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88章 一切皆有可能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看过来。

    时雍斟酌着言辞,“我原有些担心娘会旧疾复发,特地为她请了脉,又旁敲侧击地劝慰了一番。出乎意外,她很平静,比我料想的平静太多。不说巴图之死,就连我那个……不知去向的大哥,她也没有问起,提都没提。”

    这其实是有些反常的。

    对乌日苏她都能循循善诱,对亲儿子怎就不闻不问了?

    “会不会是我娘相信了乌日苏的话,认为狸猫换太子一事是假。孩子又被抱回了兀良汗,以真作假养了起来,其实仍是如今的乌日苏?”

    赵胤沉思片刻,淡淡道:“此事,无法定论。”

    没有亲子鉴定的时代,想证实骨肉血亲还真是难上加难。

    时雍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侧脸睨向赵胤,充满希冀地道:

    “侯爷不是在阴山找到了我师父留下的物证么?我师父说,除了孩子的随身之物,还有我娘当年留下的血书,孩子的血手印,血脚印,是不是?我想,我们大可以据此去查……”

    赵胤皱眉,“没有。”

    时雍一惊:“什么?”

    赵胤道:“我没有找到那些东西。”

    “什么?”时雍拔高声音,“所以,你是在讹诈乌日苏?那你又怎知此事?”

    赵胤道:“我离开艮室,碰上哲布亲王,他还在陵中四处寻找成格公主。我二人结伴脱困,再返死室。”

    哲布亲王得知成格公主同谢放一起从死室坠落下去,很是激动,当即便要下去找人。赵胤那时并不知时雍下落,但天梯间有长公主救援时留下的痕迹,他稍稍放心。

    二人顺着天梯间里的绳索下去,但回光返照楼旧址空无一人。

    没有时雍,也没有谢放和成格公主。

    赵胤没有冲动地继续寻找,而是将哲布拽入开室,碰上了在此休息的玉姬。

    从玉姬嘴里,二人得知了当时的状况。

    谢放是他的侍卫长,长年同他形影不离,宛如兄弟。

    如今谢放和成格下落不明,赵胤没有办法无视他的生死。

    正当他踌躇之际,玉姬自告奋勇为他们带路寻人,丝毫不在意自己大着肚子。事实证明,玉姬在陵中行走,如同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一般,很是得心应手。

    “我们在一间废弃的石室里,发现了褚道子当年留下的东西。他自忖将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刻在了石壁之上,以便留与后来人知晓。但是,我遍寻不见他信中提到的,通宁公主的血书,更没有孩子的血手印,血脚印。”

    原来如此。

    时雍大为不解。

    “很显然,有人捷足先登,拿走了这些东西。那么,这个人就必然是整件事的知情人,侯爷,你说会不会是半山,他早就在阴山皇陵活动,带来桑,绑巴图,发现这些东西的可能性最大。”

    看赵胤目光幽暗却不言语,时雍继续分析。

    “我们假设此人是半山。那就表示,半山早已知晓乌日苏不是巴图的亲生儿子。若这事发生在额尔古事变之前,他大可以直接戳破此事,拿出血证,阻止乌日苏做汗王。若是额尔古事变之后,虽然木已成舟,确实会难办一些,但他完全没有为乌日苏遮掩的必要。哪怕造出谣言,让乌日苏这个汗王坐不稳当也好。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一心一意想要寻找阴山皇陵的宝藏……当真是为了阿如娜的遗愿,助来桑东山再起?”

    时雍一口气问出这么许多问题,并不是为了得到赵胤的回答。

    毕竟赵胤不是他们本人,回答不了。

    她只是为了捋清自己的思路。

    “除非,他根本就无心帮来桑!甚至,我们大胆猜想一下,他说不定就是乌日苏的人。长期潜伏在大妃身边,知己知彼,借力打力……若不然,阿如娜那么憎恨乌日苏,这么多年,他是怎么平安长大?还有,当初额尔古事变,侯爷和乌日苏谋划周全,夺汗位,杀大妃,滴水不漏,怎会就独独放走了一个半山?”

    她目光一闪,盯住赵胤的眼睛。

    “人会不会就是乌日苏故意放走的?”

