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53章 有媳妇的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就没见过像成格公主这般娇气还脾气恶劣的女孩儿。

    她好似受了伤,腿脚略有不便,一边单脚跳跃,一边还拿脚尖去踹大黑,嘴巴也没有闲着,不停地惊叫。在寂静的黑暗里,成格的声音给人带来一种无端的恐惧。

    然而,大黑只是凶她吼她,并没有碰到她。

    “不想死就闭嘴!”

    时雍叫回大黑,望一眼深邃的甬道里未知的黑暗。

    脚步声停了,人语声也消失了。

    就仿佛除了成格,甬道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别人一般。

    为什么不追上来了?

    时雍皱了皱眉,望着呼呼喘着大气的成格公主。

    “是什么人在追你?”

    成格仿佛这时才回过神,看到面前的人是她最厌恶的明光郡主,她愣了愣,咬着下唇,哭诉般低吼。

    “是你?你故意放狗咬我?”

    时雍差点被她逗乐。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个?

    “侯爷……”成格下一瞬便已瘸着腿奔向了赵胤,一脸委屈地道:“快些救我。侯爷,快些救我。”

    时雍:……

    原来是瞧到了赵胤,撒起娇来?

    哼!时雍看着她狼狈的样子,二话不说猛地伸出手,拦在她的面前。于是,成格扑上来的身子便撞在了她的胳膊上。

    “你干什么?”成格怒吼,在时雍的臂弯里挣扎起来,双眼巴巴地看着赵胤,叫救命。

    时雍勾了勾唇,一把勒住她的手腕,趁着她使力,猛地旋转,成格吃痛尖叫,身子顺着时雍的力道转了半圈,就被她反剪了手臂,往上一提。

    “痛!痛痛!你干什么?你这个坏女人……”

    时雍冷冷道:“我数三声,你再嚷嚷,我便放狗咬你。一,二……”

    成格识时务地闭上眼,只拿一双大眼珠子瞪着时雍。她将今日所遭遇的一切,都算在了时雍的头上,这会儿当真气得要死,可是又拿时雍无可奈何。原本想着可以用“美人计”,让赵胤对自己侧目几分,气一下这个明光郡主,奈何赵胤正眼都不看她,甚至无视两国邦交,无视她的疼痛……

    这些人都是奇葩。

    成格疼得眼泪不住地流,吸着鼻子。

    “你这个混蛋,乌龟王八蛋,快些放开我。我痛,痛啊……”

    时雍听到女子在怀里撒娇流泪,再听这娇声声的控诉,突然间感觉自己像个渣男。

    “我在问你,那些人是谁?”

    “是……”成格刚说一个字,猛地扭头,望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噫,人呢?”

    追她的人不见了,脚步声也没有了。

    时雍道:“听到狗叫,想必躲起来了。快说!你是真蠢还是假蠢?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恨我。你如今坐在谁的船上不知道?”

    成格撇了撇嘴巴,呜咽着,一边流泪一边说话。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时雍看着这女子真是头大。

    “不知道,他们为何会追你?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怪你?”

    说到此事,成格便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时雍,可能是脚太痛了,她停顿一下,又将软绵绵的身子靠在时雍的身上,有气无力地道:

    “今儿你把我打落水池,我如此狼狈,怎可让人瞧见?我一个人躲在柴房,原本想等天黑再回去,可是等着等着,我就……睡着了。”

    时雍无语,看着她。

    “能耐。然后呢?”

    成格道:“我醒过来,天色已晚,我脑子痛得像被人揍过一顿似的,头昏眼花,不太看得清楚,踩到一只老鼠,吓得我连滚带爬地往外跑,也不知道抓到了哪里,地面突然裂出一个洞,我顺着那石阶就往下滚……”

    她摸了摸腰,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我身上都湿透了,还生着病,好不容易爬上石阶,却发现那个洞不见了,我怎么都打不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时雍问:“然后呢?”

    成格道:“怕死我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啊我,在地底下走啊走,哭啊哭,就想出去……我怀疑我掉入地下,是碰着什么机关,我便想,只要找着机关就好。”

    时雍看她满脸鼻泡眼泪的模样,眯起了眼睛。

    “你找着机关了?”

