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5章 刀来人挡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巴图陡然瞪大双眼,额头青筋暴胀,喉头迸出的呐喊声如同困兽的怒吼。

    “畜生。你敢!”

    乌日苏冷笑,“你看我敢是不敢?”

    轰隆隆——

    他话音未落,一道惊雷突然劈下来,震得人耳廓发麻。

    不知何时,烈阳已然收入云朵,黑云压顶,狂风卷起旌旗,孤鹰从天际掠过,拍打着翅膀直冲云霄,乌云将天空染成了一片青灰。

    陈岚面色苍白,身子微微一颤,皱着眉头望向乌日苏。

    年轻的男子眉目英挺,五官俊秀,唯有那双眼睛,浑浊不清满含戾气,仿佛要与全世界为敌。

    陈岚双拳微攥,叹息一声,慢慢将双眼阖上。

    “没有用的。孩子,你别再执迷不悟了。”

    这一声温婉平静的“孩子”,如长辈的叮咛,让乌日苏嗜血的眼里划过一道复杂的暗芒。

    “闭嘴!”他咬紧后牙床,低冷地道:“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是认真想杀我。”陈岚的语气无波无澜,如同在说别人的生死,“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杀了我之后呢?又会如何?我若是你,会马上带着大军撤回额尔古,或有一线生机。”

    乌日苏听不得她的关切,脸上冷意更甚。

    “我叫你闭嘴!闭嘴——”

    他歇斯底里,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一下,血珠从陈岚脖颈滚落。

    “混账东西!”巴图身上有伤,但身手极为敏捷,几乎三两步就冲上前来,大声怒吼。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本汗将人拿下。”

    兵戈声砰砰作响,但是没有人动弹。

    兀良汗大军仿佛静止一般,立在原地。

    一个新汗王,一个老汗王。

    他们手上的刀枪,寒光闪闪,却不知要劈向哪个方向。

    巴图微微一怔,“你们敢不听我?”

    没有人回答。

    巴图眉头竖起,不可思议地道:“就算乌日苏不是我的骨血,不是阿木古郎骨血,你们也不在意?”

    大军有片刻的骚动,很快又归于平静。

    乌日苏笑了起来,松口气似的,脸上浮现出胜利的嘲笑。

    “父汗,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

    今日能站在阴山,随汗王出征的将领,十之八九是乌日苏和阿伯里的心腹。相比起维护阿木古郎血统的纯净和传承,他们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性命,还有自己一家老小的福祉和生死。

    是他们帮忙乌日苏推翻巴图,扶持新汗王上位,他们与乌日苏就此捆绑,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就算乌日苏不是巴图的亲儿子,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帮下去。

    一旦乌日苏下台,他们或许能短暂的得到巴图的褒赏,可是秋后算账的故事,从古唱到今,巴图这人歹毒又记恨,他会将他这段时间受到的侮辱和痛恨全部加诸到他们身上,变本加厉地还回来。到时候,不仅他们要死,连同他们的父母子孙都要受到牵连。

    汗王之怒,他们承受不起。

    与其等到那时,不如一条道走到黑,向新汗王表忠——

    十万大军,还怕拿不下阴山,不能将这个秘密掩盖在此?

    只是短暂的犹豫,这些兀良汗将领就将自己的利益得失算得清清楚楚。然后做出选择,将他们的马刀箭弩对准了巴图。

    “哈哈哈哈哈——”

    在乌日苏的狂笑声中,巴图脸上的愤怒一寸寸龟裂,变得苍白而恐慌。

    阿木古郎率十二部建兀良汗国,短短几十载,刚传到他的手中,就要为外人所篡?

    “你们,你们是鬼迷心窍了吗?”

    巴图不甘心地提起马刀,将自己的胸口拍得砰砰作响,呐喊声如野兽在发狂。

    “你们看清楚,我是巴图,我是阿木古郎的儿子,我才是兀良汗之主。乌日苏什么都不是,他什么都不是,我们有证据,褚道子是人证,赵胤有物证——你们是要背宗弃祖,拥趸这个来厉不明的狗东西吗?”

    “呵呵!”乌日苏懒懒地笑,经过方才那剑拔弩张的短暂慌乱后,他看清了身边这些人的选择,整个人已经放松下来。人冷静下来,他的逻辑也更为清晰。

    “就算褚道子说的是真的,赵胤手上的物证也是真的,那又能说明什么?”

    他挑高眉梢,冷冷看着巴图。

    “褚道子说他被追杀坠落狼山,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因此,他将那个孩子抛给了追杀者……父汗,谁能保证,他们就此换了孩子?谁又能证实,我就不是当时被抱回去的那个孩子?如果不是我,那父汗你才是罪魁祸首。旁人认不出孩子真假,你这个当爹的都认不出来吗?孩子有没有换过,你会不知?”

    乌日苏声声质问,让巴图突然哑口。

    记忆回溯到二十年前,他确实没有半点察觉,更没有留下一丝对孩子长相有质疑的印象。

    乌日苏看着他的表情,胁持陈岚的胳膊和长剑,稍稍松开些许,双眼阴阴地眯了起来。

    “既然父汗没有看出不妥,那至少证明孩子长得很像。众所周知,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面容骨骼都肖似的孩子并不容易。父汗,这些人会不会为了向大妃交差,同时避免有一天被你发现真相的风险,偷偷以真当假,将我抱回去哄骗大妃?一个婴孩而已,只要换上同样的衣服襁褓,说真就真,说假就假,全凭他们一张嘴……”

    四周一片寂静。

    只有旗幡在风中摆动的声音——

    赵胤和宝音等人,好似入定一般,握紧刀剑,一动不动地等待着。

    巴图慢慢迈开步子,盯住乌日苏的眼睛走近。

    “那么,你可以放开你娘了吗?难不成,你想弑母?”

    这是承认了他的身份?

    还是缓兵之计?

    乌日苏侧头看一眼陈岚苍白的面孔,似笑非笑。

    “我带走娘,是为了让她跟我去享福的,怎会弑母?”

    他仿佛看不见陈岚脖子上的伤,一本正经地说着,胳膊一点点回缩,慢慢地松开陈岚,收回长剑。

    铮!几乎在乌日苏放下长剑的同一时间,巴图的身影已然如苍鹰般急掠而起,腰刀从两个兀良汗士兵身上划过,在他们倒下的瞬间,双脚踩在他们身上,借力腾空,一抹刀光如鬼影般朝乌日苏刺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