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91章 求之不得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主座上的宝音目光如炬,陈红玉的再次恍惚没能逃过她的眼睛。

    不过,她倒没有想得那么深远。因为赵焕休妻的事情,她始终认为赵家人理亏,对陈红玉本就有几分歉疚,这次阴山皇陵又牵连到她,如此一来,宝音更觉得这姑娘不容易。

    宝音是大女子主义的人,同情并维护女子,一看陈红玉这样,心下叹息,更坚定了带她去哈拉和林的想法。

    当然,她不会明白了告诉陈红玉想让她去散散心,只道:“你兄嫂新婚燕尔,正是两情正笃时,你一个大姑娘凑什么热闹?同他们回京,不如陪本宫去哈拉和林转转,看看漠北风光……”

    陈红玉看了眼陈萧,“这个,要征得家兄同意。”

    陈萧朗声道:“小妹顽劣,怕打扰了长公主清净。”

    宝音吟吟笑开,“打扰什么?本宫就怕她不肯打扰。你看我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儿,红玉这孩子文静雅致,能文能武,长得又乖巧,我最是喜欢不过。惟杨,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就说,他的女儿往后做我的女儿了,看他如何说法。”

    陈萧笑了起来。

    “父亲求之不得呢,哪里敢有异议。”

    陈宗昶从小就是宝音和赵炔的小跟班,几个孩子一同长大,知根知底,感情与旁人又是不同,原本陈萧和陈红玉在宝音眼前就很得脸面,说是半个孩子也不为过,因此,这些话不过玩笑罢了。

    白马扶舟却好像听进去了,将手中酒杯放下,似笑非笑地抗议。

    “看来我是失宠了。我都不是母亲跟前知冷知热的人了。”

    宝音笑着瞄他一眼:“你这种浑小子哪里懂得体贴人?别看本宫一把岁数了,这颗心还没老呢,只有小姑娘能明白本宫的少女心。你啊,靠边去。”

    长公主一打趣,众人就都跟着笑了起来,纷纷赞叹宝音年轻,惹来宝音哈哈大笑。

    时雍拽着赵胤进入广场,就听到“少女心”这个词,不如笑着看了宝音一眼。

    若不是到过阴山皇陵,“结识”了宝音的父母,她肯定都要怀疑宝音与她来自一个时代了。

    不论是思想还是说话方法,这个公主都比旁人前卫多了。

    “姨母,在说什么这么开心呢?”

    一边走,时雍一边笑着问。

    一句话成功将众人的视线拉了过来。

    她在前,赵胤在后,一对碧人很是般配,契合美好。

    宝音看得目光温和柔软,声音不由就带了几分笑。

    “姨母新得了女儿,阿拾还不快来恭喜?”

    时雍一怔,看她半是玩笑半认真的模样,赶紧上前福了福身,笑吟吟地道:“恭喜姨母,贺喜姨母,不知是哪位姐妹这么好运?”

    宝音的视线看过来。

    陈红玉略带尴尬,毕竟她曾经有个身份是“楚王妃”。

    本与宝音是平辈之人,突然就成了“女儿”,她着实有些难为情,怕人家说三道四。

    尤其在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不配。

    偏偏宝音是个诨不吝,浑然不在意这些东西,在她眼里,陈宗昶是她的弟弟辈儿,他的女儿就跟自己女儿没什么两样。反正陈红玉与赵焕已经没什么关系,她连赵焕得知此事会有什么感受都不管,更何况旁人的嘴舌?

    “你说吧,红玉,愿不愿意跟我做闺女呀?”

