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65章 我也热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神色一变。

    盯着时雍俏红的小脸,突然反手扣住她的脉腕,背过身来将她往后一带,拖入照壁后面。

    “阿拾。”

    他声音清冷低沉。

    “看着我。”

    时雍深吸气,想要集中精神看清他的脸,可这一看,更糟糕了。

    “不行。”

    男人眉目如画眸中有光整个人如同地潭深渊一般,多瞧半眼都会让她失了魂魄。

    时雍猜测,死室里的致幻药物,可能与后世的某种毒丨品相似,吸入后能够封闭嗅觉和听觉乃至麻痹神经,让神经系统不再工作,只能陷入在自己的幻觉里,做梦一般。

    一念致此,时雍狠狠闭上眼,屏住呼吸,后背抵在照壁上。

    “侯爷,我此刻哪怕是看到狗……大抵也会觉得眉清目秀。”

    更何况是他为张超越了她的人生字典根本无法形容性感和俊气的脸?

    看着他,不是要她的命又是什么?

    “汪!汪汪~”大黑在她腿边拼命地摇头摆尾,吸引注意力。

    大黑总是对“狗”这个字反应很大。

    时雍听到狗叫声,勉强睁开眼睛,斜睨大黑。

    “……不是你。你长得丑。”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有心思逗狗?

    赵胤沉眉,一只手捏紧时雍的胳膊,用力将她托起,一只手在她的怀里摸索。

    “身上可有药?”

    “别动!”时雍呼吸一紧,只觉得赵胤那只手就像是燃烧的火苗,游动到哪里哪里便跟着热烫起来,让她原本就热红的脸更是臊了几分,心跳如雷,一时情难自禁。

    时雍用力扣紧他的手腕。

    “你离我远点,远点。别管我。”

    远点?

    赵胤目光渐厉。

    “我不管你,谁来管你?”

    这一副软绵绵娇颤颤意乱情迷的模样,别说让人捡了去,就算让人多看两眼,赵胤也想杀人剜眼。

    若不然,又何必把她藏在照壁后面?

    “一刻钟。”时雍脸颊发烫,但脑子还没有彻底失去运转,她扭头看了看照壁上那一幅模糊不清的壁画,脑子里突然清明了一些,甩甩头,说道:“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侯爷,咱们不能再耽误了,得快些出去,离开死室。这个地方太邪门了……”

    赵胤沉默半晌,冷峻的面容闪过一丝杀气。

    “走不了。”

    “什么?”时雍不解地道:“半山不是已经破了死室,还给了我们克服幻觉的药……”

    说到这里,看到赵胤脸色有变,她心下突生惊悚。

    她咽了咽唾沫,左右四顾。

    繁华艳丽的死室里,香气萦绕,美得如梦似幻。

    时雍恍悟般微微张开嘴。

    “难不成,死室就是困住半山的地方?”

    尚未听到赵胤的回答,照壁的那边就传来一道女子的呻吟。

    “热……我好热……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是成格的声音。

    时雍心一紧,撑起身子靠在赵胤的身上,手抓紧他的胳膊,“侯爷,带我去看看,成格好像比我更为严重。”

    “阿拾。”赵胤低低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般,俊脸也低了下来,慢慢靠近时雍的脸,近在咫尺,呼吸可闻,可惜,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满带冷意。

    “我顾不了别人,我只能顾着你。”

    时雍抿了抿嘴唇,“我是大夫。”

    这话赵胤听过不止一遍,每次都会依着时雍,让她为了救人而舍生忘死。

    然而,这次他不再放手,死死捏住时雍的胳膊,眼对眼看着她。

    “抱元守一。宁神静气。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不要想。”

    “可是……”

    “听话。”

    砰砰砰!

    外面传来几声脆响。

    但见成格罗裙微摆,整个人瘫跌在地上,将死室祭台上的铜壶瓷器等拂得好远,滚的滚,碎的碎,发出刺耳的声音。铜壶里是有水的,她这一发诨,水迹便浸了一地。

    方才她是同谢放在一起的。

    在休室里补充水和食物之后,她身子没有大好,但已经能走路。

    谢放没有再背她,可成格还是习惯跟在他的身边。因此,谢放是最先发现她不对劲的人。

    绯红的脸,染雾的眼,散发着媚态的表情……

    谢放赶紧别开眼去。

    “郡主!”

