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59章 但愿长醉不复醒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无边的黑暗里,世界仿佛被丢弃在一个意识混沌的角落,沉睡不醒。

    空气里的湿度越来越大,气温也愈发升高,氤氲的热气带着好闻的香味,仿佛要将他们烤化了、蒸透了,从里到外变成一个与己无关的人。

    浓墨般的黑暗连人的影子都吞噬而去。陈红玉头发湿透,仿佛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身的汗,嘴里却焦渴不已。

    她仿佛正在经历一场艰难的旅行。

    与她同行的男人带着她,时而急速的颠簸,时而和风细雨徐徐而行,让她混沌的意识无端生出许多幻想。

    马背上、暖帐中、湖上夜舟……

    在感官主导的盛宴里,他们步履艰难,睁不开眼睛,左右不了自己,却始终没有停下来,也停不下来。那股子焦渴,就埋在骨头缝里,缠住他们,捆绑成团。

    只余些许的意识,让她得以大口大口地喘气。

    香味侵袭感官,放大了她的感受,那双被人高高举起抬到头顶的手臂,早已酸麻不堪,两条腿更是像灌了铅一般,几乎失去了知觉……这一场仿佛地老天荒都不会停止的长途奔袭,已经持续了多久,陈红玉不知道。当撕裂般的疼痛变得麻木,当羞涩被屏弃到意识之外,她唯一能清晰感觉地只有这个男人。

    他比她更为焦渴的每一次来去,掌控地扼住了她的神经,没有推拒,只有畅快,还有身不由己。他同她一样的身不由己,在这一方黑暗的空间里,他们好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魔障,顷刻间化身为兽,不再有人类的羞耻心,只剩原始的野性,而造物主更是神奇地让他们如此契合,就好似天生就该在一起,天生就该像这样属于彼此,再不分开。

    可笑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兴许是为遮掩这如同兽类一样难以言说的羞耻,他们谁都没有主动说话,极尽用身体去了表达情绪,用肢体代替语言,没有一句话交流,却有着同样的感觉,床笫之事,这个人大抵便是世间最好最合适的那个。

    香蒸玉肌,汗流浃背。

    恍惚间,头上的石板突然传来的一道声音,让陈红玉稍稍恢复些意识。

    她无力地喘口气,想收回发麻的脚,刚一抬膝,就被人扼住。他仿佛已至关键时候,呼吸比刚才更沉重了几分。陈红玉能感觉到……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就在刚才,在过去那个不知多久的混沌里,他们做梦一般来来去去折腾彼此,她也从一个似懂非懂的大姑娘变成了明晰男人反应的妇人。

    原是已经习惯由着他搓圆捏扁,水一样跟着他的节奏摇摆呻丨吟,但这次不同,头上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哐哐”声好像某种凶猛的野兽拖着铁链在身边奔跑,让她想忽略都不行。

    “有……人。”

    陈红玉好不容易从喉管里挤出两个字。

    这才发现,嗓音早已沙哑变色,早已不是原本的模样。

    听到她突然出声,男子似乎也有些意外,稍稍停顿一下,又被无边无际的癫狂梦境所左右,他贪恋般低下头,深深嗅着那股子香甜的气息,在她的脖颈,在她的发丝,他不知这香味来自何处,只想要一寸寸去体会,最好能永远深埋在这一方香甜里,再不出来。

    “有人来了。”

    这次,陈红玉多加了两个字。

    嗓子同样沙哑,微攥的拳也抵在了他的肩膀。

    很明显,男子的意识也比方才清醒。他听清了她的话,也听到了来自上方的动静,但是他似乎不想理会,拽住她的小手拉开,脊背绷起,劲腰如铁……

    陈红玉深深喘口气,闭着眼睛挣扎。

    可是,他的身体格外健壮,哪怕陈红玉这种长年习武的女子在他面前也是毫无用武之力,细胳膊细腿,对比他铁一般紧绷的力道,只能臣服。

    “唔……”

    她有些想哭。

    这诡异的“奇遇”,非她所愿,可她并没有全力去抗争。她不喜如此不受控制的自己,更恨这个左右她身体的人。可是,嘴里刚呜出一声,她又生生咬住下唇,将脆弱收了回去。

    不怪旁人,哭有何用?

