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01章 各说各有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慧光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凌厉地扫过赖顺。

    “说来此事,还是拜施主家的小公子所赐。”

    赖顺再次变脸。

    “你胡说八道什么?”

    慧光沉声道:“前日,鄙寺照常开门迎客,入寺进香、参拜的人络绎不绝。谁知,几个小公子偷偷跑到藏经阁,爬到菩萨顶上,捉弄守阁弟子,当场以小便淋头……守阁弟子见他几个年纪尚幼,未打未骂,只是好言相劝,让他们快些出去找寻父母。原以为他们是来寺中进香的孩童,守阁弟子只将人轰出去,并未作他想。为免秽气污了佛祖,守阁弟子匆忙闩上房门,回房更衣。岂料,这几个小公子当真顽劣,竟然人叠人地翻墙而入……”

    说到这里,慧光的眼睛盯住赖顺。

    “这位施主的小公子,更是大闹藏经阁,将鄙寺收藏的经书掀了个七七八八,并在守阁弟子追逐时,放火焚烧。即便如此,守阁弟子也没有伤他性命,若不然,几位小公子又怎能完好无损的回去报信?至于令郎,实是他做贼心虚,不慎跌入崖下。鄙寺已派人去寻,奈何山崖陡峭,树木繁多,目前暂无下落。”

    竹筒倒豆子一般说到这里,慧光这才换了一口气。

    “如今,藏经阁的经书尚未清点完毕,阁中一片狼藉,小僧这才恳请诸位不要随意走动,以免损坏了经书。”

    原来是熊孩子作恶呀?

    若当真是几个孩子闯入人家寺庙中干了这事,也怪不得和尚生气了。

    就算是不幸掉入悬崖,说得难听点,也是活该。

    “奸僧胡说八道!”赖顺气得涨红了脸,吼叫道:“我儿素来晓事规矩,以前陪他娘来寺里进香,从无错处,怎会突然就做出这等蠢事来?”

    慧光猛地扭过头,冷冷道:“这就要问令郎了!”

    不待赖顺反驳,慧光又对赵胤道:

    “最让小僧忧心之事,是藏经阁珍藏的《血经》一部,随之失窃。故而,侯爷这时前来拜访师父,小僧焦头烂额,这才不敢挽留侯爷住下。原本是想先处理好家事,等师父出关有个交代……唉,既然侯爷留了下来,那小僧只能说个清楚,让家丑外扬了。”

    赖顺猛地冲了过去,“大都督,他在撒谎!小儿连藏经阁在哪里都不知,怎会大闹藏经阁?”

    听到赖顺的喊叫,慧光也低头施礼。

    “恳请侯爷为鄙寺做主。”

    这当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

    赵胤没有多说,目光浅淡地掠向面前的二人。

    “慧光师父前头带路吧。”

    慧光道:“是。”

    ……

    藏经阁红墙青瓦、单檐翘角,建得古朴典雅,阁中油漆彩画,碑文雕刻都很是别致生动,

    但是,其间的惨状,比时雍的预想更为严重几分。

    经、史、子、集等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由于阁中藏书过多,许多地方厚厚地堆垒在一处,还来不及清理。各类珍藏的儒、释、道经书文史,也是损坏的损坏,踩踏的踩踏,整个藏经阁里惨不忍睹。

    看这一副狼籍模样,若当真是熊孩子干的,时雍一点都不奇怪。

    但是,赖顺等人显然不服慧光的指控。

    “村中小儿回来,没人说到了藏经阁,更没有人说损了经书。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家小子干的?”

    慧光的脚小心翼翼的在满地的经书文史中走动,然后低头捡起一本《金刚经》,摊在手上示意众人来看。

    “请侯爷过目,这是否小儿足迹!”

    赵胤慢慢从他手上接过经书。

    慧光看到赖顺变色的脸,沉声道:“前日下雨,几位小公子入寺,脚上都有泥印湿泞,看这脚印分明就是孩童所有,小僧也做不得假。”

    赖顺道:“如何作不得假?你庆寿寺又不是没有小沙弥,随便叫来一个,在藏经阁里走一走,不是就可以赖到小儿身上了?”

    一听这话,慧光脸上略有恼意。

    “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对佛祖起誓,所言句句属实。再有,小僧与令郎和施主无冤无仇,岂会以损坏寺中经书的方式,用以污蔑几个孩童?哪有这种道理?”

