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7章 卸磨杀驴?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驾!”

    一骑飞奔在阴山山脉的峡谷绿荫间,马蹄踩碎刚刚盛开的野花,溅起泥泞点点。

    此刻的阴山已然大亮,太阳火球般挂在天边,将连日大雨浸湿的草地晒得热气蒸腾。

    “报——急报!”

    马儿惊起四掠的鸟雀闯入营房,在汗帐门口停了下来。

    “止步!”

    士兵架起长枪,将人拦下。

    那人翻身下得马来,大声道:“我有要事禀报大汗。速速通传。”

    士兵看他一眼,摆摆手,“等着。”

    他说罢转身,在汗帐外面喊了一声。

    “大汗,斥侯来报。”

    沉寂片刻,汗帐里响起乌日苏轻缓的声音。

    “等着。”

    士兵回头看了看那个焦急的斥侯,露出无能为力的表情。

    “你都听见了,等着吧?”

    斥侯着急,扶刀欲要上前,“可是——”

    铮!帐门的守卫猛地拔出腰刀,生生挡在面前。

    “你要干甚么?退后!”

    斥侯看这阵势,无奈地后退两步,低低叹了口气。

    ……

    阴山。

    兀良汗王帐。

    外间的炎热没有扩散进来,帐内气温阴凉,桌几上放着冰镇过的杨梅,很是新鲜的颜色。

    乌日苏安静地盘腿而坐,专注地摆放好茶碗,一丝不苟地沏茶,木勺子舀了茶叶,放入盖碗,用壶中刚沸的水淋过,茶香冲鼻,轻烟袅袅,更显得他姿态优雅而矜贵,若不是知晓他的身份,旁人定会以为这是南晏的哪个王侯公子。万万想不到,这是一个从小生长在草原的兀良汗人。

    “母亲。”

    将茶水反复相沏,乌日苏低头嗅了嗅那阵阵清香,似乎这才满意了,轻慢地托起青瓷茶碗,缓慢地放到陈岚的面前。

    “尝尝。儿子沏的茶,香不香?”

    陈岚已坐了许久。

    没有动他特地备上的夏日鲜果,此时,自然也不想碰那碗茶汤清澈的绿茶。

    乌日苏见她不动,眸色柔和地扫她一眼,端起茶碗自己泯了一口。

    “还不错。母亲当真不想尝尝?”

    他抬眉又看一眼那碟被慢怠的新鲜杨梅,唇角微微扬起。

    “这茶、这杨梅,都是儿子特地托人从南晏带来,很是费了些力气。原以为能孝敬母亲,讨得母亲的好,不曾想……”

    停顿一下,

    他喉结滑动,看了陈岚许久,忽又自嘲般笑了起来。

    “不曾想,母亲并不肯受儿子的孝道。儿子想见母亲一面,还得用上这般手段。”

    陈岚看着他掌心的青瓷,再看看乌日苏温润如玉的模样,喉头挣扎般蠕动几下,哑声开口。

    “你收手吧。与南晏为敌,没有好果子吃。”

    乌日苏一怔。

    突然就那么笑了起来。

    “母亲终于肯同我说话了?可儿子听着这话,怎无半点温情?母亲心里,只有南晏,没有儿子。母亲的立场,也从来不是以儿子为出发点——”

    乌日苏说着,身体前倾,重新将茶碗推到陈岚的面前,眉目舒展带笑,一张俊脸倒映在茶水中,柔和而温软。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母亲休管家国大事,专心品尝儿子的孝心吧。”

    他说得极轻,声音却令人心里泛凉。

    陈岚看着他清俊的面孔和长而挺拔的身形,眉间轻愁更浓。

    “你得不到的。”

    乌日苏目光微暗,轻笑一声。

    “母亲怎知我要什么?”

    陈岚淡淡说了两个字,“兀良汗、南晏、北狄……你要的太多。”

    在乌日苏眼里,陈岚是个娇弱温和的妇人,幼时便居深宫,不韵世事,后来又痴傻了那么多久,定是没有什么自己的主意。因此,贡康城里宝音那番推拒的话,他最初是听进去了。

    他以为,母亲是担心他汗位不稳,怕他的身世引来兀良汗动荡不安,影响他的前程,这才避而不见。

    因此,他励精图治,肃清异己,得闻宝音长公主和北狄哲布亲王要祭陵,特地托人传信,想要前来共祭,顺便借着祭祀盛典看看自己的母亲。

    岂料,再次被婉拒。

    一开始,乌日苏认为,陈岚不愿见他,全是赵胤或是宝音长公主在从中作怪。

    是他们故意阻止母子相认,为的就是挟裹母亲以号令儿子。

    后来,守陵卫发生爆炸,赵胤等人被困陵中,乌日苏亲自领兵来援,并正式拜访通宁公主……

    这才明白,他大错特错。

    不肯见他更不肯认他的人,分明就是他的亲娘。

    乌日苏眸色幽幽,思忖了许久,放下茶碗轻轻一笑。

    “知子莫若母,古人诚不欺我也。看来母亲把我的心思猜得透透的。”

    不得不说,他这副不慌不乱的样子,倒与陈岚的性子有几分相似,便是眉眼间也有一抹熟悉的影子。

    陈岚眯了眯眼,“你学到了你父亲的十分坏,为何没学到祖父的一分好?”

    乌日苏看着她灰败的面孔,目光有刹那的阴霾,随即散开,变成了笑。

    “母亲说得是。没娘的孩子,少了管束,变坏容易,学好太难。”

    这话听上去轻缓带笑,却是字字满带讽刺。

    对于陈岚而言,无异于伤口上洒盐,疼痛之极。

    她沉吟片刻,低下眼皮,将话题绕开。

    “南晏边军距此不过五十余里。你以为围住阴山皇陵,就能节制南晏,威慑北狄,一家独大了么?天真!”

    乌日苏凉笑:“单围阴山皇陵,当然不能节制南晏,威慑北狄。但手握南晏二位公主,杀锦衣卫指挥使,灭东厂厂督,再擒获一个北狄亲王和成格公主,想来就容易多了。”

    他果然打这个主意。

    陈岚目光一凉,带了几分警告之意。

    “你祖父有没有教过你?心怀大道,方能马到功成。卸磨杀驴,必然会遭反噬!”

    卸磨杀驴?

    是说他借助南晏的力量,从巴图和来桑手上夺得汗位么?

    乌日苏半眯着眼,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

    “用兵虽本于仁义,然其取胜必在诡诈。母亲,我兵书读得好吧?听说外祖用兵如神,不知他老人家的战绩里,除了智、信、仁、勇,有没有阴谋诡计,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哦,还有卸磨杀驴?”

    听他提到陈景,陈岚目光骤冷,仿若凝结了冰霜,连同嘴皮都颤了起来。

    “你这小人行径,何堪与外祖相比?外祖风骨,又怎可被你如此亵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