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96章 送行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吓一跳,压着嗓子,“你干什么?没事爬房顶,做贼啊?”

    白马扶舟收起铁笛,飘逸的身子缓缓落在她的面前,一双狭长温柔的黑眸宛如深海,噙一丝笑,仿佛要将人溺毙其中。

    “宋阿拾,你这算不算贼喊捉贼?”

    不叫姑姑了?

    时雍瞪他一眼,“没大没小。”

    白马扶舟勾起唇角,眼眸里添了一分难以描述的妖冶。

    “昨夜睡得可好?”

    时雍脸颊隐隐发热,有一种没穿衣服的样子被全天下人都看到了似的感觉。

    “关你什么事?”

    白马扶舟挑了挑眉梢,“姑姑要做什么,自然不关我的事。我是来向你辞行的,顺便提醒你一句,人怕出名猪怕壮,你在兀良汗闹出的这些动静,回了南晏……呵,还是小心为上。”

    时雍眯眼,“何意?”

    白马扶舟不理会她的询问,尤自笑着说道:“赵胤千好万好,有一点不好。迂腐刻板、顽固不化,不知变通,他未必能保护好你。”

    这个提醒来得莫名其妙。

    时雍哼笑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白马扶舟懒洋洋地笑道:“我人去北狄,山高水远,能耍什么花招?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时雍看着他,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无妨。我不靠男人,靠自己。”

    白马扶舟笑了起来,双眼灿若夏花,身子往她身边靠了靠,颇有点轻浮之态。

    “姑姑若是愿意,我也是可以靠的男人。”

    时雍身子后仰,“不必,你照顾好我姨母,比什么都强。就怕你呀,比我更不靠谱。”

    白马扶舟不与她争辩什么,抿了抿嘴,仍然带笑。

    “良药苦口,姑姑切莫大意,防火防盗防……枕边人。”

    一句枕边人,就差没点赵胤的名字了。

    时雍当真不知道该防着赵胤什么,漆黑的眼露出几分嘲弄。

    “别挑拨了。时辰不早,厂督大人该启程了。”

    宝音是个守时的人,定好了出发的时间,就不容耽误。就在二人说话的工夫,天光更甚,各个院子里渐渐有了嘈杂声。北去的人们已然起身了。

    白马扶舟看她一眼,勾唇浅笑,不再多说,拱了拱手扭头走了。

    ……

    队伍开拔的号角很是响亮,时雍回房换了身衣服,就同乌婵等人一道出门送宝音长公主北上。

    朝霞染红了半边天,一片片云朵艳丽多彩。

    该交代的事情,昨夜都已经说完。

    众人相对,几句话别,宝音便在何姑姑的搀扶下登上了北去的马车,陈红玉同她共乘一辇,临别,与乌婵和时雍紧紧交握,清冷的面颊上难得流露出几分不舍与深情。

    时雍不知陈红玉暗藏的情绪,笑盈盈地同她拥抱,玩笑般在她耳侧低笑。

    “此去哈拉和林,要是看上了谁家儿郎,就让长公主为你做主,千万不要腼腆,错失姻缘。”

    陈红玉心底苦笑,脸上不动声色,抿了抿嘴道:“就此别过,嫂嫂,阿拾,各自珍重。”

    时雍点头,“你也珍重!”

    离别总是伤感,乌婵不免泪目,拉住她依依不舍,“红玉,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在京师等你回来。”

    看乌婵说着就要落泪,陈萧抬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好了。红玉陪长公主北上,是大好的事,又不是不回来,哭哭啼啼像什么话。”

    这种大男人懂什么姐妹的情感?

    乌婵很想瞪他一眼,可众目睽睽之下,她多少得给陈萧一些脸面,只是嗯声低头,不再言语。

    陈红玉看他夫妻二人的模样,微微勾唇笑了起来。

    “大哥要好好待我嫂子,等我回来,最好咱们定国公府能够添丁添口,那我才开心呢。”

    乌婵:“呸!嘴坏,快去吧,长公主等你了。”

    众人挥别。

    陈红玉强压心头的不舍,含笑转头,忽然察觉有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已,也许是心里作祟,她条件反射便绷起了身子,寻着那束暗芒望去。

    哲布亲王骑在马上,身边跟了一个无精打采的成格公主。

    一见陈红玉望过来,成格便拉下脸狠狠瞪她一眼。

    “哼!”

    除了那天在守陵卫的不愉快,陈红玉想不出自己哪里又得罪这位坏脾气的小公主了,让她这般一直盯着自己发狠。

    她抿了抿唇,几不可察地一笑,径直上了马车。

    “时辰到。启程——”

    “启程——”

    尽管轻装简从,但天朝上国的长公主出行,仪仗仍是不容小觑。侍卫长罗潮大手一挥,车马兵丁便徐徐开拔。骑马的骑马,举旗的举旗,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嘎查,渐行渐远。

    时雍目送宝音的车驾远去,同乌婵携了陈岚往回走时,这才反应过来,好像没有在送行的队伍里看到赵胤。

    她心里一惊,四处张望一下。

    “婵儿,娘,你们看到赵胤了吗?”

    乌婵摇头:“没有啊。”

    时雍又回头问了问几个丫头,一个个都说没有见到赵胤,她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人干嘛去了?”

