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4章 杀念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白马扶舟面色一变。

    转眼,绣春刀已逼近面前。

    他旋踵避开。

    时雍心里一凉,“侯爷,小心!”

    赵胤侧目看她一眼,眼神微带关切,但一言未发。

    白马扶舟却是冷声笑了开来,“宋阿拾,你可真是个没心肝的小娘皮!”

    时雍微微撇嘴,没有说话。

    几乎在赵胤抽手离开的瞬间,她就已经虚靠在了潮湿的石壁上。

    石壁潮湿发热,烙得她后背滚烫,浑身像从水里捞出来的,大汗淋漓,浑身湿透,根本没有精神同白马扶舟来较量嘴劲……

    “赵胤!”白马扶舟话音一落,突然飞身起跃,避开赵胤绣春刀的锋芒,收起表情,“你是发的什么疯?”

    赵胤冷面看他,“拔剑!”

    “呵!”白马扶舟扬了扬眉,看着赵胤的刀芒,没有惧怕,而是双眼浅眯,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原来你还在怀疑我就是邪君?简直荒唐至极。且不说邪君已死于清虚观大火,就算没死,他又哪来的胆子出现在你大都督的面前?”

    赵胤盯着他的眼睛,手持绣春刀,凌然据守,语气平静地说道:

    “今日方知,邪君如此胆怯。除了隐于人后做缩头乌龟,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吗?”

    白马扶舟漆黑的眼眸微微眯起,唇角笑意不改。

    “你说我是,我说我不是。谁来给你我一个公道?”

    他的脸转向时雍,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模样,眸底光芒微炽。

    “你的小美人儿中毒不浅,如今勉力支撑而已,你当真不用管她,执意要同我比划比划?”

    时雍低低一喝:“挑拨!侯爷别听他,我没事。”

    “啧啧啧!”

    白马扶舟轻佻地摇头。

    “果然是非不分。亏得我帮你说话。”

    话未落下,他的手已扶在腰间的剑柄上。

    那里还插着一柄铁笛。

    时雍见过这笛子,不止一次。

    这确实是白马扶舟的武器。

    她眼睛半合,对心底的判断又有一丝摇摆。

    对白马扶舟这个人,她没有多喜欢,却也谈不上大嗔大恶。一直觉得他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怪人罢了。但他毕竟是个太监,从小孤苦伶仃,小小年纪便落入了宦官之手,不知受了多少折磨。要不是长公主相救,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一个有着童年阴影的太监,有朝一日位高权重,难免会有些变态行径。

    若说邪君会假扮白马扶舟出来行恶,时雍完全相信。

    可是,若说白马扶舟就是邪君,时雍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怀疑。

    他不像。

    有太多的不像。

    可是,又有如此多的巧合。

    时雍摇摆不定。

    墓底废墟上的二人已经刀来剑往地打斗起来。

    衣袂飘飞,一刀一剑纠缠不休。

    东厂厂督和锦衣卫指挥使,两个男人在外都没有多好的名声,世人提到他们,总是会与“阴险、杀戮、残酷、冷血、心狠手辣”这些词联系起来。人人皆知他们武艺高强,可真正看过他们出手的不多,看过他们互相厮杀的人就更少了。

    时雍看得眼花缭乱。

    屏气凝神。一颗心砰砰乱跳。

    好险!

    这招漂亮!

    她的眼睛和她的心不停地随着二人转动,又是担心赵胤的安危,又是忍不住赞叹这二人功夫了得,打斗起来实在好看。

    燃烧的熔浆将废墟石砾之地照出一片亮光。

    赵胤黑衣似墨,绣春刀如冰冷流光,一个腾空如蛟龙出海,将天地劈开发出绝杀的银光。

    白马扶舟白衣飘飘,身姿柔而轻盈,在赵胤速度极快的刺目刀光里,飘若轻风,仿佛与剑气合二为一,险险化开缠身的杀着……

    “好刀!”

    白马扶舟低笑一声,勾起的唇角带着说不出的邪气。

    “十个回合!”

    “二十个回合!”

    “三十个回合!”

    又一次从赵胤刀芒下激撤而退,白马扶舟挽剑而立,低低笑问赵胤。

    “三十个回合不分伯仲,大都督还要打下去吗?”

    “铮”地一声,赵胤收回绣春刀,冷然直视。

    “是男人,揭开面皮与我决一死战,而不是一再躲闪,小人行径!”

    白马扶舟浅浅一声苦笑,掉头看向虚虚靠在石壁上不动声色的时雍,用一种极为温柔的语气,说道:“郡主,你来。”

    时雍皱眉,抿唇不语。

    白马扶舟看看她,又看向赵胤,似笑非笑。

    “大都督既然不信,不如让郡主上前,摸摸我的脸,搜搜我的身,看我是不是白马扶舟?如何?”

    赵胤面若冰霜,“无耻之尤!”

    绣春刀一划,凌厉的刀光卷起飞石,破空而去。

    赵胤对白马扶舟显然有了杀念。

    白马扶舟扬了扬眉,举剑迎战,刀剑相击发出金石交击的刺耳声,令人心弦发颤。

    时雍眼睛都不敢眨动一下。

    其实她不明白赵胤为何一口咬定眼前的白马扶舟不是白马扶舟,而是那个声名狼藉的邪君。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强压着百媚生催动而起的激浪,紧张地注视着打斗的两人,扣着匕首的掌心汗湿一片,就等着合适的时候出手,助赵胤力克邪君。

    然而,

    飞沙走石间,耳膜突然传来一种怪异的啸叫声——

    尖利,刺耳。

    但见熔浆点点的废墟上,一抹亮眼的白光忽地闪过,那黄沙流动的“巨型沙漏”突然暴开。流沙蔓延而出,如决堤的海水奔腾而至,速度快得惊人,将火红的熔浆一朵一朵掩埋。

    光明被吞噬,黑暗迅驰奔袭,流沙滚滚而至。

    眼前那一丝光线消失之前,时雍看到赵胤与白马扶舟二人齐齐朝她疾奔而来。

    “阿拾!”

    这道呼喊变了调。

    以至在这慌乱的局面下,时雍很难分辨到底是谁的声音。

    时雍站立的石壁,离那个“巨型沙漏”最近,流沙一来,最先遭殃的就是她。

    几乎眨眼间,那激流般喷涌而出的黄沙就将她半个身子掩埋入内。

    如同掉入沼泽陷阱,越是挣扎,越是下沉。

    “侯爷!”她低呼一声,望了望周围,心底大骇,“不要过来!”

    一只手飞快抓住了她。

    然后被席卷而至的流沙扑个正着。

    “阿拾抓紧。”赵胤拉住时雍,身子同她一起下沉。

    “侯爷——”时雍四周一片昏暗,来不及看清赵胤的脸,只是在这种仿佛被吞咽一样的下坠里,本能地推开赵胤,“松手。”

    铮!

    眼前火光迸现,赵胤将绣春刀直直刺入石壁的缝隙,一只手紧握刀柄,一只手拽住时雍,不让她的身子被流沙夹裹下陷。

    “阿拾,别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