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3章 最笨的办法启开了最活的机关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四周安静一片。

    热汗像蚂蚁似的爬上脊背,爬入眼窝,时雍嘴唇红润润的,睫毛轻颤颤的,身子微微有些抖,与赵胤皮肤紧贴的地方,温度更是高得几乎要炸裂开来。

    百媚生搔得人酸麻瘙痒,可眼前对垒的局面却让时雍生不出半分勇气。

    他没有说话,酝酿的风云,将他的眼燃成赤红。

    “侯爷……”

    时雍偷偷瞄他一眼,娇里娇气地哼唧。

    “我不是有意的。我……毕竟还小。”

    厚着脸皮无视自己前生后世的经历,更不管自己以前的年纪根本就赛过了赵胤,她装起嫩来连自己都害怕,低垂着头,红着小脸,嘴巴微微抿起,睫毛不安地抖动,却不知这小模样有多么的动人,几乎瞬间就能引爆男人骨子里的征服欲和沸腾兽血。

    “是有些小。”

    赵胤声音平静,双手微微攥起,似乎在竭力克制着什么。

    时雍听出话里歧义,却没有听出赵胤的情绪。

    她眼皮微抬,偷眼看他的表情,心脏猛地一缩,被他野性而深沉的目光吓了一跳。

    “生气了?”

    她凑过头去哄赵胤,白嫩的肌肤光滑如瓷,水亮的大眼睛如同一只掉入陷阱的小鹿,不安而可怜。

    “是真的很痛嘛。”

    这娇娇软软的语气,很有几分旖旎的感觉……

    赵胤腹下一紧,又涨又热。

    所有的感官都在叫嚣,可她确实太小。

    唉!赵胤压下喉头的热浪,拉了拉衣袍掩饰,别开脸去,“我知道。”

    时雍又将他的脸扳过来,正视着自己,“下次,我们做好准备,可以吗?”

    嗯。赵胤答了,又像是没答,高大的身躯紧绷似铁,浑身上下仿佛被寒气笼罩,看上去有些可怕。

    看来气得不轻啊!

    时雍眉头微蹙,心里七上八下地敲着鼓,忽地把心一横,眼一闭。

    “要不,我们再试试……”

    她做好了准备,深呼吸一口气,双眼眯得几乎皱了起来。

    “来吧!”

    赵胤一言不发,瞥一眼她的脸,抬起她的小腿,伸手拉向压在她身下的衣裳。

    肌肤相触,时雍像被烫到了一般,身子猛地一颤,死命地夹紧腿。

    衣裳扯不出来,赵胤松开手,眸色平静地望着她那一副“紧张害怕又默默忍受”的样子,喟叹一声,拉好她的衣裤,俯下头轻捋她的头发,用手指轻轻梳动,慢条斯理地重新为她绾好。

    时雍慢慢睁开眼,望着他冷峻无波的脸,一动不动,任由他的侍弄。

    熔浆似火,映得这一方狭小的天地,几多温情。

    不知过了多久,等赵胤把她收拾好,时雍憋在喉头那股子惭愧终于吐了出来。

    “侯爷……”

    赵胤瞥她一眼。

    “别生我气。我其实很喜欢,就是太痛了,我有点受不住。”时雍说着,握紧他的手,十指紧紧相握,然后贴在她发烫的脸上,安抚他,生怕这次不成功让男人产生什么心理阴影。

    赵胤低下头。

    白雾从她头发荡起,一丝光照在她的眉间,妩媚又温情。

    赵胤看她许久,将她抱坐起来,抚了抚她汗湿的发,吻了吻她的额。

    “傻丫头。我怎会生你气?”

    就这样就过关了么?

    时雍瞄了瞄他仍然喷发的身子,有些内疚又有些庆幸,双手揽住他便是一阵乱亲。

    “好侯爷,你待我最好了。”

    小丫头胡乱地说着恭维话,那软糯不堪的话对赵胤来说,每一声,每一下都是煎熬。他压下还没有说出口的那句“我只是在气自己”,伸手将时雍从身上撕下来,握了握她满是汗湿的小手。

    “你说得对。纵使前路艰难,也不可放弃。我们应想法子另寻出路——”

    呃,她说过吗?

