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95章 夜渡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听这话,谢放幽幽叹息,“那公主想要如何?”

    成格扭过头,半眯起眼,凝视他。

    “你说呢?”

    谢放垂目,“在下不知,还请公主明示。”

    这个人是榆木脑袋吗?她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他居然还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成格公主磨了磨牙,“以前我以为你们南晏人个个聪慧狡诈,不曾想,你是个蠢货。”

    谢放:“……”

    没有人喜欢被骂愚蠢,但谢放没有回应。

    只要这个公主能消消气,不再来纠缠于他,别说骂他几句,就算打他一顿,他也不会在意。

    成格看他老老实实地站着,高大的身子纹丝不动,但嘴巴就像被人缝上了似的,半个字都不再吐露,不由有些无奈。

    她走得再近些,发现自己只及得上谢放的肩膀,气势很是不足,又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退后两步,望着他。

    “你是赵胤的侍卫?”

    谢放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换了话题。

    一抬头,微微发怔。

    “是。”

    成格抿嘴。

    觉得这个人真是蠢得无话可说。

    她再次清清嗓子,“那你是锦衣卫吗?”

    谢放沉眉,“是。”

    成格想了想,又道:“你在锦衣卫是什么官职?”

    谢放道:“没有官职。”

    成格眼睛又是一瞪,“这么说,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兵卒?”

    任何一个锦衣卫都不是普通的兵卒。但谢放没有向成格解释,而是沉默一下,点了点头。

    “是。”

    成格的脸上略略浮出一抹失望。

    “那就麻烦了。”

    她自言自语般喃喃一句,不知想到什么似的,又突然抬头,眸中波光涌动。

    “那你若是立得功勋,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提拔了?”

    谢放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皱眉不语。

    成格的脑子转得很快,“或是,你可以花银子买官吗?你若没银子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先给你。”

    谢放听得稀里糊涂,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公主说这些,到底是要在下怎么办?”

    成格别开眼,双手负在身后,挺胸抬头,一副向他施恩的傲娇姿态。

    “虽然本公主不喜欢你这个人,但你我既然有了肌肤之亲,那本公主就迂尊降贵,勉为其难地招你为驸马好了。”

    她嘴上说得不以为然,一颗心却怦怦乱跳。

    “毕竟我是个姑娘家,木已成舟,我,也不好再嫁给别人。”

    谢放错愕。

    在他的印象里,北狄、兀良汗都是民风彪悍的地方,这里的女子比南晏更为直爽大胆,对男女之情也更为开放,有的是婚前交好,私相授受却另嫁旁人的事情。他一早就知道成格公主喜欢的人是来桑。因此,他也就从未想过,成格公主的处理办法,居然会是这个。

    “怎么,你什么表情?”

    成格小脸滚烫,见他不言不语,又哼了一声。

    “瞧你的模样是高兴坏了么?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父汗就我一个女儿,最是疼我,他是绝对不会随便给我招来一个歪瓜劣枣的驸马的……你看你没有一官半职,要做我的驸马,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得想个法子才好……”

    成格嘴快,不给谢放插话的机会,就把自己的想法端了个底朝天。

    岂料,她说完,却只听得谢放震惊的声音。

    “公主,在下从未想过……”

    成格心里一震,虎着眼睛,“没想过什么?”

    谢放皱眉,“在下一介草民,配不上公主。我从未想过做驸马。”

    “你……你再说一遍。”

    “我说,谢放草莽之人,配不上尊贵的公主殿下。”

    “谢放?!”

    成格圆圆的双眼里,满是惊讶和不解。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不愿意做她的驸马?

    还是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普通南晏人?

    成格从小骄纵,闻言耳根如同火烧一样发烫,感觉尊严受到了践踏,一时间火气上涌,面色几番变幻,最后才咬牙切齿地道:

    “你可要想好了,本公主没有耐心看你玩欲擒故纵。机会只有一次!”

    谢放凝视着面前的小姑娘,目光平静地道:“在下从无虚言。请公主另择他途,在下愿用一切补偿。”

    愿用一切补偿,就是不能以身相许是吧?

    成格的目光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她又羞又愤,又气又急。可到底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脸皮再厚也无法在谢放再三拒绝后还继续纠缠。

    “行。你好样的。谢放,你给我等着!”

    成格放完狠话,委屈地扭过头,提着裙摆蹬蹬蹬地跑出亭角,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唉!”

    谢放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渐去渐远的影子,叹息一声,转过头来。

    黑暗中,一个颀长的影子静静而立。

    谢放喉头微动,“有事?”

    杨斐站在风口上,身上的披风在夜风中摆动,半张铁制面具泛着幽幽的寒光。

    “明日我要随长公主前往哈拉和林。我来同你说一声。”

    谢放有些意外,怔了怔说道:“爷的吩咐?”

    “我的请求。”

    “为什么?”

    “保护长公主安危。”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往高处走。”

    杨斐的声音较以前低沉了许多,一字字,没有半分温暖。

    谢放听得眉头狠皱,看着眼前冷面冷心的杨斐,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

    他不再是无乩馆里那个老是闯祸惹事,每次都来求他帮忙善后的杨斐,也不是那个简单直爽,桀骜不驯,笑容满面的杨斐。

    他变成了他们曾经期待过的样子——沉稳果敢,凌厉冷漠,心狠手辣,终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锦衣侍卫。

    岁月蹉跎,物是人非。

    谢放深吸一口气,满目苍凉。

    “杨斐,你完全不必如此。不论是我,还是别的兄弟,待你都一如往常。解不开心结的人,是你自己。毁容算什么,少一根指头算什么?你又不是娘们,何苦在意容貌……”

    呵!

    杨斐面容沉静地看着他,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对视,然后他抬起手,重重拍在谢放的肩膀上。

    “我回不去了。保重,放哥。”

    谢放侧头,“杨斐!”

    杨斐没有回头,一步一步远去,就像多年前那般,他每每惹了麻烦去求谢放,谢放都只留给他一个冰冷无情的背影。只是这一次,角色互换而已。

    ……

    翌日是个大晴天。

    时雍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

    宿醉后的头痛,让她脑袋沉重得仿佛被人戴了一个紧箍咒,极是难受。

    她揉着太阳穴打着呵欠坐起来,借着从窗户透入的朦胧天光,乍然一惊。

    “侯爷?”

    时雍有点断片。

    看着沉睡的赵胤,她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把赵胤“给睡了”的。

    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她猜测,一定是自己厚着脸皮赖在赵胤这里不肯走,主动爬到他的床上。

    好气人。

    喝酒果然误事。

    更气人的是,两个人都躺一张床,滚一个被窝了,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赵胤没有碰她也就罢了,居然能在她身侧酣睡——

    可想而知,她是多么没有女性魅力了。

    时雍觉得丢人,轻手轻脚下得床来,整理好衣服,又为赵胤掖了掖被角,这才做贼似的放轻脚步,想要打开门溜回去,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嘎吱。

    门一开,谢放就站在阴影里,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时雍略略尴尬,“谢大哥,你没睡啊。”

    这纯粹废话,不料,谢放却回答得正经,“刚起,换朱九的班。郡主不多睡一会?”

    时雍微尬。

    难不成他们都知道她昨天晚上借酒装疯不要脸地爬上赵胤的床了?

    要死了。

    时雍摆了摆手,强装镇定地道:“不睡了,不睡了。回去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她溜得飞快,一路没瞧到人,稍稍放下心来。

    哪料,刚松口气,还没来得及回房,就看到对面的厢房上头坐着一抹白衣的人影,在初起的氤氲晨雾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