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1章 不想忍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听这话,时雍就笑了。

    “我从来痛恨这种不以对方意愿为前提的牺牲。两个人在一起,能白头到老自然是好,实在倒霉只能走个半道,那么,有人陪着共同赴死,也好过一个人活下来,背负情债终身不得安宁。连呼吸都感觉欠着另一个人的债,何来幸福?”

    时雍很少说大道理。

    说了,便很像那么回事。

    赵胤低头看她,沉默了许久。

    “有人活着,有人故去。活着的人不忘,死去的人便不死。她笑,他喜逐颜开。她乐,他神采风扬。她仰头望天,他便得见星河灿烂。”

    时雍勾勾唇,呼吸渐急,“侯爷此言差矣。世间的情感不会永固。人走茶凉,一旦摆脱相爱的禁锢,谁知身后还有几多风流?”

    赵胤皱眉看着她。

    时雍扬眉,“你不在了,我可不敢保证能记你几年,更不知往后还要找几个俊俏郎君……”

    赵胤的脸侧了开去。

    “明月清风,白云苍狗。人间美事,当属风流。你若能从心而欲,我倒也无怨。”

    这是傻么?

    哼!

    时雍不满地看着他。

    “如果我们不能同生共死,那么相爱二字有何意义?”

    这个问题,或许数十年前的先帝和先皇后也争论过,赵胤回答不出时雍想要的“意义”,他的想法也没有她那么深远。他要的,无非是她活着。天地之大,她曾说想去看看,他舍不得她把命丢在这个黑暗的地方。

    如此而矣。

    “石边试剑,荒原寻草。人随本心罢了。”

    时雍听着男人不疾不徐的回答,眉梢深深皱了起来。

    “侯爷,我听不懂。”

    “你无须懂。”

    “我想懂。”

    “余生很长,慢慢去懂。”

    “不!”时雍勾住他的脖子,眼睛散慢地看着他,“我要你细细为我讲来。”

    熔浆当头,烈焰熏眼。

    时雍在赵胤的怀里,热得汗流浃背,干渴得快要焦透。

    这里没有一丝风。说是有沸湖,却连一滴水都无。

    空间里仿佛更热了几分。

    时雍问完,没有得到赵胤的回复。赵胤甚至没有什么表情,仍是一如往常地抱着时雍,走在坑洼不平的地面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寻常天梯所在。

    时雍口干舌躁,嗓子几乎冒出烟来。

    “赵胤。”

    她用手蹭了蹭男人的脖颈。

    “你说话。”

    赵胤一言不发,把她的手拉下来,束在腋下,不让她乱动。

    “我难受。很难受。”时雍轻咳两声,感觉到汗意爬满脊背、额头、脸颊,浸湿他的衣裳,整个人仿佛在燃烧一般。可赵胤与她承受着同样的灼烤,因为抱着她行走甚至要承受更多的艰难,却没有半分变色,平静得不可思议。

    “赵胤。我求你了,放开我吧。”时雍把那只手又抽了出来,勾住赵胤的脖子,挣扎着想要让他放开自己。

    赵胤皱紧眉头。

    一只鞋在她的挣扎中飞了出去。

    他低头看着女人热得通红的小脸,突然将她放了下来,捡起那只鞋,慢慢穿在她的脚上。

    时雍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动作,心肝脾胃肾都快拧起一团了。

    “赵胤。”她双手深深掐入男人的肩膀,逼迫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眼睛。

    “如果你寻找天梯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我送上命运未知的开室。那么,我情愿在死前,与你享一夕之欢。”

    赵胤为她穿鞋的手,微微顿住。

    他似乎没有想到时雍会生出这种诡异的想法,目光里有些许诧异。

    “我说真的。”

    时雍拉住他的胳膊,一脸的严肃。

    “天下没有永生不死的人。熔浆点点百媚生,身旁有个英俊郎。此情此景,死有什么可怕的?”

    赵胤蓦地眯起。

    眸底有乍闪而过的光。

    “时雍。”

    一股说不出的冷然之气扑面而来。

    时雍心胆突然俱震。

    她望着赵胤,一动不动,身上是汗,脸上是汗,能眼睛里都渗出了汗,几乎无法直视赵胤平静的双眼。

    “你死而复生,已重活一世。这次,机会给我。”

    赵胤盯住她,目光幽深绵长,“或许,你可等我,再来找你。”

    “赵胤!”

    赵胤喉头泛紧,心里眼里全被他左右,整个人软绵绵地偎着他。等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这才惊觉人已经不能动弹。

    那条赵胤用来捆绑过她的布条,又一次派上用场。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赵胤将她的手脚紧紧束了起来。

    “赵胤?”

    时雍拔高了声音。

    “你干什么?”

    赵胤低头,额际全是浮汗,那两排长翘的睫毛也沾染了水气,显得幽深黑亮的双眼更为复杂深沉。

    “你不听话。一再消耗体力,我只能把你绑起来。”

    这叫什么理由?

    时雍道:“我说,我自己可以走。”

    赵胤道:“我抱你走。”

    时雍纤眉微挑,咬牙。

    “你看到天梯了是不是?你怕我不肯走,索性绑了我?你想过没有?就算我这样被送上开室,又怎能活命?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们的人赢过了来桑?万一开室全是敌人怎么办?”

    赵胤道:“他们不会杀你。”

    时雍生气,身子扭来扭去:“不!你松开我。你个混蛋,哪有这么霸道的?”

