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43章 千里迢迢而来的理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不知道乌婵和陈红玉唱的是哪一出,按捺下心里的忐忑,只做一副小女儿娇态,欢快地笑着,兴高采烈地打了帘子朝她们招手。

    “这里——我在这儿,婵儿,红玉。”

    “阿拾,终于又见到你,可让我一番好想。”

    “你们怎么来了?”

    乌婵婚后稳重了许多,可是看到时雍便一瞬破功,当即就激动地奔跑过来,拉住她的手,和她又说又笑,丝毫不顾及自己少将军夫人的身份,而陈红玉一如往常,清清冷冷的一张脸看不出什么情绪,走路也是稳稳当当不徐不疾,上前先向二位公主请了安,这才拉了乌婵一起来致歉。

    “我们不知今日阴山皇陵有祭典,冒昧打扰了,还请二位殿下见谅。”

    宝音看着两个风尘仆仆脸蛋红红的小姑娘,不介意地笑了笑。

    “你们为何而来?这千里迢迢,家人可会担心?”

    陈红玉看了乌婵一眼。

    “嫂子……”

    乌婵娇羞地低下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陈红玉收回视线,代为回答,“回殿下话,我们特地从京城而来,是为了找明光郡主。”

    “哦?”宝音瞥了时雍一眼,更加好奇起来,眉梢扬起看看几个小姑娘,似笑非笑地道:“找阿拾有何要事?你们这些小丫头,有何秘密,还不快些道来。”

    陈红玉眼风再一次睨向乌婵,见她恨不得把头钻入地缝里去,微微抿唇,平静地道:“殿下,我嫂子嫁到定国公府有一阵子了,一直没有喜讯。我父亲着急得很,请了好多大夫来瞧,一直没找到原因。”

    陈宗昶?

    宝音不太意外地点了点头。

    “后来呢?难道阿拾竟有送子的本事?”

    陈红玉眉梢若有似无的扬了扬,“后来说是,可能我哥他……”陈红玉眉梢不自然地耸动几下,低低道:“是我哥自己的怀疑,他说上次服了明光郡主给的解药,身子似乎就受了些影响。这不,我嫂子心急,便带了我出门寻药而来。”

    咳!

    时雍差点以为听岔了。

    陈萧居然自认“他不行”?

    然后,乌婵竟是因为生孩子的事情来漠北找她?

    这夫妻二人,会不会太荒谬了?

    时雍诧异地看了乌婵一眼,见她害羞低头,将疑惑咽了回去。

    宝音听了这个解释,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怔了片刻,轻咳两声,这才笑开。

    “你们呀,真是孩子心性……这生孩子也不是说生就生的事情。年纪还小嘛,何须急于这一时?先母曾说,女子年过双十之后再受孕生子,那才是最好的时间,这才哪到哪儿啊,急什么?”

    乌婵羞得垂下了头去,结结巴巴地道:“也,也不是急……就是每日在京中,格外想念阿拾,又不想看公公每日为此叹息……”

    一听“公公”两字,宝音便朗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当真为难你。定国公抱孙心切,举朝皆知,是不是他给你脸色看了,还是他逼你了?哼!哪有这么心急的人。等回了京,我得好好教训他一番。儿媳妇娶回家不是给他传宗接代的,哪有像他这么做公公的人?”

    乌婵和陈红玉听到长公主的话,都有些咂舌。

    在一个女子嫁人以传宗接代为己任的时代,宝音这番话可谓叹为观止。

    便是时雍听了,也有些诧异。

    她一直觉得宝音与旁的女子不同,但每次都会以她“贵为长公主”,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来解释过去,如今仔细琢磨,宝音的言行举止确实有些不同寻常,尤其时不时冒出嘴边的“先母说”,常让时雍有种错觉——这个懿初皇后会不会是穿越前辈?

