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7章 顽皮阿拾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阴山的腥风血雨,如同落在时代长河里的一块巨石,能惊起几分涟漪,却阻止不了奔腾的河水流向。

    一番事去如尘埃落定,死的死,伤的伤,属于阴山这个敏感的“三角区域”的斗争并未真正结束,但是总算迎来了短暂的和平。

    嘎查村。

    夕阳沉入地平线,牧民带着狗,赶着羊慢慢回到居处。

    草原上星星点点的毡帐,宛若九天落下的棋子,静谧、安宁。

    大黑兴奋地追逐着惊慌失措的羊群,很快就变成了绿草地上的一个黑点。

    时雍与赵胤并肩骑在马背上,像个看管熊孩子的家长,一边喊一边叫大黑的名字。

    “这狗东西!”

    狗跑得远了,哪里听得见?

    赵胤看她拉下脸,淡淡地说道:“让它撒欢去吧。难得如此。”

    这些天,不仅人绷得紧,就连狗都有压力,没有机会放松。

    时雍笑叹:“你就护着它吧,一会牧民找上门来要赔偿,看你怎么办。”

    赵胤道:“我赔。赔两倍。三倍也行。”

    时雍哭笑不得。

    “幸好大黑不是你养大的。都像你这么惯孩子,还了得?”

    赵胤双眼微微眯起,望向遥远的草原,“若是女儿,还得这么惯。若是儿子,那万万不可,定要对他严厉一些才好。”

    时雍侧目:“???”

    两个人说的是一回事吗?

    此孩子,非彼孩子。

    她低低哼声,喃喃一般,“我还小,可不想生孩子。”

    赵胤听力甚好,一字不落地落入耳朵。

    他深深看了时雍一眼,“本座何曾说过要让阿拾生孩子了?”

    时雍微尬。

    心里呸一声,觉得赵胤学坏了。

    “大尾巴狼。”

    看她娇嗔模样,赵胤脸上掠过一丝笑,很快又收住表情,严肃地道:“过几年再生,也行。”

    时雍愣了愣,噗嗤一声笑开,又回头望了望如同长蛇一般浩浩荡荡往嘎查村行进的车队。这一行人都是从阴山皇陵撤下来的,守陵卫被成格那一炸,已是无法住人,而众人死里逃生,对阴山皇陵这充满玄学的地方满是畏惧,收拾妥当便紧赶慢赶地撤了回来,往嘎查而去。

    说也奇怪,一出阴山,天便晴了起来。

    夕阳的余辉落在时雍的侧脸上,她微微眯起眼,看了片刻,又叹息一声。

    “侯爷当真不随长公主去哈拉和林了?”

    赵胤嗯声,“还是本座的婚事要紧。”

    时雍看这男人一本正经的模样,莫名想到阴山皇陵里的“短兵相接”和狼狈收场,脸上不免有些热,心跳得也欢实了几分。

    “那我陪姨母去吧。哈拉和林路途遥远,侯爷的婚礼,我大抵是赶不回来参加了。见谅!”

    赵胤不紧不慢地剜她一眼,“顽皮。”

    “……”

    唉!话题终结者。

    这男人就无法玩笑起来。

    时雍收紧缰绳,将马步放慢,盯住赵胤看了片刻。

    “侯爷,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从皇陵脱困的呢?”

    赵胤沉吟片刻,想到那惊天动地的回光返照楼和墓底流沙,眉头皱了起来。

    “流沙门下,便是阴山皇陵一千零八十局。”

    时雍登时来了兴致,“然后呢?你怎么破解的?”

    赵胤回头看着她,“前局早已破解,没有修复。我很轻松便到了当年困住先帝的塔殿——一千零七十七局,风水局。”

    “如何?”时雍眼睛亮开,“你看到黄金屋和宝藏了吗?”

    赵胤看着她双眼放光的样子,迟疑片刻,眸底浮浮沉沉。

    “那是一道选择题。”

    “什么题?”

    “艮位有一个出口,可以离开皇陵。开艮位,就放弃后室的闯关。若继承闯关,凶险加倍——”

    时雍一惊,“那你怎么选择的?”

