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44章 成格的挑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祭台前安安静静,除了白马扶舟的祭词,只有山风拂过耳畔的低低呜鸣。

    时雍瞥一眼站在身边的乌婵,恰好,乌婵也在看她,目光欲说还休。

    唱祭文时不能说话,时雍朝她眨了眨眼。乌婵抿了抿唇,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不是那么好。

    时雍猜测可能与她此行的目的有关,默默收回目光,等祭文唱完,祭拜完毕,马上将她拉到一旁。

    “婵儿,老实说,你为什么来了?”

    乌婵道:“为你而来。”

    哦?这么说“陈少将军有疾”是假的,陈萧莫名被亲媳妇扣了一口黑锅在背上?

    时雍上下打量着乌婵,她比自己离京时丰腴了不少,哪怕一路上风餐露宿,也仍是白白净净的模样,很明显,她在定国公府没有吃什么苦,又稍稍放心了一切。

    “说吧,什么事?”

    “玉令……”

    乌婵刚说两个字,听到身后有脚步传来,立马止住嘴,握紧时雍的手,不无心酸地道:“你都瘦了。”

    提剑走过来的人是陈红玉,她看了一眼双手交握的两个姐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道:“长公主吩咐去院中小憩,走吧,此处山风大,嫂子注意身子,我走时哥哥可是特地叮嘱我,要照顾好你的。”

    乌婵嗯一声,回头望着陈红玉笑了笑,又仰头看着阴山山脉,故作紧张地瑟缩一下。

    “何止是山风大,我感觉此处妖邪得很,阴森森的,让人头皮发麻……”

    “嫂子。”陈红玉用眼神制止了她,“陵前莫妄议。”

    乌婵本是民间女子,不懂那么多规矩,但她跟陈红玉关系好,很是听训,闻言咂了一下舌。

    “晓得了。皇陵所在,定是风水宝地无疑,哪里来的妖邪?瞧我这张破嘴胡说八道。”

    时雍本来就觉得此地阴冷诡气,被乌婵这么一说,更觉得脊背上麻麻的,胳膊泛凉。她回头四顾一下,发现赵胤正站在风口上与哲布说话,而成格公主乖巧地站在哲布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他,满眼都在冒小星星的模样,不由沉下了脸来。

    “走吧,我们去院里讨口茶水喝。”

    他们说的院里便是北狄人原本修来守陵驻扎,后来由牧民一家居住守卫的院落。

    守陵的院落在祭台下面的坡坳背风处。牧民一家有十几口人,全靠守陵所获的银钱度日。昨日操布已派了人上山知会于他今日的祭事,因此,茶水饮食都早已备好,一家子正在殷勤地招呼远道而来的贵客。

    陈红玉一路同行,时雍没有机会支开她,也没有机会更深入的询问乌婵。

    不过,既然是有关“玉令”之事,那便不是一时一刻急得来的,她也就不着急了。

    在院中坐下,时雍便煞有介事地为乌婵请了脉,又询问了一些她与陈萧的闺房之事。

    乌婵怀疑这小妮子不安好心,脸蛋都被她问红了。

    “红玉还在旁边呢,你别问这些……教坏小姑娘。”

    时雍笑道:“红玉叫你一声嫂子,人家年岁可不比你小。再说了,不是为了让你顺利怀上麟儿,让你公公早日抱上孙子么?不问,哪里成?”

    乌婵直瞪她。

    陈红玉面无表情,说道:“嫂子不必拘束。放心,该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不会害臊。”

    噗!乌婵乐了起来,飞瞄她一眼,“这么说,我小姑子出嫁的时候,嫂子不必再耳提面命的教导一番了?”

    陈红玉很认真地点头,“不必。嫂嫂若有不懂,可来问我。”

    乌婵笑弯了嘴角,若不是要注意形象,她能直接叉腰朗笑三声。

    时雍也觉得陈红玉可爱,逗她道:“我听这话……难道是说,我们陈小姐已经有了良人?”