    “找,找着了……就是,好像……找错了。”

    时雍挑了挑眉梢,“是你把守陵卫所给炸了的?”

    成格紧张地抬起眼,连连摇头,“不是我,怎么能是我呢?我又不知那些是什么。我以为拉开那个铜铃就可以出去,哪会晓得,会是……会砰地一声,就炸了。”

    时雍猜得不错。

    成格的失踪和巴图被劫,是两回事。成格自己是凑巧误入皇陵。不仅如此,她还将北狄人挖密室和秘道时设置的机关触动了,与守陵卫所的院子来了个“玉石俱焚”。

    “原来方才不是地震啊?”

    听完前因后果,朱九终于反应过来,看着这个灰头土脸的小公主。

    “是你炸的?”

    “不不,不是我。不能算是我……”成格回避众人的视线,狼狈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炸毁了地下密室,她不仅害得自己无路可逃,像丧家之犬一样四处逃窜,还被陌生人追杀,还毁了祖宗的“基业”,朝廷的“计划”。

    想到这里,她脑袋低下去,肩膀缩在一起。

    “我想了想,你们还是不要救我好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时雍看着这个差点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恨也不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是为何?”

    成格苦着脸,“我便是能逃出去,三叔也定会宰了我祭陵。”

    呵!她还知道自己闯下大祸?

    时雍目前尚且不能估算带来的损失,也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少人被成格的“无心之举”所连累。

    但是无论如何,眼下他们得带着这个小公主离开。

    “放心吧。”时雍冷冷看着成格,“你三叔说不定已经被你炸死了,没机会宰杀你。”

    成格闻言,惊恐地瞪大眼望着她,嘴巴不停抖动。

    “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时雍挑了挑眉:“煮的。”

    说罢,她转头,正色脸问赵胤,“侯爷,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赵胤点点头,“别无他途。”

    方才他们在坍塌的密室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等来救援,也没有听到半点声音,如今再回头自然也会同成格一样,无路逃生。除了继续往前走,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不料,时雍话音刚落,成格便疯狂地摆手。

    “不可,不可。去不得,那边很是恐怖,还有坏人……”

    “有多恐怖?”时雍将成格攥在胳膊上的手用力拉开,扫她一眼,“能走吗?”

    成格瘪着嘴巴,可怜巴巴朝她摇头,掉着眼泪抽泣。

    “我痛,我浑身都痛,走不了。”

    哼!方才还能跑能跳,看到人了就痛得走不动路了?时雍皱着眉头示意她,“坐下。”

    成格不明所以,但在众人冷漠的视线里,乖乖地坐了下来。

    时雍弯腰,抬起她的脚踝,视线微微一变。

    她原以为这个成格公主就是在故作姿态,没有想到她确实伤得不轻,腿上,胳膊上,到处都是擦伤,露在外面的地方全有擦破的伤痕,衣裙也已破损,尤其那条小腿,更是红肿得像一个发面馒头。

    唉!

    看来她能跑能跳,全因求生本能。

    “行了。”时雍拍了拍她,将人一把拽起来,回头看着谢放和朱九。

    她是女子,没那个力气背成格走远路。赵胤当然就更不可能。那么,这个“使命”就落到了谢放和朱九的头上。

    “我不行我不行。”朱九刚一接触到时雍的眼神,连忙摆手拒绝,“我是有媳妇儿的人,怎可……怎可与别的女子有肌肤之亲?”

    时雍哭笑不得,“这是救人,怎能说是肌肤之亲?”

    朱九眼睛微微一抽,心里忖道:那让爷背一个试试,你还不急得跳脚?但他嘴上却很是乖顺地道:“有放哥在,这种事不劳郡主操心,是吧,放哥?”

    谢放长得有赵胤一般高,人也十分严肃。在他的面前那个成格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他见朱九挤眉弄眼,不冷不热地走上前,脱下身上的外衫,披在成格的身上,沉声道:

    “公主,得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