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2章 五马分尸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听到他出声,刚缓缓松出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做什么,就被这句令她心惊肉跳的话吓得噎住。

    身上缠绕的布条齐整刺目,百媚生的催动搅得她五脏积火,有点疲惫,又有点兴奋。

    “侯爷。”

    她眼睛半眯,从衣角的缝隙望过去,是赵胤紧抿的嘴和棱角分明的下巴,深刻又惑人。时雍心浮气躁,声音便有些不像自己。

    “我肖想侯爷这么久,早就不想忍了。侯爷还忍什么?”

    一句肖想,变客为主。

    赵胤目光微微一凝。分明是他要,怎么突成他的配合?

    这小女子当真大胆又狂妄!

    赵胤哭笑不得。既是紧着她所需,便不再客气,原本犹豫的手便放肆了几分。他从小习武,常年握刀持剑,一层薄茧在掌心如影随形,一寸寸游走便刮出一层层鸡皮疙瘩。一时间,轻衫凌乱,小衣轻撩,雪后南山耸玉,策马云台试衣,凝脂似雪、红蕊见雨。

    赵胤眼神一下幽深。

    眼前白得炫目,滑若细绸,便是大罗神仙转世只怕也要破戒,何况他热气方刚正当年?赵胤都这个岁数了,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青头小子。只是听得多懂得多却不如做得多。这奇异而陌生的感受,竟教他有些难以自持,浑然忘却周遭的一切,一生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如烟化去,更是没了分寸。

    “侯爷。”

    时雍察觉他的异样,仰起脸,见他眸底赤红,心下不由一惧。

    “你先松开我。”

    身上被缚并不好受,尤其这种失去自由的时候再看到赵胤仿佛阎王临世要将她吞咽入腹的模样,更是慌乱。她说完,不见赵胤反应,身子便扭了起来,曲起膝盖便朝他踢了过去。

    “解开我呀,混蛋。”

    唔!赵胤一声低闷的喘息,猛地揪住她的腿停了下来。

    “谋杀亲夫?”

    时雍嗔他,“哪里你就是亲夫了?再不松绑,你就是赵老贼!”

    她眼睛里湿漉漉的,在赵胤看来如同撒完野还委屈的小鹿,他心里一荡,忍不住想要欺负她,抬手便在她臀上轻轻一拍。

    “小丫头,看爷怎么收拾你。”

    这是赵胤么?

    素来洁身自好一板一眼的封建道德标杆,竟会有如此孟浪之举?

    时雍一怔,努力仰着头,目光惊愕地见他扯开腰带,露出一片精壮的肌肤,上面纵横交错着几道浅淡的疤痕,在烈焰熔浆下,肆无忌惮地散发着蛊惑的力量。再往下看,他小衣浸湿后薄软得近乎透明,紧紧贴在身上,清晰地勾勒出他身体的鼓硬线条,狷狂而野性,让他俊美的脸不由添了几分可怖。

    时雍的指节在捆绑间捏得发白。

    只觉得自己仿佛成了野兽嘴里的小白兔。

    “赵胤。”时雍口干舌燥,盯着这只狼,“你别吓我。咱先解开再说话。”

    赵胤道:“听说宝音长公主,是在这里有的。”

    一股带着情动的热气喷落在时雍的颈部,激得她浑身的汗毛仿佛炸开,头皮都紧了起来。

    “赵胤。”时雍想去抓他,手指却不灵便,

    反而被他将手拿下,紧紧薅在掌心。

    赵胤看着她道:“我一生,最崇敬先帝。”

    在这种旖旎的时刻,说另一个男人合适么?时雍无端地觉得脑仁隐隐作痛,怀疑赵胤到底有没有开窍?她快疯了。

    “又……如何?”

    赵胤的眼眯了起来,灼热的视线令人心头发慌。

    “情之所至,天地可鉴。便是佛祖也不受苛责我吧?”

    时雍低头看着他捏得发白的指节,怔了怔,不由幽幽地叹。

    “要睡我,还得找理由说服自己么?”