    陈岚平静地看她一眼,“是不是昨夜多吃了几口酒。你等下去瞧瞧,别有个头痛脑热的才好。”

    说到昨夜多吃酒,时雍就不免有些汗颜,她含糊地应着,“他壮得像头驴似的。哪会吃几口酒就头痛脑热了。娘,不用管他,我们回去收拾行李去。”

    陈岚无奈地笑,“你啊。走吧。”

    宝音前脚一走,他们后脚就要离开嘎查。

    时雍猜想,赵胤是有一些后续的事情要处理,这才没来送行。于是,便同陈岚和乌婵各自回去,吃早膳,收拾东西,忙得不亦乐乎。

    一群人就此分开,一南一北,人员多,行李也多,搞得如同搬家一样,好像整个嘎查驿站都有点乌烟瘴气的感觉。

    丫头小厮们捯饬得窸窸窣窣,大黑在脚边欢快地奔跑,隔壁的元驰和玉姬在打架……

    只有赵胤的院子安静得有些过分。

    在听到玉姬第十次叫元驰“滚”,而元驰也说到第十次“滚就滚,不滚我是你孙子”后,时雍坐不住了。

    “乌婵,我去看看赵胤。你陪陪我娘。”

    陈岚笑道:“去吧去吧,娘不需要人陪。”

    时雍点点头,急匆匆地出去,在半道上碰到谢放。

    他脸上略带焦灼,看到时雍连忙上前,低下嗓子道:“郡主,快去看看爷吧。”

    时雍心里一惊,“他怎么了?”

    谢放左右看了看,小声道:“都这个时辰了,尚在熟睡之中,都没有起身送行。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有点像,有点像……”

    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时雍更是心急如焚,大步往前走得极快,“你吱吱唔唔做什么?走,我们边走连说。”

    谢放飞快地瞄她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迟疑地低低道:“爷的模样很像那次京中大乱时,昏睡不醒,我有点忧心……”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是这样?

    那次是误了大事,这次是误了行程,若不是长公主不会怪罪,这就不是小事了。

    但是时雍想不明白,为什么赵胤跟她亲近会昏睡,醒来后,身子却又没有半分影响?

    而且,也不是次次都会这样——

    难道是他们的姿势不对?

    她脑袋有点隐隐作痛,进门一看赵胤果然还没有苏醒,赶紧叫谢放去拿她的药箱,然后备好银针,坐在床沿上,摸了摸男人的脉象,正要举针扎下去,那一双漆黑的眼睛就睁开了。

    “你在做什么?”

    时雍愕然。

    随即流露出几分惊喜。

    “你总算醒了,可吓死我了。”

    赵胤似乎有些头痛,眉头紧拧着,半眯起眼审视般看了时雍许久。

    “我怎么了?”

    时雍回望一眼。

    谢放低头,赶紧退出去,只留他们二人。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稍稍有点不自在,将事情简要地说了一下。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要不然,也不会随便轻薄你。还,还爬到你的床上睡觉。原谅我,喝多了——”

    嗯?赵胤看她一脸真诚,眉心再次蹙起。

    时雍见他不吭声,探探他的额,又摸摸他的脉,神色凝重起来。“赵大驴,你是不是哪里痛?还是有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不说话?”

    赵胤本想告诉她“爬床的真相”,被她一声“赵大驴”劝了回去。他朝时雍伸出手,示意她扶自己坐起来,又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谢放端来的温水漱口,这才缓缓道:

    “阿拾粗鲁是粗鲁了些,但本座宽宏大量,就原谅你这一次。”

    时雍一听这话,觉得羞耻。

    对着这么一张俊脸,她怎么能粗鲁呢?

    清了清嗓子,她收住表情,认真地转移了话题。

    “我方才想了一路,你这莫名其妙的昏睡到底是为什么?你说,该不会是我这个人,有毒吧?”

    赵胤一怔,看女子正经模样,哭笑不得。

    “不无可能。”

    时雍眉头蹙得更厉害了,“那怎么办?我还这么年轻,不想守活寡啊……”

    赵胤面色变幻,差点没气出个好歹。

    “你男人没死,你守什么活寡。”

    “呃,我就那么打个比方。”时雍还在想“昏睡”的事情,皱眉徐徐道:“此事实在令人费解。咱们在皇陵里都那样了,你也一直精神抖擞的……昨夜,我总不至于比那天还……还要粗鲁吧?”

    赵胤看她一脸担忧,不忍心再逗她了,将她的手拉过来。

    “不用思虑太多。这几日你我都很疲累,我昨夜又吃了不少酒,困乏了也是有的。”

    是这样吗?

    时雍看他神色如常,摸他脉象又无碍,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要注意些。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就马上告诉我,我不行,还有我娘,我师父……”

    赵胤淡淡一笑,“下次再不会了,一定让阿拾做个完整的小妇人。”

    什么叫完整的小妇人?时雍的脸颊登时有些热。

    “讨厌。”她狠狠拍了赵胤一下,“赶紧起身啦懒虫,所有人都在等你。”

    赵胤一把搂她过来,低头在额角一吻,这才起身传水洗漱。

    时雍错愕不已,“赵大驴你学坏了。如此孟浪,还是你么?!”

    赵胤勾唇,揉她脑袋,“出去吧,我更衣。”

    ……

    骄阳似火,灿烂的金辉洒在嘎查驿道上。

    驿臣带着驿站的一众小吏差役,出门恭送众人,两旁站满了围观的村民。

    队伍的中间,一前一后几辆马车徐徐向前,辘轳麟麟而动,队伍最前,一面“锦衣亲军都指挥使”的旗帜在风中猎猎翻飞,马车里的人静寂不语,随行的陈萧、元驰等人骑马而行。

    走出嘎查村,车队绕行阴山,慢慢远去,将一座座连绵的山脉抛在了脑后。

    “终于要回京了。”

    时雍带着大黑坐在赵胤的马车里,撩开帘子看着窗外,心里不由唏嘘。

    这一次塞外之旅,如同做梦一般历经艰辛。

    再回京,又不知是个什么光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