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0章 对阵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骄阳似火,烈烈地照射在二人的头顶,一股暖风吹过,将时雍的头发轻轻扬起。

    就在两人站立说话的工夫,前方喊杀声已然响得震天动地。

    刀、枪、剑、弩、盾碰撞的金属声和喊杀声交织一起,在荒山空谷间连绵不绝。

    陈萧带着入陵的一众将士和锦衣卫、东厂番役,约莫有二百余人,正与黑压压如潮水般涌来的兀良汗骑兵厮杀。兀良汗人马众多,又擅长骑射,这次还准备充分,陈萧纵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但也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阵敌方大批人马,甚是吃力。而锦衣卫和东厂,他们的天职本就不是为了战场而准备。小范围作战或是单打独斗,他们以一敌十不在话下,但这种人马密集的战争形态之下,难免会受掣肘。

    见此情形,宝音突然整了整战盔,朝时雍点点头。

    “等我,为你抢一匹马来。”

    话音未落,但见她突然扬剑,冲向了潮水一般涌动的兀良汗士兵。

    “杀!”

    宝音入陵救人,是从守陵卫那边进入破门,直接下密道,因此众人没有马匹,此番对阵吃了大亏。然而,想让时雍突围跑路,没有马根本就不行。

    她冲入混战的人群,长剑猛地递出,扑地一声,透入一个校尉模样的男人胸口。

    那人眼睛瞪大,应声落马,鲜血喷溅在宝音的脸上。

    宝音来不及多想,一把揪住马缰翻身上去,直奔到时雍的面前这才跃下,将缰绳递到她手上。

    “接下来,看你的了。”

    时雍看着她脸上的血光,眼眶一热,二话不说,执缰上马。

    “姨母,保重!”

    “我无碍,你快走。”宝音回头看一眼兀良汗的人马和旌旗,后退两步,再次朝厮杀的人群冲了过去,“朱九、白执,你几个跟上郡主……其余人等,随本宫杀上去!”

    “杀!”

    喊声震天。

    这次,宝音没有杀人,而是冲入敌阵,突然扬手——

    砰!

    燃烧的火球在烈日下迸发一股出耀眼的火花,紧接着浓烟滚滚,将厮杀的一群人笼罩其间。

    “快走!”宝音回头大喊。

    这些烟雾弹是她入陵时,用来防身的,这时派上了用场。

    时雍抽出一把斜插在地的长枪,喊一声“大黑”,策马狂奔,往左侧的山峦风驰电掣而去。

    刺耳的嘶吼声从背后传来。

    时雍没有回头,高举长枪迎向冲过来围堵的几个士兵,大喝一声。

    “我是兀良汗伊特尔公主,挡我者死。”

    那一侧的兀良汗士兵人数最少,防御最为薄弱。

    耳边的炸响声刚刚落下,就看到她骑着马气势汹汹地杀过来,士兵们有短暂的迟疑。

    “停!停下——”

    时雍冷笑,举枪就刺。

    朱九和白执紧随其后赶到,挡在她身前。

    “郡主,你先走。”

    时雍不跟他们客气,吹一声唿哨,马蹄踩过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淌过浅水的小河,飞一般朝狼山奔驰而去。白执和朱九边杀边退,看着她的身影远去。

    “汗王驾到——”

    “汗王来了,汗王来了。”

    马蹄阵阵,大地颤抖。

    乌日苏带着陈岚骑马而来,远远地便看到浓烟笼罩间杀成一片的兀晏两国士兵。

    还有,一个往狼山渐行渐远的小黑点。

    “阿拾?”

    乌日苏突然咬牙切齿,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眼圈一红,冷声大喝。

    “一群饭桶!有人突围出去了,还不快追!?”

    一个士兵屁滚尿流地跑过来,在马前扑嗵一声跪倒。

    “启禀汗王,那是,是伊特尔公主!”

    乌日苏抬起手臂,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那张俊秀的脸几近扭曲。

    “从此,兀良汗再无伊特尔公主。但凡有人冲击关卡,想去给晏军报信,格、杀、勿、论!”

    “乌日苏!”陈岚闻声变色,“那是你妹妹。”

    “妹妹,真是个新鲜词。”乌日苏不看陈岚的脸色,忽略掉心脏揪扯一般的刺痛,冷眼看着与兀良汗混战一团的宝音和陈萧等人,清俊的面孔渐渐浮上阴凉。

    “我屯兵十万,竟奈何不了区区数百人?笑话!”

    陈岚胸口急促起伏,冷声道:“你就此收手,我尚可保你一命。不要再执迷不悟……”

    “众将士听令!”乌日苏打断陈岚的话,仿佛一定要在母亲面前证明自己的威风,语气更重几分,“给朕将这些南晏蛮子给我围住,圈禁起来,就像赶羊一样——哪只羊不听话,就地砍杀!”