    她的疑惑没有人能解答,此时,她也不方便询问乌婵前来的真正原因。

    为免错过祭祀的吉时,几个人寒暄几句,交代了一下前因后果,队伍便继续出发了。

    陈红玉和乌婵不是独自前来的,随行还有五六个侍卫和两个丫头。时雍瞧了一眼,在乌婵的侍从里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燕穆和云度,心下不由咯噔一声,更是觉得乌婵的来意,绝非嘴上所言。

    此处已是阴山脚下,但是离皇陵还有一段距离。车驾难行,二位公主也得下了马车,坐上肩辇,再步行往皇陵而去。

    阴山地区有其地理的特殊性,自几十年前永禄爷发现狄朝太祖皇陵开始,北狄曾数次提出想要修葺皇陵,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法进行。

    若是北狄大举修葺皇陵,派兵进驻,相当于就坐实了阴山的归属,这是南晏和兀良汗都不肯承认的。因此,晏、兀、狄三国虽没有为此撕破脸,但阴山到底归属于谁,至今仍是一个敏感的国事问题。

    而这也是哲布亲王无论如何都要陪着长公主前来的原因。

    南晏长公主亲自祭陵,在他看来,有暗示阴山主权的意思。皇陵埋的是北狄的老祖宗,但狄朝是南晏的“前朝”,北狄已经被南晏撵到了草原,而兀良汗与北狄本就出自一祖一脉。这阴山的归属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执不下,三国又互为姻亲,就这么拖了下来。

    于是,众人如今祭奠的皇陵,仍是当年被永禄爷破坏后又被懿初皇后夯填回埋的模样。

    阴山又名“达兰喀喇”,山脉层峦起伏,沟壑纵横,地势险峻雄伟,颇有气势磅礴之态,其南坡山势陡峭,北坡更为平缓,整个山脉横于大地,仿若一座巨大的天然屏障,阻挡了南下的寒流与北上的湿气,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分界线。

    北狄修建的祭台便建在阴山北坡——传说中“皇陵墓道”外面。

    为什么说是传说?

    因为墓道封填后,再没有人进去过。

    北狄人原本在北坡的山腰建了一个极大的守陵驻地,还有一个大祭台,但由于阴山的属地问题,只能空置了下来。如今的守陵人是阴山脚下的一户牧民,他们不是北狄士兵,只是普通百姓,拿了北狄的银子,尽责尽职地守在这里。当然,阴山也没有南晏和兀良汗的士兵活动,倒是常有来自多国的“探墓客”常来常往,然后无功而返。

    神秘宝藏的事情一直流传,但若说谁能掘了阴山皇陵还有命在,也是一个笑话。

    祭台上的三牲六畜瓜果菜肴都摆放妥当,还有早已备好的磬器大鼓等祭祀礼乐之物。

    众人站在祭台前,整装肃穆。

    “吉时到!祭陵开始——”

    白马扶舟临时充当了司礼官,一脸严肃地用他清冽好听的嗓音念道:

    “光启二十三年七月二十六,岁次辛丑年、丙申月、癸丑日,大晏宝音长公主、通宁公主携北狄哲布亲王、成格公主、南晏定安侯、诚国公世子元驰……等,同祭狄太祖萧乾、元昭皇后墨氏……”

    祭文很长,白马扶舟念得不疾不徐。

    哲布在听到“光启二十三年,宝音长公主携哲布亲王”时脸上便已有些不悦,但仍是生生按捺了下去。

    宝音虽是他的表姐,但时下以男子为尊,若不是这个长公主被宠得无法无天了,一个女儿身,哪有她率众祭祀的机会?更何况,祭的是狄太祖,哲布是狄太祖的后世孙,怎么也应当将他的名字排在前面。

    哲布没想到白马扶舟这么不讲规矩,而宝音也一脸肃然地受了,半分反应都没有。

    祭文十分冗长,时雍听得昏昏欲睡,目光无意一扫,便看到了哲布紧攥的拳心,眼皮垂了垂,心下猜到了七八分,对宝音不由有些佩服。这天底下,大概除了宝音长公主,没几个女子有这么大的胆量,将自己置于男子之前了吧?

    很明显,宝音的骄傲,是她的父母宠出来的。

    时雍对先帝先后越发好奇了几分,再回忆听来的阴山皇陵的那些故事,只觉得胳膊凉飕飕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