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1章 现身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宝音面颊上沾染的鲜血已经干涸,贴在她苍白的脸侧,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比平常更为冷漠肃杀。

    那一转头间,眼底的锋芒如刀锋般扫过,落在乌日苏的身上,而她的手缓缓滑过剑柄,握紧,手背上青筋乍现,一言不发却仿佛吹来了漫天的风雪,将烈阳掩盖,无端发冷。

    有人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先帝的影子。

    女儿像父亲,宝音骨子里便流着先帝的血脉传承。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

    陈岚也没有说话,只是仰着脸,目光斜睨着她。

    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一蹙一笑,彼此都十分熟悉。

    陈岚知道宝音身上背负着怎样的责任和内疚,宝音也知道陈岚此刻被亲儿子用刀架在脖子上是何等的煎熬和痛苦。

    宝音突然笑了笑。

    她突然想到,曾经和陈岚聊过这件事。

    “若是有一天,我们其中一人成为别人手上的人质,用来逼迫另一个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做还是不做呢?”

    宝音说:“做。两害相权取其轻,保住性命要紧。”

    陈岚说:“不做。除非确实会要命,别无他途。”

    这算不算会要命?别无他途了?

    宝音迎着乌日苏戏谑的目光,仿佛知道他在嘲笑什么似的,抿了抿嘴,大声问:“如果你想威胁大晏朝廷,通宁公主的分量不够。”

    一听这话,乌日苏就笑了。

    他眼睛凉凉地望着陈岚,“听见了吗?你不够分量,皇室养女,不够分量。”

    怎么样戳心,他就怎么说,似乎非得把陈岚扎得千疮百孔不可。

    陈岚不动声色,一动不动。

    转眼,就听到宝音又接一句:“不过,用她来威胁我,足够了。所以,用一个更有分量的公主来交换一个不够分量的公主。你换,是不换?”

    陈岚眼底浮上雾气。

    她何尝不知,宝音强调她的分量,只是为了让乌日苏放过自己?

    哪怕她在乌日苏手上其实比宝音更为安全。

    宝音本可以不这么说。

    说了,不为其他,只是想要呵护陈岚敏感的小心思,怕她胡思乱想……这些年来,她一直如此。

    乌日苏哈哈大笑。

    “一个公主不够分量,那就两个公主好了。”

    稍顿,他收住表情,脸上阴沉了几分。

    “长公主殿下,你若不想让通宁公主血溅当场,就让你的人缴械投降。兀良汗素来优待俘虏,可饶你们不死。”

    宝音淡淡一笑,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污。

    “要我死可以,投降没门。”

    乌日苏看她固执如此,微笑道:“二百人想抵抗十万大军?长公主,敬酒不吃,你非得吃罚酒是么?”

    宝音冷笑:“本宫这辈子,还当真没有吃过罚酒。我给你两个选择,二选一,要么我过去换通宁,要么鱼死网破。我生于阴山,死于阴山,也算是造化,死得其所。至于通宁……”

    她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陈岚,突然笑开,眼神里露出几分柔软。

    “我们做了一辈子的姐妹,今生同赴黄泉,下辈子继续做姐妹,想来也是一桩美事。对不对?”

    陈岚眸底通红,嘴巴微微颤抖,语不成语,“姐姐,是我连累了你。”

    宝音大喇喇地摆摆手,“死而已,何足惧哉?乌日苏,选吧。”

    乌日苏看她周围的陈萧元驰白马扶舟等人齐齐拔刀,脸色微微一变,忽而笑开。

    “我改变主意了。既然长公主不畏死,那我倒想看看,长公主的骨头有多硬?”

    他突地抬手,示意左右的弓箭手准备,然后盯着宝音道:“长公主敢不敢从我的箭阵中走过来?只要你有本事走到我的面前不倒下,我便放通宁公主离开。”

    用亲生母亲威胁别人的人,宝音第一次见。

    她知道,乌日苏未必真会伤害陈岚,可这话她必须答应下来。

    陈岚心思脆弱、敏感,不能让她感觉到被放弃……

    “好。我来。”

    宝音昂首挺胸,“一言为定。”

    乌日苏微微一笑,“本想给你一条生路,可你非要闯鬼门,那就怪不得我了。”

    宝音冷哼,将手上长剑递给白马扶舟。

    白马扶舟脸色一变,惊呼:“母亲……”

    “别废话!”宝音冷着脸,转头又看了看陈萧和元驰等人,“记住:不用管我生死,不用理会他的任何要挟。我一走,你们立即带众退回皇陵,等待援军到来。相信阿拾,用不了多久就带人回来了。”

    “长公主。”

    “殿下,不可!”

