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63章 天地为棋,我为走卒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从幽黑的石门里走出来的是一个黑衣黑袍人,脸上戴着一个让时雍无比熟悉的鹰隼面具。这熟悉的打扮,让众人登时屏紧了呼吸。黑衣人走得很慢,身上黑袍无风而动,脚步却轻得没有声音,一双厉眼隐在黑暗里看不分明,可是每走一刻,都能给人带来无形的压力。

    这个看不见脸的男人,是邪君吗?

    众人都吃惊地看着他。

    他噙着笑,“侯爷意下如何?”

    一个人出来面对众人,这态度也太过从容,是在挑衅谁呢?

    时雍看向赵胤。

    但见他仍然保持着方才的姿态,略略松开她,语气淡定如常。

    “如何合作?”

    黑衣人就站在那个石门外。

    “双生鼓的皮面上具载皇陵机关和宝藏所在。我有双生鼓在手,而侯爷有奇人异士在侧,你我联手,定能破解皇陵机关,找出这一笔失落的皇陵宝藏。”

    赵胤哼笑,平静的语气里是淡淡地嘲讽。

    “自当年永禄爷误闯阴山皇陵,数十年来,天底下多少觊觎皇陵宝藏?入阴山皇陵者众,有几人得活?”

    黑衣人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怪只怪他们贪欲过重,肖想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死是他们的命,而我们不同。”

    赵胤问:“有何不同?”

    黑衣人语气带笑,“我们还活着。”

    赵胤道:“若执贪恋,我们也会死。”

    黑衣人愣了愣,哈哈大笑起来,“诚如侯爷所言,数十年来,无数人觊觎皇陵宝藏,可他们连墓室的门都摸不着,便命丧于此。我们却可以在奇门遁甲八字中来去自如。你说,这宝藏不该归我们,又该归谁?”

    赵胤依旧面无表情,“我没有兴趣。”

    那人似乎并不意外赵胤的回答,“侯爷对宝藏没有兴趣。不知对在座各位的性命,又有没有兴趣?”

    环视一圈,他不等赵胤回答,便又冷冷笑了起来。

    “恕我直言,侯爷别无选择。除了与我合作,你没有办法走出皇陵……”

    “是吗?”

    赵胤的声音越发冷漠。

    他松开时雍的手,脚步缓缓抬起,朝黑衣人走过去,那张脸冷冷淡淡,犹如隆冬的冰面,沉静中满带寒意。

    “我可以杀你。五步之内。”

    说的是五步,他已经走了两步。

    众人屏气凝神,目光死死盯在赵胤和黑衣人身上。

    时雍的心也悬了起来。

    不料,黑衣人却没有退缩的意思,只发出一声冷笑。

    “赵胤。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可我既然敢一个人出来,又岂会没有准备?你杀我很轻松,但我若死了,会有更多人,为我陪葬——”

    他的目光越过赵胤落在时雍的脸上,声音略带一抹邪气。

    “就算你不顾及旁人的生死,你可舍得这个小美人因你而死?”

    无耻!

    时雍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

    尤其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别人。

    她道:“我们就算是死,你也瞧不到了。总归你也得死在前面。侯爷,杀了他!”

    赵胤再往前迈出两步,淡淡的声音饱含杀意。

    “好。”

    徐徐出口的声音锐气逼人,他从容地迈出第五步,绣春刀骤然出手,铮的一声金属嗡鸣响起,在这个黑暗的石室里尤显恐怖。

    出刀快、狠、准。他速度宛若猎鹰扑食,只见寒光闪过,绣春刀已架在了那人脖颈之上。

    一抹鲜血顺着刀身慢慢淌下来。

    黑衣人一动不动。

    而赵胤没有刺入那要命的一刀,而是狠狠挑开了那人的面具,刀锋在他脸上留下一个血口。

    黑衣人没有躲避,脸上依旧带笑。

    “侯爷好身手。不愧出自永禄爷嫡传。”

    说到永禄爷“嫡传”的时候,他眉眼似乎都笑了起来,意味深长。

    赵胤面色沉冷,一动不动。

    而其余人脸上都露出诧异。

    这个人,时雍认识。

    他不是别人,正是在额尔古被大妃阿如娜偷偷放走的半山先生。

    也是清虚观那场大火中侥幸逃生的清虚道长。

    真是一头老狐狸,这样都死不了,还能活到阴山皇陵来作怪。

    可他……就是邪君本人吗?