    赵胤唇角掀起,“一切皆有可能。”

    废话!

    时雍不满地瞪他一眼,眼睛突然亮开。

    “我知道了。”

    “嗯?”赵胤与她四目相对,“阿拾可是想到什么?”

    时雍勾起唇角,“半山曾经承认自己是邪君,虽然我不太信他,但他与邪君有染肯定没跑了。你想,邪君此人,从南晏折腾到兀良汗,从做地下王国的尊主,到鼓动楚王赵焕叛变篡位,再到兀良汗捣乱政局,让巴图父子反目,来桑和乌日苏兄弟阋墙……此人格局真不是一般的大。但有一点,手段如出一辙,以辅佐之名,控制皇子进而控制国家……侯爷!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

    她突然拔高声音,赵胤眼皮微跳。

    “什么?”

    “邪君身边的谋士清虚道长,赵焕手边的长史庞淞,来桑身边的半山,甚至乌日苏和哲布身边的什么人,也许都是邪君。”

    赵胤眉梢一扬,困惑地问:“都是邪君?”

    时雍点头,“更准确说,他们都是邪君手下的人,邪君的代理人。从南晏到兀良汗,纵观全局,你就能发现,所有的事情背后,都有清虚、庞淞、半山之流的影子,很多大事都是他们搞起来的。我虽不知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他们一定是同伙。”

    残阳若血,余光落在时雍的脸上,散发出一抹自信的光芒。

    赵胤眼神略暗,略略点了点头,淡淡地扫过时雍的眼眸。

    “阿拾所言极是。”

    得到肯定,时雍的笑容更为扩大了几分,眼神都柔软了起来。

    “侯爷可还记得,白马扶舟说过的话。”

    赵胤眉头微微蹙起,“什么?”

    时雍依然在笑:“传说这个天下,有三个惊天秘密。一个在南晏,一个在兀良汗,一个在北狄。这三个秘密,无一不是干系到皇室兴衰,千秋大业。”

    赵胤抿唇不语。

    时雍看着他冷静的面孔,“想必侯爷已经看出来了。兀良汗的狼头刺和北狄的双生鼓,最终指向的都是两国的继承者血脉。巴图不是阿木古郎的儿子,此事如果不算意外,那么乌日苏这件事情,可谓石破天惊。而北狄……玉姬心心念念要寻找的双生鼓,除了因为此鼓是狄朝祖上留下来的,又何尝不是狄人血脉的认定?”

    赵胤面色平静,看时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想了想,问道:“阿拾还想说什么?”

    时雍仰着脸,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白马扶舟说,南晏的秘密事关锦衣和玉令。你说,这又会是一个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赵胤淡淡剜她,“阿拾想说什么?”

    时雍撇嘴,轻轻一笑:“我想,侯爷就算不知道南晏的惊天大秘密是什么,至少,对锦衣卫和玉令的事情是多少知情的,对不对?”

    赵胤哼声,“狡猾的小狐狸,套话套到本座面前来了。”

    时雍将马头靠近赵胤,与他走得更近了几分,压着嗓子小声道:“那到底侯爷知是不知呢?”

    赵胤漠然脸,“不知。”

    时雍咂舌,玩笑道:“该不会再来一炸,炸出侯爷你才是真正的皇子皇孙什么的吧?”

    “阿拾!”赵胤低喝制止,“不得胡言乱语。”

    时雍不满地扫他一眼,“知道了。凶什么凶嘛。”

    赵胤喟叹,“哪里就凶了?”

    “本来就凶,你自己听不出来吗?行,你听听——赵胤!不得胡言乱语。你若是再多说一个字,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

    赵胤哭笑不得。

    这女子从来就不讲道理。

    “我只是把侯爷没有说出来的心理话说了而已。”时雍眼神飘到他俊朗的脸上,见是这副表情,又忍不住想笑,“好了,我原谅你了。”

    在这种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封建皇室对自家血脉最是看重,涉及皇室血脉的话,是不可能轻易瞎说的。否则,轻则受罚,重则砍头。尊严不容挑战。

    时雍明白赵胤的为人,哪怕他们离人群较远,但他是个一板一眼的人,绝对不会挑战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