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94章 公主的想法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男人低低哑哑无奈万分的声音落入耳朵,时雍半醉的脑子激灵一下,眼睛倏地睁开。

    赵胤的眼里清晰地倒映着她的模样,火光摇曳,他的脸俊朗、冷峻,略带威仪,一双黑眸如同古井般深沉难测。时雍歪了歪头,仔细端详赵胤的表情,想辨别一下自己方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岂料,赵胤的目光对上她,却立刻别开。

    “我去熄灯……”

    时雍突然精神起来,笑眯眯地拉住他的袖子。

    “大醋坛子,你承认啦?”

    看这小女子追着不放,赵胤隐去眸底的局促,狠狠捏一下她的脸,“嗯。你早些睡。”

    想溜?

    没门!

    时雍心念一动,“那你写下来。”

    说着,她拖住赵胤的胳膊便要起身坐起,“我怕你明日醒来不认。这是个大事,不能掉以轻心!”

    “……”

    看他沉默,时雍借酒闹腾。

    “干嘛,这么凶看我?”

    “阿拾!”赵胤清了清嗓子,板着脸,一副大家长模样,训斥道:“不许再闹。”

    时雍撇了撇嘴巴,叫别闹,却当真就闹了起来。

    她笑眯眯地道:“大醋坛子赵大驴,一本正经赵大驴,有色心没色胆赵大驴,又凶又坏赵大驴……”

    喝多了酒的女人,自个儿说得得意,浑然不知自己的声音有多大。

    赵胤眉梢猛地一跳,连忙捂住她的嘴。

    “再闹,我丢你出去吹冷风,看你清醒不清醒。”

    时雍说不出话,眼睛眨巴眨巴,可怜楚楚地看着她。

    赵胤的心又软了几分,将捂嘴的手松开,拍拍她的头,“乖,熄灯睡觉。”

    时雍困惑,“你方才是在警告我么?赵大驴。”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还叫个没完了。

    赵胤皱了皱眉,“你睡不睡?”

    “睡……”时雍打个呵欠,“你写下来我就睡。”

    “阿拾!”

    “你好凶。”

    赵胤道:“警告无用,那便惩罚。”

    不堪小女子的折腾,赵胤几乎咬牙,说完粗暴地将时雍压下去,在她唇边狠狠咬一口。

    “唔,痛。”时雍瞳孔睁大,低呼一声,张嘴想要吼他,男人的吻便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将她酒醉后本就有几分混沌的脑子亲得昏昏乎乎,只会娇娇软软地求饶。

    “轻。爷,轻点。”

    “还写不写?”

    时雍见赵胤发狠的模样,愕然,撇嘴摇摇头。

    “不写了。”

    “还乱不乱叫?”

    时雍略一犹豫,一本正经地蹙眉,说道:“我又没乱叫。你本来就是赵大驴。”

    “宋阿拾!”赵胤低吼。

    “好啦。我又不在外面叫,别人也不会知道。”时雍轻轻拉过他的手,凑过去用醉眼端详着他的面孔,懒懒地道:“你这个人好生固执。这是昵称,懂不懂?是我独有的,只有我一人能叫的昵称,生什么气嘛。”

    一缕酒香伴着女子的呼吸传来,赵胤垂下眼眸,目光落在时雍的脸上。

    酒后佳人,粉面酡红又娇羞,两排睫毛轻轻颤动,半闭的双眼乌黑清灵,嘴巴不满地紧抿着,红艳艳微微嘟起,无处不生怜。

    赵胤恪守的规矩和坚持,在这样的阿拾面前登时荡然无存,他几乎来不及思考是什么在蛊惑自己,便伸手捧住她的小脸,屏紧呼吸将方才那个意犹未尽的吻延续了下去。

    时雍小声抗议,“不可再咬我。”

    赵胤视线低垂而下,大拇指在她唇角擦过,声音沙哑,“不咬。”

    时雍润了润嘴巴,只觉得被他揽住的后腰处像有许多小虫子在爬,痒痒,麻麻,与他交握的掌心更是渗出了热汗,湿滑一片。

    阴山皇陵没有做完的事情,要在阴山脚下完成吗?