    赵胤看了她片刻,没有因为她的质疑而松绑,只是蹲身默默为她再加了一根布条。

    “啊!”时雍难受地咬牙,“果然是心狠手辣残暴不仁的锦衣卫指挥使,你看我都热成这样了,还狠心捆着我。我还中了毒,百媚生……你知道百媚生是什么感觉吗?我浑身躁热,如有蚂蚁在爬……”

    “我知道。”赵胤弯腰抱起她,慢慢往前走去,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脸颊,过了片刻,才幽然一叹,“半山给我的药丸,早已失效。”

    时雍一怔。

    那颗药丸是压在舌下的。

    这么长的时间,确实是没有什么用了。

    时雍哑然片刻,“那你就没有半点感觉?”

    赵胤不回答,也不看她,只是抱着她挺直脊背,慢慢往前走。

    时雍眯了眯眼,感觉着汗水从脸颊滴下去,声音低哑不堪。

    “我太失败了。”

    赵胤脚步加快了些。

    时雍盯着他,“你对我居然一点执念都无。”

    赵胤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突然停下了脚步。

    时雍回头,发现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处石壁跟前,而此刻赵胤所站的位置,是一块竖起的石板之上。这里是回光返照楼的遗址,石壁上仍有当年机刮转动,承载着楼体坠落时的摩擦痕迹。

    而此刻赵胤的目光,看向的是石壁上的文字。

    “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此地离沸水三尺,还剩下一刻钟的时间,石楼会整体沉入,恭喜你,离死不远了。不过,我最喜欢给人绝处逢生的惊喜,拧开夜明珠,有大好处给你。”

    拧开夜明珠?

    夜明珠在哪里?

    时雍的意识短暂的回笼,看着这一片废墟,突然笑了。

    “费尽心机,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这个夜明珠,是不是开启天梯的地方?可惜,夜明珠早已不见,这里只是一片废土,你要如何寻得昔日的机关?

    她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便见赵胤单手将她搂在身前,另一只手慢慢伸向石壁。

    夜明珠是没有了,只是曾经存放夜明珠的地方,有一个圆形的石槽。时雍眼睁睁看着赵胤拧开石槽里的铁片。

    哐哐哐!

    机刮的转动声很是刺耳。

    时雍在热汗淋漓中,微微张着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但见那石盒打开,里面再次出现了一行文字。

    “石壁后原本有一个甬道,甬道里有天梯,可直达开室。只可惜,天梯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使用后,石门闭,铁轴毁。为修复此梯,我费尽心力凿开了石门,遗憾的是,铁轴已毁,设计又实在精巧繁复,实难修复。立此碑,以缅怀。”

    前后两种文字,体字不同,语气也不同。

    可是很清楚地看出来,前者是造陵者留下的提示,那时候,回光返照楼和沸水湖还在。

    而后者,则是先帝或者先皇后留下来的了。

    “石门闭,铁轴毁。再不可修复--”

    时雍复述一遍,看着赵胤冷峻的面孔上浮起的冷意,怔了怔,突然笑开。

    “天意。侯爷,这便是天意呀。”

    赵胤没有理会她,搂住她便往石壁移开后露出的一个狭长甬道走去。

    这大概就是天梯所在,面积很小,有一张石椅静静而立,像是从旧时光里走来的故人,诉说着一个过去的故事,但连接石椅的铁轴和链条,全然断裂。

    时雍诧异地看着这个地方。

    哪是什么天梯,这分明就是一个古代版的“电梯”装置。造陵者利用了电梯或卷扬机的原理,在石壁的上方,置有铁轴的卷筒,铁绳缠绕在卷筒上,用以提升石椅,再将它牵引到“开室”出口,但是,在没有电力控制升降的情况下,需要人力进行转轮。在石壁的边上,有一个类似于汽车方向盘的铁制转轮,已然锈迹斑斑。

    时雍不想笑的。

    这个时候笑,毕竟不合时宜。

    可她真的就笑了,很莫名的笑。

    “我俩就该同生共死。”

    天梯已毁,唯一的出路没有了。

    在这个酷热潮湿,没有水没有食物的绝望,面对着不知何时会爆发的熔浆火山口,他们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希望。

    赵胤一动不动。

    时雍双眼浅眯着看他,一直看着他,直到他迈开脚步,走向那个石椅,让时雍慢慢地放上去坐好。

    “侯爷?”

    他目光很热,很不对劲。时雍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头上。

    是封闭的石板,可是,在她的身后,石椅的角落里,却有水蒸气一般的水雾弥漫出来……

    百媚生?

    便是从这里出来,再慢慢氤氲到开室?

    时雍睁大眼睛看着,脑子里混沌的想法,只觉得比方才更热了,更躁了,整个人脑子都混沌了。她最初的念头是快些离开这里,这里是水雾出口,百媚生的毒性肯定更为浓郁,不走是要找死么?可惜,她动不动,只能在浓浓的雾气里慢慢地堕入幻境……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花海,绵延往前。

    她坐在温泉池的边上,懒懒地舒展着身子,嗅着温柔的气息和暖昧的淡香,如梦如幻。

    “侯爷……”

    她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

    男子的脸近在咫尺,看着她,喘息着慢慢低下头,双手撑在石椅的两侧。

    “阿拾。”

    赵胤唤她一声,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额际的汗,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淌下来,落在时雍的颈上。

    “热。”

    她身上衣物早已湿透,紧紧贴在身上。

    迷离的眼,看着男子深邃的眼,和英俊的五官,心底躁热不堪……

    她在石椅上扭动,想要伸手抱他抚摸他,动不了。

    “难受。”

    她低低的嘤咛,诉说不满。

    赵胤眉头皱了起来,仿佛忍受着旷古的磨难,颤抖着手抚摸她汗湿的小脸,顺开她贴在脸颊的乱发,侧下脸慢慢吻舐她粉泽诱人的唇,目光迷离而涣散……

    “松开我。”

    时雍低低地喘。

    他仿佛听不见,滑下去将她固定好,又吻上她。

    “阿拾。”

    “嗯……”

    “我不想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