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67章 侯爷,我不行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夜光石和夜明珠打造的星月幽光,将来桑的脸照得如同冰冷的刀片,那粗犷高大的个子,泛着杀气的脸,胡子拉碴,寒芒森森。

    短短时日不见,来桑已不再是昔日那个暴躁小王子。他沉稳了,冷静了,大脚踩着青砖,飒然威风,每走一步,都带出扑面而来的冷风。

    时雍眯起眼,咬紧下唇,不肯露出半分狼狈。

    可惜,来桑的目光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停留,一扫而过,就踩过青砖石的中间,双眼说不出的诡异幽冷。

    “大青山败于你手,是我年少轻狂。”

    他的手臂抬起来,刀锋指向赵胤。

    “人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的。赵胤,你以为你还能逃得出这里吗?”

    他入死室时脚步从容,一看便熟知这里的环境。

    赵胤看着青砖石上的光影,漫不经心地问:“从吉达脱身,再经冁北哲布之手,你便一直藏在阴山皇陵?”

    如同闲话家常,赵胤的声音平静无波,与来桑的杀气腾腾截然相反。

    而这熟悉的腔调和声音,不知何故突然惹恼了来桑。

    他冷笑一声。

    “赵胤。我是不是很好玩弄?随你搓圆捏扁,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看我如此痴傻,你那时一定很得意吧?”

    赵胤一动不动的扶着时雍,二人的影子迤逦在地,静静而立。

    来桑盯着他,“我不会再受你蛊惑,听你说那些大道理。更不会……哼,绕着弯儿的套我话。你想知道什么?想知道我藏在阴山皇陵,是不是哲布授意?还是想知道我若是领兵攻打兀良汗,北狄会不会借兵?”

    他拔高的音符满是戾气。

    说到攻打兀良汗时,眼里闪着光。

    他对阿如娜的死,对乌日苏的恨,对巴图的怨,对兀良汗的恨,都十分执意,已然入魔。

    时雍内心狠狠一扯,暗自叹息。

    那个说“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便是时雍之意。时雍者,时世太平也”的来桑。

    那个说“男子生天地,便要顶天立地,应以守护太平为己任”的来桑。

    那个说,“指点江山,不如坐卧平安”的来桑……

    终是变成如今模样。

    时雍望着来桑,再望了望来桑带来的训练有素的“狼头刺”士兵,默默抿唇。

    “这是要杀了我们吗?”

    来桑的目光终于落在她的脸上。

    但不再是时雍记忆里的模样,没有爱慕、单纯、憨直,一眼就能看得分明的清晰。他双眼混沌,脸带肃然,只看时雍一眼,便讥嘲般冷笑起来。

    “不杀。只要乖乖合作。”

    来桑又缓缓抬步,往前走了两步。

    “只要助我夺得皇陵宝藏,等我起兵兀良汗,杀了乌日苏,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不仅不会杀你,还会好好疼你……”

    他微微眯起眼,目光再次落在时雍脸上,仍然是冷淡而幽冷的光芒。

    “做我的大妃你自是不配,不过,你生了张漂亮的小脸,合我的胃口,我可以赏你做个姬妾……”

    时雍眉头竖起,喉头的气恼在药物的作用下,汹涌而至,烧得他火急火燎,额头都冒出了汗来。

    “混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来桑抱着马刀,冷然而视。

    “我说得不够清楚,还是你迫不及待,想听我再重复一次,要如何疼爱你?”

    “你——”时雍咬牙,“来桑,我是你的姐姐。”

    姐姐?

    来桑双眼满是讽刺。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兀良汗人没那么多讲究。不是生我的,不是我生的,谁人不可?”

    时雍胃气翻腾,差点被他气得吐血。

    这还是她认识的来桑吗?

    那个整天缠着她天真无邪的少年?

    那个为了她只身前往大晏为质的小王子?

    那个对她说“你比千秋万代四海八荒的所有女子都要好”的来桑?

