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2章 吹开迷雾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石惊起千层浪。

    在场登时响起一阵窃窃。

    当初乌日苏能推翻巴图上位,很大原因是得益于阿伯里的扶植。这个阿伯里在兀良汗位高权重,是阿木古郎的谋士心腹,当时,阿伯里拿出了一封阿木古郎临终前写下的亲笔手函。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若是巴图有朝一日野心膨胀,一意孤行南下兴兵,那么可以褫夺其位,在他的儿子里重新择一个仁厚之人继位。如果巴图不遵遗旨,可以代为讨伐。

    遗旨真假不知,但这是乌日苏能在短短时间内统率众人,稳住兀良汗大局的重要原因。

    归根到底,乌日苏能做汗王的前提,必须是阿木古郎的后代。

    如果他不是呢?

    乌日苏变了脸色,冷笑道:“单凭一张嘴胡说八道,你以为你就能挑拨离间,颠倒黑白了吗?”

    一群兀良汗将士面面相觑,闻言清醒过来,大声吼叫。

    “大汗说得对。”

    他们冲褚道子吆喝。

    “你有什么证据?”

    “对!你有证据吗?拿出来!”

    “红口白牙,这老头莫不是当我们傻子不成?”

    在喧嚣声里,场面突然混乱。

    连同宝音也大惑不解地看了过来。

    “褚老,你此言当真?”

    “当真。”褚道子冷静地回答。

    宝音看了看群情鼎沸的兀良汗大军,低低道:“可有证据?”

    褚道子朝她看过来,停顿片刻,润了润干涩的嘴巴。

    “没有。”

    若有证据,他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一听这话,兀良汗军中又吁声四起,全是辱骂和嘲笑。更有甚者,大声吆喝怂恿乌日苏赶紧上前打杀了这些污蔑他的南晏人。

    乌日苏不着急。

    宝音身侧统共不过二百人。

    真刀真枪,他们不是兀良汗的对手。

    但是褚道子这事若不处理好,说不定就会有流言蜚语传出去。

    他本来就得位不正,若再加上一个“不是亲生”的传言就更是麻烦,说不得旁人会怎么议论他。

    他要做永禄帝一样的明君贤能,很在意百姓的闲话。

    念及此,乌日苏抬手阻止了将士的七嘴八舌,冷冰冰地看着褚道子。

    “褚老,我一向敬重你,视你为长者。不曾想,你竟会如此诋毁我。今日,还烦请你当着众人的面说清楚,是谁教唆你用这般下作的手段,质疑我的出生?”

    他声音落下,马上有人附和。

    “下作!”

    “属实下作!”

    “南晏人就是不要脸。”

    对时下的人来说,天地尊亲师及血脉传承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这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愤怒的众人将褚道子骂得狗血淋头。

    宝音也有些着急,“褚老,既无证据,你因何如此?你快说话啊?”

    褚道子目光落在陈岚的脸上,又默默闭上了眼睛,仿佛感慨一般,叹了口气。

    “当年巴图与通宁公主生下一子,巴图想把这孩子带回额尔古,给他一个名分,惹恼的不仅是阿如娜,其实还有阿木尔。她对南晏皇室有成见,正是因为害怕晏兀两国联姻,怕阿木古郎为巴图娶回一个南晏的公主或郡主为妻,这才早早订下了阿如娜……”

    “岂料,阴差阳错,他二人孩子都有了。阿木尔不愿意通宁公主的儿子以巴图长子的身份进入额尔古,又想以这个孩子的存在来节制阿如娜,使其乖乖听话……于是,她趁着那次阿如娜毒杀大王子的机会,假意与巴图修好,缓和母子关系,特地将大皇子带入自己宫中照顾。然后,一面安排人‘狸猫换太子’,一面吩咐人杀害通宁公主……”

    众人沉寂。

    宝音倒吸一口凉气,双目赤烈。

    “然后呢?”

    褚道子重重垂下头。

    沉吟片刻,他抬起眼望向不远处的陈岚,徐徐说道:“通宁公主当年来额尔古为阿木古郎看诊,与我曾有数面之缘。通宁公主温婉善意,不吝赐教,不仅赠我医书,甚至还亲自传授我一些秘传医术。我极为感激……”

    深吸一口气,他拔高些声音,以便所有人都能听见。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阿木尔要除去的这个孩子,是通宁公主的孩子,直到那天我受巴图之托,前去为孩子看诊,无意偷听到她与人对话,说通宁那个小贱人挑拨他们母子关系,不可让她的孩子死得太安逸,最好把孩子送去最为卑贱之所,让他受尽世间苦楚,活得猪狗不如,方能解她心头大恨……”

    宝音拳头攥了起来。

    “畜生!畜生!”