    时雍心跳如雷,视死如归地轻阖眼睛,微微仰起脸。

    “那你来吧。”

    带着邀请的朱唇,唤醒了赵胤潜藏的欲,他今儿夜里也饮了几杯,一时间瞧得口干舌燥,情动不已,身体不受控制地复苏抬头,所有的克制都被他丢到了脑后。

    五十步和一百步没有区别。

    阿拾本就是他的妻子。

    电光火石间,赵胤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了许多念头,伴着他排山倒海的热情,悉数倾泻在时雍的身上,四片唇瓣再无缝隙地嵌合在一起,单薄汗湿的衣裳很快被主人嫌弃。薄衫落地,暖帐轻垂,时雍在赵胤烈火般炽烈的身子灼烤下,整个人仿佛一只被架在火上的鹌鹑,身子仿佛快要被烧焦,几乎无法呼吸……

    身体相触,她忍不住战栗,双手死死抓住赵胤的肩膀。

    “赵大驴!”

    赵胤身体一僵。

    就在时雍以为他会继续下去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赵胤会故态复发,就着那个吻她的姿势慢慢地覆在她的身上,倒下去昏睡。

    仿佛被一瓢冷水浇了个透心,时雍的酒登时醒了一大半。

    她发誓这次已经做好准备,甚至想好了酒精能麻痹神经,可能不会那么疼痛。

    哪料到,居然会出这种幺蛾子?

    这男人是比她喝得还多?

    还是像之前一样,昏过去了?

    时雍拍了拍赵胤的脸,见他没有动弹,将他摆弄过来躺好,困惑地揉了揉自己的嘴,满是不解。

    “难道我……有毒?”

    ……

    月朗星稀,几盏灯火照不透青石板尽头的亭台花木。

    一男一女隔着一丈有余的距离,默默往前走去,惊起花丛中的夜鸟,拍打着翅膀,直冲夜空。

    “就这里吧。”男人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前方女子的背影,“公主有什么话要告诉在下,但说无妨。”

    “谢放!”成格公主猛地转身,瞪大圆圆的双眼看着他,眉头不展,“你是假装糊涂,还是真的糊涂呀。我找你做什么,你当真不知么?”

    谢放眼皮低垂。

    悠然的夜风从旷野里吹来,刮得他的脸颊火辣辣的烧烫。

    那种不属于自己的情绪伴着混沌的记忆,浸入脑海。

    皇陵地底,淡雅幽香,软肌玉体,青丝纠缠……

    这一切,既真实又梦幻。百媚生强大的催动力,曾经让他不可自控地在那个漆黑的地底,与同样情难自禁的成格公主紧紧纠缠,互相慰藉,有过一段非发于情的巨浪。

    可也就那么一下。

    他不是圣人,不敢保证如果赵胤没有及时带人赶到救下他们,接下去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因此,虽然他最终得到了拯救,没有误入歧途,也没有做出会让自己都鄙视的“趁火打劫”之举,但是对于成格公主,他始终是有愧的,对她说不出重话。

    毕竟他是个男人,不可能对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说,不关我的事,是你来勾引我,一切都是你的错。

    他说不出口。

    “对不起。”谢放的头越垂越低。

    他从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成格又是一国公主,太多的情绪交杂一处,让他除了道歉,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合理的处理这件事。

    成格揪着眉头,脸上突然浮出几分气愤。

    “没了?”

    谢放抬头,看着她,“什么?”

    成格气得胸膛起伏不停,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愤愤不平地瞪住他。

    “我说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么?再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说了么?”

    谢放拳心微微攥起,目光从她身上滑过去,不敢仔细看成格的脸。

    “为了维护公主清誉,此事我不敢声张。但是,若公主认为我罪无可赦,必得一死以儆效尤,在下也毫无怨言,任凭公主处置便是。”

    “死?”

    成格将一只手负在身后,慢慢朝他逼近过去。

    “你不怕死?”

    谢放摇头,“怕。但在下亏欠公主,无以为偿,唯有一命抵之。”

    成格步步紧逼,盯住他的双眼里仿佛有熊熊的火光,“你认为你的一条命,就能抵销本公主所受到的……”

    想到皇陵里的事情,成格咬了咬下唇,又有些说不出口,脸颊滚烫的别了开去,轻哼一声。

    “能抵销本公主所受到的侮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