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54章 冥冥中的召唤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话音未落,但见谢放突然伸出大手像拎鸡仔似的把成格捞起来,往肩膀上一扛。

    “爷,此地不宜久留,我等须即刻离开。”

    他大步往前去探路,成格始料不及,身子在他的肩膀上硌着,愣了愣,突然俏脸通红,双手双脚不停地扑腾不止。

    “慢点,你走慢点,我痛,痛……”

    谢放没有理会她。

    看她这一副见鬼般惊恐的模样,时雍原本恶劣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慢慢走到赵胤的身边。

    “放哥,你来殿后。方才那些人兴许就藏在暗处,小心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那些人显然是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这才没有追上来。可是无声无息不代表消失,也许等待他们的是更为可怕的阴谋诡计。

    朱九道:“爷,会不会是劫走巴图的那批人?”

    赵胤轻轻嗯一声。

    引君入瓮不成,竟被成格误打误撞地闯进来,一不小心炸了守陵卫所,把赵胤等人掀翻入陵。这事闹得真是……时雍想到这里,头痛不已,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成格。

    从认识第一天,这姑娘就在不停的闯祸,脾气还臭。

    时雍真怀疑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油灯被重新点亮,朱九打头,赵胤和时雍居中,谢放扛着成格殿后。几个人沉默地顺着甬道的方向走了许久,地面终于宽敞和平坦了起来,进入一个被破坏的石头,里面出现第一个石室。

    得知“地震”是成格公主牵动机关引发的之后,时雍以为里面应该没有受到破坏,哪料,眼前的石室比地震造成的坍塌有过之而无不及。石块凌乱不堪地堆积,一群群不知名的飞蛾从未知的黑暗里飞过来,前赴后继地往她手上的油灯上扑。

    这蛾子个头大,气息难闻。

    “什么鬼地方?”

    朱九低咕一声,而谢放肩头的成格被蛾子扑了脸,已是吓得花容失色,整个人扑腾起来,双手不停地挥舞,然后紧张地抱住了谢放惊叫。

    谢放皱起了眉头,耳窝都快要炸了。

    成格是公主,他不好吭声,可在时雍眼里却没有什么公主和尊卑。

    她拉着脸转头,瞪向成格,“能不能闭嘴?再吼一声,丢你下去喂狗!”

    成格长这么大都没碰到过像时雍一样待她这么凶狠的人,又恨又怕,嘴巴瘪了好几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许哭!”时雍又低斥一声。

    成格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双眼雾茫茫地看着眼前黑暗的石室,内心的恐惧被放大到了极点,要哭不哭地道:“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三叔……三叔在哪里?”

    时雍服气了,看着在油灯上飞舞的蛾子,头皮也麻痒痒难受。

    “这个石室不是原本的样子,好像被人为破坏过?”

    赵胤淡淡道:“应当便是先帝和先皇后当年误入,毁坏机关造成的。”

    时雍举起油灯,看着进入石屋那道门外的两块巨石,比划了一下,“这里原本应该是有一个石门的,被人启开了。”而且,这种启开,不是用机关启开,而是暴力启开。

    “真不可思议!”时雍到处走动观察,“先帝和先皇后是怎么打开这石门的?难以想象。”

    “侯爷,郡主,你们快来看,那是什么?”

    朱九已经走到了损坏石室的另一头。

    听到他的叫喊,时雍紧跟上去。

    接着,他们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石像,不止一个,像是被人连根拔起一般,横七竖八没有规则。

    “石像生。”

    听着赵胤的声音,时雍恍惚想起自己曾经参观过的陵墓。

    “石像生不是应该放在墓外的吗?”

    阴山皇陵的设计处处不合常理,这个似乎算不得什么大事。

    时雍说罢,自顾自点点头,“看来这里便是墓道尽头了。”

    朱九接口道:“那再进去,不就是主墓室?宝藏会不会就在里面?”