    “有人来救我们了。”陈红玉第三次提醒他,这次用了比任何时候都要镇定的语气,“你……不想被人观赏吧?”

    男子呼吸略沉。

    在女子的挣扎里他仿佛颠簸在海浪里的一条船,浪潮一波波涌上来,将他往上推,可偏生就是上不去……又下不来。他很有些难受,喘着气将她拉拽回来。

    “……别急。”

    陈红玉身子一僵。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男人的声音。

    应是个年轻男子。

    年岁也是不大。

    就是声音与她一样,喑哑不堪,难以分辨。

    她半睁开眼,努力想要看清面前的人。

    奈何,这间石室实在太黑了,用尽目力,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轮廓。

    “来了。”呼吸喷在脸上,陈红玉心尖一抖,死死掐住他汗涔涔的肩膀,在疾风骤雨里颤抖如同筛糠,最终瘫软在他怀里,任青丝缠绕,声息渐弱。

    破碎、愉悦。

    这如同一个酒醉后的梦境。

    恍恍惚惚,不愿醒来。

    在误入石室的那个时候,她嗅到那股子香味开始躁动不安时,便隐隐有些猜测,她可能吸入了迷药,会被控制心神。一直到彻底失去意识,神飞天外,再经几个周天,意识又渐渐恢复,她能感觉到,她与他几近同步。

    两个被药物支配的可怜虫。

    羞耻,又无力。

    陈红玉从浪尖上被抛下来,软绵绵地躺在那里,好半晌都没有动。男人也没有说话,像是累得乏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休息片刻才慢吞吞从她身上离开。

    “哐哐!”

    “哐哐!”

    “咚咚!”

    头上传来的声音越发地密集,好像石板随时都会被人从头顶破开一般。

    石室里的两个人,却如同被抽空了力气,脑子一片空白,半是清醒半是痴,好半晌难以动弹。

    陈红玉攥了攥手指,硬撑着想要坐起来,就听到衣料窸窣的声音。

    他在整理衣物。

    很显然,他已清醒过来。

    陈红玉摸索着自己的衣裳,发现手指不停在颤。

    她本就只穿着一身寝衣,很是单薄,方才不觉得冷,可是这会儿,那香味在退去,空气仿佛也凉了下来。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身子哆嗦一下,抱紧自己的胳膊。

    “此事,我不愿让人知晓。”陈红玉声音沙哑低弱,尽量保持着冷静,但两个人太近了,近得呼吸都那般清晰,他又怎会听不到她的声音?

    “嗯。”男人没有犹豫,低低应了。

    陈红玉松了一口气。

    她不想让人知道,在这个皇陵地底的黑暗石室里,她做出了如此荒唐无耻的举动。身为国公府小姐,清清白白的女子,她承受不起这个结果。

    她提出要求,男人便应了,她本应感到开心才对,但奇怪的是,心里却隐隐有些失落。

    ……原来,他也不想与她有什么纠葛。

    陈红玉拉住领口,稍稍坐得远了些。

    他没有跟过来,也不再像方才那样强烈而热切,不容她离开半分。此刻的他,在一场弥久的发泄后,已彻底恢复了意识,哪怕坐得这么远,陈红玉似乎也能感觉到他身上弥漫的戾气。

    他在生气。

    生气失了心神碰了她。

    生气他竟然同陌生女子这么疯狂。

    她也该生气的。

    可是她,没有力气,混沌的脑子也不支持她做更多的事情,只能默默地坐在那里,等待即将到来的命运……

    在地底困了这么久,是应当有人来救的。

    可一会石室打开,见着了人,她该怎么面对?

    陈红玉心跳如雷,她想要逃跑——

    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知道自己是谁,更不想定国公府的英名被浪荡二字取代。

    可是,石室是一个密封的环境,没有出路,他们只能这般坐着,心惊肉跳地等待,灯火亮起时的那一眼对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