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50章 天崩地裂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盗墓贼?

    时雍来了兴致,二话不说带着大黑就冲了出去,白执和许煜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雨还未停。

    屋檐的瓦沟流成了水,湿透阶前。

    时雍直奔传出喧哗的后院而去,万万没有想到,被赵胤抓到的盗墓贼居然是北狄的哲布亲王。

    他和他的亲兵,全部换上夜行装,用黑布蒙了面孔。若不是被赵胤带人围住,抓了一个现行,想必谁也猜不到他会做这个事。

    “侯爷,这是个误会……”

    哲布一脸尴尬,看着面前的众人,一时半会解释不清。

    时雍观察着四周,发现这是一个柴房,里面的柴垛被人扒拉开了,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方形地洞来,隐隐有一条石阶通往地下。

    她恍悟。

    怪不得赵胤不主动打开她房里的地道,原来他在等着哲布自己启开。

    柴房里有成格藏匿的痕迹,可能哲布和赵胤早就发现了,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也没有来搜查。哲布更是趁着下雨掩盖痕迹,四处搜索公主,其实心里恐怕早就想到,一直没有走出宅子的成格,唯有这一条路……

    然后,等夜深人静,这才换了夜行衣,偷偷前来。

    很明显,他怕北狄偷偷挖秘道的事情暴露,生生忍到这个时候。

    至于赵胤就更是老狐狸了。他一直等到哲布主动打开秘道,这才把人当盗墓贼抓了。接下去,于公于私他都占理,稳居主动……

    厉害!

    论算计,一般人真比不过赵胤,单论这个稳字,就胜她几分。

    时雍佩服地望了赵胤一眼,又笑盈盈地奚落哲布。

    “哟,哲布亲王这是做什么?大半夜挖老鼠洞找公主?”

    这姑娘的嘴巴,真是损。

    哲布有些臊,但掩饰得很好,话也说得一本正经。

    “郡主说笑了。本王找不到成格,忽而想起当年造房子备有地下储物室,便想来看看是不是成格顽皮,藏在了里面……”

    那也不必穿成这样啊?

    时雍扫他一眼,恍然大悟一般。

    “原来是储物室啊。我很好奇,都存了些什么宝贝,不会又像嘎查驿站一样,存放着什么要人命的火器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关键她说得还很正经。

    一句话堵得哲布亲王,回答不上。

    时雍着急地道:“那可得赶紧派人下去看看,不要让公主遭了什么不测才好。”说着,她又望着赵胤,“侯爷,我看王爷关心则乱,不如咱们搭把手吧?”

    赵胤看着她演,顿了顿,沉声道:“谢放!”

    谢放走上前,抱剑拱手,“属下在。”

    赵胤道:“你带几个人下去,查看究竟,务必保障成格公主安全。”

    谢放:“是。”

    二人一唱一合,配合默契。不料却遭到哲布阻止,“侯爷,不可。”

    看赵胤投来不解的目光,哲布眉头狠狠一蹙,突然叹息一声。

    “事到如今,本王也不敢再瞒侯爷。此秘室不仅可用以储物,还可……通往皇陵墓道。”

    说了实话,再看赵胤面无表情,哲布接下去的话就容易多了。

    “皇陵墓道机关重重,虽说当年曾遭到破坏,但主体仍在,余下机关未除,说实话,北狄当年挖秘道死伤不少人,可至今……我们都未能进入主墓室。诸位,还是不要轻易涉险的好。”

    这算是好心提醒?

    赵胤哼一声,“北狄闷声干大事,真有能为。”

    哲布惭愧,脸上有些挂不住。

    实际上,建这个守陵卫所的人是他的父亲哈萨尔,暗中挖秘道试图闯入陵墓挖宝的人是他的皇兄乌尔格。这两桩事情都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他一个亲王,只是知道此事而已,既未经手,也无权阻止。

    “侯爷此言,着实让本王汗颜。说到底,这也是我北狄先祖之墓……”

    赵胤道:“掘盗自家祖坟,便不为盗了?”