    众人都不愿意宝音涉险,纷纷出声。

    然而,宝音抬手阻止。

    “不必劝我,我主意已定。人总有一死,葬身阴山,我之所愿。”

    她整肃表情,理顺头发,朝乌日苏的方向走过去。

    “且慢——”

    背后突然传来的一道低喝,洪钟般有力,震荡耳膜。

    宝音迟疑一下。

    同众人一起,齐齐回头望去。

    烈日苍穹之下,一个黑衣黑袍的男子迎风而来,消瘦颀长的身子衬不起袍服,一身衣衫宽松得仿佛是飘荡在他的身上。但他身姿笔直,竟有些卓尔不凡。

    “褚老?”

    “褚老来了?”

    众人都有些诧异。

    褚道子身上有伤,方才留在开室陪伴和照顾玉姬,怎么突然一个人出来了?

    迎着众人困惑的目光,褚道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重重地咳嗽,一直走到了宝音的身边站好,直面乌日苏和陈岚,他才慢慢地抬手,一把拂开罩在头顶的袍服帽子,将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那是一张苍老的脸,头发花白,沧桑满面。

    “通宁公主,可曾记得在下?”

    这一声通宁公主,他喊得音色沙哑,起伏不定。而褚道子在众人眼里,素来是一个平静无波的高人,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为何一声“通宁公主”,竟叫他如此激动?

    陈岚眼睛眯了眯,看他片刻,摇头。

    “你是何人?我认得你吗?”

    褚道子苦笑。

    她认不得他了。

    认不得了。

    褚道子一叹:“我是你在兀良汗的一个故人。”

    陈岚在兀良汗的岁月,几乎全是灰暗与不堪。一听兀良汗三个字,她脸色便褪白了几分,再盯褚道子的眼神,便添了几分隐隐的不安。

    “你是谁?”

    “芮广。”

    褚道子慢慢道出两个字,看陈岚脸色变幻,目光激射而来,知道她记起他了,缓缓一笑,又抬手将连在袍服上的帽子拉上来,遮挡住烈日,重新罩在头上。

    “我在兀良汗叫芮广,其实我是南晏人,真名褚芮广。”

    说到这里,他看向疑惑的众人,最后将目光定在乌日苏的脸上。

    “在座若有兀良汗的老将,想必有人还记得我。我曾在先汗王阿木古郎身边行医,后来被汗王指派给了先汗大妃——”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

    “事到如今,这应当不再是秘密了吧?先汗王阿木古郎并无大妃。从头到尾,那个传说中倾国倾城从不现于人前的大妃,都不存在。有的只是汗王的妹妹阿木尔。在每一个需要大妃的场合,都是阿木尔掩面假扮,并将巴图过继阿木古郎为子,以堵住悠悠众口。”

    这事宝音早已知晓,但再次听来,仍然有些止不住地战栗。

    阿木古郎为了她的母亲,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只可惜,世间只有一个娘。

    乌日苏察觉到现场气氛不对,突然冷笑一声。

    “你到底想说什么?即使我父亲是过继而来又如何?他仍然是我祖父唯一的儿子。你以为这样就能否定我了吗?”

    褚道子又往前走了两步,咳嗽声声,嘴角甚至咳出了血丝来。

    他抬手抹了抹,淡定地一笑,目光扫视众人,拔高声音问:

    “巴图是阿木古郎的儿子没错。可是你,乌日苏,并不是巴图的儿子。兀良汗的将士们,你们可以接受一个背叛祖宗篡位而来的汗王。难不成,还能接受一个来历不明,根本没有阿木古郎骨血的人,成为你们的汗王不成?”

    来历不明,没有阿木古郎的骨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