在经过白马扶舟的面前时,听到一道嘲弄的哼声。

    时雍侧过脸看去,便与白马扶舟视线对上。

    她仰脸不动,白马扶舟唇角抿起,无视他目光里的锐利,优雅地做了个“请”的动作,阴冷的脸上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郡主,请。”

    时雍冷冷剜过他,轻哼一声,回以冷嘲,然后转头,又不巧与赵胤的目光对个正着。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相视片刻,时雍想到昨夜从他房里离开时的情形,虽说心里早已消气了,但大庭广众之下,她看着某人这张冰峻无波的脸,做不到主动求和。

    于是,她同样哼了一声,转开头走了。

    白马扶舟见状,原本紧抿的唇勾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戏谑道:“看来侯爷也伺候不好你这位小祖宗啊。”

    赵胤侧过脸,一双眼睛冷光四射。

    白马扶舟并不畏惧,迎上去与他相对而视,笑得越发惬意。

    “与侯爷一样不被郡主待见,本督深感荣幸。”

    赵胤剜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别开视线,目光追随时雍的背影看去。但见方才还眸染硝烟,面有烽火,根本不愿理人的那女子,走到长公主的马车前便换了一张笑脸,目光柔和,唇角含笑,温情又脉脉。

    哼!

    他也哼了声。

    白马扶舟一愣,笑了起来。

    “哼!”

    ……

    时雍对背后两个男人的暗自较劲一概不知,看到宝音和陈岚,就按何姑姑方才教的规矩,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脆生生地道:

    “娘,姨母,我是不是来晚了?”

    “没有。外面风大,快些上车。”宝音含笑看了陈岚一眼,“这孩子,越发懂事了。”

    陈岚嘴唇动了动,似乎想勉强笑一笑,又没能笑得出来。

    “还得姐姐多多教导她。”

    宝音道:“这话真是羞煞我也。我自己都是一个野大的,要论规矩,比囡囡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野大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陈岚看着出落得花骨朵一般的女儿,眼皮微微垂了下来。

    十八年了,生她却不曾养她,幸得老天眷顾,她习得一身本事,没有走歪路……

    宝音看陈岚神色落寞,朝时雍努了努嘴。时雍赶紧乖巧地坐到陈岚的身边,亲热地挽住她的胳膊,双眼在马车的小几上扫视起来,看到盒子里有零嘴,脸上立马笑了开来,伸手就去拿了来吃。

    陈岚想要提醒她注意规矩,见宝音没有开口,反而很是开怀的模样,又生生把话咽了下去,转而道:“马车颠簸,少吃一些,以免胃中不适。”

    “我晓得。我不怕。”时雍边说边吃,满脸洋溢着欢快的少女气息。

    这样的她,看在年近半百的宝音和陈岚眼里,全是逝去的年少时光和满满的回忆。

    曾几何时,她们也如阿拾一般,率性而为,喜怒全在脸上。

    “长公主,吉时到了。”

    帘外传来太监焦融的声音,宝音收住表情,肃穆道:“出发吧。”

    “喏。”

    ——————

    这一天是光启二十三年七月二十六,前往阴山皇陵祭祀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从嘎查驿站出发,抬着香烛纸钱、三牲六畜等祭品,举着一副副写满了经文的黄幡,引来整个嘎查的百姓围观。

    阴山皇陵是北狄老祖宗的陵墓,几乎每年都会举行祭祀,老百姓看多了北狄皇室的祭奠,却第一次看到南晏皇室来祭祀,尤其听说队伍里有两位公主一位郡主,尤其还有永禄帝的长公主,更是伸长脖子想看个究竟。

    奈何马车遮得严严实实,他们看不到公主,只看到一群英姿焕发的侍卫禁军在几个玉树临风的英俊男儿带领下,浩浩荡荡往北而行。

    或许是这种比北狄皇室更为隆重的祭礼震住了他们,又或许是阴山百姓身在“金三角”地带,素来对北狄朝廷没有什么归属感,受南晏文化的影响更为深厚,一个个心甘情愿地高声喊着“公主千岁”,有一些甚至还双手合十跪了下来,把宝音当成菩萨一样参拜。

    这让同行的成格公主脸上挂不住,不由怒火中烧。

    南晏长公主来祭祀自己的先祖,哲布亲王自当陪同。成格公主也是个好热闹的性子,自然不甘落后。为了出行方便,她特地换了一身男装,跟在哲布的身边。

    从公主变成公子,这一声声“公主千岁”自然没有她的份。

    成格听那声音十分刺耳,低低哼一声,斜眼瞄哲布。

    “三叔——你听到了吗?这些人是不是瞎子,看不出来那是南晏的车驾,是南晏的公主吗?怎地这般谄媚?”

    哲布一听这话,冷冷扫她一眼。

    “闭嘴!你不要惹是生非。”

    成格不满地皱起眉头,“我哪里就惹是生非了?我就是看不得这些人。你这个亲王在面前,也没见他们这么恭敬……”

    哲布道:“我们突然前来,百姓未必知情。”

    成格嗤一声,“我又不是头一次来阴山祭祀,你可哄不了我。父皇说,这阴山地带的人,全都生着反骨,我看确是如此,他们嘴里的传说是当年力克阴山的南晏战神赵樽,骨子里认的也是南晏的祖宗,哪里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哲布看她口无遮拦,狠狠瞪她一眼,示意她管住嘴巴,然后又四下望了望,看到身边只有自己的侍从,这才稍稍缓了表情。

    “成格,你姑娘家家的,少理会这些闲事,有空多读些书,别整天到处去野。”

    一听这话,成格急了。

    “这是国事,哪是闲事?父皇只得我一个女儿,是把我当儿子养的,我怎么就不如男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