    时雍牙齿咬紧,压抑不住的火从齿间迸出。

    “他们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我看你是病得不轻。”

    “我是病得不轻。”来桑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热烫的双眼烙在她的脸上,冷飕飕地问:“那你有药吗?治治我。”

    时雍无力与他对视,将身子倚在赵胤身上,咽下一口火气。

    “放下武器,到姐姐这边来。哪怕你病入膏肓,我也要把你从阎王殿拉回来。”

    来桑本是嘲弄,没想到她会回得这么认真,愣了愣笑开,“美人计?如您所愿。等我拿到皇陵宝藏,你要怎么帮我治,都行。”

    一句一句轻浮的调戏,他说得肆无忌惮。

    与其说是存了色心,不如说是在发泄某种怨气和怒火。

    “谁让你长得这么合我眼缘,只要你想要,我们关上门,慢慢治……”

    “够了!”赵胤揽了揽时雍的腰,掌心在她后腰轻抚一下,示意她消气,然后不冷不热地望着来桑,扫视他带来的这些人。

    “人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我也不是每次都有耐性教小孩懂事。”

    赵胤将来桑方才说过的话,还给了来桑,语气凝重而冷肃。

    “来桑,恕我直言,大青山你不是我的对手。今日,你仍然不是。”

    有些人的狂妄和高傲不需要用凶狠的语言去堆砌,只慢慢懒懒便能令人骨头泛冷,心生恐惧之感。

    赵胤便是这样的人。

    来桑惧过他,敬过他,佩服过他。

    赵胤有多大的本事,他心知肚明。可今儿有备而来,他哪会轻易输阵,尚未开打,就被赵胤要挟?

    “想来大都督是误会了,这里不是大青山,我也没兴趣同你单打独斗。”

    来桑看着左右,笑得不无猖狂。

    “这些人就当是大都督的下酒菜吧。要是不够,外间开室还有不少。再不行,我们还为大都督准备了别的酒菜——大都督就算生的是三头六臂,不肯好好合作,想来是出不了皇陵的了。”

    学会阴阳怪气的说话了。

    也不知这些日子跟在半山身边,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赵胤拢了拢臂弯里的女子,见她双眼紧闭,呼吸渐窒,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幽光下的脸冷漠逼人。

    “好。”

    赵胤不说废话,一手举刀,直指来桑。

    “拔刀吧。”

    来桑喉咙狠狠梗了梗。

    赵胤越是从容不迫,越是刺激得他怒火中烧。

    过去了这么久,他已经长大,可到了赵胤面前,他发现自己还是像个孩子,不论是气势还是对局势的把控,永远落于下风。

    来桑恨得咬牙,拳手捏得咯咯作响。

    “这么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胤不答,不肖答。只是举手一挥,身侧侍卫已然奉令而动。他们距离来桑不过二丈左右,来桑人多势众,这些狼头刺个个长得剽悍强壮,人高马大,见状也是拔刀出鞘,在喊杀声里迎了上来。

    刀光剑影,人来人往,在幽暗的星云暗光下若隐若现。

    赵胤不假人手,将时雍紧紧揽在怀里,单手迎敌。

    “侯爷……”

    时雍呼吸越来不畅,几次三番与刀影错身,吓出她一身大汗。

    “松,松开我,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赵胤低头,发现她额际的发丝都已汗意,双眼赤红,嘴唇颤抖不停,身子都在颤抖,哪里是能够帮他杀敌的样子。

    “别动!”

    赵胤格开递到面前的长枪,突然松开时雍身上的布条,将她解开。

    时雍眯起汗湿的眼,心弦刚刚一松,就见赵胤又将那布条裹在了他自己身上,与她绑在一起。

    “生与死,不相离。”

    时雍脑子并不十分清醒,闻言愣了愣,整个人撞入他的怀里,随着他的狼奔虎突,身子不停变幻着不同的造型,汗水淋漓,眼前仿佛有金星闪动,那兵戈声如炸药在身侧爆开,搅得她耳鸣胸闷,好像随时都要死过去。

    “侯爷,我不行了……”

    她头昏眼花,气喘吁吁。

    “你放下我,带放哥朱九他们逃命吧。然后……烦请帮我带上大黑……乌婵和红玉……她们都有武艺防身,不会拖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