    他能想到的只有时雍。

    “快来瞧瞧。”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看男人目光冷厉,她委屈地撇下嘴,默默闻上了眼睛。

    谢放四处张望,方才赵胤带走时雍的速度太快,他没有来得及看清。

    不见主子和郡主的身影,谢放有一丝诧异。

    于是,谢放的目光又投到了乌婵的脸上。

    “别看我。”乌婵进来这一路都跟着陈红玉,照顾着她反常的落寞情绪,一看谢放求助的眼,当即拒绝,瞥了成格一眼,又道:“我们都没事,她怎就这般娇贵?某些人自作自受,那么喜欢害人,尝尝被人害的滋味,长一长记性也好。”

    成格已经没有办法听清乌婵的讽刺和嘲弄。

    但是时雍却听进去了。

    别人都没事,为什么就她和成格有事?

    成格还可以解释为身子虚弱,她又是什么原因?

    时雍深呼吸,“侯爷……”

    “抱元守一。”

    “我再不管,这成格公主就要出大丑了……”

    “屏气凝神。”

    “……”

    事情发生得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成格已然发作,浑身被汗水湿透,不管不顾地抱着谢放的腿,攀着他想要爬起来,待谢放去扶她时,她又朝谢放身上胡乱的摸。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谢放瞳孔一缩,

    就听到成格又在低吟,“来桑哥哥。”

    “你要了我吧?来桑哥哥,就在这里好不好,我今日就做你的新娘。”

    谢放惊住,扼住成格的胳膊,不让她乱来。

    “公主。我是谢放。”

    “来桑哥哥……”成格瞳孔涣散,显然已经分辨不出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脸上泛起柔光,檀口微张,小舌微微舔舐红唇,双眼痴痴地望着谢放,娇媚的身子蛇一样缠上去。

    “松手!”谢放咬牙切齿,可是成格那双手比任何时候都要有力,死死抱住谢放,根本就解不开她。

    “痒!我身上好痒。来桑哥哥,你帮帮我……帮帮我吧。”

    她嘤咛般的声音传入时雍的耳朵。

    如同魔咒。

    时雍的呼吸渐渐吃紧,脑袋贴在赵胤的颈窝,发丝轻蹭,一股痒意仿佛从骨头里散发出来,四肢百骸都被点燃,血管几乎都要爆开了。

    “侯爷……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为什么整个人石室,只有她和成格中了招?

    赵胤掐住她扭动的腰,低头看一眼,“安静。什么都别想。”

    安静……

    她哪里能安静得了。

    成格的叫声简直就是催魂的咒。

    搅得她五脏六腑都积了火,看着面前的男人当真是血脉贲张,恨不得把他生吃了。

    “快。快让半山带我们出去。”

    赵胤冷冷地哼声,“他若是肯,就不会带我们进来。”

    时雍愕然,看赵胤说得平静,心里突然一个激灵。

    “侯爷?”

    “嗯?”

    “你看着我,就没有……反应?”

    赵胤眸中微闪。

    “抱元守一。”

    “抱你个大驴脑袋。”

    时雍咬牙切齿地咒骂,莫名有些生气。

    自己为什么会受不了他的诱惑,用了克制幻境的药物都会中招,而赵胤却没有半点反应?

    难不成因为他长得俊,自己长得丑?

    时雍心窝里有熊熊烈焰在燃烧,却找不到一个发泄处。

    说不出是羞是恼,她张开嘴巴,死死咬住赵胤的胳膊。

    “你想办法……快些!如果你不想我就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办了你,就赶紧带走我。”

    赵胤一惊,看她眸底赤红,如同滴血一般,眉头不由皱紧。

    “阿拾……”

    “不要用这种勾人的声音叫我。也不要再用你那双要命的眼睛看我。”

    一席话时雍说得气喘,一种密集如雨的酥麻沿着脊椎在攀爬,将她的意识搅得天翻地覆,满心想的就是怎么把面前这个家伙吃干抹净再揉到骨头里,哪里听得见别的声音。

    “侯爷……”时雍手臂突然一松,搂住他的腰,身子贴了上去。

    “我受不得了。身上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爬,我也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