    不待赵胤回答,时雍眼波微瞄,话锋一转。

    “先帝俊么?”

    赵胤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想了想:

    “俊。”

    “比你如何?”

    “不可比。”

    “是你比不过他,还是他比不过你?嗯?”

    赵胤望定她,小女子低眉浅目,娇哦轻喘,却满是挑衅。这青涩又媚人的模样当真是世间少有。他紧抿双唇,目光像燃了火,不再与她言语,而是低下头去深深吻她,纠缠间将绑在她足踝的布条轻轻扯开。

    像所有旖旎故事的开始那般,二人情不自禁。

    满室挥不去的幽香,是百媚生的催动,也是早已埋藏于心的渴望。

    时雍吸一口气,足尖点地,想要撑起来,他却已吮上她的唇,将她按压在石椅上。石室里的白雾袅袅而升,远处的熔浆仿佛一朵朵怒放的花朵,飘在湖岸上……

    此情此景,难为情。

    “侯爷。”

    时雍浑身发软,止不住地战栗。

    “我的手,还有手。你快给我解开。”

    赵胤含糊地应了一声,在她白皙的颈间留下一排红痕再又一路向下,在她身上点燃暗火阵阵,反复轻弄,逼得她脑子昏厥,眼眸发红,却不给她松开。

    “赵、胤!”时雍紧咬牙关,抬高膝盖试图抵抗入侵,可是,张合的唇微微蠕动,仿佛是无言的邀请。

    诱而不自知。

    赵胤散开她的长发,将她安置在椅靠上,高大的身子慢慢覆盖上去。

    “闭上眼。”

    “我的手,手啊。”时雍不安分地扭动,两人黑发交缠。

    她躺在发热的石椅上,只觉身前坚铁似火,身子顿时刺激得弓了起来。

    “赵胤,你眼瞎吗?”

    她的手还被布条绑着,他看不见还是故意的?

    赵胤半眯起眼打量,仿佛在欣赏她的美好,只是转瞬又低下头。时雍迷惑在他的俊容里,只觉腿被打开,再说话已成吸气。

    “赵胤你他娘的……啊,混蛋啊!”

    骂人在此刻竟有些奢侈。

    时雍太痛了,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感觉着这五马分尸一般的酷刑,难以忍受地瞪大双眼盯住赵胤,喉头呜呜作声,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原来这样痛。

    哪有半分美好可言?

    时雍将曾经看过的所有小y文作者在心底统统骂了一通,整个人痛得像虾米般缩了起来,除了嘴巴能动,哪哪都痛得动不了。

    “王八蛋!啊。”

    时雍咬着牙,从齿缝蹦出一句。

    “手,松开我的手!”

    赵胤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滑下来,没入时雍的脖颈。

    他似乎刚刚意识到,她的手还没有松开,低下头,看到的便是一片禁丨忌之美。

    石室的百媚生像熏出的柔香,带出无边的暖意,女子慵懒无力地软在石椅上,长发迤逦,轻袍半敞,葱白的肌肤、俏丽的眉眼,轻蹙的眉头似哀似怨似无邪,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赵胤眼神幽沉,慢慢将她腕间布条解开,慢条斯理。

    “你弄痛我了,会不会轻点?”时雍双手一得自由,便如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指甲嗖地一下剜进他的胳膊,咬牙切齿地掐住他低骂:“你会不会!不会让我来。”

    “……”

    赵胤眸子眯起,没有回答小丫头挑衅的话,而是轻轻抱起她,将退去的外袍塞在石椅上,再次抵上来。时雍喉头卡住,整个人陷入他与石椅中间,根本就动弹不得。

    “赵胤。”她脸颊热力惊人,声音沙哑,“你轻点。”

    赵胤黑眸微沉,将她抬高起来,双脚放在石椅的扶手,看着她竟能如此柔软的伸展,他喉结微动,又有些不由自主……

    啊!时雍又是一声痛呼,冷汗淋漓而下。

    本能地,她抬起头朝那杀人的东西望过去,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她是医生,不是第一次看男人,却是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惊恐地瞪目,她看着血脉贲张的男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赵大驴!