    “做什么美梦呢?”时雍瞥一眼朱九看直的眼睛,目光四处巡视着,淡淡道:“这些石像生原本应该有机括牵引,只是被破坏了。再看石室的结构,也是左右对称的。凿工精湛,构造奇巧,令人叹为观止啊!不过,前面这一道门么……”

    她停顿一下,朝赵胤招手。

    “侯爷你看,这道门封住了通往墓室的路,但是相比石室原本的石凿工艺,要粗糙许多,也不像是原有的一体结构……”

    赵胤道:“我曾听先皇后提及。她老人家出墓后,为免有人误闯皇陵机关,丢了性命,在夯土回填时,在墓道通往墓室处,重做了千斤石门,还原了机关……”

    时雍抽气,“什么机关这么厉害?看这些巨石,岂是普通力度可以牵引?”

    赵胤看着她脸上的好奇,平静地说道:“前朝留下的《太祖秘录》里曾讲述过皇陵修凿情况,书中言,狄太祖陵寝,以山为陵,随葬珍品若干,为防盗掘,地宫墙体坚固,机括奇巧。墓道一分为二,阴阳相合。阴者为虚,阳者为实……又云:陵墓前室有八,采《奇门遁甲》之精巧计位,分为‘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室,除前室和甬道,后室另设一千零八十局……”

    时雍听得眼睛都绿了。

    “墓道一分为二,阴阳相合?有虚有实,那我们刚才进来的那一条,是虚是实?”

    赵胤目光微暗,“墓道早年遭到破坏。大抵先皇后只留了一条路。但这陵墓前室,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室,应有保留。”

    时雍又是好奇又是有点紧张,小声抽气一下。

    “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八室后,还有一千零八十局,如此要命!我不想明年今日变祭日……”

    赵胤眼睛微微眯起,“怕是由不得我们。”

    什么意思?

    时雍看过去,与他对视一眼,心里突然冰冷一片。

    “你是说,我们到底还是……入了瓮?”

    原本人家用巴图之命来诱他们入陵,他们没有上当,结果还是阴差阳错地让成格给搞进来了。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命数?

    时雍掀起唇,笑得极为无奈,“既来之,则安之。没什么可怕的。只是,我不太明白,对方千方百计的引我们前来阴山皇陵,又费尽心机拉我们进入这个墓穴,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为了分一半宝藏给我们,不合常理呀?他们既然已经入墓,想必所知道的比我们多得多,有机会不独吞,这是疯了么?”

    赵胤道:“自是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

    用得着他们什么呢?

    时雍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突然激灵一下,反应过来。

    “我知道了。”

    众人都转头看着她。

    阴凉凉的石室里,这画面颇有几分惊恐之意。

    时雍道:“双生鼓,双生鼓的秘密,或许就与皇陵宝藏有关。或是地图?或是机关布局图?这样,我来给侯爷分析一下。”

    她清了清嗓子,转头看了看,在一个石像生的背上坐下来。

    “对方以双生鼓相诱,策反狄族大巫,然后从大巫嘴里得到了双生鼓的秘密。一起带着双生鼓来到阴山皇陵。然后,他们杀死大巫……”

    她扬起手,做了个“杀”的动作。

    “可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墓中机关精巧,虽有双生鼓在手,仍然有破不开的谜团。也就是说,目前,他们仍然没能找到宝藏,或是没有解开机关谜局,这才故意引我们前来。”

    朱九道:“我没有听懂。郡主,引我们来做什么呢?难不成对方认为他们解不开的谜团,我们就能解开不成?”

    时雍望着她,抿住嘴,微微牵起唇。

    “不是我们,是我和侯爷。”

    朱九半眯眼斜视她,感觉受到了侮辱。

    时雍道:“对方肯定不是同我们第一次打交道,应该是老对手,对我们的实力深有认同,这才绕着弯地引我们入陵……”

    朱九道:“可我们最初来阴山皇陵,是因为褚老呀?”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目光古怪地看着时雍和赵胤,讷讷道:“属下突然有一个猜测。这次侍卫被杀,前来求援的人也是褚老。会不会褚老跟他们其实是……其实是一伙的?”