    他又是起誓又是讲理,赖顺被他的话震住,有些哑了口。

    毕竟藏经阁的狼藉看得见,慧光又慎重地对菩萨起誓,看似也不像说谎。

    “我想不通。”赖顺看着眼前杂乱的经书,自言自语般喃喃,“小儿虽说生得敦实,但生性胆小,在村中连招猫逗狗的事情都没有干过,村民谁不夸他一句老实孩子?难不成他是入了魔么?怎会干出这等事来。”

    慧光看他一眼,“事实摆在眼前,鄙寺的损失,小僧都没有来得及与施主清算,难不成施主还要一口咬定是鄙寺逼死令郎,要让鄙寺赔你银子安魂不成?”

    听他说到“赔银子安魂”一事,赖顺脸上有些羞红的颜色。哪怕心下已经有些信了慧光的指责,但嘴上仍然不肯承认。

    “空口无凭。一个脚印就指我儿犯事,还有没有王法了?哪个晓得是不是你寺中小僧干的?”

    慧光生气了:“鄙寺僧众,一律脚着沙弥鞋。侯爷可派人取来对比,与这藏经阁的脚印,是否一致。”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听得时雍有些头大。

    总算是体会到了古代断案的难处。

    既无监控又无鉴定技术,各说各话,如何判定谁真谁假?

    几个人的争吵声,在空寂的阁中传出回响,听得人很是心烦,可是赵胤却十分平静,垂下眸子看了片刻那个脚印,又在慧光的带领下,沿着藏经阁走了一圈,突然将《金刚经》握紧,停下脚步。

    “慧光师父,你方才说的《血经》是何物?”

    慧光似乎有些犹豫,看了看赵胤身边的人,低低道:“可否请侯爷借一步说话?”

    赵胤点点头,将那一本踩了脚印的《金刚经》递到时雍的手上,便负起只手随慧光走了过去。

    时雍无语。

    百无聊赖的等候,她展开经书,看着被踩踏的鞋印。

    “侯爷……”慧光一直走到偏殿,等赵胤站定,见四下无人,这才说道:“《血经》出自道常师祖,实乃我庆寿寺镇寺之宝。我听师父说过,此经系道常师祖以自身鲜血,伴以金粉、红铜、朱砂、珊瑚、松石、珍珠等物写就,载以师祖毕生所学。只此一本,别无其他。此番失窃,小僧当真是愧对师祖,愧对师父,死不足惜呀……”

    看他说得眼眶泛红,赵胤的双眼微微眯起。

    “既是道常法师所著,就没有再抄写留存么?”

    慧光摇头,“师祖手书《血经》,历时十载。师祖珍而重之,从不予外人看。师祖圆寂之前,特地打造了一个铁制庋具,用以收藏。寺中僧众莫说抄录,得见《血经》者也不多。师父说,师祖曾有交代,《血经》所载内容,概不可为人所观。否则,将要天下大乱。这些年来,寺中僧众也恪守遗言,从未有人动过打开铁锁,看一看《血经》的想法。”

    赵胤听完了原委,皱了皱眉头。

    “既是铁制庋具,其重量必定不小,一个小儿如何能带走?”

    慧光道:“回侯爷话,庋具尚在。只是铁锁被毁,里头已空无一物。”

    赵胤四下里扫视一眼,“庋具在何处?带我看看。”

    慧光道:“侯爷,这边请。”

    ……

    时雍没有听到慧光与赵胤交代《血经》的那一段话,但她随同赵胤进入了藏经阁的暗室,看到了一个大开的铁箱。

    锁头是被人撬开的,里面空空荡荡。

    时雍看了看这个暗室,心里微惊。

    “一个小孩子是如何得知藏经阁有暗室,还能徒手开锁,盗走血经的?慧光师父,你确定,当日除了那个猎户的儿子,再无旁人进来过?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寺中僧侣,监守自盗?”

    慧光道:“郡主有所不知,前日那小儿逃跑,便是藏在这个暗室之中,而守阁弟子并不知阁中有此暗室,更不知开启之法。这才会被他耍得团团转,最终害得藏书被毁,《血经》失窃……当然,小僧也责无旁贷。若是那天早些过来,兴许就不会发生这事了。”

    赵胤侧目,“事发时,你在何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