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5章 流沙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其实,时雍这时已经忘记了害怕。

    她甚至顾不得自己,只是看着颤歪歪的绣春刀,仿佛随时都会被折断的样子,惊声呐喊。

    “侯爷,你快松手。别管我。我的双腿已然陷入沙中,拔不出来了。”

    绣春刀根本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时雍不想搭上赵胤。

    “侯爷,快走!”

    她不敢用力收手,又没办法推开赵胤,急得大声尖叫。

    “二位鹣鲽情深,当真令人艳羡!”白马扶舟的声音徐徐而至,阴鸷异常,听上去毛骨悚然,“那本督便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吧!”

    语毕,一声尖啸,白马扶舟足尖点石,莲步生风,人剑合一,惊鸿掠影般腾空而起——

    时雍双眼被流沙夹击,无法全然睁开。

    赵胤闻言回头,与白马扶舟眼对眼,看个正着。

    白马扶舟眼里泛起一层潋滟得近乎幽冷的笑。

    身着白衣,却如邪君再现。

    他速度又快又急,整个人仿佛化成一抹白光,长剑自他掌心脱出,利箭一般朝赵胤疾射而出,手臂却朝时雍抓了过去——

    赵胤眸底冷然,人静一瞬,猛地拔出绣春刀,身子随着时雍的力量急跌而下。

    白马扶舟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般,身子收势不住,牙一咬,笑骂。

    “好狠!”

    电光火石的刹那,赵胤已然急剧跌落,便趁着这一道力量,托住时雍的腰身将她从流沙拔起,高举起来——

    “走!”

    砰的一声,赵胤将她丢了出去。

    时雍在顺着沙石的方向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子,回头一看赵胤已经灭顶随流沙而去,登时气血上涌,连同百媚生催动的那股燥热,化成一口鲜血,“噗”地从口中喷了出来。

    人也软倒在地。

    “侯爷——”

    “赵胤!”

    她伸长胳膊,疯狂地大吼。

    “不要——”

    黄沙扑面,黑暗无光,这个地底,是时雍见过最残忍最恐怖最接近地狱的模样。

    时雍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朝流沙的方向奔跑过去。

    赵胤就在离她不过五米的地方。

    只要她跑得够快,就能抓住他……

    或者,和他一起掉下去。

    她跑得很快,眼睛睁得大大的,空洞而无光,大脑一片空白。

    鲜血染红了她的唇,红艳而妖异。

    她的手伸入流沙,

    上半身半部趴了下去,在流沙里拼命地拔弄寻找,

    呼喊着赵胤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

    那个张着血盆大口吞噬着流沙的口子渐渐合拢,而那些被蔓延四散的流沙掩盖的熔浆,渐渐冒出头来,发出火红的光芒,像奈何桥边引路的灯,像黄泉谷底盛放的蔓珠沙华,靡丽而妖艳。

    时雍的手底下,流沙变成了坚硬的石板。

    空间里的啸叫声停了下来。

    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从来不曾发生一般。

    世界静寂。

    四周的景物模糊不清。

    那种宿命感再次擂击着时雍的心扉。

    本不该来,来了。

    本不该进皇陵,进了。

    本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

    一时间,她气血上涌。

    仿佛被命运之手,扼住了咽喉。

    隐约间,听得一股奇异的笛声响起,悠然轻缓,仿佛母亲轻哄婴孩入睡的摇篮曲,又仿佛幽冥河岸黑白无常在引路召唤——

    时雍慢慢回头,目光幽冷地盯着那个人影。

    “你怎么没去死?”

    笛声骤然停止,

    接着又缓慢地掠过几声。

    白马扶舟手握铁笛,走近她,慢慢蹲身扶住时雍的双臂。

    “滚!”时雍咬牙怒吼,爬起来在周围慌乱地寻找,想寻到那个打开机关的地方。

    “没用的。”白马扶舟走近,强行扳过时雍的胳膊,将她扳转过来面对自己,目中满是遗憾与同情,“抱歉,我来晚了一步。”

    时雍与他对视。

    片刻,又不想看他灼灼的目光,紧紧闭上双眼,不让眼眶飙出泪水,语气冷静地道:

    “下方是一千零八十局?”

    白马扶舟皱了皱眉,“不知。”

    不知?

    方才不是说得斩钉截铁吗?

    时雍微微抽口气,盯住白马扶舟清和温雅的双眼,喉头有无数的脏话突然又说不出口。

    说那些有什么用?

    如果他是邪君,只会激怒他。

    如果他不是,那不如与他同盟。

    时雍压下胸口翻滚不止的气血,抬头望着空荡荡的石顶,“长公主在哪里?劳烦厂督带我去。”

    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找到赵胤的。

    她目前必须快速与大部分汇合。

    “姑姑,我与你一样是被困之人。”

    白马扶舟眉梢微挑,看着四周的废墟模样,似笑非笑。

    “据说这便是当年先帝和先皇后受困之地?如今我和姑姑同困于此,真乃天意也!显然,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时雍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诧异。

    “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奉长公主之命,前来搜救我们?为何你不知长公主在何处?你既然下得来,为何上不去?”

    白马扶舟目光幽幽地盯住她。

    好半晌,他才挑眉一笑,徐徐开口。

    “我何时同姑姑说过?”

    看时雍惊愕怔住,他又勾了勾唇,朝她走近两步。

    “姑姑和东定侯也下得来,为何上不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时雍震惊。

    看着他,良久不会转眼。

    眼前的白马扶舟是白马扶舟,方才的白马扶舟也是白马扶舟,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两个白马扶舟不是同一个白马扶舟?可不论外貌还是着装,二人并无半分区别。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得不错。”白马扶舟看她面色苍白,不言不语地盯着自己,突然回头看一眼那流沙消失的地方,“侯爷想必是开启了后室一千零八十局的开关,一个人下到后室去了。姑姑也别着急,说不得侯爷便要带着黄金屋来娶你了。”

    这句话说得有点奚落的意味。

    可如今,时雍顾不得与他斗嘴。

    她见鬼般看着白马扶舟。

    “你当真没有说过?”

    白马扶舟眯起眼审视她。

    “你当真不是被吓傻了,或是被气傻了?赵胤一人独去,不带你,是不是很生气?”

    “……”时雍嘴皮动了动,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可惜本督晚来一步。”

    白马扶舟不无遗憾地瞥了瞥时雍,不知想到什么,面色突然一变,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大事不妙。姑姑,我们得赶紧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