    时雍盯着面前这张脸,内心满是疑问。

    她没有见过清虚,却与邪君打过几次交道——

    最近的一次是面对面,呼吸可闻。

    那是个年轻男人,绝对不是半山这样的年纪。当然,前提是她见到的邪君是真正的邪君。

    时雍看半山受制于赵胤,缓步上前,一脚踢在他的腿上,冷笑。

    “痛吗?”

    半山似乎没有想到,时雍会突然发难,眉头皱了皱,阴冷冷地笑了起来。

    “看来公主对我很有敌意?”

    废话!

    当初在额尔古要杀她的是谁?

    若不是褚道子相救,她小命早就没有了。

    时雍冷笑,问得直接,“你是邪君?”

    “是。”

    半山沙哑的笑声里,有一种难以描述的轻蔑,他看着时雍,看着眼前这群人,流露出来的是高高在上的睥睨姿态,就好像他能站在这里同他们说话,已是恩赐一般。

    “你们看到了,我戴着邪君的面具。”

    呕!

    戴个邪君的面具,有这么骄傲吗?

    半山坦然承认自己就是邪君,时雍反倒半分都不信了。

    不过,她曾经一度认为半山是个才高八斗的能人,可以做狼头刺的首领,可以把大妃阿如娜玩弄于股掌,让她宁愿不要自己的命,也要保住他……

    哪成想,他会因为邪君做出这种狗腿子的表现?

    时雍冷哼一声,突然握住赵胤的手腕,将他手上的绣春刀再往前一推。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看到你这张鬼脸,我一刻也等不得,就想要你的命。”

    她眼睛璨如星子,动作却又狠又烈,丝毫不比赵胤温和,甚至比赵胤杀心更强,不过转眼间,锋利的绣春刀便割入了半山的脖子。

    活了三辈子,时雍真没见过几个不怕死的人。

    没有想到,半山竟算一个。

    半山不看时雍,似乎也感觉不到痛,而是盯住赵胤笑问。

    “合作吗?侯爷。为了这个女人的命。”

    “你是在找死?”时雍冷哼一声,刀身再要往前推,赵胤却突然松开了胳膊,将绣春刀收了回来,凉凉地望着半山那一张自大的面孔,语气冷淡。

    “合作。”

    时雍侧目,“侯爷?”

    赵胤拉住她的手,声音平静地道:“天地为棋,我为走卒。既来之,则安之。”

    不论要不要与半山合作,前方等着他们的都是未知的凶险。换了时雍,这个时候也会选择与敌人合作。至少,能窥得一二对手的底细。她之所以故作姿态的阻止,故意要杀半山,无非是同赵胤一起作戏罢了。

    她本想从半山嘴里逼问出想要的东西,奈何这家伙口风比瓶塞还紧。

    见状,她哼声,“侯爷也不怕被他们利用,这些人心思歹毒,谁知道会有多少阴谋诡计等着我们。”

    赵胤看她一眼,

    “君子无垢,则祸至不惧。阿拾何曾见我怕过阴谋诡计?”

    “哈哈哈哈哈!”半山抹了抹脸上的血痕,发出一串笑声,尖利又刺耳。

    时雍发现如今的半山与她在额尔古见到的那个,很是不同。那个时候的半山一身儒袍,举止清雅,虽是狼头刺首领,却有些教书先生的温文模样。如今的半山变得刻薄阴冷。若不是同样一张脸,她都不敢相认。

    皇陵秘密,机关重重,凶险万分。任何一步走错,都有可能没了小命。

    得到赵胤愿意合作的承诺,半山没有把双生鼓拿出来,却从怀里掏出一份墨痕清晰的草图。

    “这便是从双生鼓的皮面上拓下来的。”

    他指着图中一个位置。

    “我们如今在这里。”

    赵胤看了片刻,“图有残缺?”

    时雍冷笑,“看来半山先生并无合作诚意啊?”

    半山抬头,沉吟一下怪笑道:“若此图完整,我又何须与你们合作?”

    见激将成功,时雍缓慢地勾了勾唇,“这么说来,图上所有标识位置,你们都已经破解了?如今面临的难题,是在图中的残破之处?那邪君此刻在何处?巴图又在何处?”

    “那是自然……”

    半山说了半句,怔了怔停下。

    看着女子锐利的双眸,他突然一声冷笑。

    “好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老夫差点被你绕了进去。”

    赵胤将图纸一收,慢慢眯起眼,“先生若无意合作,那就此作罢。”

    半山冷笑,“你们以为拿着这个图纸,就可以撕毁同盟,独吞宝藏了?没用的。别痴心妄想了,皇陵机关比你们想象中更为诡谲,若没有我的相助,别说出去,连欲望之门都过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