    哲布哑口无言,脊背上都有了汗意。

    修守陵卫所还好说,那是尽孝。这暗中挖秘道之举着实令人不耻。

    当年南晏先帝,原本有机会派大兵荡平这皇陵,将宝藏据为己有,但他没有这么做。南晏皇后在夯土回填墓地时,甚至特地注意布局,不仅没有破坏,还对皇陵多有修葺……

    可北狄自己,嘴上说着要孝敬先祖,心里却一直在打这批宝藏的主意。

    比起南晏,北狄对宝藏更不甘心,更难释怀。

    毕竟,这里不仅有当年狄朝败退遗留的举国财宝,还有太祖元昭皇后留给后世子孙用以“东山再起”的黄金屋。

    “找人要紧。”赵胤看哲布一眼,主动缓和了僵局,让人将火把拿过来,走到秘道的石阶前,仔细观察了片刻。

    “王爷,知晓这秘道的人,有多少?”

    “不多。”哲布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道:“便是本王也只闻其事,不知秘道究竟在何处。”停顿一下,他解释道:“我也是今日寻找成格,发现她曾到过此处,于是翻开柴垛找寻,无意中发现的……”

    多的事情都说了,这个他没有必要撒谎。

    时雍道:“这么说来,成格公主应当也不知有此秘道。若是她在里面,要么是误入,要么……就是你们北狄有叛徒。”

    哲布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时雍道:“事不宜迟,下去找人吧。”

    看得出来,哲布很不愿意南晏人跟着下秘道,可是他刚好被人逮个正着,实在无力拒绝人家的“帮助”,只得硬着头皮,先派兵下去探路。

    “我也是第一次来。”

    他试图解释,可话音尚未落下,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一股难闻的气息从秘道倒灌而出,十分呛鼻。时雍抬起袖子捂脸,刚想说话,腰上突然一紧,整个人被赵胤搂了过去,她来不及反应,脚下一阵猛地晃动,人便站立不住。

    天还没有亮开,一道妖异的亮光却突然划破天际,仿佛带着血红色的光。

    紧接着,地动山摇,房屋晃动,柴房里的几件破家俱如同扯风箱一般砰砰碰撞,地上尘土扬起,耳边是巨大的惊啸,伴着山石滚落的轰鸣。

    顷刻间,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爆米机。

    呜鸣,抖动,失控——

    这恐怖的、不受人掌控的场景,让时雍脑子嗡的一声,只想到一个可能。

    地震!

    时雍耳窝发麻,有短暂的失聪,汗毛倒竖——

    “地震了,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轰的一声,在一阵剧烈的抖动后,地面砖石断裂的声音突然划破耳膜,人群的惊呼已随着地面坍塌而下,从震动到塌陷整个过程不足两秒,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们跑出去——

    “阿拾!抱紧我。”

    赵胤的声音在此时传入耳朵,有安定人心的作用,时雍却没有听他的招呼,而是在身子坠落的瞬间,一把抱住大黑紧紧搂入怀里。赵胤说了一句什么,被巨大的轰鸣声盖住,时雍听不清他,只觉得一个阴影俯下来,将她和大黑整个儿裹住,然后,一起坠落。

    “侯爷!”

    时雍的心都揪了起来。

    “别怕!”赵胤搂住她,“没事。”

    尖叫声此起彼伏。

    这场地震的剧烈程度,远超时雍的想象。房子是木石结构,遇上地震,原本是有机会逃出去的,奈何北狄人为了挖秘道和密室,将地底下掏空了,地基不稳,遇上这样的强震,整个屋子就成了豆腐渣,根本不堪一击……

    地震的知识,时雍听说不少,但这其实是她第一次遇上地震。

    或者说,遇上这么强的地震。

    她不知道有多少人掉了下来,又有多少人会被埋入废墟,更不知道此刻熟睡的宝音和陈岚,元驰玉姬、乌婵陈红玉,还有受伤的褚道子等人,他们都怎么样了?

    在这突如其来的山崩地裂里,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在无法抗衡的自然力量的面前,人力和人命都太过渺小。

    大地又摇晃了片刻。等它终于停止了怒吼,时雍睁开眼发现,四周一片黑暗,整个空间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而她,人在赵胤的怀里。

    同时被赵胤护在怀里的还有大黑,软软的毛发紧紧依偎在她的身边。

    “侯爷!”

    时雍低唤一声,一根温软的舌头伸过来,在她脸上舔了舔。

    “大黑?”

    “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