    时雍瞠目结舌,涟漪退去,只觉浑身汗毛倒竖,只剩惊恐。

    “别,你先听我说——”

    话未说完,眼看赵胤欺身上来,她慌乱低喝。

    “侯爷!不可!”

    时雍撑着他的肩膀,原本无力的身子当即直了起来,双膝蜷缩,撑住他,不敢再看那让她要死要活的家伙,眼睛半眯半睁,说得有些难以启齿。

    “我俩不合适,至少……现在不合适。我还没有长好,现在吃,吃不消。”

    赵胤呼吸不稳,低头盯住她,“阿拾不愿?”

    时雍心肝都揪了起来,从主动到被动再到抗拒,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得这么快。

    “不,不是不愿,是我们眼前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你说是吗?性命攸关之际,哪里有心情?你看,天梯没有了,万一还有个地梯呢?沸水湖不是还有出口么?你不是说,先帝和先皇后二入皇陵,还有个什么一千零八十局,不是还有倾国宝藏?”

    她试图转移赵胤的注意力,也让自己在百媚生的摧残下能保持清醒。

    赵胤察觉到她的意图,眼底便有了浓郁得化不开的寒气。

    “我以为……”

    他喉头微动。

    “你会喜欢。”

    时雍闭眼,“我喜欢。但不是现在……”

    赵胤显然不懂她的别扭,“为何?”

    时雍为难地瞄他,“你没想到你……那么……”

    “如何?”

    “雄伟。”

    赵胤吸一口气。

    对男子而言,再没有比这样的“夸奖”更能催动心念了。

    赵胤把住时雍的小脚,低低道:“你看过。不是第一次。”

    “不一样。”时雍怎么好意思解释远观和亵玩的区别?怎么好意思告诉他当下的状态和她曾经见过的状态完全是两回事?

    “总之,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合适。”时雍一字一顿说得十分肯定,目光有些闪躲,“你不是很会,我还是很怕。我们都没有准备好。我可不想……到时候没死在敌人手上,却死在你的手上。”

    若当真这样死了,阎王殿里再投胎都难以启齿啊!

    赵胤皱紧眉心,朝她徐徐靠近,浑身散发着逼人的低气压。

    “合不合适,试过才知。”

    “我……老子!行,你大爷的,你来试!”

    时雍视死如归地闭上眼,身子不由自主地绷紧,在他贴上来时,还有些许颤抖。不是痛,是太特么的痛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明明已经很努力地放松,不让自己出现怯场这种搞笑又矫情的事情,可看到面前这家伙她仍然本能地想要逃。

    赵大驴果然不负所望,急出了一身的汗。

    他似乎也被闹得有些煎熬,看时雍半推半就,不再有明显的抗拒,为了证实自己“不是不会”,只是“不太会”,索性半跪下来,温柔小意地吻她哄她,耳朵头发额头脸颊,一路向下,温柔而虔诚。

    时雍仿佛一个溺水者。

    浮浮沉沉,飘飘荡荡,放松又绷起,绷起又放松,一次又一次,她死咬下唇,小脸越发潮红,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而他仍是一次次擦身而过,不得其门而入,这鞭挞疼痛更添她心底的恐慌,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行。”

    时雍吸一口气,看他起身,人又缓了过来。

    “我会死的。你饶了我吧。爷!”

    小丫头说得可怜巴巴,纵是赵胤心潮澎湃情催意动,仍是无法再下手。

    毕竟,是他不行,她给过机会。

    他垂下眼眸,抚了抚她汗湿的脸颊,眼神迷离,低沉的声音却多了几分清醒,“很疼?”

    何止?简直是要命好么?

    时雍撇了撇嘴,“回头我拿根木桩子捅你,你试试。”

    赵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