    时雍脑子不太清楚,想了想,忽觉好笑,“侯爷英明。”

    赵胤将她捞起来走出散发着百媚生的石室,这才将她放下来,深吸一口气,顿了顿,将人揽在怀中,身子却别了开去,不让彼此有更为私密的接触。

    “阿拾可还能走?”

    时雍愕了愕,“侯爷如今不能抱我了?”

    方才她想走吧,他不让,这会儿倒是矫情起来了?

    “非也。”赵胤握紧她的手,那滑腻腻的汗意,让时雍一个激灵又绷紧了身子,可赵胤缓缓皱眉,整个人已经镇定下来,黑沉沉的眸子满是冷肃。

    “我要阿拾相助。”

    时雍呼吸一窒,被他这严肃的一眼撩得隐些失神。

    果然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性感。

    时雍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

    “为何要斩开天梯?”

    赵胤道:“先帝曾言,后室一千零八十局的入口,便是这个甬道里的天梯间。”

    时雍惊呼:“你想闯后室?”

    赵胤道:“没有退路,不如前行。”

    时雍打量着眼前的甬道,“天梯间哪有入口?”

    方才她就坐在石椅上,石室方方正正,除了冒白烟的石缝,哪里有入口?

    赵胤道:“先帝之言,不会错。”

    时雍挑了挑眉,看着幽暗的甬道和两侧的石壁,“那你可有看到机关?”

    赵胤道:“机关早已破坏。为今之计,只能硬闯。”

    “硬闯要如何闯?”

    时雍似懂非懂地看着他。

    “斩开天梯。”赵胤说得低沉有力,眸底满是冷意。

    时雍激灵一下,“那我要如何助你?”

    “来!”赵胤回头,将她双手拉过来扶住石板,“抓稳了。”

    想到方才的事情,时雍双手有些发颤,尤其在那白雾袅袅间,更难坚定地“扶稳”,赵胤看她一眼,突然直立起身,只见寒光闪动,绣春刀已然凿向那飘出百媚生的地缝——

    金石相撞,发出铮然的声响。

    一下又一下,赵胤面无表情,满是不屈的执拗……

    沉默间,赵胤突然开口,问得漫不经心。

    “之前在你身上摸到一个硬物,那是什么?”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

    乌婵给她的玉令,她一直放在身上,为免被人发现,如法炮制地缝在了衣裳里,想必是赵胤方才摸到了。

    “哦,那个啊……”时雍回答得很快,顺手将那个她在休室里捡尸捡到的令牌丢了出来,“之前捡到的。喏。”

    赵胤掉头看她一眼,目光不动,“收着吧。这个应是狼头刺的令。”

    “哦。”

    时雍松口气,唏嘘一声。

    “侯爷,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凿开?”

    绣春刀很利,可这般凿下去,得何年何月?

    时雍不抱信心,赵胤却说得平静,“滴水穿石。”

    唉!

    话虽如此。

    怕只怕,不等滴水穿石,他们就先饿死在这里。

    时雍脑补着自己死在这鬼地方,紧紧抓住石椅变成一堆白骨的模样,再想想千百年后,或许还有别人来盗开陵墓,对着她的尸体考古的情形,意识渐渐有些涣散。

    那敲击声不知不觉变成了催眠的时钟,时雍自己都不知是怎么昏睡过去的。

    意识模糊间,她身子在不停的下坠,旋转,仿佛穿梭在时光的隧道,过去的场景一帧又一帧在眼前放映。有前生的人,有后世的人,既真实,又如梦。

    难受,又痛苦。

    那潮湿的高温和灼人的热量仿佛长在了她的身上,再加一种灭顶的失重感,她整个人头晕目眩,仿佛从外太空被人发射回来掉入了沙漠里,呛鼻的流沙铺天盖地袭来,她东倒西歪,呕吐不止,身子无法着力,连眼睛都睁不开。

    “咳咳!咳咳咳!赵胤……”

    一只手紧紧拉住她搂入怀里,几个头昏眼花的撞击声后,身子终于落地,重重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啊!”

    时雍惊叫一声。

    “侯爷?”

    那股子巨大的冲击力撞得时雍肋骨生痛,可想而知,垫在他身下的赵胤会有多痛。

    时雍将身子生生从他怀里拉起来,低头朝他看去。

    “你没事吧?”

