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4章 他带着证据出来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陈萧这么说,一是为了安抚元驰,免得他急得兔子似的上蹿下跳,发起疯来坏了大事。

    同时,也是避免搅乱军心。

    要知道,这二百来人能够发挥这么大的战斗力,与兀良汗大部队周旋,死守据点,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相信可以进入开室。要是敌众围绕,后无退路,士气一垮,再要与乌日苏对阵,就难上再难了。

    乌婵被他训斥,默默瞥他一眼。

    在定国公府的时候,陈萧是少将军,却不着战甲,不上战场,那一声“将军”听上去多少有点虚无缥缈。如今同在阵前,同生共死,她再看陈萧严肃沉稳的模样,心里竟涌出一些异样的感受。

    不那么怕了。

    蚂蚁般压过来的敌军,也没有那么恐怖。

    本想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是。我明白了。”乌婵润了润嘴皮,乖乖地应下。

    陈萧诧异地看她一眼,接着平静地说道:“大家不必惊慌。这皇陵弥久经年,机关暂时失灵也是有的。玉姬姑娘深谙机关之术,想来很快就能修复。我等集中精力,先把眼前这些狗日的打退!”

    这是一个狭谷,天选的防御之地。

    地势较外面稍高,不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只要他们集中力量应对,乌日苏一时半会也奈何不得。

    至于玉姬是不是“深谙机关之术”,陈萧心里没谱,众人却十分相信。

    他们进入皇陵,是褚道子和玉姬带路的。褚道子这人,正如方才所言,多年前曾误入皇陵,后又隐居半年之久,一再探索。而玉姬进入皇陵,就说机关很是熟悉。

    黄泉谷底的狄人部族,是狄王朝后裔中的一支,不论祖上因何原因逃入谷底,但玉姬是阴山皇陵墓主人的后代无疑。她大字不识得几个,对机关术却是有些了解。她说,在黄泉谷底的狄人部落里,其实处处都有奇门遁甲和八卦机关。

    在陈萧的鼓舞和带动下,这二百余名兵丁侍卫重新打起了精神。

    打斗声、厮杀声更是激烈,划破天际时被风传得很远。

    久攻不下,乌日苏幽冷的眼眸,冷气森森。

    “母亲。”他侧目看向陈岚,“你说我是不是太仁慈了?若方才肯痛下杀手,也不会这般被动?”

    陈岚眼皮低垂,冷静得如同一尊雕塑。

    “你不是仁慈,是不必着急。只要是人,总得吃饭睡觉。你十万大军围阴山,只要没有援军前来增援,你还怕他们飞了不成?”

    “哈哈哈。母亲真会安慰人。”

    乌日苏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唇角掀起。

    “亲娘无疑。”

    陈岚抿紧嘴角,静静不语。

    “大汗——”

    恰在这时,一个斥侯模样的人,纵马冲入人群。

    人还没有到,便从马上跃下,扑嗵一声,拜倒在乌日苏的面前。

    “伊特尔公主……逃,逃出去了!我们的人被劫杀在狼山。”

    仅有的两三个人,如何能劫杀大批追兵?

    她宋阿拾莫非生了三头六臂不成?

    “饭桶!废物!全是废物!”

    乌日苏怒气上涌,冷森森看一眼斥侯。突然拔出握在手里的长剑。

    叮!一道金属的破空声后,斥侯胸口中剑,咚的一声倒在地上,瞪大的双眼里满是不解,一眨不眨地盯住乌日苏。

    乌日苏仿佛看不到眼前战事的惨烈,淡淡地道:“本汗方才已经说过,兀良汗没有伊特尔公主。明知故犯,该死!”

    一个侍卫战战兢兢上前,拔出斥侯身上的剑,双手奉上去,低眉顺目地递给乌日苏。

    “汗王!”

    乌日苏接过来,慢慢拿出干净的白绢子,极是宝贝地擦拭着剑上的血迹,慢悠悠地道:“传令下去,半个时辰,生擒长公主。其余人等,格杀勿论。”

    传令兵应了一声拜下,尚未迈开脚步,但见一道疾光从眼前闪过,脚下一阵晃动。他以为是自己突然起身头昏,踉跄两步,连忙扶住旁边侍卫,然后……双双倒在地上。

    再抬头,但见天摇地动,阴山乱石滚滚而下,就连烈阳都仿佛收回了光线,整个世界一片阴风惨惨,鬼哭狼嚎。

    “啊!”

    “地动了?山,山坍塌了。”

    “趴下,快趴下。抱住脑袋!”