    陈红玉冷冷看她,“没有。”

    乌婵插嘴,“我们陈小姐瞧不上那些男人。不着急,等嫂嫂慢慢为你物色一个……”

    她话刚说到这里,便看到赵胤同哲布并肩同行,往这边走了过来。成格仍然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哲布,看到时雍,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拉下了脸来,嘴唇往下一撇,目光满是不善。

    乌婵噫了声,转头看时雍。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瞪着你?”

    时雍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淡淡地端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成格公主。”

    乌婵她们方才就已经知道,那个高大俊朗的男子是哲布亲王,但成格公主身着男装,一时半会不会引起注意。这时再看她的眉眼,确实与普通侍从不同。

    “明白了。”

    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姑娘该不会看上你家侯爷了吧?来者不善啊!”

    时雍眼皮抬了抬,恰好赵胤的目光扫过来,二人隔空对视一眼,赵胤表情不变,时雍沉下眉眼,抿唇而嘲,“也许吧。”

    虽说长公主不拘小节,但男客和女客仍是分开而坐,因此,赵胤负责招呼哲布亲王去了左花厅,成格公主身着男装,毫不避讳地随同而行,进门前,甚至还挑衅地朝时雍扬了扬下巴,轻哼一声,扯高嘴角,很是得意。

    时雍知道她的目的和心思,不屑地勾了勾唇,云淡风轻地同乌婵和陈红玉交头接耳,待长公主和通宁公主进来,又乖巧地带着两个女子上去同她们说话,逗她们开心。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头真的快要气死了。

    来到阴山,宝音感慨良多,心绪也不太平静。她曾听母亲说过,她便是在阴山有的。更准确说,是在阴山皇陵里……在皇陵地底被困的三天三夜,她的父母生不如死地煎熬,顺便造出了她。

    这事很是玄妙。

    宝音来祭拜,更觉得这是她与阴山的缘分。

    因此,她准备在此小居一日,然后明天直接从皇陵出发去哈拉和林。她要留,时雍和赵胤等人,也只能陪着她留下。

    “今晚要在这里住下吗?”乌婵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我怎么觉得怕怕的。”

    陈红玉道:“嫂子怎么变得胆小了?那夜你同哥哥赌气,一个人去坟地也没见怕的……”

    乌婵咬了咬牙,小声啐她,“陈红玉,我发现你这女子不得了诶,学会暗地里挤兑人了。”

    陈红玉抬了抬眉,“我这不是暗地里,是当面。”

    乌婵哼声,“算你狠。我收回刚才说的话,我可不敢再给你找良人,你这么凶悍,哪个不怕死的敢要……”

    时雍看她俩互相挤兑,有些好笑,同时又对乌婵这桩姻缘多了几分信心。

    “看来你在定国公府过得不错,同少将军感情也好?”

    乌婵拉下脸,“好什么好?看到他就恼人得很。”

    陈红玉气定神闲地端起茶盏,“郡主,你别听嫂子口是心非。”

    乌婵急了,“我哪里有?你哥本来就很讨厌……”

    时雍笑不可止,“婵儿,可算有人治你了。”

    三个女子正在窃窃私语,便见有人进来请饭。午膳已经安排好了,请二位公主和郡主小姐们一共就餐。

    午膳仍然按男女宾客分了开来,时雍陪同二位公主用膳,愣是一眼都没有看到赵胤,心里无端糟乱起来。

    “婵儿。”

    吃到中途,她放下碗筷,用绢子摁了摁嘴角。

    “我去更衣,你陪我一下。”

    她身上的衣服很是繁复,上厕所不便,理由十分充分。乌婵一听这话,知道她是想与自己单独说话,点了点头,“刚好我也想去,我们一道吧。”

    二人带着两个丫头从右花厅走出来,恰好看到从左花厅出来的成格公主。

    这姑娘昂首挺胸,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很是鲜活俏丽,在乌婵看来却是讨打。

    “阿时,她这到底是在作哪样?故意欺负你?”

    时雍嗯一声:“她可能觉得我很善良。”

    乌婵斜一眼成格那模样,再看了看时雍脸上的笑,“完了,这公主完了。”

    时雍轻哼一声,阻止她胡乱张望的眼睛,拉了拉她的袖子,“走吧,我急得很。我们快些。”

    看到她的眼神,乌婵会意地跟上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