    因为褚道子是时雍的师父,朱九这话说得很是犹豫,目光还不停地瞥向时雍。

    时雍没有说话。

    不敢否认这种可能。

    稍等片刻,见众人都不吭声,时雍才道:“无论是何原因,我们进来了。只是进来的方式与他们想象的不一样。成格公主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将我们的居处提前炸毁,让他们有些自乱阵脚……”

    成格接口道:“这么说,我岂不是立下了大功?”

    时雍看她一眼,慢悠悠地冷笑,“若是我猜得不错,等我们帮他达成心愿,解开宝藏谜团,那个守陵卫所,仍是逃不过被炸毁的命运。”

    “我好似有些懂了。”朱九踌躇着点点头,看了看这墓门,“也就是说,我们出是出不去了,除非解开这墓底的机关谜团,助对方拿到宝藏?”

    时雍道:“八九不离十。”

    朱九纳闷地问:“可是,郡主说的对方是谁?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会这么厉害?”

    时雍半眯眼,冷笑,“我都说老对手了,还能有谁?”

    朱九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仍然没有明白的样子。奈何,除了同他一样似懂非懂的成格公主,谢放和赵胤都不开口,仿佛都明白时雍所指是谁一般。

    “侯爷?郡主?你们能不能说得明白一些,可怜可怜我这颗辛苦的脑袋……”

    “不急。”赵胤安静地看着墓室门,语气低沉淡定,“该来的,迟早会来。很快你就会见到。”

    很快?

    石室里的温度仿佛骤然冷了几分。

    众人沉默。

    安静片刻,不知谁的肚子发出“咕”的一声响。

    接着,便听到成格带着哭腔的声音,“可是我好饿,我晌午饭都没有吃饱,夜饭也没得吃,我快要饿死了……”

    她坐在石块上,抱着膝盖默默流泪。

    正在这时,谢放突然噫了一声,“这是什么?”

    时雍闻言提着油灯走过去,将火光举高一些,照着谢放所指。那是一块类似石碑的东西,就竖在墓门前。方才时雍曾扫到它一眼,可是在一堆乱石中,并不显眼,光线又格外的昏暗,她没来得及关注。如今再看,却是差点吓出病来。

    瞧她看见了什么?

    拼音?

    她擦了擦眼睛,将身子凑得更近,再一次确认碑上的文字,更是大惊失色,头皮发麻。

    “小女子误入狄太祖陵寝,虽是无心冒犯,但为脱身,不得以破坏机关,毁了墓道,再难修复还原。墓道本会双层,上层为隐,下层为实。如今只剩实道。前墓室共有八室,八条通道,再有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明暗有间,设计精巧,得而观之,甚为荣幸。”

    “现今我虽尽心修复,可仍有一憾。我与晋王赵十九曾于墓中得见大量藏宝,主墓室下回光返照楼还有黄金屋一座……此等绝世珍宝,竟只能深埋于此,渐失光泽,湮没于千万年时光之间,甚是可惜。”

    “珍宝有人赏,才是宝。黄金有价值,才是金。若有后来者,机遇巧合得遇珍物,应还物于民,莫使珍稀蒙尘才好。另注:为免屑小之徒夺走宝藏,为祸人间,小女子特以拼音撰碑,静候于此,等待下一个有缘人。”

    落款:洪泰二十五年,南晏夏初七留字。

    时雍盯着石碑,不知不觉泪眼婆娑。

    她不知道为什么流泪,一种仿佛跨越时光的冥冥感召,让她突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宿命感,或说,梦幻感。

    这一切仿佛都成了必然。她所经历的一切,也许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来到阴山皇陵,抚摸、感受这些与她的命运息息相关的人和事……

    再然后,揭开秘密。

    此生的她与前生的她,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生与死皆是为了——将有罪之人,绳之于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