    她语气仍是玩笑的,不会让人难堪,陈红玉瞥了瞥众人,也跟着笑开。

    “红玉求之不得。”

    “那就这样决定了。”宝音像个大家长似的,直接拍了板,“本宫远去哈拉和林,要是有个体己的姑娘说说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了。红玉回京若是无事,便跟着我去凑凑热闹也好。”

    陈红玉看了看陈萧,见他没有反对,微微一笑,腼腆地道:“恭敬不如从命。”

    得了她的承诺,宝音很高兴,褪下腕上的镯子,招呼陈红玉上前,亲自戴在她的手腕上。

    “出门在外,没什么东西,这个镯子陪我许多年了,算是给我们家红玉的见面礼。”

    宝音没有女儿,陈红玉很小就死了娘,这玩笑开着玩笑,竟都有些当了真。

    “谢谢殿下。”

    宝音笑了起来,“还叫殿下?以后你得和舟儿一样,唤我一声母亲啦。”

    陈红玉从没叫过母亲,嗫嚅一下唇,有点叫不出口。

    宝音自然明白姑娘的心情,没有逼她,而是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开怀地道:“等哈拉和林回来,母亲给你找一个好儿郎,许一门好亲事。”

    陈红玉低下头,眼皮微微颤动,心里说不出的发慌。

    宝音以为她在害羞,笑了笑,便让她回去入座。

    这时,时雍和赵胤已经坐在了位置上,宝音收回视线,便端详了过来。

    “明日别过,阿拾你要好好照顾你的母亲。有空多去陪陪她。”

    时雍莞尔,“阿拾省得。”

    宝音欣慰地看她一眼,又转向沉默的赵胤,认真地道:“臭小子,我便把阿拾交给你了。要对她好,知不知道?”

    赵胤闻言,一板一眼地起身拱手,“无乩明白。”

    宝音点点头,又让侍从给众人杯子里斟满了酒,由她提议,同饮一杯。

    宴到酣处,北狄还为南晏的贵客准备了节目,歌舞齐上,众人说说笑笑,好不欢畅。

    时雍记得何姑姑的叮嘱,得闲便坐到宝音的身边去,陪她喝酒说话。没有想到,宝音的酒量十分了得,不知不觉中,她人还没有安慰到,自己竟是多喝了几杯,满脸通红,略带微醺。

    “小姑娘,你酒量不行呀。”宝音眼里满是笑意。

    时雍双手揉了揉脸颊,说得乖巧。

    “陪姨母喝酒,高兴。酒不醉人,人自醉嘛。”

    宝音示意何姑姑拿了酒壶过来,亲自接过为时雍再满一杯。

    “阿拾是个爽快人。”

    长公主都说她爽快了,不满饮此杯,怎么好意思?

    时雍莞尔,再次将酒饮下。

    宝音陪饮一杯,又与她说了些话,不知不觉,时雍又灌了几杯下去,脑子登时有点发昏。

    这个时候,她若再看不出来宝音有意灌她的酒,那她就是傻子了。

    不过,不傻也得装傻。

    “姨母,我不能再喝了。”时雍撑着太阳穴,笑着朝宝音摆了摆手,“等你从哈拉和林回来,我再慢慢陪你。”

    宝音看一眼她红彤彤的脸颊,放下酒壶,目光投向了场上的歌舞。

    “阿拾。有句话,姨母想问你许久了。”

    宝音心里咯噔一下。

    该来的,总算来了么?

    她借着朦胧醉眼,含糊地问:“姨母想问什么……何须迟疑?你问,阿拾便答。”

    宝音笑了笑,示意何姑姑去给时雍准备温水,然后她压低了声音。

    “你信灵魂转世之说吗?”

    时雍默了默,撑着太阳穴摇头,“不信。”

    宝音道:“我信。”

    时雍抬起眼,看着她。

    “姨母是指我三生崖上那些话么?”

    她润了润嘴巴,略带涩意的笑了笑。

    “当时情况紧急,为了救侯爷性命,我不得不顺着楚王的心意说话。奈何楚王执念太深,并没有因此而收手,终是酿成大祸……但是,若说我是时雍那些话,是万万做不得数的。你看看我,哪一点像时雍?”

    宝音端详着她,看了片刻,正色道:

    “其实很像。”

    时雍呵呵地笑,摆手装傻,“我哪有她那么本事?姨母别和我玩笑了。”

    宝音唇角微微抿起,“傻丫头,与你玩笑罢了,看把你紧张得……”

    时雍但笑不语。

    宝音也跟着笑了起来,将她面前的酒杯拿开。

    “不可再饮,等会儿醉大了,阿胤该找我麻烦了。”

    时雍道:“他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