    赵胤眯了眯眼,“开艮位。”

    时雍道:“放弃了宝藏?”

    赵胤:“嗯。”

    时雍眼神黯了黯,盯住他的眼睛,“不对呀。当年先帝放弃尚可理解,必须关系懿初皇后的性命。你孒然一生,为何会选择退出?剩下三局而已,这不是你赵无乩的风格。”

    赵胤眼皮低垂,声音徐徐:“我不垂涎宝藏,只在乎阿拾性命,只想快些出来。”

    “唔。”当时那种情形,她不知赵胤生死,赵胤又何尝放心她呢?时雍抿了抿唇,无奈地道:“若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开一千零八十局,启出宝藏吗?”

    赵胤沉眸,“不会。”

    “为何?宝藏沉睡皇陵,多可惜呀。”

    “那也不可盗墓。”

    “这不是盗墓啊,我们是为盗墓贼擦屁股,官方发掘,这个叫着……叫着考古。”

    “……”

    赵胤不会诧异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她跳脱的思绪一直都是这般与众不同。

    只是,他似乎不太愿意继续说陵中宝藏的事情,安静片刻,便换了话题。

    “这次能侥幸活命,多亏阿拾。若不是援军来得够快,我们或许已命丧阴山。”

    时雍察觉到了他的情绪。

    心里话,这家伙该不会把宝藏转移了吧?怕人知晓!

    嘴上却笑盈盈地道:“无功不受禄。应该鸣谢长公主大格局,运筹帷幄,置之死地而后生。以及少将军等人的掩护、大黑、白执和九哥的拼死护卫,还有……”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幽幽一叹,“还有来桑。”

    她把狼山突围碰上来桑的经过告诉赵胤。

    “这孩子本性不坏,但是落入半山的手中,我真怕变成下一个赵焕和乌日苏。”

    赵胤抿住嘴唇,久久不语。

    时雍瞄了他一眼,见状,又道:“我以前不明白,你这么一个喜欢清净不肯与人亲近的性子,为什么允许来桑天天到无乩馆来叨扰。后来才明白,你是想潜移默化的教导来桑,改变来桑。若有一日,他成为兀良汗王,不会像巴图那般……”

    赵胤一声叹息。

    “人算不如天算。”

    时雍明白他心里所想,莞尔道:“别往自己肩膀上揽责任。形势逼人,当初你也没有别的选择。更何况,来桑有一个那样的母亲,受狼头刺挟裹太深,就算南晏不扶植乌日苏上位,事情也不会变得更好。我发现,人一旦登上高位,所思所想就会大相径庭,野心也就滋生膨胀起来。乌日苏是这样,来桑也未必会有不同。”

    只不知,如何来桑又去了何处?

    在乌日苏败退额尔古后,他俩之间是否还会有一场大战?

    赵胤瞥她一眼,捕捉到时雍的情绪,心有灵犀一般,缓缓道:“你担心也是无用。就算来桑肯收手,半山也不会允许他停下来。兀良汗还会有变故。”

    时雍抿了抿嘴,“那与你我也是无关了。”

    赵胤沉吟般看她片刻,问得有些犹豫。

    “通宁公主,可还好?”

    阴山一战,巴图死在陈岚的手上,她受的刺激很大,但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说,事后,赵胤吩咐人把巴图的尸体就地掩盖,她也没有什么表示。

    倒是宝音有些不忍,亲自提笔写了碑文。

    就是巴图的生平逸事,她实在无法下笔,犹豫再三后,仅留下“兀良汗巴图之墓”几个大字。

    不做评价。

    是非功过都留与后人。

    时雍对巴图的情绪有些复杂。

    她倒不像陈岚那般不管不顾不问,而是忙前忙后帮着张罗,为宋阿拾尽了一分责。

    巴图曾封她为特木尔公主,给她尊荣与宠溺,虽然有利用的成分,但是,时雍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对她是有几分真感情的。但这些情绪都是基于她是宋阿拾的角度,她私心里更多的还是时雍自己。因此,对于巴图这个人,时雍评价不高,只是人已故去,便也谈不上厌恶与怨恨了。

    只是……

    时雍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

    “我娘不太好,有些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