    赵胤扶住她的肩膀,摇了摇头,视线越过她,望向她的后方。

    时雍头昏眼花,一时辩不清环境,只是顺着赵胤的目光掉头望去。

    甬道忽明忽暗的光线里,一个人影卓然而立,寂静无声地看着他们。

    四周沉寂清凉。

    那个人的样子便格外令人害怕。

    时雍忍不住心里泛凉,“是你?白马扶舟?”

    “侯爷果然高明。”

    白马扶舟的声音,从甬道传来带了些凉笑。

    脚步也随着笑声一步步走近。

    “后室一千零八十局,本以为从此不会再开启,不料,侯爷竟用最笨的办法启开了最活的机关——”

    启开了机关?

    时雍听到这里,脑子激灵灵回神,猛地抬头。

    只见眼前的地面洞开一个两米见方的漩涡,从两侧石壁涌入的流沙,正在寂静无声地流动,看不出有机械操纵的痕迹,但流沙不停地往下滑去,如同奔腾不止的水流,好像永远不会结束。

    这不是沙漏么?

    很明显,就像赵胤描述的石蟠龙的水一样,流沙应当也是由机关操作循环利用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沙漏,颠来倒去的流动。

    时雍不禁打了个寒噤。

    若由此滑落的不是流沙,而是人,还有活路么?

    “你说,这就是后室一千零八十局的机关?”

    听着时雍不解的声音,白马扶舟轻轻一笑,望着赵胤道:

    “我猜的。这个得问侯爷。”

    “没错。”赵胤脊背被撞得有些疼痛,为了不让自己和时雍在机关开启的时候掉入流沙,他生生抱起她一跃而去,落在远处的石砾上。

    他说罢,慢慢扶着时雍起身,对白马扶舟道:

    “不知厂督大人,由何处而来?”

    这也是时雍的怀疑。

    他们刚才在死室里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这个家伙一直不曾出现,现在赵胤打开了后室的机关入口,他冷不丁冒出来,且没有带一个随从,这又是何故?

    “哼!”

    白马扶舟就好像知道他们的想法似的,唇角微微掀起,似笑非笑地道:“为了营救你们,长公主亲自领兵,少将军一马当先,又有褚老先生和狄族女酋长带路,我何愁进不来?”

    褚道子和玉姬带路?

    他们全都进来了?

    时雍听得大惊,“他们人呢?”

    白马扶舟手负在身后,没有再往前走,语气淡淡地笑。

    “正与狼头刺杀得不可开交呢。得知你们从死室坠下,长公主命我带人搜寻,恰好碰到侯爷大显神威,力克天梯机关,属实幸运。”

    时雍眯了眯眼。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白马扶舟,她心里悚悚的。

    “你怎么下来的?”

    死室一落,机关便已封闭,别人下不来,他怎么就下来了?

    白马扶舟道:“石壁上有当年营救先帝爷的凿孔,可蜿蜒而下。后来为免有人盗墓,又被埋土夯填。你们坠落此间,长公主大为震怒,令兵士凿开夯土又有何难?”

    说罢,他慢悠悠望一眼赵胤,问得恭谦温顺。

    “长公主知道的事,侯爷竟然不知么?”

    赵胤不作声,目光一扫,突然问:“除了我们还有何人从死室坠下?”

    白马扶舟答道:“谢放、成格公主。”

    什么?

    时雍大吃一惊。

    谢放和成格公主也掉下来了。

    可是他们在下面这么久,并没有见到他们呀。

    看来这个地底皇陵,不是普通的大。

    时雍声音紧张了几分,“找到人了吗?”

    白马扶舟笑着摇了摇头,“尚在寻找中。”

    时雍回头看了看赵胤,“那我们快些上去同姨母会合,寻找放哥——”

    她话音落下,却没有看到赵胤动作,而面前的白马扶舟也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唇角浮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后室一千零八十局大门洞开,宝藏在望,你们竟要放弃?”

    赵胤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面无表情地看着白马扶舟,一只手揽住时雍,另一只手扶住绣春刀,冷不丁出口的话,冷冽异常。

    “听说邪君最邪之处,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话一出,惊得时雍汗毛一竖,目光凉幽幽朝白马扶舟剜过去。

    赵胤漫不经心地开口,“今日,本座倒要看个仔细。”

    话音未落,绣春刀已决然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