    惊叫声此起彼伏,突如其来的自然力量,震得交战的两军不得不停下来,以图自保。这一次地动,比前两日守陵卫那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阴山好像都抖动了起来,跳舞一般摇摆异常,山上的碎石随着颤抖,纷纷落下,兀良汗士兵人数众多,根本没有办法躲避,很多人来不及跑路,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大小小的石头沙砾从半空落下,砸在自己和同伴的身上。

    呻吟声,叫嚷声,一片混乱。

    开室门口的南晏军众,却要幸运许多。

    因为那是一个狭窄的路口,两侧整片的石壁光滑笔直,直插云霄,碎石极少,造不成大面积的伤害。在陈萧的指挥下,众人围成一团,一部分守在外围戒备,一部人防止飞石掉落。但是,慌乱仍然不可避免。

    人群里有人惊叫。

    “这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玉姬触动机关,引发了地动?”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元驰闻声,更是担心起来,在地动的尖啸声里,大喊着“玉姬”的名字。

    轰!

    砰!

    随着一道重重的碰撞声,地动渐渐停止。

    大地又恢复了平静,众人循声回头,但见开室之门在巨响声里,突然洞开。

    一行人从漆黑幽冷的石门里慢慢走了出来。

    最前面的人,居然是赵胤。

    他身姿挺拔凛然,长发垂落,脸上漆黑,如一抹幽凉的鬼影缓步而行,不徐不疾,黑色的袍服在风中微微摆动,肃冷的五官笼罩在光晕里,平添一抹诡谲的煞气。

    谢放赤红双眸,提刀相随。

    哲布抱着成格公主,紧随其后。

    再后面是抚着大肚子的玉姬,还有几个扶着蹒跚而行的巴图慢慢走来的侍卫。

    人群突然安静。

    这一刻,仿佛连呼吸都会破坏什么,

    每一个人都屏气凝神,紧张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赵胤从分开的人群中间走过去,面向兀良汗大军,顿步。

    从墓室出来,他似乎不习惯外面的阳光,眯了眯眼,视线好一会才越过人群落在乌日苏的身上。

    “劫贼乌日苏,并非先汗王阿木古郎血亲,却伪造先汗王遗旨,篡国夺权……”

    他一字字说得清楚。

    乌日苏已然变了脸色。

    “一派胡言!”

    他大啐一声,打断赵胤的话,笑声尖利又狂妄。

    “又来一个骗子。你以为你和褚道子沆瀣一气,编造谎言,就能策动兀良汗将士,让他们背弃我吗?”

    “畜生!”巴图突然抬头,赤红的双眸死死盯住他,目光满是怨恨与仇恨,“我说我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原来你非我亲生。”

    说着,他的目光缓缓移到陈岚的脸上。

    “岚姐……”

    一声呼喊,喉头已然哽咽。

    “我对不住你,我弄丢了我们的孩儿。”

    自打赵胤说出那句话,陈岚一颗心便已然沉下,仿佛被冰水浸泡,浑身凉透,连呼吸都有些吃力。

    她看着巴图,一动不动,也不开口,仿佛连情绪都没有。

    巴图见状,更是痛心疾首。

    “混账!你若能念及半分我养育你二十载的恩情,速速放了通宁公主。我饶你狗命……”

    “哈哈哈!”乌日苏又是一声狂笑,等笑够了,这才转头看了看四周那一群脸色变幻莫测的将士,用戏谑的声音,再次问出,“证据呢?就凭一张嘴,我还能说我是玉皇大帝的亲儿子呢。你们信吗?”

    “你要的证据,我有。”

    赵胤跨前一步,背山而立,余光仿佛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光。

    “本座在墓室里找出一些东西,乃是褚老多年前留下来的。你可要亲眼看看?”

    四周唏嘘声声。

    “荒唐!”乌日苏嘶吼,如同困兽,剑指着他们。

    “你们在骗我!你们合起伙来骗我。我不用看,也不会信……”

    声音未落,他喘息般突然将剑指向陈岚的脖子,厉声道:“兀良汗的勇士们,你们是草原最勇猛的儿郎,为了护卫阿木古郎最尊贵的血脉,给我杀上去,撕了这些人的嘴——”

    他太过激烈,手上没有轻重,这一呐喊颤抖,剑身便在陈岚雪白的脖子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巴图见状怒瞪双眼,猛地挣脱搀扶的侍卫,一把拔出他的腰刀便冲上去。

    “畜生!我跟你拼了。兀良汗的勇士们,看看我是谁,我是巴图,我才是汗王……你们……给我听令。拿下劫国之贼乌日苏,本汗定有重赏。”

    乌日苏闻言,目光一变。

    巴图在兀良汗做了两三年汗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威尚存。

    乌日苏来不及顾及其他,一把薅过陈岚的身子,紧紧勒在身前,那柄长剑更是用力压下。

    “别动!谁敢过来,我要她的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