    陈岚泪如雨下,嘴唇止不住的颤抖,却哭不出声音。

    褚道子道:“得知此事,我浑身发冷。那时,恰逢阿木古郎带兵攻打格支部落。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大胆。我来不及多想,当夜便借由问诊之机,将孩子偷抱出来,逃出额尔古,直奔南晏而来。我前脚一走,后脚就被人发现,阿木尔派心腹侍从一路追杀——我逃至阴山附近,被他们追上,仓皇逃窜间,我误入阴山皇陵,在密道里藏身数日,饥寒疲乏,孩子也饿得嗷嗷直叫……”

    一口气说到这里,他深深吸气。

    “那时,我认为自己活不成了。为免自己死后真相被掩盖,我将大王子身上的随身之物,以及通宁公主的血书一并藏在阴山皇陵。然后,带着孩子出陵一搏。”

    “他们果然还在搜寻我的踪迹,我在狼山附近被他们包围,寡不敌众,身中数刀后,掉入悬崖。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却不想孩子殒命。在掉崖前,我将孩子抛给了他们。我想--就算是猪狗不如的日子,到底孩子还是活着的。只要他活着,老天有眼,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四周默然无声。

    这些事,听上去如同天方夜谭。

    褚道子知道未必有人会信,停顿一下,苦笑道:“后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重伤未死。然而,等我伤愈再回额尔古,这才得知阿木尔不慎伤及后脑,整个人已不太清醒,整日与病榻为伴,而巴图那个‘儿子’长得眉清目秀,很得阿木古郎喜爱,赐名为乌日苏。为此,我再次折返阴山,可是,待我再次想法入陵,却已找不到当日藏匿大王子身份证物的那个地方。阴山皇陵仿若迷宫,我一个人住了半年之久,仍然不得其门而入。”

    “手上没有证据,这桩事情,就成了悬案。我不敢声张,改头换脸再回额尔古,一面暗中寻访那个孩子的下落,一面假意投靠阿如娜,加入半山的狼头刺,就是为了便于查探……再后来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宝音突然沉声,“这就是你想方设法带我们来阴山皇陵的原因?”

    褚道子苦笑。

    果然,这位长公主冰雪聪明,已然知晓这事。

    但她没有找他算账,更没有像阿拾一般直接找他质问,而是一直默不作声地暗中观察于他。

    褚道子道:“是。本来这桩往事过去已近二十年,我已认定老天无眼,那个孩子已不在人世。但这次,我求大都督带我同行,越是接近通宁公主,越是替她难过……就再次萌生出揭开真相的想法。但我只有一张嘴,我的话能管什么用?唯有一法,就是拿到证据,证明我所言非虚……”

    “哈哈哈哈哈!”

    乌日苏突然狂笑。

    甚至当众拍起了巴掌。

    “好,好话本。本汗都听得入迷了。褚老,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竟不知,你除了治病救人,还有编故事的本事?”

    他说罢回头看向众人。

    “你们信了吗?”

    兀良汗众人面面相觑。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一个主心骨。

    “信了吗?”乌日苏再次呐喊。

    褚道子编的故事着实荒唐,单凭一张嘴,要取信于人,太难。

    “这老儿莫不是被南晏人蒙蔽了双眼,信口雌黄?”

    “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他们质疑大汗身世,就是为了搅扰我们,让我们自乱阵脚。”

    “拖延时间,等他们援军一到,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正是。南晏人就是阴险。”

    有人嚷嚷起来。

    “大汗,快下令吧!不能再拖下去了。待他们援军一到,就麻烦了。”

    乌日苏昂首看着对面的人群,目光死死盯住褚道子,冷笑一声,没有再与宝音扳扯的兴趣,沉沉出声。

    “众将士听令,不分男女老幼,凡有抗拒,一律诛杀--”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他口中咆哮而出。

    霎时,喊声如雷,杀声四起,兀良汗士兵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去。

    “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