    朕?

    他竟敢称朕?

    数十年来,兀良汗与大晏说是兄弟之邦,其实相当于俯首称臣,便是先汗王阿木古郎都不曾自称一声“朕”,这个孽子倒敢?

    陈岚气急攻心。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

    乌日苏低下头,用只有她听见的声音道:“母亲,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儿子要给你至高的荣耀,你等着看吧,这片草原,这个天下,都是儿子给你的贺礼——”

    陈岚眼前一黑。

    烈日暴晒,外加气血上涌,她差点当场栽倒下去。

    乌日苏飞快地扶住她,朝远处喊话。

    “长公主殿下,我劝你识时务,缴械投降,或可饶你一命。”

    宝音站在乱军之中,头盔掉了,长发松散开来,在风中翻飞,整个人冷肃又狂妄。

    “只有战死的大晏军,没有投降的长公主。”

    乌日苏轻笑,对陈岚道:“你看我姨母,还是这么固执?当真是养尊处优的长公主啊,没有受过苦楚,不知好歹。今日我便让她感受感受,什么是毒打……”

    陈岚头昏眼花,胃气翻腾,闻言喉头一甜,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畜生,你要做什么?”

    “让姨母知道世间法则。胜者王,败者寇。”

    话音未落,乌日苏举臂长啸。

    “给我杀!”

    ……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役。

    大晏军太少了,要和兀良汗对阵,无异于以卵击石,根本就没有胜算。

    而宝音要的本就不是全员突围,只是掩护阿拾出去报信罢了。

    见乌日苏大举杀来,她冷笑一声,低低吩咐。

    “扶舟、惟扬、疾行……撤回皇陵。”

    陈萧早已看出她的想法,闻言匆忙举刀格住直扑面门的利刃,回头大声呐喊道:

    “殿下先撤,我带人断后……”

    说罢,他望向紧随身后的两个姑娘,眉头紧锁。

    “乌婵,红玉,保护殿下!”

    所谓保护殿下,就是让乌婵和陈红玉跟着宝音撤回皇陵。

    乌婵和陈红玉明白他的意思。其实,方才他们从开室出来的时候,陈萧就要她们留下来陪伴怀孕的玉姬,是她们不放心执意跟出来的,因此,又哪会就这么弃他而去?

    乌婵牙一咬,“我还能打。我留下来,同你一起。红玉,你保护长公主最撤。”

    陈红玉面若寒霜,“大哥,我没事,陪你和嫂子一起。”

    元驰一把腰刀舞得虎虎生风,闻言杀将过来,与陈萧并肩而立,“惟杨,你带着她们先撤,我来殿后……玉姬还在开室,我不放心。你,替我照顾她。”

    陈萧一脸漆黑,“谁的媳妇谁照顾,你快滚回去!”

    元驰低笑,目光冷然,“从小都是我听你的,你就不能听我一回?”

    看他几个都争着留下来,一直跟随宝音左右的白马扶舟,突然发出一声低笑。

    “你们都撤,锦衣卫和东厂留下断后。”

    宝音边杀边退,扭头再次大喊,“都别争了,我们且战且退。皇陵里地势复杂,来桑和半山都能在眼皮子底下跑掉,本宫就不信,他乌日苏有能耐把十万大军都带入皇陵捉拿我们……”

    砰!

    话落,宝音又从怀里掏出一粒烟雾弹。

    “撤!”

    这种火器体积很小,十分便于携带。但同理,能随身携带的火器,威力必然大打折扣,甚至于,它对人体根本就造不成杀伤力,只会在炸响的刹那,散发出大量的浓烟,有短暂的阻敌作用。

    宝音带得不多,刚才掩护阿拾用了几粒,还剩下几粒,恰好派上用场。

    在一股股升腾的浓烟里,双方阵势渐渐混乱。

    兀良汗人虽然多,但是南晏背对皇陵山峦,有地理优势。而且,这次随同入陵的个个都是精兵强将,一时间,兀良汗人竟奈何他们不得。

    呐喊、嚎叫,山谷里满是狰狞的喊声。

    眼看宝音就要带人退回皇陵,乌日苏突然摆手,冷笑一声。

    “长公主留步!”

    但见一柄尖刀抵在通宁的脖颈,闪着雪光的寒光,陈岚的头颅高高的仰了起来,一张脸褪败如同死灰。

    打斗声骤然减弱,慢慢停下。

    四周寂静一片,

    山风吹拂着旌旗,瑟瑟作响。

    乌日苏斜斜睨一眼陈岚,漫不经心地对宝音道:“长公主准备就这么走了?原来通宁公主的命在你眼中,不过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